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扩大化

作品:《无限长空

    不得不说,相比于一片混乱的俄罗斯政府,朝鲜以及中国的应对手段可以说是迅速而又卓有成效的。在短短二十四时内,中国政府就完成了整个延边自治州接近00万人口的紧急撤离,而朝鲜也即将完成咸镜北道的一百多万人口的紧急避难,而俄罗斯滨海边疆区还没有完成哈桑区不到三万人的撤离工作。

    不过如此明显的避难也引起了全世界范围的关注,朝鲜又一次发生核危机的消息很快就妇孺皆知了。

    “联合国安理会即将召开新闻发布会对此次事件作出说明,当前轮值主席国美国代表刚刚向企业号临时基地发来消息,希望事件在1时以内有所进展。”卢老师刚刚接完了一通电话。

    东京a的教员和学员在理论上都归属于联合国安理会的维持和平特派团,也就是常说的维和部队,同时他们也是安理会名下唯一一支a部队。如果说在学院内他们可能要受到多方面的影响的话,一旦离开学院,他们只需要接受安理会的指挥就行了。

    放在很多情况下,这种“未成年军队”根本是反人权的行为,但是在如今这个局势下,根本没有人能够对东京a提出什么反对意见,因为这是多方面妥协的结果,想要打破这个平衡很可能要面对世界上各大强国的压力。

    “1时么”杨皓看了看时间,当地时间4月0号晚上0时17分,也就是说在这个晚上,他们必须取得有足够说服力的成果,否则安理会制裁委员会可能会不得不通过新一轮的制裁提案,这对刚刚从困境中恢复过来的朝鲜绝对是重大的打击。

    “木津川还有李,你们准备一下。”卢老师低头沉吟了几秒,“我们三个先去探个路。”

    “老师,事情有新的变化了”金成松走了过来,“父亲那里接到了一份新的录音内容,金明信他要求朝鲜政府拒绝最新的联合国援助计划,废除刚刚制定的裁军条约。”

    原来是因为裁军条约的原因么

    按照最新的朝韩协议,朝鲜现有的10万现役部队和700万预备役部队将会大幅度削减至0万和00万。当然,韩国方面也会将60万现役部队和500万预备役部队削减到和朝鲜接近的数量。同时两国将停止洲际导弹等战略武器的制造并各自销毁一部分持有的中近程导弹。协议达成后,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将会对朝鲜的一些民生产业进行技术开发援助,而中、美等国也表示会视协议完成的情况对朝韩双方都进行一部分援助。

    不过对于朝鲜来说,一旦执行这项协议的内容,就相当于彻底放弃自身曾经的对抗路线,这对很多“前朝老人”来说绝对是巨大的打击,所以金明信不得不采取激进的手段来阻止条约的执行了。

    “成松,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当年你的叔叔在彻底铲除他的姑父的那场事件中,最终是你父亲亲自下的手”卢老师突然不着调的问了一句。

    金成松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句话问得有些尴尬,但是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是的,当时除了我那位叔叔本人以外,只有我父亲敢动手了。”金成松没有回避父辈的那些忌讳的事情。

    “我明白了。”卢老师摇了摇头,“和你姐姐说一声,让她转告你们的父亲,请他动作快一些。”

    “动作快一些”金成松有些摸不着头脑。

    “没事,就和她这么说就行了,就算你姐姐不明白我想你们的父亲自己应该知道的。”卢老师看了看时间,“他需要对整个国家甚至世界的安全负责,而我现在只需要对你们负责,这是完全不同的两种概念。”

    卢老师带着杨皓和李正勋三个人顶着寒风准备出发的同时,联合国安理会轮值主席国美国驻联合国代表马修斯正式在美国纽约联合国总部对外召开了新闻发布会。

    当有记者问起“美国企业号航母战斗群进入朝鲜临海是否意味着有可能美国单方面会对朝鲜展开军事行动”的时候,马修斯并没有避讳,而是直接以“如果事态严重的话,联合国安理会会授权多国部队对朝鲜展开干预性军事行动而非美国单方面行动”作为回答,一瞬间引起一片哗然。

    不过如今俄罗斯自顾不暇,中国除了撤离民众以外完全没有任何军事行动的前兆,难道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会又一次攻入这片土地

    正在前线基地焦急地等待着消息的金成松却没有能等到他期望的好消息,美国的态度十分强硬,中国方面没有作出明确反应,而朝鲜高层至今态度不明,唯一明确的就是事件正在以疯狂的速度扩大化。

    金成松突然想起了自己年幼的时候,那个处于政治动荡阶段的国家,仿佛一眼看不到头的黑暗,就如同如今的黑夜一般,没有分毫的光明。

    “你是在害怕么”坐在一旁的瓦里安娜站了起来,“可别害怕过度,把我这a给修坏了。”

    瓦里安娜的a的动力系统出现了动力不足的问题,她没有拜托专门负责后勤的木津川蓉,而是一如既往地让金成松负责修理她的a。

    “没什么可怕的。”金成松摇了摇头,“这种事情,这个国家已经经历过很多次了,伟大的领袖和勇敢的人民不会惧怕任何威胁,也敢于和任何敌人展开战斗。”

    “所以说,这个国家的敌人,又是谁呢”瓦里安娜敲了一下自己的机体,“是你的那个堂哥,还是美国人又或者是我们”

    “我们”

    “不,是我们,不包括你。”

    “不可能,我们是不会成为敌人的。”

    “所以说,这个国家的敌人是谁这个问题,你能够做决定么”

    金成松不知该如何作答。

    “所以说啊,金,我听说了,你是那个家族的儿子,是可能成为很伟大的人物的人,但是现在,我们只能让现在很伟大的那些人去决定这一切了。”瓦里安娜看了看北方,“我曾经的家离这里其实应该不算远了吧,也不知道这件事情结束之后,我还有没有机会去看看我曾经的家”

    金成松想起来瓦里安娜貌似说过,她在不到三岁的时候,跟随他的父亲离开俄罗斯海参崴,移民到乌克兰的事情。

    “咔”金成松突然站了起来。

    “啊你怎么把动力母线剪了喂你干嘛”

    “这次行动你用不上它了。”金成松扭头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