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章 第112章

作品:《狮子联萌

    第112章被嫌弃的流浪雄狮联盟

    流浪雄狮联盟虽然杀死了老雄狮,占领了那块领地。

    但事实上, 他们的统治并不稳定, 因为老狮王的狮群全跑了。

    在这个有趣的大自然中,不同狮群的雌狮们接受祖辈的传承不同, 应对危机的反应也会不同。

    所以, 不同的雌狮面对入侵雄狮时, 采取的应对方式也是多种多样的。

    在她们之中, 既有立刻屈服于新狮王, 眼睁睁看着自己孩子被杀, 甚至还主动帮上一把的,如戈尔贡三姐妹;也会有拼死反抗, 和雄狮拼命,誓要保护孩子, 实在拼不过, 也愿意带着孩子离开狮群去当流浪雌狮的, 如当年的盖尔。

    除此以外,还有另一种相对狡猾的类型。

    她们会团结一致,一边对入侵雄狮虚与委蛇, 一边趁着入侵雄狮没注意的时候,带着姐妹和孩子们逃跑, 躲起来。

    通常这个东躲西藏的日子需要持续很久很久, 直到她们艰难地把小雄狮养(藏)到一岁半到两岁左右, 才算告一个段落。因为到了这个年龄段的雄狮, 已经具备了基本的自我保护能力。如果是在正常的狮群中, 雄狮首领也总会挑这个年龄,把他们赶出狮群。

    所以,雌狮到了这个时候,可以说是尽了最大的努力,也做出了母亲所能做到的全部。

    至于后面的路,她们确实无能为力,只能靠孩子们自己走了。

    隔壁老雄狮的狮群就是这么做的。

    老雄狮的狮群名叫‘艾德拉狮群’,一共有四头雌狮,年纪都不算太小。

    艾德拉是雌狮群的首领,今年已经十岁了。

    而她的名字,就是这个狮群的名字。

    用雌狮的名字来作为狮群的名字,这种情况在大草原上是非常罕见的。

    但由此,也能看出她在狮群中所起到的重要作用。

    流浪雄狮联盟以为杀死老雄狮,再杀死幼狮,接着暴力镇压狮群,就可以获得狮群绝对统治权。

    很遗憾,他们错了!

    老雄狮确实是狮群毋庸置疑的王。

    他兢兢业业了好几年,始终都坚守着狮群,坚守着领土,最后,为了老婆和孩子战斗至死,哪怕是临死前,都没有后退一步。

    也正是因为他坚持战斗到底,才给了老婆做出计划,并带着孩子们逃跑的时间。

    所以,在艾德拉狮群的雌狮眼中,他始终都是最好的丈夫,最好的父亲。

    但这位最好的丈夫,最好的父亲却依然不是狮群的领导者。

    他在狮群中,担任的角色更类似于一个保家卫国的战士,而狮群的统治权,从一开始就牢牢地握在雌狮首领艾德拉的爪子里。

    可以说,这是艾德拉狮群独有的传统,真正掌权者必须是雌狮。

    而每一任雌狮首领也都会被叫做艾德拉。

    这一代艾德拉的年龄已经很大了,连耳朵处的绒毛都渐渐变成了白色。

    但她擅长捕猎,经验丰富,待狮群中的每一个成员都公平公正、温和可亲,所以,在日常生活中受到了狮群所有狮子的尊敬,大家一般会亲切地称呼她为‘艾德拉阿姨’。

    她和老雄狮的感情也很好,夫妻搭档多年,彼此心意相通。

    所以,当老雄狮即将战败的时候,她就隐隐有了预感。

    但作为狮群首领,作为狮王的妻子。

    她悲痛之余,仍然坚强、理智地处理了一切。

    她们先留下了两头年轻、漂亮雌狮来了个美狮计,拖住、并应付那群没见过世面的新狮王。而她自己带着老雄狮的全部子嗣,抓紧时间地躲了起来。

    等她们这边藏好了,那边的两头年轻雌狮立刻找了个出门打猎的借口,也跑了。

    于是,那群流浪雄狮一开始还美滋滋地得意,认为自己一下子又有领地,又有了老婆。

    结果一转头的功夫,狮群没了!一头雌狮(老婆)都不剩!

    流浪雄狮们心碎:……为什么这么对我们!D丝就不能上位娶个白富美吗?

    艾德拉狮群的雌狮们:不能!

    所以,别听他们在一天到晚在隔壁嗷嗷嗷地叫得欢,好像多么威风霸气一样。

    实际上,回家之后,全是光G,相对泪无言,一头脱单的都没有。

    在这种糟心的情况下……

    他们闲得无聊,想要看一眼,yy下隔壁绝世美狮的渴望心情,也就可以理解了。

    只不过在这方面,安德烈大概是永远都不会给予理解的。

    凡是觊觎弟弟的狮子,他都不会去想别的问题,只想咬死。

    “你能不能清醒点儿?”

    阿伦认为安德烈脑子最近严重有问题。

    他晃悠下尾巴,凑过去苦口婆心地劝说:“那群狮子说的金发美人可能根本就不是提提,只是一头没见过的金毛雌狮而已,你这样草木皆惊的样子,实在很奇怪。不是所有狮都像你一样喜欢提提的,虽然我也很爱他,但那是因为我是他哥哥……等等!”

    阿伦突然顿住了,表情变得异常狐疑:“你刚才,刚才是不是瞪我了?是不是伸,伸爪子了?”

