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第85章

作品:《狮子联萌

    第85章草原上最时尚的动物

    说起狒狒……

    得先提一下野牛狮群领地上的另一个名人, 不,名豹。

    不是猎豹, 是花豹。

    没错,就是总请狮子们吃饭的那一头。

    (花豹:……-_-#!)

    这头花豹的名字叫莱伯。

    虽然他日常请狮子们吃饭, 导致食物的消耗量较大。但比起猎豹妈妈谢丽尔吃了上顿没下顿,不得不带着孩子一起忍饥挨饿的贫民生活来说,莱伯的生活还是可以称得上富裕。

    而且, 在这片领地上, 除了显眼的狮子们外, 独居花豹莱伯作为同样的大型猛兽(猎豹妈妈不算,她大概是混进来的), 在动物中的知名度一直也很高。

    他很有自身的特色。

    和狮子们的土帅、猎豹自带泪纹卖惨不一样, 莱伯作为一头花豹,时髦值是绝对处于顶尖的!正所谓,遍体花绣,金丝织锦缎又铺著龙晶点点,整体狂野又张扬, 数遍整个大草原, 谁都没他标新立异又潮又酷。

    遗憾的是,草原动物大多不太懂得欣赏豹纹之美。

    虽然安德烈的鬃毛也是黑色,但起码黑的都在一起, 可以让大家接受。

    可花豹身上那一点一点, 是怎么回事?

    所以, 提米有一次碰见莱伯趴在树上休息, 一时就没忍住好奇,仰起头,挺客气地问了一句:“你妈是黄色,你爸是黑色,还是你爸是黑色,你妈是黄色?”

    事实上,绝对大多数动物都是和提米一个看法:花豹应该是黄花豹和黑花豹生孩子的时候,颜色没调好。

    比如,可能本来想干脆默认成黄色,但黑色的那个不甘心,突发奇想,急忙给来了个补色,可时间有限,不能精雕细琢,只能加个点点点黑了。

    你特么才是生的时候,颜色没调好!

    你特么才需要补色!

    花豹莱伯每每听到这种诽谤的言论,胸口都梗了一口老血。

    他无数次在心里暗骂:老子这是豹纹!豹纹!土狮子,少见多怪!孤陋寡闻!井底之狮!

    但表面上,还是要维持自己豹冷的设定……

    于是,莱伯通常是冷笑一声,话都不想多说,舒展四肢,从树枝上站起,纵身一跃,就轻盈地消失了树林中。

    这事一度让提米很生气。

    他好声好气地去交流,结果被豹装了个*:“狮不去欺负豹,就已经是便宜你了,你居然还态度那么差,一头花豹也要上天吗?你不知道现在野牛狮群地盘的主人是我提米吗?!”

    当天,他就霸道地带着一群狮子跑去花豹家,愉悦地拿(偷)食物了。

    站在树枝间的花豹,遥遥地看着那一群混账狮子,默默地忍了。

    但不管怎么说,在狮子们的长期抢劫下,莱伯的日常生活始终都还能过得有滋有味,绝对和他强悍的个人能力脱不了关系。

    虽然偶尔会被无耻的狮子偷走食物,或者豹失前爪,被一群野牛追着跑。

    但花豹捕猎能力一直非常强,这一点和被鬣狗欺负到喵喵叫的草原最弱R食动物猎豹绝不在一个档次。

    莱伯凭借发达的感官,高超的爬树技能,还有一跃六米高、十二米远的超强跳跃力,从来不缺食物的。

    并且,他还能把吃剩的猎物叼上树,放到树上藏起来,留着下顿吃。

    很多大型R食动物都不会爬树。

    所以,只要不被无耻狮子发现、偷走,第二天宅家里不出门,照样有吃的。

    花豹既然有这样的高超本领,在野牛狮群领地上,自然也就出了名。

    动物们之间有了这样一句传言:花豹夜间百里走,狒狒野兔不离口。

    其中,夜间百里走,是说他是夜行动物,总喜欢在晚上捕猎;

    至于狒狒野兔,是在说他的食谱。

    这种动物间的传言,一般是有些真,有些假,不能全信。

    但生活在野牛狮群领地的莱伯,为了避免和狮群出现冲突,却还是有意识地选择了狮子们不怎么抓,也抓不到的另一种动物。那就是同他一样生活在树上,甚至还是邻居的狒狒。

    狮子一般不怎么愿意招惹狒狒的。

    因为狒狒一遇到危险就会上树,并且,他们报复心强,发现敌狮上不了树后,还会嚣张地站在树上拿什么树杈子、硬果子、甚至石头往下砸,狮子每每遇到这种情况都只能在树下愤怒咆哮,却拿狒狒们没办法,这时候,就会有点儿进退两难。放弃,不甘心;不放弃,又没办法上树……

