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第9章

作品:《狮子联萌

    第9章谁才是幼狮们的老大?

    安德烈说干就干,行动迅速。

    他趁着大部分雌狮们出门捕猎,提米又跑去缠着雄狮父亲们玩的空隙时间,找到了阿伦平时睡懒觉的地方。

    狮子属于猫科动物,他们和猫一样需要长时间的睡眠来积攒体力。

    一天24小时,他们能睡上18到20个小时。

    所以,尽管阿伦每天都吃不饱,可仍然没办法克制自己的本能反应。更何况,他现在很饿,饿得不想动,饿得只能凭睡眠来抵抗饥饿的侵扰。

    于是,这头身体饿瘦一圈的小狮子,无精打采地趴在树荫底下,一边躲避烈日的照S,一边安慰自己‘梦里有牛R’地试图睡过去。

    正是在这种情况下,安德烈来了。

    动物很少讲究什么光明正大的战斗,他收起爪尖,用小R垫着地,悄悄地走过去,在小雄狮明显什么都没察觉到的时候,以闪电般的速度窜出,一口咬在了阿伦的脖子上。

    如果是狩猎的话,这就是一击毙命!

    阿伦疼得尖叫一声,两只前爪反S性地弹出利刃,在空气中疯狂乱挥。

    他还张开嘴发出了威胁的嘶吼声,上下四颗小犬牙全都狰狞地外露着……

    但这对于安德烈来说毫无威胁。

    曾经的满级大号,哪怕如今删号重来,伪装小萌新,对付阿伦也像是五年级快毕业的小学生欺负一年级的小学生,正面上都毫无压力。

    何况,这还是个饿着肚子没力气的一年级小学生。

    小雄狮阿伦死命挣扎一会儿,就没有还手之力地败下阵来……

    被留下看家的几头雌狮们听到阿伦的吼叫,好奇地转头张望了几眼。但当他们发现,是两头幼狮在打架,立刻就不在意了。

    幼狮们经常会在一起打闹,成年狮子会鼓励他们多多打斗,因为这也是一种学习。

    怎么才能更好地扑、抓、咬、挠?随着看似幼稚的打闹,掌握适合自己的防御和攻击技巧,潜移默化地将之转变成身体记忆,等他们离开狮群,与敌人战斗时就会发现,正是这些看似简单的基础技巧,能帮助他们打败敌人,取得胜利。

    所以,小狮子们幼稚的打架,对绝大多数雌狮们来说,早就习以为常,根本连看的兴趣都没有。

    于是,安德烈光明正大地按着阿伦暴打。

    他又抓又咬,前后爪轮番上阵。

    阿伦都被打懵*了。

    祸从天降,无冤无仇,他完全搞不明白为什么安德烈会找自己的麻烦?

    起初,他虽然被制住,但没有放弃,怒目圆睁,胡须绷直,尾巴竖起,拼命反抗。

    可打不过就是打不过,哪怕安德烈大方地松开他脖子,让他重新组织攻击,然而,不管是格斗技术,还是力量比拼,他都被打得一败涂地。

    安德烈动作敏捷,犹有余暇。

    他像是猫戏老鼠一样,捉捉放放了对方好几次。

    每一次,阿伦都会以失败告终。

    最后一次,他已经彻底丧失了胜利的信心,想着干脆不打,转身逃跑,却又被安德烈追上,咬住尾巴给硬生生拖了回来。

    在如此暴风骤雨的打击下,小雄狮失去了反抗的勇气。

    “为什么都欺负我?”他伤心欲绝地把四肢摊开,自暴自弃地趴到草地上,头埋在两只前爪中间,像是一张狮饼,尾巴也耷拉下来,摆出了‘要杀就杀’的光G架势。

    安德烈大摇大摆地蹲在一旁,先舔了舔爪子,又细心地梳理下胡须,才重新伸出爪子拍拍阿伦沮丧的小脑袋。

    他嗷呜嗷呜地开始叫起来,大概意思就是:“叫老大,老大带你去吃R。”

    自信心已经被摧残成渣的阿伦,在绝望中听到了有R吃,眼睛重新闪烁起微弱的希望光芒。

    他抬起头,脑子浆糊地答应安德烈,稀里糊涂地让出主导权,放弃自己作为长兄的权利,承认了对方的领导地位。

    安德烈志得意满。

    虽然只是欺负了一个不懂事的小雄狮,可对于曾经的狮子王来说,在时光倒流,身体变成体弱无力小狮子,不得不装嫩的憋屈时间里,这也算是少见的发泄了一把。

    果然打架让人身心舒畅!

    好战的雄狮满心愉悦。

    但当他计划好好教导阿伦,怎么让新认的小弟心服口服时,耳朵动了动,突然听到了一阵悉悉簌簌的声音。

    “谁在那?”

    安德烈挟着获胜的余威,气势汹汹地转头,却发现……

    正悄悄后退的宝贝弟弟提米,举着一只左前爪,睁着一双惊恐的杏核眼,僵在了那里。

    安德烈:(⊙o⊙)

    提米反S性地弯了下前爪,做出一个打招呼的招财猫姿势。

    同时,他心里暗暗叫苦,懊恼自己因为太惊讶而让脚步太重被发现了。

    “你,你是来找我的吗?”安德烈率先开口。

    他努力进行快速变脸,让凶巴巴的表情变得笑容可掬,尾巴还愉悦地摇起来。

    可提米的神色非常警惕。

    他绷紧小身子不放松,谨慎地回答:“不,我只是路!过!”