    安德烈把伸出的爪子又收了回来,假装舔爪子。

    但这根本瞒不了阿伦。

    大家天天一起战斗,彼此攻击的动作和姿势都太熟悉了。

    阿伦瞬间就气到炸毛:“卧槽!安德烈,我可是你亲大哥啊!”

    他伤心、难过,又愤怒地大吼:“嗷!我说什么了,我到底说什么了!居然让你这么瞪我、恨我,还要挠我?难道是……我也很爱提提?他妈的见鬼了,你连我的醋也要吃?你是不是有猫病啊!那也是我弟弟,不是你一头狮的弟弟。你居然还瞪我!!!”

    安德烈默默收回冷冷的杀狮视线,继续安静地望着自己的爪子,试图假装若无其事。

    不过,在阿伦这么悲痛的质问声中,他其实也有点儿察觉到自己的情绪不对劲儿。

    那种强烈又古怪的占有欲,充斥在整个大脑里,几乎压倒了一切理智和冷静的念头。

    他皱了皱眉头,试着用经验和曾经的记忆来分析类似的状况,结果,却想不出原因,但很快地想到了一个有点儿类似的情况,这个情况就是……

    通常雄狮之间抢夺和雌狮的交/配/权,都会变得不像是自己。

    在这个时期,哪怕是亲兄弟,都会照打不误。

    因为雄狮天性自私霸道,一旦霸占到了雌狮,就会紧紧地守着,绝对不容别狮染指。

    哪怕这个‘别狮’和自己多亲密都不行。

    举个例子来说……

    有一次,卡萨和塔莎在一起,卡尔恰巧也站在旁边,什么也没做,可能就是舔个毛,大约距离还有一米远,可卡萨就是难以容忍,突然暴起,猫经病犯了一般,超凶地挥着爪子追杀了卡尔整整几十公里。

    这种极端占有欲的感觉和安德烈现在的感觉太像了。

    但是……

    “提米不是雌狮啊!”

    安德烈在心里犯起了嘀咕:“他不是雌狮,我也会产生这种生理反应吗?真让狮搞不清楚。”

    最终,思来想去都不明白。

    他只能将之归为雄狮到一定时间阶段会出现的生理反应。

    而且,考虑到‘对弟弟有占有欲’什么的,似乎并不是不能接受。

    因为‘弟弟本来就是我的,当然,我也是弟弟的’。

    这头曾经的传奇狮王这么想。

    他可以说是完全凭借本能,就稀里糊涂又认真愉悦地得出了结论。

    另一边,不同于安德烈的种种愤恨和恼火,提米对隔壁的流浪雄狮联盟反而很有兴趣。

    确切地说,应该是好奇。

    猫科动物总有一种过于旺盛的好奇心。

    爱思考的提米在这方面远胜别的狮子。

    由于马卡莫狮群的强大,也由于安德烈后期地从旁开挂。

    提米还是第一次接触到真正的流浪雄狮,这让他十分想要看看真正的流浪雄狮是什么样子的。

    不过,一眼望过去就能发现:这些流浪雄狮和雄狮三兄弟完全不一样。

    因为长时间流浪的缘故,他们很难保持整洁的外表;又由于心理压力大,他们往往少年秃头,鬃毛稀少凌乱。据说等到生活稳定后,鬃毛还会长出来的。不过,在没长出来的这段时间,真是丑爆了;而且,一天到晚抓不到猎物,吃了上顿没下顿,自然也就没心情打理自己,这就导致他们邋里邋遢,毛发凌乱打结,有些地方还沾着泥土和碎草叶,眼睛旁边还有眼屎,目光中,浑浊又Y冷……

    看着就不像是好狮!

    他一时间忍不住地多问了一句:“大黑,我记得,你说我们前世流浪也有很惨的时候,那时候的我也像他们一样又脏又难看吗?”

    阿伦本来还在和安德烈生气。

    可听到这个有趣的问题,他也顾不得生气了,立刻好奇地竖起了耳朵。

    安德烈连连摇头:“你可爱干净了,弟弟。快饿死时都不忘舔毛,我经常担心你把自己舔秃。”

    “呃,这个是夸奖吗?我就当是夸奖吧,谢谢。”

    提米想了想:“听起来我的流浪生活还不错。”

    “一点儿都不好。”

    安德烈真心实意地说:“你那会儿太瘦了,下巴都是尖的,也没小肚子,身型娇小地简直像是一头雌狮,所以,你每次朝着野牛冲过去的时候,我都怕你被牛角顶得在空中翻滚……”

    提米不由自主地用前爪摸了摸自己的下巴,结果摸到了软软的R。

    他又用爪子去摸了摸肚子,有R,爪感也是软软,再想象一下自己和雌狮一样娇小,去抓野牛……

    天!他不由得倒抽一口冷气。

    只是想想就可怕,他都有点儿替前世自己担忧了,没有足够的重量,真不会被野牛顶飞吗?

    于是,话题居然又一次神奇地回归了雄狮三兄弟固定渠道:多吃,长壮!

    擅长思考的提米还给出了一个乍听很有道理地总结:“当一头狮处在迷茫期,还没有狮生理想,也没有什么短期目标、梦想的时候,多吃R总是不会错的!R吃多了,长壮了,自然也就知道该做什么了。”

    阿伦:……这不是废话吗?

    安德烈蹲坐起来,举起两个前爪特别捧场地啪唧啪唧鼓掌。

    接下来的时间里,野牛狮群的生活进入了一个固定的节奏。

    他们的具体事务可以简单归纳为三方面:努力吃R、警惕巡逻、监视隔壁。

    这样大约三四天后,有一头熟狮找上了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