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亨通何从,銕口难断

作品:《江川传

    天煞者,招虚名,丑长肥满,死绝则髅隐。凡在有气之地,即刻横空,危及苍生,祸患无穷。

    “拜托,你一定要救救我。”

    声音残碎,线条粗广,颤音不断,恐怖既听感。

    其身着黑色蚕衣,裹得严实,人色清癯,煞白万分,一身的邪气。

    定睛一看,一条条细小的暗红甲噬虫正在其面部肆意的钻游。

    一股恶臭的腐味,充实在川的闻味之中,不令作呕倒吐。

    “那虚空在破灭,那魔祗在消散”

    回音不断,古怪而难听。

    川莫名的痛苦,撕心裂肺,痛不欲生。

    看着那逐渐逼近的邪门黑衣人,川的瞳孔不断地缩小。

    越来越近。

    黑衣人的脸部越来越清晰,那圆凸的眼,四散而无光,感觉快要掉下来似的。

    川的心跳不停地加速,呼吸也越来越急促,一股热流直上心头。

    紫蝶似乎感应到了些什么。幻化为一股紫流,寻了川去。

    发现异常,忽然一团黑气击退了紫蝶。

    紫蝶受了伤,折损了一半元气。

    所剩下的灵力已经无法变作原本精致的项链,直接转变为一条紫水晶样式的小蝶手链,缠绕在青苇的右手手腕上。

    紧紧缩圈。

    青苇抬手一看,只见紫蝶不停地闪烁着紫光。

    “你在干嘛”

    青苇心想这紫蝶又在发生什么神经。难道也对这红袖的美色抓狂不已

    青苇笑了笑,不愿意去理会。

    紫蝶心里气愤这青苇不可估量的智商。

    无奈之下,迫使自己再次耗费刚修来的灵气,促成一个川字。

    此时紫蝶已无再多的灵气,直接睡了去。

    青苇这才将要看向川。

    转头一看,只看到川的背影。

    青苇心想,连自己都被这红袖迷了去,这川他到底在干嘛川不好女色难道好男色

    怀着一百个疑问朝着川挨近。

    “川。”

    青苇见川不作答,生了些闷气。

    仔细一看,认真掂量几分,觉得这川的确生怪。

    青苇满满的好奇。

    越是挨近,就越是发现川的一些细节。

    这川的背影摇摇拽拽,给人一种犯错了的孩子躲在墙角抽泣的感觉。

    青苇何许人也此时的川在青苇眼里就是个装疯卖傻的颤子。

    无奈之下,青苇蓄力给了川一掌,直接打在了他的背上。

    哪知青苇这一力击,使得川定下了身,吐了一口黑血。

    “我好像没使什么劲儿呐”

    青苇忐忑不安了起来。

    上前搭话。

    “啊”

    兴邦看了过来,而东的目光一直随着那红袖移动。

    “青苇。”

    “兴邦,川他”

    青苇后退了一步。

    兴邦扶了扶川。

    川一抬头,只见其唇色发黑,面堂发白,双眼通红,跟着了魔似的,令人寒颤。

    好在这川一动不动。

    青苇唤了东来,一起搀扶着川回了茶马古。

    “小妹,这怎么一回事儿啊”

    “你问我怎么回事”

    “我还想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

    青苇知道有些无理取闹了,看看川,乖乖的对东说明了一切。

    东看了看兴邦,兴邦看了看东。

    “少扯嘴皮子,快走”

    三人加快了脚步,这样显然有些慢,刚好遇到一推车,付了重金,用做去。

    “店长,店长,今日算是我包了您这贵店,赶紧打烊了要好。”

    兴邦一脸的着急。

    店长看了看这火急火燎的三人,又看看入了魔的川,方才意会,首破了茶马古从不打烊的惯例。

    挥了挥手,示意让店里的小二打烊就绪。

    这店虽不是特别的热闹,但也绝不会太过凄凉。

    坐在店里一旁喝着小酒的资深侠客也察觉到了一些古怪处。但也只静静地坐着。装作一副什么都不知道,即使知道了也与我无关的态势。

    此时川的皮表上布满了黑丝,这黑丝像是一张张密集的蜘蛛网。

    在川的发丛之中,有着川天生的印记,常人不知道的印记。

    色彩与这黑丝极其相像,而不同之处就在于,川生的印记在不断的随着脉搏颤动。随着心脏“噗嗵噗嗵”的颤动。

    而川另一处的萤火印记,已然被这黑丝所吸食。

    “天煞者”

