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第八个副本

作品:《万千厉鬼排队表白我

    [玩家确定要提前进入副本吗?]

    “没错。”顾无计点了点头。

    [因为玩家提前十几日进入副本, 将提供更为详细的线索。]

    [在进入画室后,所有表面上的东西并不一定是真实的,最重要的东西,只有你耐心寻找才会发现。

    ……直到看到那幅画的时候, 你才会终于意识到,自己来到这个地方到底要做的是什么。]

    [警告:在这个副本中必须要拥有基础的绘画知识。]

    随后更是有一个发着光的物品出现在顾无计手上, 他将手打开一看,那赫然是一支看上去就残破不堪的画笔。

    “这是这个副本的关键道具?”顾无计当即将其收好,等着之后看什么时候能派上用处。

    系统最后的提示让他不禁猜到了什么东西,对这个副本的发展有些困惑。至于其他的,肯定进入副本后就知道了。

    顾无计并没有购买那个所谓的高级玩家卖的资料, 他还不至于花费几千积分去购买假资料。但这次副本的其他玩家也许会买……他到时候问问对方就好了。

    这一次进入副本, 顾无计并没有去找什么熟人和他一同进去, 毕竟他也不想害得其他人因此丢掉性命,他一个人就足够了。

    更何况……这副本里还极有可能出现和他有所牵扯的两个厉鬼boss。

    实际上这才是顾无计认为这个副本里最危险的部分。

    -------

    等到顾无计清醒之际,就发现自己正站在一栋别墅门口。

    时间是白天,但周围的色调看上去灰蒙蒙的,给人一种Y沉的感觉。他眼前的是栋三层别墅, 样式看起来还有几分眼熟,周围都被迷雾包围着, 隐约能够看出其他别墅的影子。

    看来这栋别墅并不是处在那种周遭无人的荒野之中, 但在这个副本里又无法出去, 实际上和荒野里的废墟也没什么不同了。

    只是在这时, 顾无计的脑海里不由得浮现出自己在废弃医院副本里的时候, 从画里出去看到的画面……心中不禁浮现出几分不安,总不可能这里是靳雨的家吧。

    “这种事情应该不可能吧。”

    旁边走来了七个玩家,都和顾无计穿着差不多的服饰,看着旁边建筑物的神情带着警惕,看上去都是有备而来。

    顾无计很想看出谁可能从高级玩家那里购买了资料,但不管怎么看都觉得,所有人都挺有可能的。

    [你们是一群想要搞出大新闻的记者,因此悄悄来到了这个位于废弃别墅里的画室。]

    [所有从这个画室出来过的画师都对自己的遭遇闭口不谈,仿佛那是一段十分恐怖的经历,之后更是所有人都意外横死,无一人幸免。至于这画室的主人,更是已经离奇消失,警察都丝毫找寻不到他的踪迹。

    这让你们很想知道里面到底发生过什么。]

    [触发主线任务:进入画室探索。]

    顾无计觉得如果这不是系统介绍词,这个主角次次作死的恐怖片一定是那种大烂片吧!要不是他够努力都已经死了几次了。

    在系统提示音结束后,众人在进门前先是友好的自我介绍一番。

    这群人里有一个据说是快要进入高级副本的玩家,看上去还很是俊美,名叫荣青曼。他神情极为傲然,在冷冷吐出自己的名字后,就对其余人都不理不睬的,也没人敢上去攀谈。

    这荣青曼的名字总觉得有些熟悉啊,他到底是在什么时候听过?

    顾无计稍微疑惑了一下也没多想,毕竟对方都是要进入高级副本的人了,可能是在什么系统空间里的排行榜上看过吧。

    而其他人此时已经注意到了,除了那荣青曼外,这边还有个颜值惊人的帅哥,当即上来攀谈。

    虽然说之前大家都觉得容貌在副本里起不了什么作用,但在经历过之前爆火的某个录像后,他们的心态已然稍微发生改变……觉得只要你够强,连非人npc都能泡到手。

    再说本来和长得好看性格又不错的人待在一起就是身心愉悦,这些玩家还没和顾无计说话,就已经对他有了点好感,当然主要也是在那边荣青曼的对比之下。

    顾无计这次也是选择了容貌微调,和之前几次使用了一样的数值,自我介绍说自己是孙时。

    已经有人低声惊呼道:“我想起来了!你就是那个被山神看上的男人!”

    顾无计:“?”为什么,等等,这个称呼是什么!

