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第12章

作品:《狮子联萌

    第12章勇敢的雄狮从不回避战斗

    为了保护狮群和领地,雄狮首领们每天都会出门巡视,不断用自己的气味去进行标记,宣告自己的存在。

    外来路过的狮子,在闻到本地狮王留下的气味后,只要不是想挑战夺权,通常都会选择静悄悄地离开,以避免引发不必要的冲突;但如果他们大摇大摆、毫无遮拦地直接闯进来,往往是在明目张胆地下战书:[我觊觎你的领地和狮群,来吧,决一胜负!]

    没有一个狮王能忍受这种挑衅!

    平时好脾气的黑鬃毛卡尔,完全不顾小狮子们还在身上没下来,猛地站立起来,任由毛茸茸的幼狮们滑落在地上,滚成一团。

    他神色Y沉地望着远方,抖了抖身子,脖颈和肩胛处的浓密长鬃毛一下子蓬松炸开,衬得头大了一圈,周身恍如披起战甲一般威风凛凛;

    卡萨也做出了近乎相同的反应,一样站起来整装备战。

    唯一不同的地方在于,他是一头金色的鬃毛,不像是卡尔那么威武,却如太阳一般耀眼、明亮!而那双遗传给提米的大号杏核眼里,正闪烁着浓浓的杀机。

    另一边,由于雄狮突然站起,被掀到在地上的小狮子们表情都很迷茫,搞不清楚爸爸们怎么了。

    但雄狮完全没有给他们解释的闲工夫。

    黑鬃毛卡尔神色严肃地站在一旁警戒。

    金鬃毛卡萨粗暴地驱赶小狮子,嗷嗷吼着,告诉他们有敌人,让他们躲到灌木丛中不许出来。

    小狮子们中,最不听话、也是最好战的阿伦还在试图乱跑。

    他嗷呜嗷呜地不停叫着:“什么敌人?我能帮忙吗?我也想要去打架……”

    一向对幼崽忍耐的黑鬃毛卡尔难得地发怒了。

    他猛地扑过去,一巴掌把阿伦给拍进了灌木丛,严厉地说:“都躲好,不许出声。”

    阿伦呆呆地望着雄狮父亲,终于意识到雄狮这些天的好脾气,不过是让着他们而已。

    碍于父亲们的武力,他不甘不愿地闭嘴了。

    搞定了最刺头的一头,其他小狮子就好解决多了。

    雌狮四姐妹一向听话懂事,早就乖乖地钻进灌木丛中,一声不吭了。

    安德烈的生存经验丰富,不会在这种时候添乱。

    尽管他根据前世的记忆知道这次是有惊无险,却也乖巧地在第一时间藏好。

    提米向来聪明,不用狮催,也跟着藏好,但眼睛里满是困惑。

    他年纪还小,根本不懂什么叫入侵者,一直单纯地把马卡莫狮群看作整个世界,自己狮生中最大的危机就是没吃的、饿肚子。现在,突然知道居然还有敌人出现,让他不禁有些害怕。但不是害怕敌人,而是害怕未知。

    两头雄狮首领在极短的时间里,尽可能安全地把小狮子们藏起来后,就默契地朝着入侵者气味传来的方向跑了过去。正所谓,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平日里什么都不做,坐享其成,看起来懒散又没用的雄狮,只有在这个时候,是必须主动迎敌来保家卫国的。

    卡尔威风凛凛地奔跑着,一头黑鬃毛随风飞舞,仿佛肩披战甲。

    他发出了吼叫声,宛如天际一声闷雷,光明正大地向着入侵者邀战。

    金鬃毛卡萨紧随其后,也不甘示弱地吼起来。

    他的吼声同样充满了战意,既为兄弟壮一壮声势,也是警告入侵者,这里可是有两头雄狮的双狮盟,不是什么可以随便捏的软柿子,识相地赶紧滚出领地。

    狮子没有单打独斗的概念,更没有碰面一定要打一场的执念。

    如果能吓跑敌人就是最好了,毕竟,在危机四伏的大自然中,一旦受到伤病,往往意味着危险。

    但入侵者并没有被两头雄狮吓住。

    他同样发出了阵阵咆哮声,并朝着卡尔卡萨的方向跑去。

    耳边一声声的咆哮,让气氛变得紧张起来。

    幼狮们懵懵懂懂地趴在灌木丛中,紧张地望着什么都看不到的外面。

    安德烈一点儿都不担心这次‘入侵’。

    因为虽然没有看到过程,但在他前世的记忆里,卡尔和卡萨是这次战斗的获胜方。

    然而,提米不知道。

    聪明的小狮子,既不像阿伦那样,有一股天生豪壮的胆气;也不像雌狮四姐妹那样习惯于听从命运和长辈的安排;更不像安德烈那样早有预知。他的小毛毛脸上,全是惴惴不安的神色,还忍不住去咬了咬左前爪的指甲,又大又圆的杏核眼里,满满的都是担忧。

