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章 第 190 章

作品:《回到民国当名媛

    顾书尧其实之前就在犹豫要不要找梁霁月, 梁霁月马上要去英国, 殷司令眼看着时间也不多了,顾书尧想做些什么。

    梁霁月在这个时候邀请顾书尧,顾书尧自然是愿意的, 她知道殷鹤成也是。

    梁霁月是在去英国的前一天和顾书尧、殷鹤成见面, 还是在她的公寓里。

    这段时间殷鹤成虽然没有见梁霁月, 但一直让史密斯医生照顾她的身体。到公寓的时候梁霁月正站在梯子上,将墙上的一些画取下来。

    见顾书尧和殷鹤成来了,梁霁月回过头来, 满是欣喜:“你们来了!”又去招呼佣人, “吴妈,上茶点。”

    梁霁月还站着梯子上,那梯子又不矮, 顾书尧怕她从上面摔下来,忙过去扶。

    这是殷鹤成第一次去梁霁月家, 虽然客厅墙壁上的油画被摘下来不少,殷鹤成的视线还是被它们吸引了。那一张张色彩斑斓的画作, 他既熟悉又陌生。

    梁霁月正从梯子上下来, 见殷鹤成在一旁出神,顾书尧招呼了一句, “雁亭, 我不太扶得稳, 你过来帮一下忙。”

    殷鹤成稍稍愣了一下, 却还是过来了。

    殷鹤成个头高, 梁霁月站在最后一阶梯子上,刚好到他耳朵。他目不斜视,望着前方,不知在想些什么。梁霁月又看了一眼,心里不禁觉得感慨,她走的时候,她的鹤成才只有那么一点点大。

    梁霁月和上一次相比看起来气色好了不少。反倒是殷鹤成因为军务忙,又惦挂着殷司令,这段时间瘦了不少。

    梁霁月一直在打量殷鹤成,殷鹤成虽然对她不再和从前那样排斥,可他和她之间谈话举止还是有些不自然,他几乎不主动开口说话。

    顾书尧很少见殷鹤成在外这样寡言,可想想也是,他开口该怎么称呼?那一道坎又怎能轻易迈过去?

    梁霁月是个心思细腻的人,自然察觉到了,但她不点破,只笑了笑,让吴妈招呼他们两,自己去卧室里取礼物去了。

    顾书尧其实也很好奇梁霁月会送什么礼物,同时也有些紧张,不知道自己应不应该开口提殷司令的事,毕竟梁霁月和殷司令的过去她也不清楚。

    吴妈不太清楚梁霁月和殷鹤成的关系,和顾书尧大招呼道:“太太,好些日子不见您过来了。”

    顾书尧笑着点点头,“梁阿姨这阵子身体还好么?”

    “多亏了您请的那位外国医生,太太身体好多了。”吴妈说到这还看了眼殷鹤成,又道:“只是太太明天就走了,去那得一个来月,不知道她在船上吃不吃得消,太太这几天总是熬夜。”

    不一会儿,梁霁月从卧室里走出来,手里还拿了一幅装裱好的画,用纸袋子裹着。

    她走过来,站在殷鹤成的跟前,将那幅画递给他。殷鹤成接过,道了声,“谢谢。”

    “现在可以打开看看么?”顾书尧问梁霁月。

    见梁霁月点头许可,顾书尧将纸袋小心揭开,里面画着的竟是顾书尧和殷鹤成,这是一副仿照时下流行的结婚照画的画像,画面中顾书尧穿着婚纱,和殷鹤成并肩站着,身后是一大片百合花海。这画画得精细,不仅人画的生动、相似,连衣服上的细节都是用了心的。

    百合是百年好合的意思,一段感情最初的期许其实都是这个。

    “谢谢您。”顾书尧欣喜道,她又转过脸去,指着画上的自己问殷鹤成:“好看么?”

    “好看。”

    梁霁月坐在一旁,一直在看殷鹤成,听他开了口,脸上终于露出一丝欣慰的笑意。

    她从前也想过在英国开启新的人生,将盛州的这一切都忘掉,可是她的亲生骨R在这儿,他怎么能做到。

    她早在半年前就想过回国了,即使那里有她不想见的人和她不想触碰的回忆。那个时候盛军正和日军交战,英国的报纸上也会时不时对这起战争进行报导。一会儿主帅阵亡,一会儿阵地失守,看得她好几天都睡不着,好在在她匆忙回国之前,峰回路转,他的儿子反而打了胜仗。

    然而没过多久,又传来殷鹤成结婚的消息。殷鹤成还没出生的时候,殷司令指腹为婚便定了亲,那个时候梁霁月还不高兴,她不知道他儿子娶的是不是自己喜欢的人,婚礼又是什么模样?接连着又失眠了好些天。没有哪一个母亲不想陪着自己的孩子长大,不想见证他人生中每一个重要时刻。

    顾书尧见梁霁月一直没做声,跟她道:“您明天就要走么?”

