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第41章

作品:《狮子联萌

    第41章流浪生活第一天

    对于未成年雄狮来说, 流浪是一个非常危险的字眼。

    简单举个例子来说, 在狮群中睡觉,大可以毫无顾忌地四脚朝天、万事不管, 狮群自然会安排狮去轮换着守夜和值班,可假如是在外流浪,先不用考虑更难的狩猎问题了, 基本上是连睡觉都没办法睡安稳的,夜晚的大草原各种鬼哭狼嚎, 鬣狗叫、狒狒叫, 风吹草丛动,仿佛处处是敌人, 胆子小的, 分分钟吓醒。

    从这方面来说,雄狮三兄弟一起出道, 绝对比一头雄狮solo能打得多!

    而更万无一失的地方在于, 三兄弟中还有一个伪新狮,真老狮。

    离开狮群的第一天。

    雄狮三兄弟暂时没能走太远,大约是停留在了距离马卡莫狮群领地大约二十公里的地方。

    在安德烈的建议下, 大家先挑了一个背风的地方, 停下来休息。

    虽然这只是个小细节, 但在前世,被赶出狮群毫无经验的兄弟俩就在这方面吃过亏。

    众所周知, 猫科动物爆发力极强, 属于厉害的短跑冠军, 但从来不是什么长跑远动员,如果长时间不休息地赶路,到了真正需要捕猎的时候,反而会体力不济。前世的兄弟俩就不懂得节省体力的重要性,在离开狮群后,惶惶不安地只知道朝前跑,最后又累又困,想捕猎的时候,却累得根本抓不到猎物,差点儿一起饿死在路边。

    所以,这一次,不管阿伦是多么兴冲冲地想要往前跑,也不管提米怎么逞强嚷嚷着什么‘我还没累,我还能再奔十公里’,安德烈都坚决不同意继续赶路了:“我们又不是被赶出来的,为什么弄得自己像是逃难一样?”

    要面子的小雄狮立刻被说服了:“对,我是自己离开的,才不是逃难。”

    他们这才安安稳稳地停下来休整,等着太阳快要落山,气温没那么炎热后,再去出发捕猎。

    不过捕猎问题……

    提米离开狮群的时候,很是雄心壮志,但现实马上给了他迎头一击。

    那天,在养精蓄锐地休息完后,他自觉已经恢复全部体力,认为这时去抓野牛一定不成问题。

    阿伦也是跃跃欲试,眼冒精光,仿佛自己可以轻而易举地在野牛群中杀入杀出,毫毛不伤。

    然后,安德烈平静地问了他俩一个问题:“野牛在哪?”

    阿伦&提米:咦?野牛,野牛在……在那?!!!

    如果还在马卡莫狮群,这问题简直不用问了。

    野牛群的活动规律早就被狮群所有的狮子都摸清楚了,什么时间吃草、什么时间喝水、什么时间生孩子……总之,狮子们就像是照顾土地的农民伯伯那样,天天不错眼地紧盯着自己土地里的那些‘苗苗’们,时不时地就去收割一番。

    但问题是,现在可不是在马卡莫狮群的领地上。

    他们熟悉的牛群也不在这边……

    阿伦和提米茫然四顾。

    他们对这片临时歇脚的陌生土地没有一丝一毫的熟悉感,不知道那里安全?不知道那里危险?更不知道野牛们都喜欢在哪停留?

    安德烈故意不说话,想看看两个兄弟怎么处理眼前的难题。

    骨子里已经是头老狮子的他,可不像两个兄弟那么天真,以为外面的世界和狮群里的生活一样简单。野外大自然的危险无所不在,自己又不可能随时随地都把他们护在绝对安全的地方。与其将来护不住的时候伤心,还不如趁着现在,自己从旁指点,帮着他们一起战斗,一起成长。

    “水源。”第一个发言的依旧是学霸提米。

    他又大又圆的杏核眼明亮有神,透着一股子聪明劲儿,得意洋洋地说:“有水源就会有猎物。”

    安德烈点头,又看向阿伦。

    然而,学渣阿伦完全没有依靠自己来思考的意思,直接说:“那我们快出发吧!向着水源!”

    安德烈:……好吧。

    不管怎么说,雄狮三兄弟抓紧时间地站起来,辨别一下方向,就跑去寻找水源了。

    但他们所在的这个地区似乎很是贫瘠,都是沙土地,植被也较为稀少,相对应的就是水源一时半会儿找不到,以植物为生的草食动物自然也就少见了。

    雄狮三兄弟不得不走更长的路,去寻找食物和水。

    很久都没有忍饥挨饿这么久的提米,渐渐流露出了不耐烦的神色;阿伦也变得焦躁起来。

    他们习惯了马卡莫狮群那一草一木都非常熟悉的领地,习惯了每次想要捕猎,就去固定地方等待的生活,却从来不知道,在外边打猎,居然还要自己去慢慢寻找……

    此时,除了时不时休息,保持体力的难题外,流浪中的第二个难题也出现了。

    不是所有的地方都如马卡莫狮群领地那么富饶,在陌生又一时半会儿找不到食物的地方,雄狮们必须学会流浪时的第一个知识点——忍受饥饿。

    当提米已经饥肠辘辘,十分难受的时候……

    虽然水源还没找到,但他们却在一处草地那里,发现了一个成员较为稀少的小型斑马群。

    提米回忆着少数几次吃斑马的味道,突然觉得野牛是很好吃,但偶尔换换口味,斑马也挺好的。

    出门在外,不能挑剔!