    在之前冥婚副本后,因为顾无计上传的录像爆火的关系,他显然已经成为一个名人了……而且因为那个录像过于gay的关系,只要一说那个被山神看上的男人,大家都会心中了然。

    难得看到这样的风云人物,其余人纷纷用一种惊叹看大佬的眼神看了过来。当然都到了这样难度的副本里,众人多多少少都有些底牌,这样子是不是伪装的就没人知道了。

    只有荣青曼冷冷的转头扫了一眼,眼中似乎带着几分讥讽之意,觉得他们这些人很没意思似的,径直就走上别墅的台阶,伸手将门推开。

    “有时间在那里废话,还不如快点进去吧。时间可是很宝贵的。”这个俊美男子这样冷冷开口说着,转身就已经进入到屋中了。

    众人脸色微微变化。其中一个容貌看起来很是普通,让人毫无印象的中年男人用眼神示意身后的人,随后那个头上染着几撮红毛的青年当即刻意道:“不过就是厉害了点,就以为自己了不起了,别人孙时那么厉害都没他那么嚣张。”

    顾无计完全没想到事情还会扯到自己头上,连忙道:“别人只是个性如此,和我也没什么关系,大家进去吧。”

    见到没能挑拨顾无计与荣青曼的关系,中年男人不禁神情微变,心中感觉这孙时真是一点血性也没有,明明也算是个名人了……不过就算表面上什么都没表现出来,心中肯定也有芥蒂吧。

    这屋子虽然已经废弃了,但还是通电的,只要一按开关灯就亮了。里面的布局十分诡异,几人进门后面对的就是一面墙壁,上面挂着一幅巨大的画作,周围甚至还都是血红色的灯光。

    这画作很奇怪,是个没有脸的女人,再加上这屋废弃已久无比Y森,墙壁上都是形状吓人宛如鬼魂的霉斑,瞬间就能把胆小的人吓瘫。

    就算是这几个玩家,此时也不得不倒吸一口凉气。

    “这屋主到底是什么口味。”“靠差点吓死我了。”

    看着眼前的景象,顾无计心里倒是松了口气。

    这别墅显然和靳雨的家完全不同,看来他要面对的boss并不是那个靳雨。虽然顾无计也不是不敢,但那靳雨真是个难以对付的刁钻男人,能不遇上就不遇上最好。

    “不过要是事情糟糕到一定程度,说不定这个别墅也是靳雨的一幅画……那事情就麻烦了。”

    顾无计心中庆幸自己这次带了不少火柴进来,到时候想怎么用就怎么用。

    至于先进门的荣青曼此时正站在画像前静静的打量着什么,神情还十分凝重。

    “这画像其他地方都画得极为精致,显然空白的地方是特意留出来的。”顾无计也上前看了下,开口说道,“也许是这幅画像的作者想要表达某种东西吧。”

    说起来虽然顾无计为了这副本而刻苦画画了数日。但他显然并没有这方面的天赋,也没什么特别强的艺术细胞,根本看不懂那些艺术画作……

    程嘉知道后还不禁感慨,也许这就是人无完人吧,要是长得又好看实力又强的顾大师居然还有艺术天赋,他这样的人还怎么有脸活在世界上!

    “你懂什么。”荣青曼看也没看顾无计,而是冷冷开口,“这画像的主人,不是为了表达什么。而是他心里想要画的那个人还没出现,说不定,我们这些人里就有他想要找的那个人呢。”

    其他人听了他的话都是一阵毛骨悚然,什么叫有画像主人要找的人?要真如他说的那样,也不可能是什么找到人之后普通的作画吧!说不定就灵魂都被束缚在这幅画里了。

    众人当即下意识离这幅画远了点,生怕发生什么意外。

    荣青曼见此就是冷笑一声,“你们以为别人要求这么低?”

    其他人都有些按捺不住怒火了,之前被无视这倒没什么,这居然开始嘲讽就太过分了吧!但考虑到对方的实力以及这个副本的可怕程度,众人还是硬是把火气憋了回去。

    顾无计这个亲自经历过差点变成画作的悲剧事件的人,倒是没露出什么畏惧之色,只是多看了看眼前的画像几眼,口中喃喃着,“要是把这幅画像毁掉,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这时人群中的一个扎着低马尾,名叫雁姐的干练女人当即走出,神情带着几分焦急,“不能这么做。我购买的提示里说着,除非是特殊情况,否则对这里的画作做出破坏行为的话,都会招惹上这个副本的鬼魂,是很危险的行为。”

    顾无计本来也就是随口说说,这样作死的行为他当然不会做的,但没想到居然还会有好心人上来劝说,当即感谢对方几句。

    荣青曼见此只是露出冷漠的神情,直接从一旁的走廊进入到别墅更内部去了。

    众人也不想在这个诡异的地方多停留,纷纷一同走了过去。

    所有人都没发现的是,在他们离去之后,那没有脸的画像上的内容赫然变换了几分,似乎多了一点痕迹,但又什么都看不分明。

    ------

    在那堵墙后,赫然就是一条走廊,从里面出来后,眼前赫然是一个大厅,尽头是通往二楼和地下室的楼梯。

    这个大厅里除了厕所看起来还可以使用外,其他东西都已经很是残破了,到处都是杂物,座椅沙发上更是一层厚厚的灰尘。旁边有几个锁起来的房间,不知道是做什么的。

    而所有能看到外界的窗户都被木板钉死,给人一种压迫之感。

    墙上还有着不少涂鸦,只是看上去就让人心理不适,感觉都是些精神不正常的人画出来的。

    “这地方可真破啊。”

    “当初会来这个地方画画的人根本就是精神有问题吧!”

