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第40章

作品:《狮子联萌

    第40章整个世界都安静了

    前世被驱逐出狮群的事情, 在安德烈记忆里, 是兄弟俩命运最初的转折点。

    那一天,两头亚成年雄狮在没有任何心理准备的情况下, 突然迎来了晴天霹雳,被雄狮父亲们凶神恶煞地*迫着离开了从小生活的狮群,狼狈地踏上了一条流浪的道路, 不得不开始学着独自去面对着那些叵测的命运和未知的危险。

    当时的他只知道茫然无措地朝前走,可眼前茫茫大草原, 根本不知道下一站在哪;

    而往日活泼的弟弟提米, 则拖着被父亲咬伤的后腿,一瘸一拐地艰难前行, 表情是那种遭受巨大打击后的空茫茫和无助。

    他们走了很远, 又累又饿,无依无靠。

    看不到希望, 也看不到未来……

    天!

    至今想起来, 都觉得当年混得太惨了。

    安德烈默默地在心里感慨万千,挺想为前世的自己和前世的弟弟大哭一场。

    不过,前世毕竟只是前世, 这辈子应该没那么惨兮兮了。他忍不住侧头望了一眼身边那个意气风发、一副‘好狮子, 志在四方‘神色的小提米, 一时间竟有点儿时空交错的模糊和混乱感。

    很多事情在不知不觉中就改变了。

    阿伦没有变成‘狮子饼’;年幼的自己被提米当成竞争对手,而不是跟班;他们还一起救了几只本应该丧命的小狮子, 导致提米和自己在狮群中的狮缘比前世强一百倍;除了这些外, 提米这回是主动说要离开狮群, 而不再是硬生生被赶走了……

    面对这种变化,安德烈既有庆幸,也隐隐有那么一点点儿遗憾。

    庆幸的地方在于,主动离开的弟弟这回一定不会被咬伤了;一点点儿遗憾的地方在于,完好无损的弟弟,肯定不会像前世受伤后那样全身心地依赖自己了。

    提米压根想不到自家哥哥脑子里转悠了那么多乱七八糟的念头。

    他正忙着和狮群的成员告别……

    因为曾经帮过雌狮们,此时还是主动选择了离开,没得罪雄狮首领的缘故,整个马卡莫狮群都不用避讳什么,凑热闹地跑来为他们送行了。

    两头雄狮首领对这种景象很不耐烦。

    可既然儿子已经主动选择滚蛋了,他们也不是那么不近狮情,给点儿时间,让大家互相告别一下什么的……算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吧。

    阿伦和安德烈的主要告别对象是他们自己的母狮。

    他们的交流完全正常狮母子的交流,儿子略带不舍的说要走了,母狮们就嘱咐一路小心,以及临阵磨枪地说些捕猎小技巧和生存经验……

    总体来说,就是母狮絮絮叨叨,儿子耐心听着。

    但提米这边,就有点儿不一样了。

    这头热爱交际和谈判的小狮子,根本没有留给塔莎多少C嘴的机会。

    他拉着自己的母狮塔莎,絮絮叨叨地说个没完没了。

    一向精明的塔莎都快被他说晕了。

    别的狮子也都惊奇地望着这一幕……

    但提米的态度超认真。

    他在正儿八经地分配自己的‘遗产’:“……我有四个超好的窝点,现在可以全都留给你们。一处是咱们驻地那棵大树,平时既可以上树趴着,没狮能打扰;也可以在树下睡觉,早晨太阳刚升起的那个时间点,趴在那里,阳光刚好照在身上,把毛毛晒得暖烘烘,特别舒服。睡醒时,还能用结识的树干磨爪子,我经常那么干,爪感超赞!所以,我想把它留给你,妈妈,请照看好我的树(塔莎:呃……谢谢,但我也有我的树)。如果你不要,可以给四姐妹,她们好歹是女孩子,每次都在泥地里打滚。”

    (喜欢睡草地的雌狮四姐妹愤怒:总比你在屎里打滚强!)

    提米假装没听见地继续说:“除此以外,西边那个大岩石下头的石缝,也是我小时候最喜欢去的地方。不过,等我长大后,缝隙就有点儿窄了,等体型再大一点儿,可能还会被卡住,所以,想进去前最好先拿胡子丈量一下距离,里头应该还有些我啃剩下的牛骨头,如果妹妹们今天能不惹你生气的话,可以分给她们当秘密基地,她们年纪小,应该还能用上几年。太阳最毒的时候,可以躲在石头缝里,非常凉快。”

    (安德烈激动:天,我都不知道这个地方。有几次你生气跑开,我到处找都找不到,原来是躲到那里了吗,弟弟?)

