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一代武皇

作品:《暗夜星辉

    巍峨的石晶山脉将天星王朝的疆土分割成了南北两个部分,虽然地域有隔,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却是隔不断的,在石晶山脉中就有着无数的通道连接着两边。峻秀险绝的云锦峰便坐落在这石晶山脉中,此峰四面悬绝,上冠景云,下通地脉,巍然独秀,有若云台。

    在此峰的山脚下树木葱郁,秀气充盈,无名溪从林间静静流淌而过,顺流而下便流入到一个湖泊里面,湖泊中莲花朵朵,开得很是繁茂静美。湖泊边有着一间竹楼,竹楼外有着一面石碑,石碑刻有“淡然筑”四字。

    透过缝隙,便可看见一名金发披肩的男子,男子色相端严,双眼紧闭正在端坐修炼中。突闻远方传来异动后,凤眼半睁,自信的眼神睥睨天下。

    不多时一名神色匆匆的行人赶到了此地,站在筑外呼喊道:“武皇前辈,的乃是驿店之人,特意前来送信的。”

    “哦,将信放下就离开吧。”

    男子淡淡说道。

    “好的,好的。”

    来人迅速的从衣衫内掏出信件,将其放在一张石桌上便转身离开。

    武皇手一动,信件以闪电般的速度飞入他的手中,一看信封上的署名,他的嘴角蓦然升起一抹笑容,呢喃道:“也不知那友近日如何了,居然想到送信给我。”

    打开信件,信件内容一览无余,他的双眼猛然瞪大,一股不世雄威震慑天地而出。

    “邪域魍魉,安敢犯我星耀之地,可恶”

    怒喝一声后身形猛然一升,人便站立虚空,脚下云气翻涌,他化作了一道闪电,快速的朝着巨芗城赶去。一身威势没有丝毫的收敛,沿途不知惊动了多少大人物,一个个都莫名惊骇,猜测着到底出了什么事情能让横扫武道巅峰的武皇如此勃然大怒。

    飞无殇在天色暗下来之前赶到了虎牙城,看着灯火通明、全城高度戒备的虎牙城,他莫名的觉得很沉重。在离虎牙城还有些距离的时候他降落在地面,随即慢慢的走向虎牙城,一路上有着不少巨芗城的平民,他们都是逃难来到虎牙城的,每一个脸上都有着忧愁。

    平复一下自己的心情,飞无殇加快了脚步,现在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处理,他没有闲情逸致漫步逛街。

    不过在刚刚进入城门的时候,他发现了一个熟人,那人也看见了他便对着飞无殇打了个招呼:“前辈,多谢你前些日子的救命之恩。”

    望着破千帆,飞无殇笑了笑,说道:“不用客气,都是对抗邪域的志士,大家互相帮助理所应当。”

    “对了,你在这里做什么”

    顿了一下后,飞无殇见破千帆就在城门这里站着,显然不是为了进出城,想来应该是有着什么事情,便问了问。

    “在邪域入侵后,我给师门发了信件,他们回信说近日就会来到,所以在这里等待他们。”

    破千帆回答道。

    “哦,你做得很好。”

    飞无殇对于破千帆的行为感到很满意,不由得真诚的赞扬了一句。不过破千帆对于这赞美他没有领受,觉得这一切都是自己应该做得。

    两人简单的聊了几句后,飞无殇突然记起了那天让破千帆带走的伤者,便问了问:“对了,那天让你带出来的那个伤者怎么样了啊”

    听到飞无殇问起这个,他就觉得头疼,毕竟那个女人很麻烦来着,如果可以将其交给飞无殇的话,那么自己以后就要好过很多了。顿时他的眼睛一亮,说道:“伤得很严重,不过目前已经没有了生命危险,现在还在疗伤中,但后面就不确定了。”

    “哦,这是怎么回事”

