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078

作品:《万千厉鬼排队表白我

    转眼间就到了葬礼举行之日。

    实际上根本没什么人真心来参加这葬礼, 大部分人只是为了和程家的交情并顺便社交一下才来的。程家二老爷在活着的时候就已经各种游手好闲, 别说结交什么好友, 不得罪别人就不错了。

    顾无计作为个路人本来都不必参加的, 但却因为程嘉母亲的嘱托而出现在了葬礼现场。

    这也是他第一次见到程家现在的掌权人程卿。不过两人本来就没什么交情, 再加上对方相当忙,甚至两人都没打个招呼。

    顾无计对此也没啥感想, 对方对他来说也就是个路人罢了。至于程嘉作为死者的儿子, 那是忙里忙外的, 只能偶尔才能和顾无计搭上几句话。

    顾无计也是吸引了在场不少人的视线, 他们对顾无计会出现在这里都很是震惊。

    毕竟之前顾无计的绯闻闹得那么大。虽说后来澄清了, 但总有些人觉得无风不起浪, 顾无计肯定和那程嘉有点见不得明面的关系,心中对他基本都是有些鄙夷的,却没想到居然能在这里遇上。

    更让人震惊的是, 程嘉的母亲居然都和顾无计相谈甚欢, 难不成他们之间的关系都得到了程家的认可?这顾无计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不管他们是怎么想的,表面上都还是维持着基本的礼仪。

    只是很快,更引爆人眼球的事情发生了, 一个女人带着一个七八岁的孩子从外面走了进来,所有人在此时都不禁陷入沉默之中。

    众人当然都知道这是那程家二老爷在外面留下来的私生子了,只是想不到他们居然这么光明正大的登堂入室, 实在让人吃惊。这种事情外人当然不想掺和, 纷纷退让开来。

    只有顾无计看过去的时候有些怔愣, 这两人显然就是他前段时间在外面吃饭的时候遇上的那对母子, 没想到他们居然就是程嘉母亲口中的小三和私生子。

    汤太太怒火冲天的开口:“谁准你这个贱人进来的!不是什么低三下四的人都进得了我们程家的门的!”

    女人似乎有些紧张,不由得握紧了一旁孩子的手,随后她身后有个被保镖簇拥着的中年男子上前,面带微笑看着汤太太,“何必这么生气呢,大家都是程家的人,我想二弟也不想看到这样的事情发生。”

    汤太太当即一怔。周围的人也是议论纷纷。

    顾无计这才得知,这中年男子也算是程家的另一分支,也是混的最好的,想必这次和这对母子搭上线,也是有要趁着程家大乱之际捞点好处的想法。

    不愧是豪门恩怨,居然现在都还能继续折腾。

    最后还是程卿上前,看着温和有礼、实际上却步步不让的和中年男子交流一番,表示如果对方真的是程家二老爷的孩子,那也是他们的家事,不用让这样的外人C手。

    中年男子额上都有些冷汗淌下,都没想到这程家少爷居然真的如传闻中一般厉害。

    最后一行人也没在外面纠缠太久,顾无计也不知道他们交流了什么,总之就很是和平的一起进来了。

    那男孩在看到顾无计的时候,当即眼睛一亮,却被其母亲死死的抓住,不让他在这里乱跑。不过众人也是知道了这孩子名字叫程祺。

    汤太太一阵咬牙切齿,“谁不知道你肚子里的孩子早就流掉了,这小孩是谁的种谁会知道!以为这样就能进我们程家,也是想的太好了!”