    顾无计则是在旁边的桌上找到了一张布满灰尘的宣传单,是曾经用来宣传这个画室的。下面还有一张被撕下来的纸,上面写着屋内的一些注意事项。

    似乎屋主是一位画家,画室的所在之处是地下室。来报班学习的人甚至可以住在二楼,然后在一层吃喝。但唯一不能去的就是三楼,这里给出的理由是三楼是画家的私人空间。

    “看来这画室当初还开着的时候倒是挺正常的,宣传单上的照片看起来也很普通,不像是现在这么……”顾无计看了看周围,“毕竟也是废弃很久了。”

    顾无计的行为引起了其他人注意,众人纷纷过来看他发现了什么。

    “这么看来,第三层肯定隐藏着什么秘密,说不定之前那些从这个画室出去的人都会横死都是屋主做了什么。”雁姐若有所思的开口。

    “这里之所以会破败,估计也是因为走出去的人都死了,从而开不下去了吧。甚至因为那所谓诅咒的关系,都没人愿意接手这别墅。”中年男子也沉吟道。

    旁边有着挑染红毛的人显然就是他小弟,闻言当即露出激动之色,“大哥说的没错。”

    “说起来,这上面说着要招八个学生,而我们这里也有八个人……”

    顾无计的话才说一半——

    “你们在那里说够了没有?”荣青曼此时已然走到了地下室的入口,转头冷冷道:“别忘了主线任务是什么。要是不及时触发,难道你们还想等到天彻底黑了再来这个画室?”

    其余人虽然觉得他的态度实在不爽,但说的也很有道理,当即朝着地下室所在的位置走去。

    中年男子则是看似无意的在顾无计身边说着荣青曼的坏话,心中还觉得顾无计定然会因此心生不悦……

    然而真实的情况是,顾无计光顾着观察四周了,完全没把中年男子挑拨离间的话给听进去。再说了,他就算听进去了,大概也搞不懂对方在暗示什么。

    地下室的门被荣青曼一推开,一股Y冷之气就朝众人袭来。好在里面的灯光还是能打开的。

    当他们全部都进入到地下室后,看到眼前的景象却是愕然了。

    这地下室里和上面完全不同,没有丝毫破旧的模样,反而还整洁如新,就好像在这么长的时间里还一直有人使用似的。

    里面最显眼的就是摆在地下室中间的八块画板,上面甚至已经贴上了雪白的画布,就好像等着其他人之后去作画似的。

    众人看到眼前的画面,不禁都倒吸一口凉气。

    结合他们在进入副本前打听到的东西,已经有了一个想法在众人心中浮现出来。

    [在你们进入到地下室之后,冷意宛如从地面渗入你们脚底一般。这就是被诅咒画室的真面目,而你们,这些进入画室的人,一样也被诅咒了!在没有破解屋主的怨念之前,你们无法离开这个房间。]

    [主线任务:进入画室探索完成。]

    [触发新主线任务:在零点之前,画出价值一百元的画作。

    注意,除了画纸外的画具只有今日提供,之后的都需要玩家自己去屋内各处探索得到。

    没能完成主线任务之人,并不会被抹杀,而是会被这别墅内的诅咒所影响,导致遇到一些致命危机。若是想办法活下来的人,也可以继续参加第二日的任务。]

    众人一时间都懵*了,居然真的要他们画画吗?!

    而且听系统的话,之后画具什么的居然还要他们自己去找。甚至这样的任务还要每天来一次,要求的画作的价值都不知道会提升多少!

    难不成还真的要把自己*成什么什么绘画大师才能离开这个副本?这个副本居然如此励志的吗,一时间让他们想起自己高考时候的惨烈。

    但众人也都清楚,那些曾经离开这个画室功成名就的人,在不久后都横死了,只是闷头画画也是绝对不行的。

    而且让人惊讶的是,系统居然还给没完成主线的人提供了一线生机,可以想象这个任务之后到底会有多么困难。

    虽然他们怎么想都觉得,直面别墅诅咒的人那肯定是当晚就挂了!