    虽然狮子们会爬树,可随着年龄的逐渐增长,成年狮子的身体早就已经不适合爬树了。

    尤其是成年雄狮,他们巨大的体型和重量,很难说有什么树枝能支撑得住(不过,有时候为了一口吃的——花豹藏在树上的食物,他们还是会艰难地顺着粗树干爬上去的,过程必须小心翼翼,而且还稍显笨拙)。

    总之,付出没有R吃,这么几回后,狮子们就渐渐学会不理狒狒们的挑衅了。

    哪怕看到狒狒在眼前走,他们都懒得理会。

    在R食动物的逻辑中:抓不到,就没必要在它们身上浪费多余的时间。

    更何况,他们也不是真的没吃过狒狒R。

    在花豹的‘盛情款待’中,他们其实也吃过几次不那么新鲜的狒狒R……

    花豹莱伯是狒狒们的克星!

    正所谓一物降一物,狒狒们能让狮子吃瘪,可对同样能上树,还在树上活动自如的花豹,却没有什么解决的办法。多数时间,他们只能团结一致来驱赶花豹,可如果花豹悄无声息前藏起来,再进行偷袭的话,几乎是一抓一个准,根本防不胜防。

    于是,莱伯这天又抓住了一头小狒狒。

    这头小狒狒很倒霉,他才出生没多久,本来应该在妈妈的保护下长大。

    可偏偏它妈妈前不久因病去世,狒狒群虽没驱赶他,但也没好好照顾他。

    因为狒狒群中,等级制度森严,这头小狒狒的妈妈恰巧属于地位较低的一头母狒狒,是整个群体中的底层成员,她的儿子自然也随了她的身份,也是狒狒群中的底层成员。这种现状,除非他长大后,一步步地去挑战那些地位高的狒狒时,全都取得胜利,才能逐步升级,否则,他一生都只能是狒狒群中的底层成员。

    与此同时,也正是因为他母亲底层成员的身份……

    在她去世后,她的儿子就再没狒狒愿意接手。

    在这种情况下,这头小狒狒在族群一次集体去水边饮水时,不幸落了单。

    当时,莱伯刚吃掉了一头小瞪羚,肚子还不算太饿,可这头小狒狒凭空出现在眼前,几乎就是外卖自动送上门,让花豹完全控制不住自己……

    他轻轻松松地走过去,在小狒狒惊恐尖叫求救时,叼走了小狒狒。

    因为不饿,他没第一时间咬死这个小家伙。

    但他在心里已经想好,待会儿具体怎么咬死小狒狒,怎么放到树上藏起来,继续留着下顿吃。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他被强盗狮群包围了。

    野牛狮群领地上最大的强盗头子出现。

    雌狮们微微让开一点儿空间……

    雄狮三兄弟‘狮没到,声先至’,一路吼着出现在花豹的面前。

    提米站在最中间的c位,导致三兄弟的出场变成了一个可笑的‘凹’字型。

    但他自己没这个意识,相反有点儿得意洋洋:“莱伯,你是不是忘记了?这片领土是我的。”

    花豹莱伯太生气了。

    虽然他打不过提米,更不可能打过眼前这一群狮子,可如今都被欺负到门口,是豹子就忍不下去(猎豹除外)。

    “谁规定领土是你的?领土是你的又怎么样?”

    莱伯不禁讽刺了一句:“难道你还想行使一下初/夜/权吗?”

    “那是什么权力?可以吃吗?”提米反S性地问。

    他年轻的脸上,看起来居然有点儿兴致勃勃。

    花豹莱伯闭上了嘴。

    他又一次在心中狂刷弹幕:土狮子,少见多怪!孤陋寡闻!井底之狮!

    可无论他如何鄙视狮子们……

    在狮子们强大武力的威胁下,他依然只有一个选择,那就是扔下到爪的小狒狒,快跑几步,猛地上树去逃命。

    提米总能得到他想要的。

    他得到了那头小狒狒。

    小狒狒说不清是幸运还是不幸。

    幸运的是,在花豹和狮子的争夺中,他居然始终都命大的没死;不幸的是,他还是落到了狮子的爪中。

    在提米看来,这头小狒狒很小很小,毛发没长齐,整体稀稀疏疏的,样子十分难看。

    并且,对于狮子来说,这样的小狒狒,拿来吃,不够一口;不吃吧,又白抢花豹一场……有些犯难。

    小狒狒根本不知道自己坎坷的命运。

    他抬起两根细细瘦瘦的小胳膊,呆呆地抱着小脑袋,在R食动物们中间,被吓得瑟瑟发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