    周围众人都是一阵哗然,没想到汤太太居然在大庭广众之下说出如此言论,可见已经是气的狠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名叫程祺的男孩倒是无动于衷的把玩着手里的魔方,对周围发生的一切都毫不在意的模样,就算是有那么多双探究的眼神朝他看去,他都好像已经习惯了。

    女人脸色煞白,程卿却是先开口了:“二伯母,我也知道发生这种事情你很难过。但这孩子,的确是二伯父的,检测结果没有问题。”

    他这态度很显然就是要认下这孩子了,汤太太心中不满,当即和他争执了起来。

    顾无计却发现那女人的脸色越发难看起来,好像不仅仅是被汤太太给吓得,更和那天在餐厅里看到的情况差不多,而且远远比那天还要糟糕。

    甚至不只是这个女人,连那男孩周围的保镖,都是不知何时起就已经脸色苍白,身形有些许的不稳。

    “不对劲。”顾无计感觉到了异样,“这里的Y气越发浓郁起来了,到底是怎么回事?”

    程祺此时忽然停下了手里的魔方,而是定定的看向灵堂的位置,口中突然道:“爸爸?”

    原本还在争执的人都忽然沉默起来,围观众人更是感觉身体一凉,好像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气息包围着他们似的。虽然他们也很想说服自己则是小孩子在胡说,但为什么此时总有种身体都变冷的冰凉之感。

    顾无计倒是一开始就注意到这大厅里的鬼魂不少了,但这也就是很正常的事情,除非是什么厉鬼,否则他根本无动于衷。

    女人吓得连忙开口,“你都在说什么呢,不是和你说过在外面的时候不要说胡话吗……”

    她的话音还没说完,身体就一阵踉跄,要不是被旁边的人好心拉住,人就已经要直接跌倒在地上了。

    但周围的那些保镖却是突然疯了一般,直接朝着近在咫尺的程卿袭去。

    这场景让所有人都震惊了,用惊愕的眼神看向中年男子。虽然他们知道中年男子来这里肯定是不怀好意,但没想到他居然这么大庭广众之下就要直接对别人程家的继承人下手,这也太毫不遮掩了点吧!

    中年男子自己都呆住了,他收留这对母子的确是因为想从中搅乱程家的事情自己收点好处,但他可从头到尾都没想过做出这样的事情啊,“你们做什么?快住手——”

    保镖一拳就击打在他的脸上,中年男子直接后退数步,捂住自己的脸还处于茫然之中。

    而另一个保镖那拳头眼看着就要打在程卿的脸上了,距离最近的保镖都来不及赶过来,这样下去他们都已经能想到这个向来处事不惊的程家继承人大庭广众之下丢人的模样了!

    却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只手陡然挡住了拳头,并趁势将这保镖直接按倒在地上。

    众人落到那只手的主人——顾无计的脸上,眼中都带着不敢置信,这利落的身手,这迅速的反应……这还是个什么三流小明星吗?说他是什么专业保镖大家都是信的!

    其余几个保镖也都被顾无计纷纷解决,躺在地上失去了行动能力,这个过程迅速到犹如用2.5倍速看视频一般,让人还没反应过来一切就都结束了。

    众人此时感觉自己终于明白了,为什么顾无计能这么正大光明的出入程家,为什么能和程嘉这么亲近……看来演员都是掩饰,此人实际上的身份肯定是程家的保镖吧!

    实际上顾无计自己倒是感觉不太痛快,毕竟他从以前开始就是使用蛮力和远超常人的反应能力来动手的,也许他应该从系统那里看看有没有武术速成方面的素材可以买。

    程卿讶然看着顾无计,开口就想道谢,但顾无计竟是看都没看他一眼,而是匆匆走到了那对母子身前。

    女人认出眼前之人是之前帮了自己的人,但她还是有些怯弱的后退一步,程祺倒是完全没察觉到周围情况似的走到顾无计近前,伸手轻轻捏住他的袖子。

    “我不知道你们到底遇上了什么。”顾无计对她轻声道:“但你要是有事情的话,可以找我。”话音落下,他就从怀中取出写着自己联系方式的一张符咒递给了对方,又看向一旁的程祺,“毕竟这孩子也可能给你造成了很大的负担,想必你们要是再相处下去,一定会发生不太好的事情。”

    女人怔了怔,讶然道:“你、你知道了什么?”

