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内容太丰富,不知道取什么标题6000字

作品:《我老婆是房姐

    “啊为什么啊花能有什么问题难道有毒”

    “不是有毒,我发一个截屏给你看吧,先挂了。”

    “好”

    挂上电话,不一会儿,我收到了姜西发来的截屏,是北京电视台的一档新闻节目截屏,画面上我看到地铁口卖花的小贩被城管抓走。

    当我看到下面配的新闻解说词时,我整个人都惊魂不定了:昨日北京西城区城管人员在北京西直门地铁站抓获几名卖花商贩,据调查,这些商贩贩卖的花都是他们从八宝山上偷来的别人的祭品,再此提醒广大市民,太便宜的东西买时要格外小心。

    我就那个

    黑心商贩见得也不少,如此黑成这样的,也真是没谁了啊

    我赶紧给姜西发了一条短信:对不起老婆,你和妈会不会吓着了啊

    姜西先给我回了一个笑脸,而后是:没有,我们又不迷信,死人没活人可怕,不过通过这件事,让我明白一个道理。

    我:什么道理

    姜西:穷人就别玩浪漫了,五块钱能买不少大馒头呢。

    我:老婆

    姜西:爱你别想太多了,好好工作,我和孩子在家等你呢。

    我:哦

    我竟然被她这句明显带着安慰的话语暖得红了眼眶,一想到现在有她们母子二人等着我回家,我的心就又多了几分满足感。

    这让我更加努力的想要好好工作,希望未来能给她们母子一份更安定,更美好的生活。

    晚上加班到十点,走出公司的时候,周强跟我说,“明天周六,我请你跟你老婆吃饭哈”

    我一愣,还有这好事

    “以前可从没有这好事啊有股阴谋的味道”我看着周强笑着说。

    周强一脸心虚地笑笑说,“啥阴谋啊,就是那什么我想把我女朋友带给姜西看看,我想请姜西给我参谋一下,最近啊我女朋友想让我给她贷款买辆车开,我这一时有点拿不定主意,就想让姜西帮我看看,这女孩值不值得我付出。”

    我一听,立刻就说,“这才认识几天啊就要买车了再说你房还没买上呢”

    周强眨了眨眼睛,一脸为难,“我也是觉得不太合适,但是吧,这个女孩长得那样子,是我特别喜欢的类型,她跟我提想让我给她买个车开,我担心我要是不给她买,她可能就不跟我交往了。”

    我说,“周强,你这样会不会太被动了这女孩她到底是喜欢你,还是喜欢你的车啊”

    周强一脸纠结,“我觉得她是喜欢我的,但可能也喜欢车,我也有点拿不准,所以特别想听听姜西的意见。”

    “行吧明天我们到西直门附近找个饭馆一起吃饭吧,姜西最近不能跑远路,她怀孕了。”

    周强猛然惊得一抖,“啥玩意儿怀什么东西了”

    我抬腿朝他踹了一下,“你丫的才怀什么东西了呢,怀的是我的小孩儿”

    周强似刚听明白,张口就是,“妈的,你还让不让我们活了,我这刚有机会谈个恋爱,你就已经有孩子了你这还真是怕我们紧追上你的脚步哈你丫的肯定是故意的,以姜西的思想成熟程度,她肯定不会想现在要孩子,肯定是你,故意扎破安全套呢吧”

    我斜眼睨他,“我们从来不用那东西,一直全靠意志力。”

    周强一脸鄙视地看着我,“那么牛叉你还让姜西怀上了”

    “没办法,肾太好也会出意外。”

    “咔”只听周强发出一声巨大的咔痰声音,就要朝我身上吐,我转身快速跑了。

    我到家的时候已经十点半了,以前都是姜西妈妈给我弄饭吃,今天是姜西给我热的,我还看到姜西脸色不怎么好看。

    “怎么了老婆”我一边吃饭,一边问。

    姜西看着躺在床上没睡着的她妈妈说,“妈你最近到底在忙什么呢整天早出晚归,把自己累得够呛,你明天早上不许出去了,在家好好休息一下,你最近脸色都不好了。”

    姜西妈妈一副不以为意的语气说,“这都十点半了,我累了困了不是很正常吗我跟伙伴们约好每天去北二环路上遛弯、健身、打羽毛球,约好的不能不去。”

    “健身是为了身体越来越好,你这看着身体越来越差,你健的什么身啊”姜西的语气有点不好了。

    姜西妈妈也开始说话发冲,“你不要管我,是嫌我没伺候好你吗我自己什么情况我心里有数,我活到这个岁数了,我还不能有点自由了,我现在要睡觉,别打扰我。”