    “幸好之前的时候购买了绘画技能。”

    这是所有人心中浮现出来的想法,此时靠他们的绘画水平达到100块的价值是完全没问题的。

    他们深吸一口气来到画架前,挑好位置后就静静在画纸上画了起来。

    即使要求只是100块,但所有人都不敢懈怠,拿出了自己最好的水平。毕竟谁知道这个副本会不会有什么隐藏规则,比如画的最丑的人会第一个死之类的。

    顾无计虽然有着两个能够在此时派上用场的道具,炭笔和画笔,但第一天他还想试探一下,因此只是用了这里提供的画具来进行绘画。

    在画完后,众人心情复杂的离开了画室,此时时间离天黑还有一段时间,他们当即分组在别墅里小心的探索起来。

    通往三楼的楼梯被封住了,只要将手按在上面就会感觉到一阵被冰冷的眼神注视的感觉,目前还没人敢将其直接打开。

    至于二楼有着四个供来画画的人休息的房间,每个房间里都有张上下铺的床,走廊尽头有着洗漱间,还都是可以使用的程度。旁边则是一个杂物间,门也是被锁着的。

    这段探索没出现任何问题,甚至连鬼魂都没人撞到。但却没有玩家因此松了口气,反而感觉到一种风雨欲来之感。

    最让人胆战心惊的东西,可能是挂在二楼走廊上的板子,上面还写着此处的规定是在十点后不许出门,不管听到什么声音都不行。

    众人即使搞不清楚为什么,也不敢贸然去违背这里写出来的规则。

    走廊墙壁上则是挂着大量画作,旁边写着是学生作品。

    上面的内容看着让人震惊,很多在之前还只是普通画技的学生,在短短一段时间内就突飞猛进。不但是画技,连整幅画的内容都拔高了,简直脱胎换骨!

    但这却丝毫没有给众人带来什么励志的感觉,反而觉得诡异到都不敢再看。

    毕竟这可不是什么普通的画室,而是不能进步就会死的地方啊。

    顾无计看着就觉得,这些人可能不是脱胎换骨,而是用另一种方式达成了这样的进展……

    “说起来我们的食物到底该怎么解决。”一人不禁道:“虽然背包里带着一部分压缩饼干,但这饼干最多坚持三四天,如果在这副本里待的时间更多……”

    “这个就不用担心了。”顾无计道:“如果真的没有食物提供给我们的话,这副本应该会在三天内结束。”

    总不可能真的把玩家给饿死吧,虽然系统的很多副本都很难,但从这方面刁难玩家还是没有过的。

    那人这才松了口气,用感激的眼神看着顾无计。

    随后就是分房间了,这群人里有一对情侣自然的住了一间,还有两个女性也是住一起,中年男子和他的跟班也在一间……最后剩下来的赫然是顾无计和荣青曼。

    面对其他人歉意的眼神,顾无计倒是无所谓,和谁一起住对他而言都不是问题。

    众人趁着零点前匆匆洗漱完毕,都进入房间里休息。

    这房间里并不是很大,除了上下铺外,就只有一个柜子和一个书桌。可以看到外界的窗户并没被封死,但是从这里看出去的景象,就是满是迷雾的外界,更让人心中不安,想要将窗帘拉住。

    荣青曼走到床旁边还皱了皱眉,伸手将上面的灰尘扫干净这才坐下,冷冷看向顾无计,“你以为你帮这些人这么多,他们会有什么感激之情吗?”

    顾无计诧异的看了过去,道:“嗯?你是关心我?”

    虽然在其他方面很迟钝,但在这种时候顾无计倒是谜之敏锐,让他身边的人都不知道该说什么。

    “我只是觉得你多管闲事的样子很碍眼而已。当然你这样的好人还是挺少见的。”荣青曼像是懒得再与顾无计交流了,匆匆上床就躺下了。

    “哦,谢谢你的提醒。”顾无计其实之前就觉得这个荣青曼也不是什么难以相处的人,虽然态度恶劣了点,但对方可是有在好好发展主线任务的,还时不时对他们进行提醒。

    总之结论就是这系统的玩家素质都挺不错的。

    “我又不是在夸你!”

    顾无计也爬到二层的地方睡了,他一躺下那是真的几个呼吸间就已经进入睡眠。

    下方的荣青曼在发现这一点后,顿时沉默了。怎么会有这么心大的人,也不怕这房间里有什么问题,到时候死了都不知道!他无端端的很是恼怒。

    -------

    在某个漆黑Y暗的地方,一个人伸出手,正翻着自己眼前的几张画作。

    这只手可以说是一只十分漂亮的手了,只是苍白到了极点,在这黑夜里仿佛散发着淡淡的光芒一般。

    那赫然是今天顾无计等人在地下室里绘制的画。

    “完全没有让人感觉到惊喜的画作。除了这张外……”这人摇了摇头,脸上又带上了饶有兴致的表情,“真是让我好奇,这些人之后能走到哪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