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第5章

作品:《狮子联萌

    第5章雌狮们的捕猎小课堂

    “嗷嗷,我是负责侦察呢?还是伏击呢?还是驱赶呢?还是主攻击手?”

    阿伦兴奋地在雌狮后头,迈开四条肥肥的小短腿快速地跑着,嘴还不闲着地询问。

    也跟在雌狮群后头,但没跑得那么靠前的小雌狮四姐妹,听到阿伦的话,顿时眼睛一亮,四颗毛茸茸的小脑袋同样期待地望向母狮们;提米也感兴趣地悄悄竖起耳朵,只是他面上还端着,装出很稳重的样子。但那根一下子竖起的尾巴,却暴露了他真正的心思;旁边的安德烈看了看小狮子们的‘正确反应’,一方面露出众人皆醉我独醒的高深莫测表情,另一方面却又觉得自己和他们格格不入,心瞬间苍老了好多。

    同一个狮群中的雌狮妈妈们一向感情极好,互看一眼,彼此眼中都有笑意。

    阿伦的亲生母狮舔舔傻儿子的额头,一本正经地告诉他:“都不是,但你有更重要的任务。”

    什么,更重要的任务!

    阿伦的血都沸腾了!

    他的眼睛亮得像繁星,尾巴如旗帜一样骄傲地翘高高,四肢更加用力地踩在草地上,伸长脖子,精神振奋地把小毛脑袋昂起,干劲十足。

    虽还是未成年,但身上已经初具雄狮那种骄傲又威风凛凛的风范。

    深觉小狮子好哄的雌狮们含笑着继续赶路。

    她们来到了领地的一处水塘边。

    此时,一个野牛群正在那里饮水。

    雌狮们收敛笑意,神色变得严肃,不再照顾小狮子们的心情,直接低头一口叼住所有幼崽们的脖子,快速把他们藏到一块巨石后,顺便叮嘱满脸不愿意被叼的阿伦说:“待在这里别出去,嗷呜嗷呜,你的重要任务就是照顾好弟弟妹妹,带着大家一起观看我们的狩猎,学习相关技巧。”

    等等,照顾弟弟妹妹?观看狩猎?

    阿伦懵*:“嗷嗷,我不是来参与捕猎的吗?”

    雌狮抬起爪子拍了拍他的脑袋:“傻孩子,你是来学习捕猎的。哪有第一天学习就直接上去捕猎的道理?乖,老实待在这儿,认真看我们怎么抓野牛。”

    阿伦:……

    满心期待的提米也很失落:……啊呜呜!

    安德烈直接懒洋洋地找个好位置趴下了,一脸的早有预料。

    小雌狮四姐妹倒是没什么不高兴的。

    她们脾气很好,只要能凑在一起蹭蹭脑袋舔舔毛就很开心了,更何况,现在像是出门郊游一样。

    另一头,雌狮们不再理睬幼狮,开始着手布置战术。

    其中,安德烈的亲生母狮塔兰是雌狮捕猎的重要领导角色。

    在距离野牛群还有很远距离的时候,她就率先停下脚步,开始进行风向的观测。

    狮群捕猎绝对不能在上风口,有些草食动物的鼻子很灵,一旦闻到狮子的味道,立刻就会望风而逃,不会给狮群任何可以抓住的机会。

    等判断好下风口的位置后,塔兰会威严地转头示意塔莎。

    负责打头阵的塔莎,也就是提米的雌狮妈妈,默契地轻点一下头。

    然后,她迈着轻盈的步子,独自一狮脱离了狮群,赶去埋伏。

    在选择好猎物后,她还要伺机去驱散野牛群。

    而塔兰则率领其它的雌狮们,在下风口呈扇形慢慢展开,布下天罗地网,静静等待猎物的到来。

    驱散野牛群是很危险的工作。

    但塔莎是一头年轻、能干的雌狮,足以担负重任。

    她的潜伏技巧非常高超,当埋伏在高高牧草丛中时,金黄色的毛发能为她提供天然的隐蔽色。如果整头狮子在屏住呼吸,一动不动的时候,一眼望过去,是绝对发现不了她踪迹的。

    一定要说破绽的话,那条和提米一样细细长长的尾巴,尤其是尾巴尖那里的一撮蓬松的黑毛,会稍显突兀。不过,很少有动物能观察得这么细,所以,也无伤大雅。

    她先收起尖锐的爪尖,无声无息地靠猫科动物的R垫,在高高茂盛的牧草中快速穿行。

    在距离缩短到一定程度后,她会停下来耐心观察……

    在大草原捕猎的食R动物有一条潜规则:

    以不受伤为前提,付出最小的代价,抓最容易获得的猎物。

    因为一旦遭遇伤病,或者体力耗尽,丧失战斗力,对于动物们来说,都意味着危险。

    在这种生存压力下,他们从不会好高骛远,挑战过强的目标猎物。

    所以,塔莎直接忽略那些身强力壮的成年大家伙,通过以往经验,圈定一头年老体衰的野牛。

    这时候,她会把身子伏地更加、更加、更加的低,连R垫都不去用,而是把前爪弯起,依靠柔软的肘关节匍匐着一点点儿挪动前进。并且,她的眼睛会紧紧盯着猎物,猎物往上看,她就停下,猎物往一边看,她就继续移动……

    这是一个非常漫长、艰难,又考验耐心的过程。

    直到移动到合适距离,爆发力惊人的雌狮塔莎不再犹豫,会果断出击!