    三头雄狮互看了一眼,默契地慢慢围了上去!

    可也许是周围地理环境太陌生,导致狮子们对场地,对斑马都不熟的缘故;也许是马卡莫狮群的狮子都喜欢猎牛,对斑马不熟的缘故;也许是风中已经传来掠食者狮子的味道,斑马有什么独特方法确认这一点儿……

    总之,那群斑马中,先是传来了一声示警的嘶鸣。

    然后,所有斑马就全都吓得四蹄狂奔地跑了起来。。

    阿伦一下子急了,再没心情打什么埋伏战了。

    他飞一般地窜出去,朝着斑马群追了上去;

    在某种从众心理作用下,加上以前较少捕猎斑马,提米一时间没反应过来,也跟着追了上去。

    在他身后,安德烈在匆忙喊了几声,想让他俩都别追了,可全力奔跑的两兄弟,根本没有功夫去听他说什么。

    生着黑白交错纹路的斑马们,别说阿伦这个脸盲,连提米都看得眼花缭乱,找不准目标。

    而且,斑马们太能跑了,每小时得有六十到八十公里。

    如果是打埋伏,依靠强大的爆发力、还有抓住他们的可能,至于说在P股后头追赶……

    时速只有五十公里的狮子们:……我就看看,不说话。

    因此,提米和阿伦努力追啊追啊追啊,几乎是漫无目的地瞎追一气……

    终于,他们跟在后头,吃了一嘴的土后,灰溜溜地回来了,还是空手而归。

    安德烈站在原地,好像都没挪地方。

    他起初是一副忧心忡忡的神色,可看到他俩回来后,立刻就把神色变得非常严肃,像一个的大家长一样质问:“和斑马赛跑?你们已经把捕猎知识都忘光了吗?”

    提米和阿伦刚刚发热的头脑仿佛被兜头浇了一盆冷水,瞬间冷却下来。

    他们面面相觑,发现自己居然忘记了母狮们的所有教导,只知道傻*地妄图和斑马比速度!

    安德烈暗暗摇头,计划干脆让他们这回饿一顿。

    对于雄狮来说,说千万遍的道理,都不如忍饥挨饿几分钟,印象深刻。

    这时候,天色渐渐暗下来。

    狮子们显然已经错过了最后的捕猎时间,虽然说,他们超强的视力,也可以支持他们在夜里继续战斗,但对于未成年的小雄狮来说,草原的夜晚是充满了危机的。

    雄狮三兄弟也没有打夜战的准备,急匆匆地回到之前由安德烈挑选的那处背风地方。

    等到入夜后,他们就可以体会到安德烈挑这处地方的好处。周围几乎没什么植被,都是一些巨大的岩石,岩石可以起隐蔽的作用,而没有植被,意味着不会有草食动物送上门,相对的,也就轻易不会引起其它R食动物的觊觎了。

    不过,在睡前……

    两头捕猎失误的亚成年雄狮都流露出了沮丧的神色。

    “好饿啊,出来第一天就要饿肚子吗?”

    阿伦垂头丧气地放狠话:“明天我接着去找斑马,肯定咬死他们。”

    提米也是一脸难过。

    但他虽然超级难过了,却还要强装若无其事地低头舔爪子,不愿意丢了面子。

    那个可爱的样子……

    让安德烈好不容易硬起的心肠,一下子软了下来!

    “算了,算了!”

    他在心里嘀咕着:“阿伦年纪大,饿一个晚上,弟弟年纪小,还是……饿半个晚上吧!”

    当晚,在阿伦打着呼噜睡觉的时候,提米还在为捕猎不成功的事情郁闷难过、辗转反侧。

    旁边的安德烈突然凑了过来。

    提米下意识地扭头过去,想要问他干什么,可嘴巴刚刚张开,就一下子被堵住了。

    正当他又惊又疑的时候,一股血气夹着什么软乎乎的东西被送到了嘴里……

    小雄狮本能地咬了一下,杏核眼瞬间睁大:“R,是R!”

    黑暗中,安德烈露出一抹浅浅的微笑。

    他又一次俯下身子,像是喂养嗷嗷待哺小鸟的鸟妈妈一样,把嘴里的R喂了过去!

    提米非常想有骨气地说不吃。

    可虽然只是几口,可高营养的R食一进到胃里,那种火烧火燎的饥饿感一下子就消退了。

    ‘世界上怎么可能有狮子能拒绝R?除非他不是个狮子!我当然是个狮子!’提米可耻地屈服了。

    他用两个前爪抱住安德烈的脖子,迫不及待地追着哥哥的嘴巴,去讨要R吃,动静可能稍大了一点儿……

    旁边熟睡的阿伦被细小的声音吵醒。

    他大脑昏沉,睡眼朦胧,小鼻子却在空气中动了动,朝着四周嗅来嗅去的,还忍不住地喃喃自语了一句:“嗷嗷~?我好像闻到R味儿了。”

    安德烈&提米:“快睡觉,你在做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