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章 第136章

作品:《狮子联萌

    第136章狮在家中坐, 羊从天上来

    距离传说中的星星雨到来还有很长一段时间。

    狮子的脑容量不算大,想不了太多的事情, 哪怕爱思考如提米,在发现安德烈除了‘星星雨有好处,会让狮变得更强’以外,就一问三不知后,也没办法继续想下去了。

    不过, 作为食物链中的顶级掠食者,变强这种追求是刻在基因中的。

    为了更好地获得星星雨, 提米还是让安德烈尽可能地回想当时的情景, 方便在星星雨到来后,能获得变强的机会。

    安德烈一边答应,一边垂头丧气。

    他郁闷地感觉自己完全浪费了重生的名额。

    可在这个时候, 一向喜欢抢风头、争老大、总想表现出比兄弟都强的提米, 却会变得非常贴心和温暖, 他会大度地安慰说:“没关系,我根本不在乎哥哥你记不记得什么信息、情报, 反正有R我们一起吃, 有危险我们一起面对。”

    这话听起来很包容又很大气, 有一种特别可靠的雄狮气魄。

    安德烈一度为之倾倒,外加心跳加速, 想骑!

    可在几天后, 提米开始频繁地对他说一个句式:[我是不会嫌弃你重生后什么都不知道的, 现在你去抓牛/去放羊/去杀马/去趴下, 让我骑一会儿……吧!]

    你真的不是嫌弃我吗?

    那你为什么还总是提起它!!

    天真的安德烈一瞬间仿佛被什么狮在脸上挠了一百爪!

    他又一次把‘我弟弟是个小心眼’这句话牢牢地刻在了心里。

    不过,值得庆幸的是,受害者往往不是他一头狮。

    阿伦也同属于被压迫阶级。

    除此以外,还有那些雌狮们。

    繁衍期结束,在盖尔回归后,野牛狮群费劲儿地跑去抓了一头牛给近期一直不高兴的金鬃毛狮王享用;艾德拉狮群的那两头雌狮回归,并确认有孕后,她们的心终于稳下来,开始认可三兄弟的狮王地位,并尽心尽力地狩猎,在提米的要求下,献上了两头角马。

    公主在被骗走五头羊的介绍费,又把阿伦打一顿后,神清气爽地决定顺应自己的心意,不再为了生狮子而和不喜欢的雄狮在一起,洒脱地和康姆一起继续她们的养殖大业,并在提米的谈判下,用五头活羊羔换了两头角马尸体。

    而这五头羊羔,正是安德烈、阿伦最近需要去放的五头。

    总之,整片领地在提米的持续折腾下,蒸蒸日上,生气勃勃。

    还有……远近闻名。

    由于雄狮三兄弟和巴克斯对外的行事风格实在是与众不同,别具特色。

    所以,随着他们领地扩大,彻底占据三个狮群后,草原上的动物们纷纷认为,不管是称呼他们为野牛狮群狮王,还是称呼艾德拉狮群狮王,或者公主狮群狮王,似乎都不够全面了。

    为此,这些八卦的动物们,又给了他们一个新名字。

    名字叫:奇奇怪怪雄狮联盟。

    大概真的是只有叫错的名字,没有取错的外号。

    被命名为‘奇奇怪怪雄狮联盟’的雄狮们时不时就要曝出一些让草原上动物们惊奇的事情。比如,近期的养羊行为。

    每天飞来飞去的草原鹞十分想采访一下羚羊是怎么想的。

    某只羚羊群颇为神骏的首领竖起羊角,蹄子刨地、鼻孔喷气地表示:“敲你咩!敲你咩!敲你咩!让狮子滚!”

    草原鹞超级不满:看你一身白绒绒,挺干净的,可怎么能讲脏话呢?有本事朝狮子骂去!朝我撒气算什么!

    可除了英明神武的羚羊首领外,有一部分胆小、懦弱的羚羊却对此产生了一线别样的心思。

    它们在吃草时,交头接耳、窃窃私语地讨论:“如果我们被狮子养起来的话,是不是鬣狗、猎豹、花豹、胡狼等等那些R食动物们就不能咬我们了?因为我们是狮子的了。”“似乎有道理啊,这么一来,我们岂不是不用每天战战兢兢,也不用天天都朝不保夕地到处流浪、狂奔,可以有鲜嫩的草一直吃,反正狮子吃我们也要等我们长大、长胖,是好久之后的事情了。到了那时候,说不定我们都活腻了……”

    这么一讨论,似乎被狮子养还是一件好事!

    毕竟,危机四伏的大草原上,大家都是有一天活一天,如果不被狮子吃,也会被各种各样的R食动物吃,这样还不如被狮子养,搞不好活得时间会更长一点儿。

    有些天真无邪的年幼孤儿羚羊,在没有父母照顾,随时会死的情况下,似乎还打算跑去找狮子去自荐一下,看能不能被养到成年……

    可惜它们没认准‘奇奇怪怪雄狮联盟’的牌子,找不到正品(在草食动物眼中,狮子都长一个样),却选了一头山寨狮,只一个照面就被咬死了。

    那只聪明的草原鹞被羚羊们的思想和行为都给震惊了。

    它知道草原上很多草食动物没有R食动物的智商高,但万万没想到,居然能低到这份上。

    主动上门找狮子领养?

