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章 第104章

作品:《狮子联萌

    第104章我冤枉!我冤枉!

    安德烈的语文成绩一直不好。

    他讲述前世时, 重点完全在‘我和弟弟情义深厚, 我爱弟弟,弟弟爱我’这上面了, 所以,别说那些外号了, 很多事情都讲得不清不楚。

    在这种情况下,提米听到什么‘金发美人’这种称呼,心情异常复杂……

    其实, ‘金发美人’对雄狮来说,不是个好称呼, 但也不能算是个坏称呼。

    这么说吧!

    在雄狮的审美中, 所谓的‘美人’都是指那些身段匀称、四肢健美, 跑起来一起一伏,看似轻盈, 又极具力量美感,呈流线型迷人动狮体魄的雌狮们。

    而提米和他亲爹金鬃毛卡萨恰巧属于一种体型较小的雄狮。

    这里的较小也只是相对而言, 他们还是要比雌狮要大上一圈,并且可能是出于弥补外型不够有震摄性的缺陷,往往在性情上比某些大体型雄狮还要激烈和凶猛,令狮畏惧。

    但不管性情、战斗力如何,体型已经相对其他雄狮小了的提米, 偏偏又长了一张比他爹还要幼齿的娃娃脸, 或者说幼狮脸, 这就导致哪怕他长大后, 也不像有些雄狮那样威武霸气,反而和雌狮一样过分精致,甚至如果去掉那些金色的茂密鬃毛,搞不好还会被当成漂亮、强壮的雌狮。还好多了金色鬃毛,才能被区分出来,因此,前世就被称为金发美人了。

    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个称号类似于在人类世界中,称赞一名男性说他比女的还漂亮。

    也许有的人认为是赞美(比如安德烈),但也会有一些人不喜欢这种称号(比如前世的提米)。

    由于安德烈没提的缘故,提米并不知道这是前世遗留问题。

    他单纯以为是安德烈偷偷给自己取的外号,心情自然而然变得很纠结:“我知道你总喜欢偷瞄我,我也知道我在你眼里大概是最美,但问题是,这么不威武的外号,你为什么要说出来?虽然是事实,可也太让狮为难了。”

    显然,提米这方面敲自信的!

    他根本不认为自己已经胖出了美人这个圈子,反而瞎C心地为这个外号不威武而烦恼。

    在这样的情况下,雄狮三兄弟中,似乎只有阿伦的审美还维持正常。

    但阿伦不好在外狮面前公然下自家兄弟的脸面,只能在内心深处忍不住地疯狂吐槽:“你这样真的好吗,安德烈?宠爱弟弟也不能罔顾现实啊!唔,虽然提米确实不难看,可他那越来越圆的大脸、胖鼓鼓的肚子,小短腿……唉,他现在就是个椭圆形,连腰都没有了。如果雌狮美人们都长这样,真,真让狮绝望啊。”

    然而,阿伦不愧是个好哥哥。

    哪怕在场所有狮都在哈哈大笑,哪怕蹲坐在一旁观战的三头雌狮也笑咧了嘴,哪怕狒狒黑黑这个叛徒都快抱着树枝笑得掉下来,他依然摆出了‘你们为什么要笑话我弟弟,你们对他有什么意见吗?有本事冲着我来’的严肃表情。

    在一片嘲笑中,安德烈恼羞成怒地忍不下去了。

    坚信‘弟弟最好看’的他,直接一声咆哮,毫不犹豫地冲向这群没见识的、该死的流浪汉们,用疾风骤雨一样的狂暴攻势,*得他们再也没时间笑下去,只能吼叫着,慌忙躲闪、后退……

    阿伦二话不说,紧随其后地扑上去帮忙。

    他的獠牙狠狠地朝着那些流浪雄狮的致命处撕咬,一双眼睛迸发出掠食者的好战、嗜血光芒。

    然后,提米也上了。

    他虽然腿比两个哥哥短,但四腿倒腾地频率很快,滞空性也好,像是踩了风火轮一般,跑得快要飞起来。

    但可能是刚才的嘲笑,导致这些流浪雄狮想象力得到了拓展。

    在他们的眼中,这就好像是一个球正快速地滚动,四条腿变成虚影,R眼看过去就好像球状物呈弧线型迎面飞来,非常喜感。

    但下一刻,提米冷冷地露出了寒光闪闪、伸缩自如利爪,这可一点儿都不喜感了。

    他借着落地时的重力加速度,轻轻松松就挠破了一头敌狮的皮毛,留下了一道道的血痕,让狮们完全笑不出来了,只能惨叫着连连后退。

    战斗完全呈现了一面倒的状况。

    显然,比起这群四处流浪,吃了上顿没下顿的流浪汉们。饭饱神足,每天养精蓄锐,又能互相交流、彼此帮助,日日勤奋磨练本领的雄狮三兄弟,战斗力无疑是超强的。

    三头观战的雌狮彼此对视一眼,都露出了心中有数的神色。

    几轮进攻后,这群各自为战的流浪雄狮再无还手之力,被揍得怀疑狮生起来。

    同是狮子,这三头审美不好的狮子怎么就这么凶?难道审美差就能导致战力飙升吗?

