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第8章

作品:《狮子联萌

    第8章还可以抢救一下

    安德烈的猜测没错。

    因为接下来的连续好天里,狮群并没能再捕捉到如上次野牛一样的大型猎物。

    虽然雌狮们都是草原上强悍的猎手,但生存从来不易。

    她们已经很厉害了,也并非每天都是一无所获,有时候会抓到一些疣猪、羚羊一类猎物,但这些猎物根本不够庞大的狮群消化。比如,一头小疣猪,两头雄狮首领通常还没吃饱就没了。

    所以,每次雄狮首领们吃完后,雌狮和幼狮们的抢食,就会变得更加激烈。

    提米在这方面从来不吃亏。

    他自认勤劳朴实,天天都那么努力地付出劳动,爬上爬下地给心软的黑鬃毛雄狮父亲舔毛毛、挠痒痒、赶虫子……

    哪怕谁都知道在所有小狮子中,他吃得是最好,并且已经有了小肚腩,本来小巧的脸颊都胖成了一张圆脸。

    可每次只要他露出可怜巴巴的眼神,奶声奶气啊呜啊呜地喊饿时,黑鬃毛卡尔还是忍不住从嘴角漏几块R给他。

    相反,他真正的亲生父亲金鬃毛卡萨就有点儿气狮了。

    卡萨虽然没什么明面上的表示,但一双精明的眼睛,好像完全看穿了他的小心思,时不时就在旁边笑话他。

    提米默默地在心里给金鬃毛卡萨记了一笔!

    没人能笑话未来威武伟大的狮王陛下,亲爹也不行。

    另一头,安德烈也不用担心。

    他抢食经验丰富,出手快狠准,饿不到的同时,偶尔还能投喂下弟弟;

    雌狮四姐妹更好。

    她们没什么优秀的地方,但毕竟抱团行动,加上日常中规中矩又听话,总能吃上一些。

    只有倒霉的阿伦。

    小雄狮虽然改正了‘吃饭不积极‘的态度,一到进食的时间,立刻冲上去。但他在那次吃野牛的时候,就没能填饱肚子;第二天饿着肚子抢食,自然落入下风;落入下风后,就抢不到食物吃;抢不到食物吃,就意味着没力气;没力气就继续抢不过别的狮子;抢不过就继续饿肚子……

    恶性循环之下……

    阿伦越来越饿,也越来越瘦。

    他以前圆滚滚的强壮身型,几天时间就饿瘦了一圈,看起来已经比年纪小却吃得好的提米还弱势了,原本那双明亮有神的眼睛,每天都冒着饥饿的绿光。

    雌狮们也没料到会有这种结果。

    一开始,她们只是凭借本能去给小雄狮上一堂,关于‘自然界弱R强食,不抓紧时间和时机去壮大自己,就会掉队’的现实版教学课,可没想到的是,后续接连几日捕猎不顺利,无意中将一场小挫折,变成了足以置小雄狮于死地的重击。

    要知道,不同的狮子会有不同的性格。

    在面对这样的困境时,一些狮子可能会自暴自弃,为一口吃的,如狗一般摇尾乞怜,变成唯唯诺诺的窝囊废,甚至熬一天是一天地混日子,只要能活着就好;但还有一些狮子,身具狮王血脉,不到死前最后一刻,永不像命运低头,会采取极端激烈的手段,打破困境,重塑狮生。

    阿伦显然属于后者。

    他是头脑简单,也因为年纪小和过于安逸的环境,显得过于单纯(蠢),但骨子里十分顽强和勇敢。

    他开始动脑子去思考,想要寻找到解决困境的方法。

    但在他不算聪明的脑袋瓜里,也想不到雌狮们的深层用意,只知道,自己抢了雌狮们的食物,才落得这个下场。

    所以,他突发奇想。

    一日狮群午休的时候,他小声嘀嘀咕咕地自言自语了一句:“如果我也能抓到一头野牛,嗷呜,哪怕是头小牛犊,是不是就能将功赎罪,嗷呜,重新获得大家的认可了?”

    正趴在旁边假寐的安德烈,圆耳朵不由得微微一动。

    其实,听到他说话的狮子不止安德烈,但其他狮子都觉得阿伦又在做白日梦了。

    只有安德烈知道……

    阿伦不是在做白日梦,他确实会这么做。

    挑衅野牛而死,正是他前世的命运。

    这根本不该是小狮子想出来的法子,前世惨死野牛蹄下的‘狮子饼‘,无疑证明了这个主意到底有多馊多蠢!

    但是,假如忽略小雄狮的自不量力和小看野牛的短浅目光,单纯分析这件事而言,一头还不到一岁,就梦想捕猎野牛的小雄狮,自身胆魄之足,恐怕也是前所未有的了。

    狮子和人不同,人会思考,会分析利弊得失。

    但在狮子的世界里,只有……狭路相逢勇者胜!

    一头胆气超强的雄狮,总比一头畏战退缩的雄狮要强得多。

    安德烈心中不禁一动。

    在时光倒流后,除了改变弟弟的死亡外,他本来没打算改变太多。

    或者说,以一头狮子的智慧而言,他对‘重生‘这种复杂的议题还有点儿茫然无措。

    至于说什么趁机拯救有着亲缘血脉联系的亲哥阿伦?

    先不说他和这个不到一岁就作死的亲哥之间压根没什么感情,单说以他现在这样的山猫体型,也不可能冲过去勇斗野牛啊!除非自己也想变狮子饼……

    所以,他原计划是冷眼旁观,在不伤及自己和弟弟的前提下,能劝阻就劝阻几句;但如果真的力所不能及,那就干脆放弃。

    毕竟,大草原上,只有物竞天择适者生存,没有谁是谁的救世主。

    但现在看来,如果让阿伦成长下去,很可能不失为一个盟友的好选择。

    要知道,不自量力的捕猎野牛,乍听显得幼稚愚蠢,可其中明显超越年龄的胆识,一向是狮王必备的珍贵素质。

    经验和见识都可以随着年龄可以慢慢增长,只有勇气,往往来自天生。

    阿伦敢想敢做,能以瘦弱的小身躯,毫无惧色地去挑战庞然大物的野牛……并且,以刚才听到的自言自语而论,选择牛犊,不选择成年野牛,证明他也不全是不自量力。

    只不过他恐怕没料到的是……

    自己连小牛犊都打不过,反而激怒野牛,被牛群踩成饼。

    想到这里,安德烈一下子觉得,狮子饼亲哥还是不错的。

    变成饼是挺蠢的,但在没变饼前,还可以抢救下……

    最重要的是,如果未来真的和阿伦结盟,加上提米和自己,那就是三头雄狮。

    前世提米之所以惨死,不就是因为入侵者狮多势重吗?如果自己这边也能有三头雄狮,哪怕不能扭转败局,多一个支援,也不会让弟弟孤狮奋战到死了。

    一个有血缘联系,从小一起长大,脑子有点儿笨,但天性勇敢的小雄狮。

    多么合适的盟(打)友(手)!

    想到就做!

    安德烈立刻决定:采取行动,拉阿伦入伙。

    问:如何阻止一个雄心勃勃认为自己可以单杀大野牛的小雄狮?

    答:痛打一顿,让他彻底认清自己是个傻缺的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