    她一这样说,姜西便不吭声了,可是很明显被她妈气得眼睛发红。

    我赶紧拉住她的手,将她拉到我身边坐下,我一边吃饭,一边在她耳边小声哄她,“别生气,别生气,老公疼你啊”

    “嗝”姜西突然打了个嗝,瞧瞧,嗝都被气出来了。

    我给她拍拍后背顺顺气,她将头靠在我的肩膀上,终于一脸撒娇般地笑了。

    晚上,我们紧紧抱在一起睡的,幸福美好一整夜,第二天是周六,我们睡到太阳照屁股,她妈妈早已经走了,但是早饭已经给我们做好放在桌子上了。

    我们俩幸福甜蜜地在床上腻歪够了,起来吃了点早饭,便出去了。

    我们到西直门附近的公园转了转,做了几个深呼吸后,感觉时间差不多了,便去赴周强的约。

    我们到的时候,周强他们已经先到了,一打眼,我和姜西都看到了周强身边的漂亮女孩,身高有一米六五左右,身材也不错,五官也算中上等的,当然不能跟我的姜西比,谁都不能跟我的姜西比。

    周强给两边介绍了一下,我们便坐下来一边吃,一边热聊。

    姜西就是那种,只要她愿意,跟谁都能聊得起来的人,聊了一会儿,女孩就放松了下来,肆无忌惮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了。

    昨晚我已经跟姜西大概说了周强想让她参谋一下这个女孩的事,所以,姜西心里都有数。

    彼此熟悉了以后,她笑着问对面的女孩,“你平时都玩些什么有没有好的项目给我们介绍一下我们都不怎么会玩。”

    那女孩一听这话,马上跟打了鸡血似的开始像推销员一样“吧啦吧啦”地说了起来。

    “我跟你们说,我最大的爱好就是追周xx,就那个吼吼哈哈哈,快使用双截棍,吼吼哈哈,王者无敌,简直酷毙了,帅呆了,对了,我还跟另一个小姐妹创建了一个粉丝后援团,现在已经有五千人了,超级有成就感,你们也加入吧,我们这个粉丝团,花不了多少钱的,每人一年也就往团里存个两千块钱,到周xx生日、过年、过节啊,给他买礼物寄到他的公司去,我跟你们说,有一次,他在电视采访上专门谢了我们摩天轮粉丝团呢,艾玛,真是超有成就感啊你们也加入吧,加入吧,真的真的,那样我们的成员就又多了两位了。”

    我听着女孩的话,意味深长地看向周强,周强一脸茫然,完全t不到我眼神的用意,大概可能也因为我眼睛上的演技不行。

    姜西继续笑着跟女孩聊,“哎呀,可能是因为我们老了,对追星提不起兴趣了。”

    女孩马上特别热情地劝导,“哎呀,你们怎么能算是老了呢,我都27了,我还正当年呢。”

    我一听,都27了比周强还大一岁,可是,从她的思想上完全看不出来啊

    “我跟你们说,别的明星你可以不追,但周xx你一定要追,他真是太有魅力了,他的每一场演唱会我都去了,场场爆满,有一次,十好几个人因为太激动,当场晕倒了,我也差点晕倒,但还好我身体素质好,坚挺了下来,我跟你们说,周xx真的特别优秀,太有魅力了,你们去了现场就知道了,我觉得他未来的成就应该会赶超迈克杰克逊的,你们追他不亏”。

    “他的演唱会你每场都参加的话,那你一年买门票的钱得花多少啊”姜西突然打断了她的滔滔不绝。

    女孩眼珠翻了翻,像是想了一会儿说,“我基本买的都是偏靠中的座位,一般也就五千块钱一张吧,不多,一年下来五六万吧。”

    五六万还不多以周强现在的工资水平,一年也就撑死了赚到五万。

    我转头看向周强,周强看着我说了一句,“她家里条件好”。

    还没等我和姜西问什么,女孩自己先抢着说了,“我家里经济条件也一般,我爸妈都是职工,每个人每个月工资也就三千来块钱。”

    “这追星追的是不是有点太疯狂了”我忍不住插了一句嘴。

    女孩马上一脸不以为然地说,“唉我们这哪叫疯狂啊,我们这叫理智追星,你根本没见过真正的疯狂粉,他们都是把自己身体上的xx器官割下来,泡进药水里,经过特殊处理之后做成项链或者手链寄给她们的偶像”。