    她‘嗖’地一下窜出去,只见眼前一道残影,反应不过来的时候,野牛群已经发出惊慌失措的哞哞叫声,四散溃逃开来。

    狮子是短跑高手,塔莎一小时可以达到五十公里。

    所以,当她放开速度,狂奔驱赶野牛时,很有一种风驰电掣的感觉。

    但这还不算完成任务。

    她需要一边躲避野牛的反击,避免让自己受到伤害,同时,通过时不时佯攻其他野牛,让野牛群摸不清楚她的真实目标,然后,巧妙地将自己看中的猎物和其他野牛成员慢慢分隔开,再驱赶着目标猎物,踏入狮群包围圈。

    埋伏中的雌狮们冷静理智地注视着这一切,她们并没有乱糟糟的一拥而上。

    而是在塔兰的指挥下,有组织有纪律地耐心等待最佳时机,除非发现塔莎的力气不够,才会派出成员对她进行支援,帮她一起完成驱赶野牛的任务。

    在这个过程中,大部队会始终维持住整个包围圈,等待那个目标猎物被成功驱赶到中央。

    塔莎成功了。

    她若即若离地追着那头目标猎物不放,一直将慌不择路的猎物赶进包围圈。

    ……到了图穷匕见的时候了!

    早就等待接应的塔兰,会带头一跃而出,非常矫健、帅气地冲上去,勇猛地扑到有自己三四倍大小的野牛身上,用带勾的爪子尖卡住野牛皮肤,再埋头下去,用獠牙死死咬住不松口;

    其她强悍的雌狮们也会纷纷赶到,各自寻找合适下口的地方,毫不犹豫地一头接一头勇敢地扑上去,用力撕咬。

    三四头狮子凶狠地吊在野牛的身体上,她们把尖牙利爪全都用上,死死不放开。

    别的雌狮也会牢牢地守在旁边,随时帮体力不够的姐妹们及时补位。

    野牛永远不会束手就擒。

    他拼命挣扎,想寻找一线生机。

    但生机无疑是渺茫的。

    很快,帅气勇敢的雌狮妈妈们就取得了这场残酷拉锯战的胜利。

    那头被死咬不松口的野牛,因为失血过多而渐渐感到晕眩,又在雌狮们的强力撕咬下,站立不稳地终于倒在地上。

    对于被狮子环绕的猎物来说,一旦倒下,就永远不会再有站起来的机会。

    雌狮们此时依然会谨慎地不松口,防止猎物临死反扑,或者装死逃跑。

    她们会用牙齿继续牢牢咬住猎物,直到确认其真正死亡后,才会放心地享用美食大餐。

    对于不满一岁的小狮子们,根本不会理解雌狮们的这种谨慎。

    在他们看来,胜局已定!

    阿伦早对躲在巨石后头不耐烦了。

    他见猎物似乎被控制住,立刻顾不得‘需要照顾’的弟弟妹妹们,一下子蹦出去,倒腾着四条小短腿,飞快地朝着母狮们的方向冲去。等到了地方后,他还急不可耐地张开小嘴巴,露出一嘴的奶牙,嗷嗷叫着,在雌狮们身边不停地焦急打转转,小脑袋钻来钻去,特别也想凑上去咬一口猎物,体验捕猎的感受。

    野牛还没断气!

    雌狮们无奈地用爪子把添乱的阿伦拍出去好几次。

    但阿伦不会轻易放弃的。

    他继续嗷嗷叫着往上扑,为了得到捕猎的机会,还不惜用脑袋蹭着雌狮妈妈的腿撒娇:“让我也咬一口吧嗷呜,妈妈最好了!我不是抢R吃,我就想咬一口。让我咬一口,就一口……”

    最小的提米也超级兴奋,顾不得维持稳重的雄狮作风,紧跟着阿伦,第二个冲出去。

    只不过他年纪偏小,明显没阿伦腿脚利落,速度慢不说,一颠一颠地还有几次差点儿摔倒。

    雌狮们这么远远看过去,感觉这头小狮子跑过来的样子,像是一团黄毛球自动滚了过来。

    不过,毛球旁边小狮子,不慌不忙的,看着到是有点儿与众不同的早熟。

    看起来‘早熟’的小狮子安德烈紧紧跟在提米旁边。

    他对猎物没什么好奇心,一路都在碎碎念地教育弟弟:“提米,嗷呜,捕猎结束也不意味着没有危机嗷嗷。你千万别和阿伦学,你得时刻保持警惕。”

    提米根本听不进去。

    如果不是打不过,他早就张嘴咬这个烦狮精了。不过,能亲眼目睹一场成功的捕猎,他心里实在太高兴了,不想和对方在这时候吵架,干脆抖抖耳朵,假装没听见。

    雌狮四姐妹跑在最后,几双相似的杏核眼里,全都写着‘R!大R!好吃’的字样。

    她们心无旁骛,发自内心地喜悦着,高高兴兴地迎接这一场‘丰收’。

    感谢野牛!

    野牛真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