    听到破千帆如此说道,飞无殇有些疑惑,难道是女子的伤太严重了吗

    “额,我希望前辈可以将她接去疗伤,我对于那方面不熟悉,毕竟她现在只算是脱离了生命危险,但我察觉到她的身体里面被侵入了邪气。如果不能及时驱除的话,那么她的身体会越来越差,最后身亡的。”

    破千帆顿了顿后,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不过他说的也是正确的,这些日子他找了好些医术高人查看过都没有办法。

    “这样啊,那好吧,我去看看。”

    飞无殇考虑了一下下后就答应了下来,毕竟这人其实也算他救下的。

    “好,我现在就带你去。”

    听到飞无殇答应了,破千帆便迫不及待的说道。

    他这动作让飞无殇再次对他刮目相看,以至于飞无殇都在心中想到:“这人不错,居然这么担忧一个不熟悉的人,是个义气的杰出青年。”

    如果破千帆听见了这话,那得多不好意思,毕竟他只是觉得和一个女人一起实在麻烦,有很多的不便之处,而且还要自己去照顾。

    “嗯。”

    既然破千帆都这么用心了,飞无殇便应了下来,让破千帆领着他去到了他们暂时居住的旅店。

    这是一家很高档的旅店,环境很不错,里面还有着独立的院子,破千帆与辰清雅现在就居住在这院子里。

    进到辰清雅的房间,飞无殇便看见了那日的那个伤者,是一个美女。当时因为大敌在前,他没有仔细观察,也就知道是一名女性而已。女子脸色很苍白,呼吸也很微弱,她静静的躺在床上昏睡着。

    飞无殇走上前去,搭了一下女子的脉象,发觉女子的情况的确很严重。顿时运转修为,一股雄浑的星力顺着辰清雅的手腕进入了她的身体,为她修复受创的身躯。

    过了半晌,飞无殇才停了下来,然后皱着眉头说道:“我现在已经稳定住了她的伤势,不过想要完全治愈还需要一段时间。”

    “嗯,这样已经很不错了,总比她的情况越来越严重的要好。”

    破千帆吐出一口气,这些日子他都已经要愁白了头,也因此知道了师门长辈要来到之后就在城门那里等着,为的就是让他们帮忙救治此女。

    “呵呵,这个倒是也是。你知道她的身份情况吗”

    飞无殇淡淡的笑了笑,问了一个问题。

    破千帆耸了耸肩,无奈的说道:“她一直昏迷不醒,我也找人问过,不过都没有什么有用的信息。”

    “哦。”

    飞无殇应了一声,随即沉思起来。

    破千帆见状也没有去打扰,不过却是缓缓的走出了这个房间,他还有着自己的事情去做,所以不能在这里久呆。

    半晌后,飞无殇清醒过来,发觉房间里就只有他与伤者两人在,便明白刚才自己思考的时候破千帆已经离去了。他走出房间,然后到了旅店要了一个房间,不过去到那里之后一问才发觉破千帆已经安排好了这件事。

    “挺会办事的嘛。”

    飞无殇再次夸赞了破千帆一句,便去到了他的房间,今日他和邪心等人交战过,有赶了那么远的路,还是感到很疲倦的,所以没多久他就休息入眠了,连和风暴煞等人互通一下消息都忘了。

    星月光也来到了虎牙城,他的身子已经好了很多,只是还没有痊愈而已,但不影响他的修行。今日他需要去街上的药店购买一些药物,不过由于修行太入迷了,所以一下子居然忘记了,等到他再次想起的时候,已然是夜晚了。

    “这时候也不晚,出去好了。”

    星月光轻轻说了一句,拿起自己的长剑背在身后就走出了居住的地方。

    此刻的虎牙城街上人来人往,人流量很大很大,几乎算是人挨着人,人挤着人的情况。

    为此等到星月光感到药店的时候已经过去了很久,但所幸的是他买到了所需要的药物。不过就在这时候他看见了一个很想看见的人,一个做梦都想去干掉的人。

    “荧惑”

    星月光的眼睛一下子就红了,牙齿咬得死死的,拳头上青筋直冒,忍不住要去抽出背上的长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