    我听到那器官的名字,惊得我浑身出了一层冷汗,汗毛都竖起来了,当场差点吐出来,这辈子都不想再听到这样的事。

    如果将来我的孩子,敢那样追星,我直接打断她的腿。

    现在的孩子是怎么了怎么都像有魔鬼附身似的,孩子的父母都在干什么不是应该在孩子很小的时候,就要归正孩子的世界观吗

    不要说社会不好,社会上不是有很多身心健康,充满正能量的孩子吗为什么你家的不是

    没错,社会诱惑很多,防不胜防,但父母不就是孩子最后一道最可靠的安全防线吗

    每一对父母都应该把这道防线守好,都应该对孩子承担起这份教育的责任不是嘛

    听到这样的事,我真的好气愤,连那样疯狂、毫无理性、毫无智慧、愚蠢至极的事,都能做得出来,那孩子,还有什么是做不出来的真的是未来堪忧

    “那你哪来的钱追星的”姜西抓住关键问题追问。

    女孩特别坦然地说,“都是我以前交往的男朋友支持我的啊这年头,跟谁谈恋爱,还不能支持我一张演唱会的门票了,前几天我去香港看的那场演唱会,就是周强给我买的啊”。

    她说着转头看向周强,“谢谢你了亲爱的,你最好了,么么哒”

    女孩伸手撒娇般地去摸周强的手臂,摸完了,她还将脸靠在了周强的手臂上。

    我看到周强浑身有点发酥的表情。

    咳都说恋爱中的女孩智商是零,其实男孩也一样的傻叉。

    看他那么傻,我就想抽他几个大耳光子,希望能给他抽清醒了。

    “听说你们要买车了”姜西看似随口一问。

    女孩笑着说,“是呀,周强答应送我车了,先交个首付,然后贷款就能买,我身边的小姐妹们,每个人都收到了男朋友给她们买的车,我马上也要有了,好开心啊”

    她说完,满眼深情、感激,又甜蜜地看向周强,我感觉周强这回骨头都软了。

    姜西喝了口东西又说,“是不是买车之前先买上房子比较好,过日子嘛,房子好像比车更重要,现在北京的地铁、公交也很发达。”

    女孩马上说,“房子我当然也想买啊,但是小房子买了也没意思,住着也不舒服,大房子的话,以周强现在的能力,恐怕也买不起一百平米以上的房子,所以房子可能还要等好几年才能买上呢,那不如先买个车开喽,先享受一下再说嘛,对不对”

    姜西突然看着周强叹了一口气,周强似乎也明白了姜西这一口气是什么意思,但他低下了头,似乎有点想回避姜西的眼神。

    姜西接着问,“那你想过结婚的事吗”

    “结婚”女孩听到这个词愣了一下,“现在想结婚还早吧,我还这么小,还正是应该享受恋爱的季节呢,我还没玩够呢,怎么着也得到三十岁之后再考虑结婚的事吧。”

    “哦”姜西笑了笑说,“人各有志,这个也勉强不来。”

    之后又聊了一会儿不咸不淡地话题,女孩又给我们讲了很多关于周xx鲜为人知,但粉丝们剜窟窿盗洞挖掘来的信息,我和姜西有一搭没一搭地配合着闲聊。

    后来女孩说要走了,她约了她的姐妹淘,周强说他也该走了,姜西叮嘱周强,“送完回来,我跟你说点事。”

    “哦”周强有点不情不愿,还一脸心虚地去送女孩了。

    不一会儿,周强回来了。

    姜西双手环胸睨着他,周强坐到椅子上低着头,好像犯什么错误了一样,一脸失落。

    还没等姜西说话,我先忍不住了,“周强,你自己觉得这女孩合适吗”

    周强低着头,“还行吧,主要我喜欢她。”

    姜西立刻接话说,“你这是不肯面对现实了你明知道她根本不合适你,你还找我来参谋什么你找我来参谋就是想听我说一句鼓励的话,想听我说你们郎才女貌,非常般配,你大胆地追求她吧,满足她一切的愿望,然后把她娶回家你想听这些话是不是”

    周强低着头不吭声。

    姜西接着说,“你跟我说实话,你在这个女孩身上搭多少钱了”

    周强眼珠转转,想了一下,“给她买演唱会门票,还有机票,又送了她一个包,可能差不多两万吧。”

    我忍不住插嘴,“你可真行啊,我跟姜西这么久,我都没给她花过两万块钱,你这刚认识没几天,就花两万块钱了”

    周强一脸不服气的嘀咕,“谁能像你运气那么好啊,一分钱不花姜西都跟你,我这女朋友不给她花点钱,她哪会理我啊。”

    周强刚说完这话,转眸看向姜西,“西姐,你觉得她是冲着我的钱来的嘛你觉得她一点也不喜欢我这个人吗”

