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章 第131章

作品:《狮子联萌

    当又一个春季的黎明发出召唤时……

    一头成年雄狮正常的一顿饭, 要吃掉30到40斤的R食。如果今天雌狮们捕获的是一头娇小的羚羊、或斑马, 在雄狮首领吃饱喝足后,很可能什么都不会剩下。

    幸运的是, 她们今天抓到的是一头体型较大的成年野牛, 哪怕年老体衰, 也有六百来斤。

    所以,即使雄狮们毫不客气地大口大口, 把瘪瘪的肚子吃成怀孕一样的圆鼓鼓,剩下的R食也够雌狮和幼狮们吃上一顿了。

    所以,雌狮们都安静地耐心等待着。

    过了一会儿,雄狮首领们终于吃饱喝足。他们神色慵懒地站起来, 餍足地打着饱嗝,不紧不慢地走到不远处一边, 抖落掉胡须上的R渣,再舔舔唇角的血迹, 一边心满意足的地趴着休息, 一边顺便帮自家狮群站岗放哨, 震慑那些可能会来抢食的鬣狗和秃鹫。

    另一边, 当雄狮们一走开……

    雌狮们立刻带着幼狮们一拥而上, 围着野牛里三层外三层地开始疯狂抢食。

    动物们可没有谦让的说法。

    对他们而言, 谁抢到更多的食物,谁就更受狮钦佩。

    拥有前世记忆的安德烈, 虽然做不出提米那样悄悄偷吃的行为, 但他早就牢牢盯着, 只等这一刻了。

    雄狮们刚一离开,他精明地第一个冲上去。别看他年纪小,体型不够大,力气可能也不够强,却凭借着丰富的抢食经验和技巧,东钻西钻后,成功占据有利地位,身处进食第一线!不去管别的狮子,打死也不让位,自顾自地埋头一通猛吃:“吃得多、长得壮,才能保护弟弟嗷嗷嗷。”

    雌狮四姐妹动作稍慢一步。

    但她们没那么多复杂心思,从头到尾听话地紧跟成年雌狮们,也能找到有些不利但可以吃到东西的位置,再用力把毛茸茸小脑袋扎进去,虽然艰难,可也能吃到雌狮们忽略的边角料;

    最惨的是阿伦。

    这头好动的小雄狮先是左顾右盼,到处乱跑乱跳,错失最佳占据位置的时机,紧接着,居然又傻乎乎地跑去和雌狮妈妈们正面抢食……

    尽管雌狮们很照顾幼狮。

    但R食动物都有护食的本能,彼此间又有残酷的竞争法则。

    她们欢迎幼狮们来一起用餐,也希望他们吃得饱饱,茁壮成长。但这不意味着,她们愿意看到小狮子肆无忌惮地抢夺属于自己的食物。

    阿伦正面夺食的犯忌讳行为,彻底激怒了饥饿的雌狮们:“雄狮首领先吃也就算了,那是狮王的特权。可你一个没长鬃毛的小崽子也要从我们口里夺食吗?”

    她们第一次朝着小雄狮露出獠牙嘶吼威胁,不让他靠近……

    阿伦简单的脑袋根本没想过这些。

    他完全被吼懵了,不知道之前还宽容的雌狮妈妈们为什么突然发怒。于是,他表情茫然地僵在那不敢动,只剩下尾巴尖不安地微微动了动。

    阿伦这一次的表现,并不能让雌狮们满意。

    作为狮群中最强壮也是年龄最大的一头小狮子,大家本来是很看好他未来成长的。可没想到,在这次集体活动中,他的表现最差。既没有安德烈的沉稳,也没有提米的机灵,更没有雌狮四姐妹的听话,傻乎乎地莽撞行事,没有自知之明,还总是分神,一天到晚不知道脑子里想些什么,吃饭都不积极。

    最重要的是,现在居然敢正面挑衅狮群长辈,简直无法无天。

    这让刚刚向雄狮退让的雌狮们很难接受,感觉自己不受尊重。

    种种不满叠加在一起!

    严厉的雌狮妈妈们互相对视一眼,决定给他一个教训,让他最后一个吃。

    所以,阿伦只能巨委屈地在外围圈子迈着小短腿转来转去,小肚子饿的咕咕叫,却始终不被允许进去一起吃,他在一旁着急地嗷嗷叫,根本没有狮理会……

    和他相比,提米就幸福多了!