    幸运的是,安德烈陪伴在他身侧,在察觉到他的不安后,立刻凑过去舔舔蹭蹭地给予安慰,这让提米的心情好了很多。

    “我,我不怕,我只是有点儿紧张。“小雄狮爱面子的辩解着说。

    安德烈忙附和一句:“对对,提米不怕,是我怕。“

    提米毛毛下的脸顿时有点儿发红。

    同龄哥哥的‘坦诚‘,衬得他好像太不诚实了。

    于是,他重新振作精神,坚强地挺起小胸脯,主动凑过去,在安德烈受宠若惊的眼神,舔了舔对方头顶的毛毛:“我,我刚刚说谎了,我其实有点儿怕,但只有一点点儿。”

    他顿了顿说:“不过,你别怕,我是老大,我会保护你的。”

    安德烈望着提米真诚的大眼睛,一时间怔住了。

    虽然从前世提米冲出来,挡在他身前独自迎敌而惨死后,他就再也不曾怀疑过弟弟的勇敢和忠诚,但他真没有想到过,提米的勇敢,原来从这么小的时候就一直存在。

    很久很久以前,他以为的勇敢,应该是像阿伦,尽管鲁莽,但总是天不怕地不怕,连野牛群都敢冲上去斗一斗,而不是像提米那样,掰着小爪子划拉算计,能偷就偷,能骗就骗,总是不去正面交锋……

    但现在,他却觉得,世界上再没有狮子比提米更勇敢了。

    阿伦不怕,是因为无知无畏,天赋异禀到对死亡都无畏惧感;自己不怕,是因为有底气,加上前世的记忆,让他有着大量的生存经验,确保自己在最艰难的环境中,也能生存下去;可只有提米,他明明那么小、心里那么怕,却还要去不怕,因为他要保护自己……

    迎着危险而上,总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

    这不是勇敢是什么?

    可这种勇敢,安德烈宁愿弟弟没有。

    想到提米前世的死亡,他心中顿时难过起来,宁可当时弟弟半道逃跑,也不想他死战到底。

    但毕竟都是前世的事情了……

    安德烈轻轻叹了一口气,认真地回了一句:“我也会努力不怕,好好保护你的。”

    提米无知无觉地胡乱点点头,又一次蹭了蹭这个同龄哥哥,完全忘记了之前怎么讨厌对方了。

    显然,在外敌入侵的关键时刻,那些内部小矛盾,在小雄狮心中,早就不值一提了。

    两头小雄狮在灌木丛中,亲密地互相依偎着。

    他们的小身子重叠在一起,从远处看几乎分辨不出谁是谁。

    阿伦藏在另一边,耳朵抖了抖,又不安分地甩了甩尾巴。

    他表情古怪地左看看右看看,总觉得这两个弟弟脑子有点儿问题,不想怎么战斗打败敌人,保护来保护去的,有个毛用啊?狮子要什么保护?还不是生死看淡不服就干!比如,之前,安德烈打赢了,自己就得听话……说起来,虽然大弟安德烈的捕猎技能好像挺厉害,但在小弟提米面前,为什么表现得像是白痴一样?反正是搞不懂了。

    雌狮四姐妹则觉得被小雄狮们排斥了。

    她们明明也趴在灌木丛中,还就在安德烈和提米身后,却恍如透明狮,不禁把小脑袋凑一起,开始了窃窃私语地讨论:“雄狮们凑一起都这么腻歪吗?”“雄狮们说话都这么R麻吗?”“如果雄狮都这样,我们长大后,还是别找雄狮了。”“唔……或者只生个崽子就分开。”

    这时,风中传来了雄狮们的怒吼。

    狮子天生的超强耳力,让小狮子们能清楚地听到雄狮父亲们暴怒的咆哮和入侵者的嘶吼。

    那声音仿佛是狂风吼叫,雷声轰轰炸响,草食动物全都吓得缩起来,瑟瑟发抖地不敢冒头。

    整个大草原上,只剩下雄狮们战斗的恐怖吼叫和激烈地打斗声……

    灌木丛中,雌狮四姐妹立刻不再聊天了。

    她们警惕地趴在灌木丛中,谨慎地隐蔽自己。

    但小雄狮阿伦却浑身战栗起来,不是怕,而是激动。

    他是天生的战士,仅仅听到战斗的声响,就情不自禁地眺望远方,有一种立刻就跳起来战斗的冲动。幸好,还没傻到底,知道不如父亲一爪子的自己,现在如果凑上去,立马会变死狮子,所以,只是在心里默默地中二发誓:“等长大,一定要打遍草原无敌手!”

    安德烈竖起耳朵,神色慎重地试着从声音中分析战事进展情况。

    如果战事发展和前世有所不同,他绝对会在第一时间带着提米逃跑;

    提米从头到尾表现得很安静。

    他软乎乎的小身子紧紧靠在同龄哥哥身上,同样也学着哥哥,竖着两个小耳朵去倾听。

    但在他又大又圆的杏核眼中,却流露出了一种近乎思考一样的智慧光芒。

    显然,他以往的那个只有雌狮妈妈、雄狮爸爸、小狮子兄弟姐妹,还有食物野牛、斑马、羚羊的天真简单的世界,在这一刻被彻底打破了。而新的世界,很大方地向这头聪明的小狮子呈现出危险却真实的本质,迫使他重新去审视自己的狮生态度,在未来是选择勇敢战斗,还是凭借聪明才智缩起来妥协求存?

    答案是毫无疑问的。

    勇敢的雄狮从不回避战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