    姜西叹了口气说,“她倒未必是一点也不喜欢你这个人,但她是那种花喜欢人的钱理所当然的女孩,还有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她的恋爱观确实不成熟,她没想过会不会跟你结婚,也许只想跟你谈个恋爱,花你点钱,享受一下,等玩够了,或者你不能永远满足她的,她可能就会跟你分手了,所以”。

    姜西说到这里,神情突然变得严肃了起来,“如果你信姐姐我的眼光,你信姐姐我不会坑你,马上、立刻跟这个女孩断了,这叫做断臂止损,不要藕断丝连,否则你可能会损失惨重,光损失点钱还好说,如果内心受到伤害,可能一辈子都会成为阴影,会影响你下一段恋爱,乃至你以后的婚姻。”

    姜西那么认真的警告,周强肯定能感觉到事情的严重性,可他却不愿正视姜西,插科打诨地笑笑说,“呵呵,你还一口一个姐姐的,你都没我大。”

    姜西更加冷脸了,“那是重点吗”

    周强蔫下去了,“咳我知道了,今天麻烦你们夫妻俩了,你们也累了,先回去吧。”

    我想周强是真的明白了,这个时候再多说也没有意义了,我伸手拉姜西,想要带她走,让周强冷静的想一想。

    可姜西却不跟我走,反而还坐下来了,还掐上腰了,“周强,你既然把我和江东当好朋友,我们就也没把你当外人,你真的不要犯糊涂,你天天熬夜加班,赚点钱容易吗你一个月工资不够她一张演唱会门票的”。

    “姜西你别说了,我知道了,我都知道,可是我舍不得她啊”

    周强终于是说实话了,眼圈发红,“我想能不能试着改变她,如果她真心喜欢我的话,会不会为我而”。

    “周强你非要这样想,我们外人是无可奈何的,你非要撞了南墙才死心,那就要做好被撞得满头包的准备,不要到时候要死要活的输不起,该说的我都说完了,再多说看来也无意义了,我们先回去了。”

    “好”周强蔫蔫的,好像被霜打了的茄子。

    咳恋爱有时候就是让人烦恼不已,却又割舍不下。

    回去的路上,我问姜西,“你觉得周强会跟那个女孩分手吗”

    姜西说,“看他的样子应该不会,大概只能等撞得满头包了,才会快刀斩乱麻,只是到那时候,不知道能不能那么容易斩了。”

    “算了,周强也是成年人了,我们只能给建议,不能替他做主,你现在是孕妇,别操太多心了。”

    姜西说,“嗯”

    我俩正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呢,突然姜西的手机响了。

    姜西看了一眼,嘴里嘀咕了一句,“陌生号码,接不接”

    广告推销的电话实在太多了,所以每一次看到陌生号码都要犹豫一下。

    姜西先是点了挂断键,结果电话立刻就又打过来了,这样姜西便没有犹豫,直接接了。

    因为她按的是免提,我便也听见电话中传出的声音:喂,你是郑辛燕的家人吗你妈妈心脏病复发,被120送去安贞医院急诊室了,你赶快来。”

    这一句话,直接让姜西腿软得差点栽倒,幸亏我站在一边扶住了她。

    姜西说话都颤抖了,“我我这就来,马上就来。”

    挂了电话,我们路边拦了一辆出租车,直奔安贞医院。

    索性安贞医院离我们的地方也不远,所以,大概十多分钟就到了。

    下车后,姜西一路朝安贞医院里狂奔,我拉着她,深怕她摔倒了。

    “老婆你慢点,你怀着孕呢。”

    经我这么一提醒,姜西这才想起自己是个孕妇,我拉着她的手,她手心和额头都冒了一层冷汗,看样子是被吓到了。

    孕妇本身承受能力就差,我很担心她,一个劲儿地劝说、安慰她,“你一定要稳住啊,妈病倒了,你要是也病了,她可能更不容易好了。”

    “行我知道了,你先别说话,快点带我找到急诊室。”

    “好”

    我紧紧拉着她的手,一路寻着,好在急诊室也不是难找的地方。

    到了那里之后,姜西慌忙地张望,在众多躺在白床上的病人中,姜西一眼就扫描到了她的妈妈。

    “妈”姜西快速直奔过去,这一声妈嗓子都劈了。

    我岳母被戴上了氧气罩,脸色白得特别吓人,一点血色都没有,我一时也有点蒙。

    怎么会这样呢昨天还好好的,今天怎么说犯病就犯病,而且样子看起来,有一种,随时会没有了的感觉。

    人的生命,竟是如此这般脆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