    “那要和我一起玩吗?”

    安德烈装着幼稚的小狮子口吻,不甘心弟弟对自己态度如此冷淡,急忙上前几步,再接再厉地问。

    提米更加警惕了。

    并且,随着安德烈的*近,他反而不断后退几步,想了想,干脆开门见山地问:“你是也要和我打一架吗?”

    安德烈茫然:“什么?”

    “和我打一架。”

    小狮子难掩忧心忡忡地分析:“你笼络了艾琳艾莉安娜安妮她们,现在又把阿伦打了,接下来不就轮到我了?你也想打我吗?我警告你,我是不会轻易屈服的!”

    这个推断好有道理啊,弟弟真聪明。

    但不是,不是这样的!

    这只是个误会!

    安德烈很想去挠墙:见鬼的幼狮老大,我他妈只想当你的老大!

    提米看到安德烈糟糕的脸色,顿时心中一沉,认为自己猜对了!

    但同时,他心情也坏透了。

    因为看到安德烈和阿伦刚刚打架的过程后,他发现自己很可能也打不过安德烈。可就这么将幼狮们的领导地位拱爪让出,实在不甘心。

    仔细想想,安德烈藏得可真深啊!

    都被自己撞见了,还撒谎说什么一起玩!一起玩会把狮子打得鼻青脸肿吗?

    这种狮子实在是太讨厌了!

    嘴上一套背后一套,天天甜言蜜语地骗自己说什么‘提米,我不会和你争的’,结果一转头,就背着自己偷偷把所有的小狮子都收服了。

    提米生气,提米委屈。

    提米快哭了,提米一脸控诉:世界上怎么能有这么J诈、狡猾,又心脏的狮子?

    安德烈巨冤:不,我不是我没有……

    这时候,永远看不清形势的阿伦顶着一张鼻青脸肿的毛脸,重新振作精神。

    他难得地机灵一把,从旁边冒出来,凶巴巴地表忠心:“老大,你准备好R,我帮你打头阵!”

    打你狮妈的头阵啊!吃R?滚去吃屎吧!

    看着提米更加警惕和惊惧的神色,安德烈恨不得立刻转身挠花阿伦的脸!

    但他知道,现在不是打架的时候,必须想办法软化提米的敌意。

    所以,他当机立断,咆哮着赶走阿伦。

    阿伦莫名其妙:……???

    但刚才被暴打的经历,让他控制不住地急忙落荒而逃。

    这一幕,尽管让提米满脸疑惑,却还继续保持着警戒。

    安德烈打跑了阿伦后,就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慢慢朝着小狮子的方向走了过去。

    提米一动不敢动,全神贯注地盯着他,嘴里的奶牙蠢蠢欲动,锋利的爪尖也随时准备着弹出。

    但曾经的黑鬃狮王能屈能伸,脸皮厚可砌墙。

    当他走到一脸戒备的提米旁边,并没有攻击,反而碰瓷一般,突兀倒地,四腿朝天,露出软软小肚皮,在地上左右来回地滚了滚,明亮的眼睛写满信任和友好,还嗷呜嗷呜地叫了两声……

    提米一脸迷茫。

    但猫科动物的好奇心,促使他在还没有察觉到自己做了什么的时候,已经把小爪子按在了哥哥露出来的软软小肚子上,咦,好软好暖!

    由于爪感极好的缘故,他下意识地收缩起爪尖,用R垫在上头轻轻按了一下……

    安德烈居然从喉咙里发出了配合又舒服的呼噜呼噜声。

    提米立刻又有点儿心慌地停住了。

    总是很稳重的死对头又嗷呜嗷呜地叫起来:“弟弟,不要停!嗷呜呜,再揉揉嗷~!”

    提米不禁懵着一张毛脸。

    他用后腿支撑起小身体,把毛茸茸的两个小爪子举到了自己的眼睛前,仔细地观察明明和平时一样R乎乎的小爪子,满脸怀疑地问:“嗷?揉了很舒服?”

    “对对,你揉得超舒服嗷!!”

    安德烈眯着眼睛偷偷看了一眼,继续装模做样地喊:“好提米,再揉揉,揉揉嗷呜呜。”

    “有那么舒服吗?”提米非常疑惑。

    但好奇心继续让他忍不住在安德烈的恳求下,半信半疑地继续给对方按起了肚子,按来揉去,揉来按去……

    过了一会儿,安德烈突然紧紧握住他的小爪子。

    在把提米吓得差点儿跳起来的时候,这个昔日死对头(提米给封的)满脸感激地说:“弟弟,我们和好吧!放心,你当老大,以后都听你的(反正你也得听我的)。”

    提米:呃……以后都听我的,我当老大,和好也不是不行。

    但是……

    为什么揉了肚子后就可以和好?这是什么狮群潜规则吗?爸爸妈妈没教过我啊!

    事态发展太迅猛,小雄狮很迷茫。

    “所以……我是凭借高超的按摩技术征服了一个难搞的对手、一头雄狮,成为老大的吗?”

    提米把这种猜测说给黑鬃毛雄狮首领听,并特别真诚地问了一句:“卡尔伯伯,我的按摩真的那么好,是不是无狮可挡、举世无双?”

    沉默寡言的黑鬃毛卡尔,威严地望着小雄狮,不说话。

    他实在不知道怎么把‘你他妈有个狮屎的技术,那么点儿小力气,老子都被按睡着了,也没什么感觉’这句话委婉地表达出来,以及……

    凭按摩征服一头狮子?

    呵呵,你们这届小雄狮真会玩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