    顾无计摇了摇头,“我都不清楚,我只是觉得不能坐视不管而已。”

    女人咬了咬牙,将符咒好好放到了包里。她下意识就感觉眼前的俊美青年是个好人,而且还很能让人信任,但现在发生的事情还不能让她对对方说出一切实情。

    顾无计反正已经做了自己该做的,就若无其事的走了回去,但就在他转身的时候,程祺又小步追了过来。

    “大哥哥。”

    “怎么了?”顾无计转头看他,语气十分耐心。

    “这个,给你看。”他伸出手来,手上的魔方已经复原到最初的模样了,看着顾无计的那双漆黑的眸子仿佛也带着几分期盼。

    顾无计伸手摸了摸他的头,“你做的很好。”

    程祺有些愣住,似乎不知道怎么反应,最后他低着头,苍白的脸颊上仿佛染上些许红晕。

    “这个魔方,你继续收着。”顾无计将魔方按在对方的手心处,“要是遇到什么事情的话,就把它打碎吧。”

    程祺有些不明所以,最后还是点了点头。

    女人惊慌失措的过来,把程祺拉到自己身边。顾无计对她这样警惕的态度没有丝毫不满,微笑了下就转身走回去了。

    此时其他人看着他的眼神已经和之前完全不同,再也没有了隐藏在眼底深处的鄙夷,而是都带着几分惊叹……有这样身手的保镖,他们甚至都有挖过来的冲动了。

    汤太太连忙抓住顾无计询问,“那孩子是不是有问题?”

    顾无计摇了摇头,“我也不清楚……但他应该的确是那二老爷的孩子。”

    汤太太不禁有些失望,但她也心知此事一时半会是解决不了了,对顾无计道了谢。

    至于那几个保镖此时甚至都没恢复神智,还意识不清的想要袭击身边的人,当即被扭送到局子去了。

    程卿若有所思的看了顾无计一眼,就对身旁之人吩咐,让他们先将对方送到医院。

    那中年男子有些不乐意,但自己的保镖都做出这样的事情了,差点就打中了程家的继承人……要不是有顾无计在,他怕是得罪程家都得罪的狠了,现在也是没脸继续在这里待下去了,只能和顾无计道了谢,之后匆匆去处理其他事情了。

    …………

    ……

    葬礼结束了。

    程嘉也像是卸下身上的一个重担似的,神情又有些复杂,他对顾无计道:“我从小开始就很少见到过父亲。没想到居然连他最后一面都没见到,虽然他是这样可恨的一个人,但总觉得有些遗憾。”

    顾无计也不懂这种事情,伸手拍了拍程嘉的肩膀,后者顿时受宠若惊。

    “不过顾大师,你觉得那孩子、我的弟弟,到底怎么样?”程嘉虽然表面上是那种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但在面对这种事情的时候还是挺容易心软的,“我其实认为把他接回来也没什么问题,但母亲会不开心……不过我们程家的房子那么多,最后应该会随便把他放在某个地方养着吧。”

    “我觉得那孩子还可以。”顾无计想了想,道:“但他身上总给人一种不太对劲的感觉,你有他们之前的资料吗?”

    “啊,这些东西都是母亲在看,我都没太在意。”程嘉一听到顾无计这么说,顿时寒毛直竖,当即道:“等到明天我就整理出来给您,顾大师,如果真的有什么问题,那还是要拜托你了!”

    经历了这么多次危机,好几次差点丢了性命,程嘉现在已经是听到风吹草动都会警惕的人了。他可不想又遇到那种麻烦的事情了。

    顾无计点了点头,想着要是真发生什么事情,自己给的符咒应该也能起点作用吧,再不济也还有那个魔方。

    “说起来大哥对顾大师你还很感兴趣,说今晚要不要一起吃饭。”程嘉这样说着的时候,还很是忐忑的样子,毕竟他对程卿这个大哥是又敬又怕,对顾无计也是十分尊敬和仰慕的,真是害怕这两个人要是发生什么矛盾,那事情就麻烦了。

    “没问题。”顾无计道:“另外现在也差不多了,我是时候回家去住了。”

    程嘉顿时一阵紧张,“怎么回事,是我们哪里没招待好的吗?顾大师,有什么问题我一定马上改!”他可不敢生活在没有顾无计的地方啊!

