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第27章

作品:《狮子联萌

    第27章一场大雨过后……

    非常惨烈了!

    一场大雨, 所有狮子全变落汤狮。

    尽管他们很努力地躲到树下,可草原上枝叶稀疏的树木,并没有起到多少遮挡的作用。

    幼狮们会被护在了母狮身下,如雌狮四姐妹, 还有阿伦、安德烈、提米三兄弟这样已经是半大不小的狮子们, 却早就被剔除出妈妈的保护圈,只能认命地挨浇。

    在这种时候, 哪怕两位狮王也没什么特权了。

    由于鬃毛太重、太浓密的缘故, 他们的样子, 较其他狮反而更加狼狈。

    除了体型缩水, 瞬间变苗条外……

    黑鬃毛卡尔已经秒变黑长直, 他那头足足有六七斤重,威风凛凛的黑色大鬃毛,在雨水的冲刷下, 直接变成中分,沉甸甸地垂在两侧肩膀上, 本来是很凶猛的长相, 竟无端端透出一种古怪的清秀佳人感;金鬃毛卡萨也是相同的下场, 只不过他是变了金长直, 而且, 由于他体型相对较小, 外型也比卡尔更秀气(所以平时脾气才那么坏, 不发火的话, 根本震慑不住别的动物)的缘故, 这时候,一头金色‘披肩发’,简直能称得上一句美丽动狮了。

    但两头成年雄狮首领显然都对这种“威严扫地的形象”非常、极其得不满。

    他们齐齐板着脸,神色严肃,十分不高兴地注视着连绵不断地雨幕,粗长的胡须一抖一抖,脸上是猫科动物所共有的那种对水深深的厌恶之色。

    湿漉漉的雨水,弄得全身毛毛都紧贴着皮肤。

    先是湿,接着是冷,非常讨厌了!

    由于毛发全湿,明显‘瘦’了一圈的提米,很难得地没有拒绝哥哥安德烈的靠近。

    连一向不怎么合群的阿伦也瑟瑟发抖地跑了过来,和兄弟们靠在一起取暖。

    等到彻底湿透,雄狮三兄弟‘无助’地暴露出了明显未成年的瘦弱身躯。

    没有了蓬松外张的毛发,别说和成年雄狮比了,换个成年雌狮可能都比他们壮硕。

    “弟弟,这就是你看到的那场雨吗?”

    安德烈努力在雨中张开嘴,小小声地嗷呜了一声问。

    雨太大了。

    提米怕说话时,不小心就被雨水倒灌一嘴,没有回答,只是态度凝重地略一点头。

    安德烈的眼中不禁闪过疑惑。

    连阿伦都好奇地望了过去。

    但提米被大雨浇得难受,失去了之前那种想在自家兄弟面前装*的兴趣。

    他心事重重地琢磨着,如果人类关于近期下雨的‘预言’已经成真,那么,是不是也间接代表了‘被赶出家门‘的预言,早晚也会成真吗?想到这里,心情瞬间糟糕!

    此时,草原上一望无际,可供避雨的地方并不多。

    在狮子们占据了树林后,其他的动物几乎没什么地方可躲避了,诸如,斑马、羚羊、长颈鹿等草食动物,根本不敢靠近这边。虽然狮子们很可能没有淋着雨还要捕猎的兴致,但大家也不想主动送货上门,拿命去挑战一下这种可能,所以,他们只能站在空旷的草原上,默默地忍受着雨水的击打。

    不远处,平时神出鬼没,很少见到的公花豹,也没办法在雨中完美地隐藏身型了。

    他矫健有力、布满了漂亮环斑的身躯暴露在雨中,趴在一颗高高的大树的树顶上,目光深邃地仰起了头,平静地遥望着天空;

    草丛里,一头猎豹也不知道从哪钻出来的。

    这位大草原的速度之王,在雨中可怜兮兮地抖抖毛,抬起了那张自带苦情/色彩的小可怜泪痕脸,傻乎乎地四处张望,在看到狮子们的时候,还露出了一个被吓到的表情……

    但这时候,不管是草食动物,还是同属猫科的花豹、猎豹,全都勾不起狮子们的兴趣了。

    他们仅仅是满脸烦躁和忍耐地望着这场雨……

    所有的动物们在这一刻都出乎意料地平和。

    他们似乎不约而同地做出了相同的选择:互不侵犯,静候雨停。

    终于,雨过天晴了。

    虽然下雨很可怕,但雨水确实为草原带来了新的生机。

    在丰沛雨水的滋润下,植物们重新绽放出了新的生命力,生长地更加茂盛。草食动物们都发出了欣喜地鸣叫,他们三五成群地聚集在一起,欢快地低头,去啃咬着那些刚刚长出的鲜嫩小草;花豹矫健地树枝上几个跳跃,很快消失了身影;猎豹也闪电般地窜出,不敢再过多停留地跑远;远处还有大象们走向水边的身影;水中隐隐有河马浮出水面;树林中的狒狒群,又叽叽喳喳地闹腾了起来……草原一片生机勃勃!

