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 第101章

作品:《狮子联萌

    第101章万一又重生了呢?

    阿伦很爱自己的兄弟。

    这一点儿从他‘每次都忍耐自己在两个弟弟面前变隐形, 却仅仅只是偶尔才会抱怨几句’的行为中就能看出来……

    但这并不代表他真得希望自己变隐形。

    结果, 安德烈以‘告诉你们一个大秘密’的神秘语气, 滔滔不绝地讲了一通所谓前世的故事。

    其中包括, 他和提米一起长大, 他和提米一起流浪,他和提米同甘共苦, 他和提米并肩作战,他和提米共度难关, 他和提米生死与共, 提米为了救他战死(这里略有删减,一语带过)……

    “够了,我知道你俩关系更好一点儿, 别秀了。”

    他忍不住地追问:“可是,我呢?我呢?我在哪?你们的好大哥阿伦没和你们在一起吗?”

    对安德烈说得那些事情毫无代入感的提米, 同样好奇地望了过去。

    然后, 安德烈诚实地告诉他:“对, 没有你, 你小时候被野牛群踩成饼了。”

    空气一瞬间安静。

    阿伦震惊:“嗷——!你再说一遍~!我怎么了?”

    提米震惊:“卧槽,野牛这么牛*的吗?居然能踩死狮子?”

    安德烈点点头, 强调地说:“对,你变成饼的时候, 都不到两岁。”

    阿伦闭嘴了。

    他开始回忆自己最近有没有得罪过这个叫安德烈的弟弟。

    狮屎的前世!

    这肯定又是一场欺负老实狮的恶作剧!

    两个糟心的弟弟!

    另一头, 提米也犹犹豫豫地问了出来:“你真不是专门来戏弄我们的吗, 安德烈?”

    安德烈沉重地望着他们:“野牛神在上, 我说得每一个字都是真话。”

    阿伦在旁边嘀咕:“呵呵,野牛神早被狮子神吃掉了。”

    “住口!不许亵渎野牛神,每七日后,它都会复活的!”忠实的信徒提米第一个朝着阿伦咆哮一声。

    然后,他才重新回到正题上,晃悠着长尾巴,超冷静地说:“这样不行,安德烈。狮怎么可能长大之后又重回到过去?这不正常,你得再多给我点儿证据,用证据来证明自己没说谎。”

    阿伦说:“对,拿出我变饼的证据来。”

    (再次被无视。)

    安德烈也很冷静地对提米问:“弟弟,那你想我怎么证明?”

    提米想了想说:“回答我几个问题吧,如果你能给出答案,我就相信你。”

    “好的,弟弟。”安德烈回答。

    但他尽量让自己的语气柔和地又补充了一句:“弟弟,你想问什么?我什么都不会隐瞒你的,只是有些太残酷的事情(指提米的死亡),我希望,不,是请求你不要问得太细,因为我不想你太难过。”

    阿伦在一边发出了呕吐的声音。

    但在安德烈看过来的时候,他又假装自己在吐毛球。

    提米也有点儿不习惯安德烈这么柔情的语气,因为听起来太像那些多愁善感的雌狮了。

    他有点儿不自在地抖了抖毛,才重新恢复严肃地说:“既然你说自己重活了一辈子,那你肯定会比我和阿伦知道的东西多一点儿。所以,我也不胡乱出题来为难狮了,就问几个狮子活久了十有八/九都应该注意、并知道的常识问题。”

    安德烈点头表示没问题。

    于是,提米问出了第一个问题:“草原上哪里野牛多?哪里的野牛最好吃?”

    安德烈严阵以待的肃穆表情龟裂了!

    阿伦一愣后,直接笑瘫在地上,还夸张地满地打滚。

    但这仅仅是一个开始,在安德烈艰难地回答没注意野牛后……

    “羚羊群的草原分布地图,有吗?”

    “……”

    “斑马身上那块R最好吃?”

    “……”

    “如何快速杀死河马吃到R的诀窍?”

    “……”

    “怎么把鳄鱼翻过去让狮咬死吃R?”

    “……”

    提米一个接一个的问题冒出来……

    安德烈犹如身处面试环节的考场中,直面考官,却L考状态的考生,冷汗涔涔,无言以对。

    阿伦继续躺在地上拍地狂笑。

    他笑得痛快淋漓,四腿乱蹬,滚来滚去,出了一口恶气。

    另一边,提米脸上的神色越来越失望,越来越失望……

    最终,他用一种‘你果然是在骗狮’的丰富表情叹息总结说:“唉,你什么都不知道,居然还重生?你就算是真重生了能有什么用?”

    有一瞬间,安德烈差点儿被洗脑地为自己‘浪费重生名额’这事愧疚起来。

    但是,不对啊!

    “弟弟,我重生不是为了吃遍草原的!”他急忙说。

    在提米露出‘不想吃遍草原的狮子不是好狮子’表情中……

    安德烈艰难地解释着:“我没骗你,但这些我不知道。”

    提米笃定地说:“你怎么可能不知道,一头狮子除非早死,否则死前一定会搞清楚这些事的。”

    安德烈非常无语:不,你搞错了,我绝不是那种死前为一头野牛就闭不上眼的狮子。

    旁边的阿伦也说:“提提,我还不想为说‘我会变饼’的安德烈说话。但公平点儿吧,你这个确实不算是狮子们的常识。其实只是你自己想知道吧?”

    提米不吭声了。

    安德烈只好再次主动开口:“但我知道一些别的事情。”

    “什么别的事情?”

    提米耐着性子问。

    安德烈正想提一下未来的领地和狮群问题。

    但一抬头,看到阿伦的那一刻,他却又说不出口了。

    命运从来不是一成不变的。

    当他回到幼时,一切就已经变得面目全非了。

    马克莫狮群中的传说狮子饼没出现。

    致力于看孩子的巴克斯不再是乌云罩顶。

    曾经金发美人的弟弟也胖成了球。

    连他自己也有了完全不同于前世的狮群和领地。

    安德烈望着不知不觉就面目全非的世界,陷入了一阵尴尬的沉默中……

    提米叹了一口气,朝着这个好像在为难的哥哥伸出毛茸茸的前爪,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说:“别想了,大黑!不管有没有前世,其实都不重要。以后,我们可以一起记录草原上的野牛群。”

    “可你在未来会有危险,死亡……”安德烈有点儿激动地说。

    “战死的狮子,所遭遇的一切都不叫危险,那叫死得其所。”提米笑着回答。

    “对,变成饼才叫倒霉。”

    阿伦继续在旁边伤心地长吁短叹。

    安德烈最终也不知道弟弟到底相不相信自己……

    不过,他在提米的建议下,试着开始努力记录草原上的野牛群了。

    因为提米说:万一你又重生了呢?

    安德烈:弟弟说得有道理!

    阿伦:呵呵,越听越离谱!你们以为重生是随处可见的牛粪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