    然而,安德烈还在暴怒中。

    刚才这群讨厌狮子嘲笑弟弟的声音,严重刺痛了他一颗弟控心,脑子里那根弟控的纤细神经也都差点儿断裂开……

    所以,他一边用大毛爪子狂抽刚才笑得最嚣张的雄狮,一边发出响雷一般的怒吼:“你刚才笑话我弟弟干什么?说,你是不是想用这种下流手段吸引他的注意力?我告诉你,没门!做梦!我弟弟就他妈的好看,但也不是给你看的,你是个什么东西!混账玩意儿!再敢耍这种花招,我咬死你喂鬣狗!”

    有着一点儿深红色鬃毛的流浪雄狮被抽得脑子一阵阵晕眩。

    整头狮快要冤死了:“……你们别看我现在只能狼狈地流浪,我他妈也是当过狮王,有过雌狮的啊!我是有尊严的,我会看上一头狮子球吗?还为了吸引他的注意力……?拜托,求求你了,还是咬死我吧,喂鬣狗我也认了,但别给我这种惹狮笑的罪名!”

    安德烈正打算继续咆哮‘你对我弟弟的标准狮型有什么意见,你是想找死吗’。

    突然,他的眼角余光看到了和提米正在打斗的那头黑黄色流浪雄狮,居然一下子跳到了提米的身后,从后头伸出两个爪子去偷袭……

    “那个狮!放下你的脏爪子!”

    他暴喝一声,毫不犹豫地抛下这头深红鬃毛的流浪雄狮,纵身一跃,勇猛地一下子撞开了那头黑黄色的流浪雄狮,踩在他身子上,露出獠牙,更大声地咆哮:“你刚才想干嘛!说啊!居然敢摸我弟弟的P股,你是不是也想被咬死喂鬣狗!”

    在他身后,深红鬃毛雄狮趁机连滚带爬地逃跑了。

    一群脑子有问题的狮子,惹不起,惹不起!

    而这边,提米才从半空中一个灵活地转身,四爪落地,尾巴晃了晃。

    但他还没能和自家哥哥的思路正常接轨,杏核眼中,明显有一点儿懵:“什么?摸我P股?”

    这时候,阿伦也获得了胜利。

    那头和阿伦战斗的那头狮子,察觉到雄狮三兄弟的实力太强,加上盟友都不怎么中用,顿时也虚晃一招,转头跑了。流浪雄狮就是这样,不是从小一起长大,又没有经历过生死与共的战斗,彼此间情义不够深厚,哪怕是偶尔结成联盟,也是一滩散沙,稍微势头不妙,就会逃之夭夭。

    于是,他也乐颠颠地急忙跑到了两个兄弟旁边,打算帮忙(看热闹)。

    那头黑黄色鬃毛的流浪雄狮顿时惨遭雄狮三兄弟包围。

    安德烈又伸出前爪给了他一巴掌:“说话!忏悔!别想给劳资装死,嗷嗷。”

    提米眨眨杏核眼:“呃,大黑,你没搞错吗?”

    黑黄色鬃毛的流浪雄狮不堪虐待地吼:“我没摸你弟弟,他那么胖,我怎么会看上他!”

    阿伦立刻火上浇油地吼起来:“什么,揍他,他居然看不上提提!”

    安德烈愤怒地开始左一爪右一爪地狂抽他。

    黑黄色鬃毛的流浪雄狮被抽得满脸开花,只好惨叫着道歉:“看得上,看得上!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行了吧!我下次不摸你弟弟P股了。”

    “什么!你果然摸我弟弟P股,还想有下次。”安德烈更愤怒了。

    阿伦邪恶地咧着嘴起哄:“咬死他,咬死他!居然敢摸提提的P股。”

    提米还在懵*中。

    但他理智依然在线,试图冷静地说:“呃,谢谢你们维护我……的P股,但这事是不是有点儿误会。”

    “别怕,弟弟,我会保护你的。”安德烈温柔可靠地说。

    然后,他和阿伦扑上去给这头倒霉的流浪雄狮来了一个混合双打。

    鼻青脸肿的黑黄色鬃毛流浪雄狮惨烈地趴在草地上,沾满泥土和血Y的脸上,表情充满了一种实质化的生无可恋和奄奄一息,他流着泪地喃喃自语:“我真的没有摸那头胖狮子的P股啊,我只是正常攻击,正常攻击,狮子不都是用爪子从后头扒上去咬脊椎的吗?为什么要给我按这种可怕的罪名,我冤枉!我冤枉!我冤枉!”

    三头围观的雌狮呆滞:等等,你们是不是忘记了什么?这不是争领土和雌狮群的战斗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