    喜欢群居的狮子家族,在成员不分散的情况下,在草原上近乎无敌。

    所以,他们不用像其他动物那样着急离开,而是不慌不忙地开始了集体甩干。

    两头雄狮首领率先迫不及待地站起来,先各自朝着相反的方向走远几步,微微俯下身,扑棱棱地开始疯狂甩水;紧接着是成年雌狮们,她们一般四肢健美,弓背弯腰地甩起来,背脊还会呈现出一道优美的曲线……旁边的小狮子们年龄太小了,根本不知道躲闪,就这么傻乎乎地被妈妈们甩了一脸的水,表情茫然地傻站在那,又被甩完水的狮妈妈们好笑地舔一口,好几只都站不稳地跌了个跟头,一脸泥地慌张起来,啊呜啊呜叫不停!

    阿伦发出一声兴奋地吼叫,完全不去理刚才还和自己靠在一起的两个兄弟,兴冲冲地开始跑来跑去,还特别讨狮嫌弃地走到哪,把水甩到哪,最后,换来了狮群的一片叫骂和追打。

    安德烈和提米一起甩了甩身上的水,又互相帮忙梳理毛发,气氛十分温馨。

    只是,提米的发型还好,一圈鬃毛贴在脑袋上,顶多显得脑袋胖一圈,可安德烈的发型却是真毁了,中间高的那一撮毛完全贴头皮,看起来像个秃头……

    “该死,你头顶中间的那撮毛软塌塌地立不起来了。”

    提米强迫症地用舌头左右舔了好几下,试图让傻哥哥恢复那酷炫的莫西干发型,但无济于事。

    “等它干了,自己就立起来了。”安德烈不以为意地温和地说。

    “不行,我怎么能半途而废?你是瞧不起我吗?”提米非常生气地说。

    可能是猫科动物间歇性神经病发作。

    安德烈只好又是烦恼又是欣喜地迎来了弟弟长达十分钟的舔毛。

    尽管他打心眼里觉得……

    在头顶那撮毛正式立起来之前,自己很可能就会先被弟弟舔秃。

    最终,那撮毛也没有成功立起来。

    反而因为被舔得太湿,很可能短时间内都立不起来了。

    无能为力之下,提米尴尬地低下了头。

    他竭力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不再和哥哥说话,专注地开始舔自己的小爪子,仿佛刚才那个突发猫经病,疯狂舔毛的固执小傻子不是自己。

    安德烈只能无奈地叹气,体贴地不再提这事。

    直到太阳出来,他晒干的鬃毛才得以重新再次立起来。

    发型真的太重要了。

    鬃毛软塌在头皮的安德烈看起来就像是一头怂狮。

    可有了莫西干发型的加持,无形中先被拔高一截,气势上更加犀利,配合严肃的五官,立刻充满了雄性的魅力和属于R食动物的凶猛杀气。

    所以,看到安德烈的发型终于恢复,提米才松了一口气。

    他重新和安德烈说话了:“看,我就说,我能让它立起来。“

    安德烈:“对对,都是提米的功劳。“

    显然,这位重生的狮王终于渐渐找到了和弟弟相处的正确模式——永远都别去拆好面子小雄狮的台。

    和鬃毛稀少,所以格外珍惜鬃毛的亚成年雄狮们不同,成年雄狮首领完全不用C心发型问题。

    黑鬃毛卡尔在第一次甩干后,两侧厚重的黑长直鬃毛就已经膨了起来,稍微再干一点儿,很容易就能恢复到往日雄风,金鬃毛卡萨也是相同的情况。

    不过,他俩需要C心的是别的事情。

    雨水冲刷整个大草原,让炎热的气温稍稍缓解,还带来了茂盛生长的植物和更多的食物(草食动物),本来是一件很好的事情……可与此同时,却也冲掉了雄狮首领们原本在领地上留下的所有气味。

    因此,在狮群成员忙着晒太阳,抓猎物,照顾小狮子的时候,平时懒洋洋的两头雄狮首领根本不能闲着。

    他们急匆匆地踏上了巡视领地,并重新用气味标记领地的道路。

    但尽管他们的行动已经足够迅速,边界线处,还是出现了严重的问题。

    隔壁狮群的雄狮十分狡猾。

    他们想要扩张领地、重(趁)新(机)标(侵)定(略)边界,却不光明正大地来打架,反而采取了一种很Y险、试探虚实的策略:不打一声招呼,把屎拉在了本应属于马卡莫狮群领地的边境处……

    什么!

    居然敢在老子的地盘里拉屎!!

    黑鬃毛卡尔&金鬃毛卡萨彼此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熊熊燃烧的怒火。

    两头雄狮首领全都凶狠地瞪着那一坨屎:干他妈的!忍不了!!必须、立刻给予强有力的回击!!!

    他们雄赳赳气昂昂地走过去。

    一起在那里又拉了一坨屎,彻底把对方的气味全都覆盖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