    草原鹞不由得开始认真思考:“那我是不是应该也试试养草原田鼠?省得天天打猎,会有鼠来应聘吗?”

    总之,在草原动物们关注的目光中……

    奇奇怪怪雄狮联盟狮子们的养殖大业举步维艰地发展着。

    然而,目前来看,狮子们养羊可能养得不算好。

    他们虽然没有一照面就吃掉羊,可养羊实在太难了!

    提米望着仅剩的一头羊,神色非常严肃:“我记得,我们是用两头成年角马找公主换回了五头小羊羔,可为什么现在就剩一头了?”

    “安德烈放羊的技巧太粗暴了。”阿伦推脱责任,趁机告状:“他对这些羊太凶了,羊羔们害怕就不停地朝前跑,一跑就摔跤,其中一头羊摔了个跟头,还摔断了腿。这种肯定养不活,所以,那天晚上我们就把它吃掉了。”

    提米点头,释怀又护短地挥挥前爪:“我记得这个,羚羊摔跤不可避免,吃了也就吃了吧。”

    “说得好像你放羊技术好一样。”安德烈却很不忿被比自己笨的阿伦指责。

    他在一旁义愤填膺地反告状:“你放羊那天,是不凶,但你在旁边偷懒睡大觉,结果有两头羚羊被偷偷摸进来的鬣狗咬死了,如果不是我及时赶过去,尸体都被鬣狗抢走了。”

    “唔,我也记得这个,对,那两头后来也被我们吃掉了。唉,鬣狗太讨厌。”

    提米也没埋怨阿伦,转头又问:“不过,应该还有一头的?”

    “提提你忘记了吗?那头是你嫌弃它吃太多草了,怕以后养不起,所以大家一起吃掉了。”阿伦超级单纯地回答,完全没思考为什么这么大的草原居然会养不起一头羚羊。

    “呃……是这样没错了。”

    阿伦正儿八经,又深信不疑地说出自己曾经瞎扯淡的话,让厚脸皮的提米都有点儿脸红了。

    但由于脸上的毛厚,脸红也没狮看得出来。

    他假装若无其事地舔舔爪子,又强装镇定地左顾右盼一下,很快就缓解了心中的尴尬,还顺便给自己吹了一波:“我确实一向高瞻远瞩,有些草食动物智商真的很低,吃东西时,心里一点儿数都没有,整天就知道吃吃吃,哪有那么多草给它,这种饭桶就该被吃掉。”

    阿伦和安德烈也挺赞同地点头。

    不知道是赞同‘吃得多就该被吃掉’还是单纯赞同‘羊被吃掉’这件事。

    然而,事情的来龙去脉哪怕是搞清楚了,对狮兄弟的养殖大业也于事无补。

    他们久久地望着仅剩的那头羊:“……那就,就剩一头了啊!”

    提米犹豫地问:“只剩一头,它是不是没办法生小羊了?“

    阿伦点点头:“肯定,只有一公一母才能生小羊,狮子也是这样的。”

    安德烈想了想,试探地问:“一头羊不能生小羊的话,是不是就没用了……”

    提米和阿伦一起盯着那头羊,喃喃地回答:“有道理啊,有道理啊,要不,要不吃了吧?”

    三兄弟彼此对视,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无比理解的光芒

    然后,他们一步一步地包围并走近了那头瑟瑟发抖的小羔羊。

    雄狮们的第一次养殖,以‘全军覆灭’为告终。

    三兄弟为此反省错误,总结经验。

    最后,他们得出了一条结论:“这不该是我们老爷们干得活,以后还是让雌狮们来吧!”

    于是,狮兄弟再次找上了公主。

    他们对着狮子神发誓是最后一次交换,不会再祸害公主的羊,成功用一头成年角马换来了两头羊羔,一公一母。

    接下来……

    盖尔和雌狮三姐妹就不得不注视着这两头活蹦乱跳的小羊羔,面无表情。

    “你们开心点儿啊!”金鬃毛的雄狮努力卖安利:“这不仅仅是两头羊(雌狮三姐妹:呵呵,难道是牛?),这会是一大群羊。”

    提米无视了雌狮们的嘲笑声。

    他晃悠着尾巴,自由自在地放飞了丰富的想象:“先让它们吃一段时间的草,然后,它们就会很快地长大,长大后,它们会做一些骑来骑去的事情,等做完就有小羊羔出生了。我们可以继续重复这个过程,大羊生小羊,小羊长大生小小羊,小小羊再长大生小小小羊。如此,循环往复,羊的子子孙孙无穷尽!我们就等于是拥有了一个取之不竭、用之不尽的超级羊群,哪怕是以后不打猎,也能……狮在家中坐,羊从天上来。”

    盖尔:“好的,我知道了。你接着在家做梦,我们要去打猎了,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