    “也不是。”顾无计漫不经心道:“毕竟这么长时间没回去了,也有点想念家里人了。”

    程嘉想起自己上次去顾无计家里主动打扫卫生的时候遇到的那些凄惨之事,顿时头皮发麻,就算他想说自己也能住过去,都开不了那个口。

    但他总不能不然顾大师去和那些‘家里人’团聚吧,这真是让人左右为难的事情。

    “其实你也不用太担心这种问题了。”顾无计又拍了拍面无血色的程嘉肩膀,“毕竟上次那个宁大师搞的那个仪式,在你身上应该也是残存一些厉鬼的煞气的,普通的鬼魂那是都不敢招惹你。”

    程嘉:“……”这样真的没问题吗!!

    ------

    之后顾无计和程卿的晚餐很顺利的进行了。

    程卿的确是个很会说话的人,连和顾无计说话都能找到话题侃侃而谈,甚至还让顾无计主动和他聊了不少。

    这让旁边的程嘉感觉心里发酸,他和顾大师相处了这么久,现在都摸不清楚顾大师的喜好来着!

    不过程嘉同时又为自己大哥骄傲,不愧是他的大哥,对上顾无计都如此靠谱。虽然他感觉好像这两个人聊的也就是普通的娱乐圈话题而已……

    随后程卿又感谢顾无计这段时间对自己堂弟的照顾,“之前家里发生的事情我也有所耳闻,我不在的这段时间真是多亏您了。顾大师,这件东西请您务必收下。”

    顾无计原本是想拒绝的,但低头一看,出现在自己眼前的却是一块玉佩。

    而且这玉佩和普通的玉佩不同,给人一种奇怪的感觉,他伸手触碰之后,甚至有种惊人的熟悉感,顾无计下意识将这玉佩收好,随即才连忙感谢程卿的礼物。

    虽然此时还感觉不出来这玉佩到底是什么,但他知道一定对自己来说不是寻常之物。

    等到顾无计带着玉佩上楼,程嘉当即兴奋的看向程卿,“大哥,那玉佩是什么,我还是第一次看到顾大师这么在意这样的东西。”

    “这种事情你就不用知道了。”程卿扫了程嘉一眼,“比起这些东西,你一个程家人跑去做什么助理算什么?”

    程嘉顿时道:“大哥,我忽然想到还有事情,就先走了。”

    看着匆匆跑走的程嘉,程卿摇了摇头,也是习惯自己堂弟的不务正业了。

    反正这样的亲戚总比那觊觎程家家产,动不动就想要C一脚的人靠谱多了。

    管家上前来,对程卿道:“少爷,这段时间的确是多亏了那顾大师。”

    虽然因为他从副本里出来后就失忆了,要他说自己为什么对顾无计那么推崇他也说不出口,总之就是感觉对方很靠谱就是了!

    程卿点了点头,“我的确没在他身上感觉到什么恶意……不过,我倒是调查出了一些有意思的东西,刚刚试探一下后,果然,他就是当初那件惨案里唯一活下来的孩子……”

    “什么?”管家当即一惊,似乎想起了什么极为可怕的东西,“那这样的话,要不要让程嘉少爷离他远一点?这实在是太危险了。”

    “不用了。他现在不是好好的吗?也没听说过身边出了什么事。”程卿摇了摇头,“倒是我们程家,现在麻烦事可能还都没处理完呢……说不定还要指望别人顾大师。”

    管家当即心事重重的点了点头,又道:“少爷,那程祺的事情,怎么处理?”

