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放弃努力的二十一天:

作品:《大限将至

    张珍作为一个正儿八经的古代人,他没有办法形容自己的心理疾病,只能对好友谆谆教导,

    戚一斐很怕张珍当鬼都当不安生,

    张珍笑的见牙不见眼

    戚一斐的回答,简洁而又有力。

    宝宝张很委屈,抱膝蹲在空中,单手画圈碎碎念

    戚一斐知道这个,还是在现代看过的一个推理综艺,被强行科普的,有些人越是笑着,却越不快乐。这是大脑里的病变,不是一句“想开点”就能解决的,他生病了,他需要吃药,可是古代并没有药。

    张珍似懂非懂,很会举一反三

    张阿宝,皇宫书斋常年的倒数第一,有了他,戚一斐再也不用担心考试考不好啦。

    戚一斐这还正靠着闻罪呢。虽然两人相握的手始终没有放开,寿命涨的是如此赏心悦目。

    闻罪本人也很开心,他就喜欢被戚一斐依赖的感觉,这让他觉得自己很重要。

    张珍被问懵了,吓的嘴里的葡萄都掉出来了,吃进去什么样,掉出来就还是什么样。

    戚一斐也终于发现了,张珍的葡萄,就来自他灵堂前摆放的果盘,仿佛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吃完了还能再从葡萄里抽出葡萄的灵魂,真的很不科学。

    夺嫡之争已经分出了胜负,但是还有人想裹挟朝臣造反,这必然只可能是那些不死就不甘心的败家皇子们。

    张珍重新拿了个橘子,也不吃,就是滚着玩,很仔细的思考了一下,才回答

    张家本就没打算让张珍走仕途,对于朝中的局势,他一直很模糊,只知道大概是自己当年在皇城里的某个同学,又和另外某个同学打起来了。后来,等张珍知道了未婚妻死亡的真相,他就变成了一副浑浑噩噩的样子,就更是什么都不知道了。

    说白了,张珍也就比戚一斐强那么一点点

    好比大皇子、三皇子和四皇子,这三位殿下都是板上钉钉,死的透透的,自然不可能再跳出来搞什么事情。他们的子嗣,不是还小没成气候,就是成了气的跟着一起卷入乱局,一家人死的整整齐齐。

    戚一斐等了一会儿,发现张珍就排除到了这里,很是诧异。就,这么点怎么看,都不像那位凶名在外的摄政王,能干的出来的手笔啊。

    张珍苦思冥想,搜肠刮肚,

    戚一斐对二皇子的感情一直挺复杂的,明明小时候二皇子对他和阿姊很和气,谁知道长大后突然就禽兽了。

    越说越乱,戚一斐认命了

    张珍猛烈点头,

    之前,张珍一直在避免提起自己的爹娘,如今却像是打开了话匣子,一说就停不下来。

    戚一斐一直等张珍说完了,把每一个字都记入了心里,才道

    张珍摇摇头

    要不然一见面,张珍肯定就扑上来了,可是他没有,只是不远不近的站在戚一斐眼前,那就是他能靠近他的极限,

    说完之后,戚一斐就准备离开了,和张珍的告别,并没有戚一斐想象中那么艰难,因为他知道他们还并不会就此结束。他还没给张珍报仇呢,张珍的样子也不像是短期内就会去转世投胎的。与其在这里伤心浪费时间,不如想想哪里有得道高僧,可以给张珍扩大活动范围。

    闻罪见戚一斐起身了,这才也缓缓站了起来,动作行云流水,却透着那么一股子缓慢孱弱。

    戚一斐这才惊觉,他的这位朋友,好像身体并不怎么好。刚刚才分开的手,再一次贴了上去,主动扶住了七皇子。关心道“你没事吧”

    累他陪自己在这种阴凉之地久坐,戚一斐很是愧疚。

    “无碍,只是寻常起身后的头眩。”闻罪摆了摆手,虽然这么说着,却反而更加靠近了戚一斐一些。

    张珍在一旁看的是目瞪口呆,总觉得这套路有点眼熟啊。

    “你可千万不要勉强自己。”戚一斐真的觉得七皇子的性子就是太软了,人善被人欺,他怎么总认识这种傻乎乎的朋友,真是要操碎了心。

    “你才是,”闻罪不掩忧心的看着戚一斐,他从始至终没有哭过,这就很不对劲,“真羡慕张珍啊,有你这么好的朋友。”

    张珍“”确定了,破案了,这不就是他之前看过的那话本里,白莲花女主撩男主时才会说的台词吗

    “我们也是好友呀。”虽然感情突飞猛进的快了些,但戚一斐真的已经拿闻罪当朋友了。他朋友不多,不是不会交,而是一种自然而然的选择,他的身份太敏感。而且,交友嘛,贵精不贵多,但只要是他认定的朋友,他一定会真心相待。

    果然,戚一斐上了套路。张珍心道。

    两人一边说着,一边就这样相携走了,徒留张珍一人,震惊的站在原地,他兄弟不会真要变成断袖了吧

    闻罪一直磨磨蹭蹭,其实是在等戚一斐哭出来,他好抱着他安慰,但却一直到了诏狱门口,戚一斐还是没哭,脸比衣服还干燥。让闻罪多少有点小失落。

    直至戚一斐道“我,明天还想来,你能陪我吗”

    “乐意之至。”闻罪的心情一下子就好了起来,他已经许久没有情绪起伏这么大过了,这感觉真好。

    “那我们不见不散。”

    “不见不散。”

    两人一同离开诏狱后才发现,外面已经不知不觉到下午了,戚一斐的肚子这才叽里咕噜的抗议起来。而当他想起,身体不好拍的闻罪也陪了他这么久,一直没吃饭,十分过意不去的时候,闻罪的马车里,已经准备好了雍畿有名酒馆的拿手菜。

    “还有什么是你想不到的吗”戚一斐忍不住感叹。

    “有啊,”闻罪道,“我不知道还能为你和你的朋友做些什么。”虽然闻罪不懂心理学,但他还是知道的,有些情绪不发泄出来,早晚是会出现问题的。

    戚一斐已经开始大快朵颐,等吃饱喝足,满足了口腹之欲,这才停筷,开口“你能让阿宝待的地方亮堂点吗”

    “恩”

    “就,阿宝喜欢亮的地方,最好有鲜花,瓷器,像个活人住的。”哪怕张珍再活泼,也不能否认,那个灵堂的压抑阴暗。

    “可以。”

    “哦,对了,如果可以的话,给阿宝的祭台上,摆点打发时间的东西吧,玩具啊,话本什么的都行,或者我可以给他请个戏班子吗就在他灵前小声唱,保证不打扰到诏狱办公。”戚一斐觉得现在张珍最缺的就是娱乐了。

    “我会着人去办。”纵使是闻罪,都被这与众不同的友谊给整的有点懵,都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和死人吃醋了,“你、你也喜欢这样吗”

    “喜欢什么呀”戚一斐这才想起,他忘记问张珍最重要的摄政王到底是谁了这个张珍肯定知道。算了,明天再问也是一样的。

    回到戚家,戚老爷子和傅里已经小心翼翼的等在前厅了。

    戚一斐和没事人一样的状态,深深的吓到了他们,戚一斐越说没事,他们就越觉得他有事。诚惶诚恐到,连戚一斐晚饭多喝了一口粥,他们都恨不能站起来鼓掌。

    还能吃东西,没有食不下咽,真是太勇敢了

    戚一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