    三人有些疑问。

    “天煞者,招虚名,丑长肥满,死绝则髅隐。但在有气之地,即刻横空,危及苍生,祸患无穷。”

    “川就是孕育着煞的有气之地”

    店长看了看川,“看起来不像。”

    “你们随我来。”

    随着店长四人走进了树藤深处。店长打开一个陈旧的木盒,取了一枚白丸,给川服了去。

    “这是复神丸。”

    果然,川一服,神志恢复了一些,然而川还是不能够动弹。

    “这川是不是要死了啊”

    “上古传闻,有种甲虫,名为噬。这种虫子久食人尸,体内蕴含着死气、尸气以及怨气。”

    “我和东之前也是这么认为的。因为后世杀绝的缘故所以不敢多想,只好来向您讨教。”

    “其叫声和婴儿的啼哭声几近相似。”

    “这种叫声会古惑人的心智。产生臆想。”

    “噬虫大多数都有尸毒,被叮咬后会中毒,身体可能会出现肢干块黑、面色煞白等症状。”

    “而风干的噬虫则是一种很好的降头材料。”

    “活着的尸虫又是蛊的好原料。”

    “店长,这川明天还要参加一场比赛,这该怎么办呐”

    “比赛比赛就知道比赛”青苇一脸不开心。

    “人家川都快死了,就你还想着你那破比赛。”

    “我”

    “你你什么你”

    “还不都是因为你”

    “要不是你非嚷嚷着出来玩儿,你说川能发生这事嘛”

    青苇和东就此生发了一场令人大吃一惊的争吵。

    “好在这人是被噬虫粉末所致,不然”

    “并无大碍。”

    “无大碍这人会变成这样”青苇快炸了。

    “无大碍无大碍,你倒是让他好起来啊”

    东捂住了青苇的嘴巴。

    “其粉末随着血液快速的流动,想来,过了那么一段时间,早已经遍布全身上下。”

    “这恐怕”

    青苇挣脱了东的束缚。

    “恐怕什么恐怕”

    “大忌与生气相合。我倒是知道个地方。”

    “说来听听。”

    店长顿了许久,缓缓说道:“南都王宫。”

    “那里有块宝石,叫做乌。”

    “它可以治好川的病。”

    “你怎么不早说”青苇不耐烦的打岔了店长将要说的话。

    “青苇”东挥了挥袖。

    “没事,小姑娘只是脾气紧了些。

    “那明天的比赛”

    “你”青苇不想和东继续争论下去了。

    “算了吧。”兴邦拍了拍东的肩膀。

    “可是”

    “没有可是”

    在这三人争吵之极,店长一旁好好的打量了川一番,看头看尾看手相。

    川定直,嘴巴不停地开合,店长发现了川在唇语。

    “这是难断的小人得位,奸诈谲诡,靡所不为之事。”

    “若为我所用,是为天下受殃,反为特达之福。”

    听来,这川的想法反派至极。

    再看。

    川其神性无常,定然。与文,则佞媚;与劫煞,则狡勇;与亡神,则飘蓬;与大耗,则颠倒荒唐;与建禄,则一生起伏不断。

    “惟夹贵华盖通奇学堂并者,则为大聪明脱俗之士。”

    店长看向了这争吵中的三人。

    “让这孩子去比赛,未免大材小用了些。”

    “今晚就去准备,明天全部进宫里去。”

    “这会更有收获,东虻皇子。”

    东被引诱了去。

    “有些问题也很快就会有答案。“

    “如果提出的问题本生就是问题那提出来又有什么意思呢”

    “还不都是些不知所云的废话”

    “青苇,不是你大哥说,你能不能安静点”

    川都成这副模样了,青苇怎么会安分得了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