    提米继续假装听不见:“还有北边小树林,是我埋屎的地方……”

    雌狮塔莎飞快地C嘴:“这个不用告诉我了,没狮想继承它。”

    提米有些不甘心地说:“真的不要吗?那个地方是我精挑细选,隐蔽又安全,而且防风,安德烈一直想知道,我都不告诉他……”

    狮群所有成员都用古怪的眼神望了望安德烈。

    然后,她们疯狂狮子摇头:“不,不要,不要。”

    “好吧!”提米用一种‘你们都不识货’的谴责目光看着她们。

    然后,他惋惜地叹了一口气,继续唠叨:”南边水源,绕着那个大湖,第七个灌木丛,什么?不会数数?唉,世间如我一般聪明的小狮子,真是太少了!那你们就,就走大约一顿饭的时间吧!唔,不是吃羚羊的一顿饭,是吃野牛的一顿饭。然后,找到那个灌木丛,钻进去,你们会发现,那里是一个特别棒的观察点儿,视野非常好,可以看清楚水边所有的动物,或者说食物。之前每天,我都会抽时间过去一下,看看我的牛、我的羊、我的角马、我的疣猪……计划计划今天是吃牛呢,还是吃羊、吃猪呢?这个观察点儿,我想留给整个狮群,至于最后给谁用,全听塔兰阿姨的安排。”

    “除了以上这些,还有我的宝贝。”提米说。

    “宝贝??”狮子们惊奇地望着他。

    “……一些很珍贵的宝贝。”

    提米露出了超级舍不得的表情,认真交代说:“妈妈,我留给你的那个树的树D里,有我去年掉的一大团的毛毛,还有我之前掉的小尖尖牙,还有我第一次捕猎抓到野牛的牛角……这些,带着出门不方便,千万别丢了,也别给别的狮,麻烦帮我收藏好,等我回来拿。”

    雌狮塔莎听得目瞪口呆,内心已经疯狂,完全不想承认这是自己生的儿子。

    她用‘你是傻*吗’的目光,难以理解地看着儿子:p个宝贝!你一头狮子!收藏那么多不能吃不能喝的破烂干什么?!

    等所有的一切全交代完。

    所有的狮子都松了一口气:真是长见识了,从来没见过这么细致的狮子,还特么是头雄狮!!

    但对于提米来说,告别还没有结束。

    他又深吸一口气,挨个儿地走到每一头狮子面前,蹲立起来,张开两个前爪,晃着尾巴,一个个去拥抱她们,认认真真地说:‘xx阿姨/姐姐,别伤心,坚持住,等我长大回来,立刻就推翻卡尔卡萨他们的暴/政,成为新狮王,和你们永远在一起,等我!’

    成年雌狮们:呵呵!

    不过,气氛总算变得轻快活泼起来。

    至于要被推翻的两头雄狮首领,眼皮都不抬一下。

    他们懒洋洋的,一副浑不在意的轻蔑态度,显然根本不把提米的威胁放在心上。

    等到提米结束告别,可以和阿伦、安德烈他们一起上路的时候……

    马卡莫狮群中的雌狮四姐妹居然跑过来,一人叼了一只兔子说:“垫垫肚子,再出发吧!”

    对于一顿三十斤R的雄狮来说,四只兔子太少了。

    但兔子再小也是R,本来在旁边假装打瞌睡的两头雄狮首领立刻睁开眼睛,迅猛无比地窜出,试图分一杯羹。

    幸运的是,本就心疼孩子的雌狮们忍不住又说话了。

    她们纷纷用‘孩子们都要走了,你怎么还抢吃的’为理由,劝阻着雄狮首领。

    最终,他们心不甘情不愿地放弃了把兔子全部包圆的做法,只抢走一只兔子,把剩下的三只留给了即将离开的儿子们。不过,当他们嘎吱嘎吱嚼着兔子R时,却控制不住内心的嫉妒了:“真见鬼,当年我们被赶出狮群的时候,怎么没有什么姐姐妹妹的给送吃的?”

    事实上,连提米都惊到了:“呃……我,我还以为你们讨厌我。“

    他有点儿不解地望着四个同龄姐姐说:“我小时候总抢你们吃的。”

    雌狮四姐妹中,最有主见的二姐艾莉坦白地说:“但我们是姐弟啊……”

    但还不等提米多么感动的时候,她又耿直地补充了一句:“妈妈说,你们很可能明天就会死在不知名的地方了,所以,趁现在多吃点儿R。”

    很可能明天就会死在不知名地方的提米、阿伦和安德烈齐齐面无表情:谢谢关心,告辞。

    总之,三头亚成年雄狮就这么叼着兔子,头也不回地离开了狮群,朝着不知名的远方走去。

    之后,他们顶着大太阳,辛苦跋涉了一下午,才走出了马卡莫狮群的领地范围。

    尽管提米经常嫌弃、挑衅两头雄狮父亲……

    但只从这广阔的领地就可以看出,卡尔、卡萨是两头多么厉害的狮子王了。

    在刚刚踏出领地边界线的那一刻,提米忍不住回头去望……

    草原还是那么的无边无际,可再也看不到熟悉的一草一木,和熟悉的狮群了。

    “我有生之年,真的还能再回来吗?”提米忍不住在心里这么问自己。

    安德烈把前爪搭在了他的肩膀上,温和地说:“别想了,弟弟。”

    第二天,金鬃毛卡萨在清早的阳光下,舒舒服服地睡大觉,突然察觉到有人碰自己的尾巴……

    他眼都不睁,直接没好气地粗声吼:“滚远点儿,提米。”

    但耳边却传来了黑鬃毛卡尔的声音:“什么提米啊,小混蛋昨天就走了。”

    金鬃毛卡萨这才睁开眼睛,发现尾巴只是因为自家兄弟想换位置晒太阳,不小心碰到的,不由得皱起眉,喃喃自语了一句:“难怪一早没狮吵了……”

    “是啊。”卡尔附和着说。

    他抖了抖威武的黑鬃毛,慢悠悠晃到了另一边,魁梧的身子重新慵懒地趴下,大脑袋搭在自己两个前爪上,平静地说:“小崽子一走,整个世界都安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