    “他毕竟也是我们程家的人,到时候随便找个地方养着吧。”程卿道:“只是这孩子的来历,的确让我很是在意,毕竟二伯父在外面养着的那女人之前流产的确是事实,在那之后更是也没有怀孕过……可这孩子的检测结果不管怎么看都是二伯父的孩子……”

    管家脸上也是冷汗淌下,脑海里浮现出一些不妙的想法,实际上他还是更想相信这是二老爷和他人乱搞出来的孩子,而不是什么使用不正常的手段弄出来的。

    “反正这段时间就多让人盯着他们,免得发生什么意外。”

    “是。”

    -----

    “你们快搬东西进去!”程嘉站在公寓的走廊中,吩咐着自己的保镖们。

    众人当即将种种家具搬进了这住处里,本来还算是宽敞的房间顿时显得狭窄不少,特别是他特地挑选的大床,在搬进去的瞬间就占据了大半个房间。

    要平时程嘉根本不会住在这种地方,可现在为了能和顾大师更近一点也只能如此了!

    没错,程嘉想到了个主意,就是强行搬到了顾无计楼下。这样既能离顾无计近一点,又不必和那些鬼魂共处一室。

    反正在程家的时候也是差不多如此,他都要为自己的天才主意感动了,再加上大哥程卿对他的这个行为也挺支持的,更是鼓舞了程嘉。

    看着这些人处理的差不多了,程嘉就上楼带着礼物去看顾无计。

    顾无计的门并没关上,程嘉得到顾无计的许可后,连忙让保镖们提着东西进来。自己在进去的瞬间就感受到一阵阵可怕的Y风,当即感到头皮发麻。

    他没想到,现在仅仅是带点礼物去顾无计,就感受到了这强烈的Y气……这简直都和他之前被宁大师抓去的那个房间里给人的感觉差不多可怕了好吗!

    甚至在他们刚刚进门的时候,墙上的挂画就猛然掉落到了地上,厨房更是传来了什么东西滚落的声音,阳台的门更是无风自动。

    隐约间,似乎还能听到什么人哭泣的声音,空气好似都是冰冷的,让人呼吸下意识沉重起来。

    这别说是程嘉了,连丝毫不信这些的他找来的新保镖都感觉到了不对,这几个壮汉都是满脸冷汗,放下东西赶紧出门了。

    程嘉要不是出于对顾无计的信任,那绝对是马上拔腿就跑。

    顾无计这才从里间出来,手上还拿着菜刀,身上还穿着围裙,整个人看上去明明应该给人一种亲切贤惠之感的,却无端端让看到的人感觉浑身发麻,就好像看到了什么杀人无数的变态似的。

    特别是顾无计手上的菜刀,也给程嘉一种好像已经见血无数的感觉。

    顾无计这次可是准备好好试试自己的厨艺,毕竟在经历过这么多副本后,顾无计感觉自己使用菜刀的技术上升了,想必厨艺肯定也进步了!于是一回来他就迫不及待的奔向厨房。

    “顾、顾大师,这是怎么回事……”程嘉战战兢兢开口,看向周围显然狼藉了不少的房间。

    “也没什么。”顾无计看了看周围,不禁微微皱眉,语气又有点无奈,“毕竟我离开家太久了,大家可能不高兴,就闹别扭了吧,到时候哄一哄就好了。”

    在顾无计话音落下后,屋里动静更大了,就好像有什么看不见的存在在抗议似的。然而顾无计本人根本无动于衷。

    程嘉:“!!”不、不愧是顾大师呢!就算是对上这些鬼魂,都好像是对付闹别扭的小情人似的,说的如此轻松。

    毕竟那可是在两个厉鬼的修罗场里都能毫发无损的顾大师!

    他越发感觉自己应该和顾无计学习了。

    “好了,我现在去继续下厨了,你既然来了就在家里坐着,到时候和我一起吃吧。”顾无计说了一句就又进去厨房了。

    程嘉此时是无比感动的,没想到自己居然可以吃到顾大师亲自下厨做的食物!这是何等的荣幸。

    夏阳朔那个无耻的想勾搭顾大师过去的人都没有这样的荣誉吧!

    这么想着的程嘉,很快就开始后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