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2章 第172章

作品:《狮子联萌

    第172章草原近几年规模最大的斗殴事件

    仇狮死得不明不白, 让安德烈总有一种自己在做梦的感觉。

    为此, 趁着野牛狮群聚餐庆祝的时候, 他专门跑去查看那头在野牛狮群围攻下, 最后丢狮地惨死在巴克斯之口的雄狮。

    那熟悉的杂色鬃毛,那邋遢脏污的恶心外表,确实是前世仇狮中的一员。

    可无论如何也想不到, 今生自己还什么都没做,他就已经断气了,躺倒在草地上,周围有苍蝇一类的小虫子在嗡嗡飞舞, 鬣狗和秃鹫围着他, 你争我抢地撕咬和吞噬血肉, 显然用不了多久,他就会彻底地消失,一干二净,连根骨头都不剩了。

    曾经脑内的噩梦就这么突兀地碎裂开来,全都变成了眼前的一幕。

    “居然这么容易……”安德烈喃喃自语着。

    然后,他用爪子欣慰地捂住脸, 有些想哭又有些想笑“真的不一样了,不一样了!”

    隐藏的敌狮比明面上的敌狮更危险。

    可当隐藏的敌狮露了行迹,他们的威胁程度就会立刻呈直线下降,尤其是在中北部雄狮联盟的地盘上……

    当那三头入侵狮抛下盟友, 转身逃窜的时候, 一道黑色的影子悄悄地缀在了他们的身后。

    那是野牛狮群的另一只编外成员——大狒狒的黑黑。

    它现在已经成长得十分健康强壮了, 油光水滑的黑毛在阳光下几乎能泛光,长长的四肢也灵活有力,既可以爬到超高的树顶,也可以抓着一根根树枝,荡秋千一样地在树林中轻盈地跳跃穿梭,速度超级快。

    而且,除了身体上的变化外,生活在狮群里的它,心理发展似乎也很健(奇)康(葩),或者说是过分大胆了。因为它连面对能上树的天敌花豹,都能毫无惧色。这可能是因为它是一只独一无二,有狮子罩着的狒狒。

    现在,它正在帮狮子的忙,跟踪并寻找那些入侵狮的窝点。

    等确定位置后,它会快速地返回去通知提米,让提米带狮们来进行一场围剿(群殴)。

    那三头逃跑的入侵雄狮大概做梦也想不到,在极尽所能地隐藏行踪时,一头黑毛狒狒正在高高的树上,一边嚼着嫩嫩有水分的小树枝,一边对着他们笑而不语。

    所以,在安德烈伤春悲秋,感叹前世今生的时候……

    提米并没有沉浸在野牛肉中,相反,他头脑清醒地有着自己的计划。

    围剿计划并没有拖很久。

    当提米吃饱喝足,趴在树底下假寐的时候,狒狒黑黑就从树上轻快地跳了下来。

    阿伦和安德烈这时也趴在旁边休息。

    他们由于没有感觉到危险的缘故,在听到狒狒落地的声响后,仅仅是微微睁开一只眼睛,瞄了一下,就又重新闭上了。

    狒狒高高兴兴地伸出爪子,如往常一样先帮自己的狮理了理金色如阳光一样的毛毛,接着又顺手编了几个想了好久才想出来的时髦小辫子,最后,才在提米的半圆形小耳朵边低声地说出了那群入侵狮藏匿的窝点。

    提米露出了一个高深莫测、运筹帷幄的表情。

    然后,他从树洞里叼出一块牛后臀处的肉,送给了狒狒作谢礼,只是……

    “太客气了,我们是朋友啊。”狒狒伸出胳膊,打算接过肉时,这么愉悦地说。

    提米顿时如迅猛龙一般窜过去,迅速叼回那块肉“你说得对,朋友之间不应该太客气。”

    狒狒黑黑……

    它用拳头砸着胸口,发出了愤怒地叫声。

    但很遗憾,提米并不理解狒狒的身体语言。

    他非常自然地吃掉了那块本来准备给狒狒的肉。

    狒狒黑黑气坏了!

    但当它想冲过来和狮讲道理时,却对上了安德烈睁开的眼睛,那双眼睛里有着和提米完全不一样的冷漠和威胁。

    “狮子坏死了。”狒狒说。

    它愤愤地转过身,利落地爬上树,从树上又扔了一堆叶子和小树枝泄愤。

    但提米抖了抖毛就不在意了。

    这时候,安德烈才开口问“你早有准备了?”

    “什么?”

    “让狒狒去找入侵狮。”

    “当然。”

    “可你怎么知道入侵狮会攻击巴克斯?”

    “我不知道,我只是提前告诉狒狒,如果看到陌生雄狮就跟着他们。显然,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狮。提米得意洋洋地抬起头,尾巴都翘了起来。

    “你太让我惊奇了!为你自豪,弟弟。”安德烈很乐于夸奖弟弟,更何况这次让狒狒去侦察入侵狮的行为确实是神来一笔,出狮意料。

    可接下来还有更出狮意料的……

    提米伸出爪子搭在安德烈的肩膀上,非常有雄狮气魄,沉稳又凝重地说“听着,安德烈!我不会让那些害你做噩梦的垃圾狮逃之夭夭的,我会让他们付出代价,把他们从你的噩梦中彻底抹除!”

    安德烈惊呆了。

    被两个弟弟谈话声惊醒的阿伦也惊呆了,因为连他都觉得提米帅爆了,超赞超可靠的那种,甚至他的心里都浮现出了这样的古怪念头“我现在要求加入恶心吧啦兄弟联盟,一起3那个,还有机会吗?”