    吃牛R吃到小身子圆滚滚、体型都大了一圈的他,自然不会再跑去参加抢食了,干脆和雄狮父亲们待在一起了。

    雄狮父亲们懒懒地不想理他。

    但活泼的小雄狮追着爸爸们身后动来动去的长尾巴就能独自玩半天,顺便还能实践一下刚从狮群那学会的‘扑杀抓咬’捕猎技巧。

    并且,马卡莫狮群的两头雄狮首领十分高大强壮,他们哪怕是趴卧在地上,对小狮子们来说,也像是两座高高的小山。

    所以,提米还可以淘气地爬上爬下,玩得不亦乐乎。

    两头雄狮首领的名字是卡尔和卡萨。

    卡尔有一头深色的黑鬃毛,脸型稍长一些,五官深刻,右眼角有疤痕,看起来严肃、威严;卡萨则是金色的鬃毛,圆脸小鼻子,脸上没什么伤痕,可以说是清秀,平时很活泼好动,看起来似乎是头好说话的雄狮。

    但实际上,那只是表相。

    安德烈的亲生父亲黑鬃毛卡尔才是脾气温和、好相处的一头;提米的亲生父亲金鬃毛卡萨,仅仅是面相看着秀气,实则脾气暴躁,没耐心。

    比如,提米每次在他们身上乱抓乱爬的时候,黑鬃毛卡尔总会忍耐地不理睬,低头闭目养神;卡萨却一定要像是打苍蝇一样地一爪子把提米拍下去,心情不好还要怒吼两嗓子,才不管是不是亲儿子呢。

    由于这个原因,提米明显更加亲近卡尔。

    这次也是。

    金鬃毛的卡萨态度恶劣地拒绝了陪小狮子玩,还张着血盆大口,故意露出獠牙吓唬提米。

    提米胆子大不怕,但也不想挨揍,只好缠着黑鬃毛雄狮一起玩。

    他像是攀爬小山那样,啊呜啊呜呜地叫着,认认真真地努力爬到黑鬃毛卡尔的头顶,让自己像个狮头帽一样亲昵地趴到雄狮的大脑袋上,还任由雄狮那一头厚重又软乎乎的黑色大鬃毛淹没自己小半个身子,只昂着个小脑袋,竖起半圆耳朵,左顾右盼地张望,精神奕奕地耀武扬威。

    已经填饱肚子,退出抢食队伍的安德烈一下子看到了这有趣的一幕,本来低头舔爪子的动作不由一滞。

    他有点儿闷闷不乐地想:“不公平,我长大成年了也是黑鬃毛!可提米以前也没表现得多喜欢啊?”

    想到这里,他不禁又举起前爪,摸了摸自己的脑袋……

    然而,幼狮肯定是没鬃毛的。

    安德烈唉声叹气,悲从中来:什么时候才能开始长象征雄性的大鬃毛,摆脱秃头困扰?

    好在目前狮群中三头小雄狮还没有一个长鬃毛的,大家都秃,似乎也就不算什么了。

    另一头,等所有狮子吃完后,阿伦终于被允许去吃了。

    他急不可耐地冲过去,再也不敢分神浪费时间了,一头栽在只剩骨头的野牛身上,伸着小舌头舔来舔去,试图多弄下点儿R渣来填饱肚子。

    最终,小雄狮仅仅可怜巴巴地吃了个三四成饱。

    此时,天色渐暗,狮群也该回去了。

    一直懒洋洋不理狮的黑鬃毛卡尔站起来,任由抓不稳的烦人小狮子从自己身上滑落了下去。

    他淡定地转头招呼兄弟金鬃毛卡萨,一起带领狮群原路返回。

    而等他们一走……

    早就等候的鬣狗和秃鹫等是食腐动物们,会把野牛的残骸清理地干干净净,不留一点儿痕迹。

    狮群们秩序井然地开始往回走。

    在回家的路上,他们还偶遇了一个小规模的斑马群。

    往常这种情况,对于狮子们来说,等于是:送外卖的到了。

    但今天,大家都吃饱了,没什么捕猎的心思。

    所以,他们没有费心潜伏,而是正大光明地走了过去。

    没有刻意隐藏的狮群,立刻暴露在斑马们的视线中……

    斑马群不可避免害怕地S/动起来。

    但当他们抬起头,注意到狮子们一个个腰肥体圆,尤其是那明显凸起、圆滚滚的大肚子,瞬间意识到他们已经吃饱,立刻淡定了。

    这群草食动物的神色可以说非常从容自若(胆大包天)了。

    他们低头继续吃草,理都不理过路狮群。

    狮群对此不以为意。

    他们像是饭后散步一般,平平淡淡地瞥一眼胆小的斑马们,就挺胸凸肚地继续往回走,打算和这些未来某天的食物们暂时互不干涉。

    谁知,小雄狮阿伦却突然冲出去。

    雌狮们都是一惊,个别几头爱护幼崽的雌狮已经追了过去。

    斑马群受到冲击,顿时大乱,四散奔逃。

    阿伦咬着牙,迈着小短腿追了几下子,可根本追不上斑马,却很快被雌狮追到,咬住后颈,给叼了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