第390章 虚惊

作品:《我家娘子猛于虎

    多福知道少不得赏,可做梦也没想到走这一趟就得了个庄子。

    娘哟,这辈子也没见过这么大手笔的赏,再看江夏王,整个人都闪着金光一般。五十来岁的模样,慈眉善目,跟画儿上的财神爷一般。

    那哪里还需要江夏王寻问,什么人传进宫的话,永平帝在屋里坐了多久,是用什么样的语气说的,巨细无遗给撂了。

    “宗正还有什么问话”多福笑的,呲着牙都有些风干了。

    江夏王手里盘着两颗核桃,笑眯眯的。一看小太监就是刚在皇帝身边的,年深日久的,收的东西多了,见的世面多了,就没这么好糊弄了。

    “多谢福公公指教。”

    旁的话再没多问一句。

    不需要问。

    和多福多说这么些话,也不过是为以后打交道做铺垫。

    谁当皇帝,安吉公主都可能翻盘。唯独永平帝,以前的新安王,不可能让安吉公主得着好。还用打听什么

    建康城稍微有点儿脸面的谁不知道当年安吉公主是因为什么被玉衡帝给赶出建康的

    刘贵妃娘仨都和安吉公主结了死仇了,现在新安王当了皇帝,还有安吉公主的好

    再者,畏妻如虎的谢显还在朝中,他不作为,估计他家那位猛虎妻那关都过不去。

    “您只回皇上一句,臣知道该怎么办了。”

    ###

    谢显都没用隔天,当晚上就知道了,气的脸都绿了。

    主要是有梅闹的太大,没等萧宝信下车她就已经嚷嚷开了,闹了个阖府皆知。

    谢显这天回府早,正在歇息,听到明月传回来的话,吓的魂儿都要飞起,跑起来都顺拐了。当时也是离的府门近,看见萧宝信早,不然他自己心跳都能把自己给震过去。

    从来没有过的,心都快跳出胸膛了。

    “我没事,你别担心。”

    要不是身子重,萧宝信就直接蹿到谢显身边了,这位脸色太吓人了,白的跟张纸似的,眼珠子都快直了。

    “你别听有梅瞎嚷嚷,没事儿。”萧宝信上前握住谢显的手。

    他心跳的声音太大,她站旁边都听到了。

    “真没事儿”谢显稳稳心神。

    有梅委屈“刚才夫人好悬没被马车撞到,喊肚子疼”

    “马车”谢显皱眉,看见萧宝信平安无虞,智商瞬间回炉了,建康城就没有坐马车的人家,世家贵族一向以坐牛车为尊,马是战场上的,有价无市的东西。

    也就皇宫里有那么两三匹马,养的金贵。

    “可知是谁”

    “安吉公主。”有梅抢答。“她自称。”

    谢显和萧宝信对视一眼,萧宝信轻轻点了点头,两人再没别的话,回了容安堂还没等屁股坐热,袁夫人就急忙忙赶过来了。

    眼见萧宝信无事,才放下心来。来的急,脸都红了。

    没等把话给解释完,谢母那边也派了芷兰来问,紧接着王夫人也过来了,连大着肚子的蔡氏和王十五娘也赶过来了,几个小娘子跟串糖葫芦串似的跟在后面。

    “”萧宝信也没想到闹这么大,也有点儿肝颤。

    又有点儿小温暖,家里再怎么掐也还是有感情的,这时候就让她往好的一面想吧

    没过一盏茶的功夫,谢母颠颠自己过来了,也是怕伤着曾孙。

    “安吉公主”谢母摸摸脸,这事儿闹的可够大。

    萧宝信赧颜“我也是想着以前有点儿不愉快,不想下去给她磕头下跪的,所以就喊肚子疼,让车夫赶车回府。”

    “是奴婢们大惊小怪,没有领会夫人的意图。”木槿这时连忙出来解释,生怕有梅的锅让夫人给背了,把整个府都给掀翻了,该说的话还是得说了。

    “你们做的没错,怀了身子,多大点儿小事也是事儿。”袁夫人替自己儿媳撑腰,“不是说差点儿撞上吗,可不得吓一跳”

    “正好医女在,让她给摸摸脉,可还好”

    明月早在谢显连鞋都没穿就往外跑之后,将医女给叫了过来,在外侯着。

    袁夫人的话一出口,便得到家的认同。

    直到医女确认无碍,才听王夫人缓缓地道

    “有些皇家的事儿,按说不该咱们胡乱传的,可是安吉公主我可听说在城外不怎么安份,那哪里是去带发修行,以前还有夫人去那里上香,听闻安吉公主去了之后,那里简直乱成一团安吉公主可没少和附近村庄的猎户”

    “好好一个尼姑庵让她带的都没了好风气,跟个银窝一样。”

    王夫人比袁夫人还是耳目多些,听的杂七杂八的也多,毕竟交际有交际的好处,消息灵通。以前都只当茶余饭后的消遣,现在却是惹到他们自家头上了。

    蔡氏都恨不得把自己肚子给捂严实了,怕让肚子里的宝宝听到,太污糟了。

    “唉哟,怎么这样”

    “她怎么有脸回来啊。”

    谢母“现在乱成这样,外面艰难。”所以就想起趁乱回建康了呗。

    众人聊了会儿,见萧宝信无碍也就不多待了,纷纷就走了。

    谢显这时才和萧宝信说“前阵子听闻安吉公主就在闹,给会稽大长公主写信,也给江夏王写信,说什么世道艰难,又身患重病,想要回建康治病。”

    信上自然又是苦穷,又是苦难,好歹她是宋氏公主,流着老宋家的血,反正不管怎么样就想回建康。

    不过徐家根本就没将信交到大长公主那里,连江夏王府接了信也当没这回事。

    在这时候,谁也不想得罪了新皇,给新皇找不痛快。

    只是做梦也没想到安吉公主居然不知哪里找了个莽撞汉硬是杀回了建康城。

    本来谢显心眼儿就小,一直惦记着当初安吉公主手段下作陷害萧宝信的事儿,当初这事儿有玉衡帝拦着,他当时和萧宝信无名无份,也不好站出来撕。

    居然就留她现在回建康撞他家娘子这一出。

    这是前世的冤家,今生的对头啊,碰上她就没好事儿。

    幸亏有梅机警,力大无穷,把那马给踢死,不然今日哪里是虚惊一场,实打实的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