    接下来,当夜色降临,就是提米计划的反击战时间了。

    既然残忍的入侵狮可以通过杀幼狮和雌狮来挑拨雄狮首领和狮群的关系,那么反过来,提米也可以用这个理由,让狮群和他们团结一致,一起去消灭这些杀狮凶手。

    所以,除了野牛狮群一部分成员外(这次年纪小的那些亚成年狮就不凑热闹了),还有艾德拉狮群的一部分成员和公主,当然还有黑鬃毛卡尔和金鬃毛卡萨这两头养兵千日用兵一时的重量级打手,可以说,万无一失地配置!

    然而事实上,到了真正动爪子的时候,空间限制是没办法让太多狮凑上去的,雌狮们主动插手的可能性也相对较低,主战力依然会是固定的那几个,大多数狮是去围观的,但狮多势众就可以更好的防范那群入侵狮再次逃走。

    很显然,正如提米对安德烈所说的那样,他会’把他们从安德烈的噩梦中彻底抹除‘!

    于是,当入侵狮们本来就因为白天偷袭巴克斯计划的失败而焦躁不安、互相埋怨时,突然觉得草丛中有着什么东西在反光……

    为首的独眼狮王相对敏锐,下意识地抬头望过去,整头狮顿时吓得蹦起,混身狮毛炸起。

    他们被包围了。

    黑夜中的草丛里,树后面,石头上,分布着好多头狮子。

    他们的身子隐藏在黑暗中,唯独一双双眼睛冒着绿光,正虎视眈眈地望着他们。

    而他们的主要对手是看起来更吓狮的是最前方的五头成年雄狮。

    黑鬃毛卡尔、金鬃毛卡萨和雄狮三兄弟的鬃毛茂盛威武,一双双眼睛中透着一模一样的阴森森杀机。

    战斗还没打响,三头入侵狮已经心怯了。

    或者说,不管什么狮子被这样包围着,大概也没办法再自信下去了。

    但动物的世界中,生死大敌之间是不可能有什么握手言和戏码的。

    有些东西是必须用鲜血洗刷的。

    独眼狮王表情狰狞,不甘心地开始做最后的努力。

    他带头开始发出一声声地咆哮,另外两头雄狮也跟着他一起拼命吼叫,试图用强硬的姿态来吓退这些狮子。

    一声声的吼叫伴随着大草原上的风声传出了很远很远……

    但这对于完全占据上风的中北部雄狮联盟的狮子们来说,却完全是一场无用的努力。

    安德烈死死地盯着这群仇狮,怒火在胸口熊熊燃烧。

    他没有再做任何的克制和压抑,而是选择了第一个进攻!

    可当他冲出去的那一刻,身边呼啸的风声中就传来了无比熟悉的感觉。

    哪怕不用转头,他也清楚地知道,那是弟弟提米。

    提米紧紧地跟在他身旁,和安德烈肩并肩地朝前飞奔着。

    两狮的鬃毛如同披风一般在身后猎猎飞舞。

    这一刻,他们像两团彻底纠缠在一起的旋风一般,紧紧缠绕,永不分离。

    安德烈从前世就忍了很久的泪水突然就掉落在了风中……

    因为他仿佛看到前世的提米和今生的提米,身影彻底地重合在了一起,然后,也是这样毫不犹豫地陪伴在身侧,一起并肩驰骋,不管前方是什么艰难险阻,他都会一直这样坚定地陪着自己跑下去,一直跑下去!

    怒吼、撕咬、挥出一道道锋利的指刀!

    狮子们疯狂地进攻着,三头生性残暴的入侵狮自知逃不了,也开始了拼命,而垂死挣扎、殊死抵抗的猛兽往往是非常可怕的。

    所以,在这样的气氛下,参与战斗的狮子们都杀红了眼睛,疯狂地撕咬、抓挠、杀戮!

    最终,入侵的三头狮还是倒下了,那头独眼狮王的肚子被安德烈的爪子给掏了一个大洞,内脏都流了出来;剩下的两头入侵狮相对死得不是那么惨烈,可一头脊椎被咬断,一头遍体鳞伤地倒地后被撕烂了喉咙……

    安德烈呆呆地站在一侧,似乎不敢相信前世的噩梦就这么简单地结束了。

    但提米却没什么感觉,因为他聪明地知道,在安德烈心中,真正可怕的其实从来就不是这些入侵狮,而是‘提米死亡’这件事,如果可以把这件事去掉的话,所谓可怕的入侵狮也不过是几头狡猾阴险又残暴,却并非不可战胜的流浪雄狮而已。

    于是,他主动靠近了看似坚强,却因前世自己的死亡事件,而变得患得患失,又有些脆弱的哥哥,为他舔了舔伤口,担忧地问“你的肩膀被挠伤了,是很疼吗?”

    安德烈还有点儿没回神,下意识地回了一句“是有点儿疼。”

    提米更心疼了,舔舔蹭蹭咬咬毛,黏糊糊地问“我能做点儿什么帮你止疼吗?抓只小牛犊怎么样?我吃肉的时候,会幸福地忘记一切。”

    “嗷?不用了。”安德烈终于回神了。

    他望着难得乖巧的弟弟,激烈战斗后的情绪激荡起复,脱口而出“你能趴下让我骑会儿吗?这样我一定会忘记疼痛的。”

    黑鬃毛卡尔和金鬃毛卡萨齐齐竖起耳朵,唰地一下同时转头。

    两头义务帮忙战斗的老父亲狮的毛脸上露出了无比蛋疼的表情“你要干什么,你再说一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