    “票已经买好了,明天早上。”梁霁月说的时候,殷鹤成抬起头看了她一眼。

    顾书尧道:“我和雁亭明早来送您。”殷鹤成在一旁没有做声。

    梁霁月看了看顾书尧,“不用了。”她又将视线转向殷鹤成,却还是在跟顾书尧说话:“你们两看着脸色都不好,多休息,没必要过来送我。”

    顾书尧犹豫了一会,还是说了出来:“其实平时还好,这阵子实在是有些事,雁亭从头到尾都没睡几个钟头。”顾书尧说这句话的时候,她察觉到殷鹤成抬了下头。殷鹤成的心思顾书尧明白,毕竟殷司令已经到了这个地步,而他还对梁霁月念念不忘。若是能在殷司令临终前见上一面,便也是一了遗愿。但这件事也要看梁霁月的意思,一厢情愿是没有用的,反而对对方是一种负担,顾书尧并不确定梁霁月是否还愿意见殷司令。

    “怎么了?”梁霁月问了一声。

    顾书尧低着头,稍有些心虚,手不自觉地去摸膝上旗袍的暗纹,放低声音道:“雁亭父亲身体非常不好,医生说可能时日不多了。”

    梁霁月皱了皱眉,问道:“殷定原么?他怎么了?”说着她看了眼殷鹤成。

    梁霁月这句话令殷鹤成和顾书尧都有些惊讶,她并不避讳提殷司令,仿佛就像谈起一位旧友,语气既不生疏也不熟络。

    “爸爸之前中了风,在床上躺了好几年了,可最近又恶化了,吃不进东西,有时睡觉睡一半连气都喘不上来。”顾书尧顿了一下,还是道:“您愿意走之前过去看看么?他很想见你一面。”

    梁霁月沉默了一会,看了一会周遭,又看了看手表,有些尴尬道:“我还有些东西要收拾,不太来的及了。而且我在这边也没有什么熟悉的医生,也帮不上什么忙。”

    梁霁月坦然至此,再说别的什么情爱都显得多余,的确,她已经有了自己的婚姻,就算现在她也只是她英国那位丈夫的亡妻。

    梁霁月见殷鹤成一直不说话,便主动道:“你们先回去,我送你们,我们边说边聊吧。”说着便往玄关那走了。

    梁霁月走在前面,顾书尧和殷鹤成跟在她身后。他们沿着湖往前走,下了好一阵子雨,终于出了太阳,湖面上波光粼粼的。

    顾书尧知道梁霁月就要回英国,现在是见一面少一面了。如果殷司令那必然会留下遗憾,她不想殷鹤成今后也后悔。

    顾书尧刻意往前走了几步,和梁霁月搭话:“您回英国之后,有什么打算?”

    “我在伦敦边上有一套住宅,回去之后还是准备住那里。”

    “有人照顾你么?”顾书尧知道梁霁月并没有儿女。

    “那边家里还有两个佣人,边上的邻居也熟悉了。”

    顾书尧点了点头,“这样就好。”她望着梁霁月又道:“如果您哪天想回来就随时回来吧,这里很多人都等着您,一直都在。”

    梁霁月温柔地笑了起来,问顾书尧:“你们又有什么打算呢?”

    顾书尧道:“我和雁亭准备要孩子了。”

    梁霁月愣了一下,看着殷鹤成和顾书尧感概道:“真好!真好!”她连着说了两个“真好”。

    顾书尧也没有去过多解释是收养,说:“可是要当母亲了,却越发有些无所适从。我之前也在学校教书,可总觉得这还是不同的。”

    梁霁月却沉默了,过了很久才道:“其实只要用了心陪伴,其余的都不重要。”末了她突然又道:“你别学我,我不是一位好母亲。”

    有些话梁霁月一直没有机会说,这回起了个话头,她终于可以藏在心底的话一股脑都说了出来,“可能是上天在惩罚我,这些年我在英国一听到婴儿的哭声,都会忍不住浑身发抖,然后会忍不住去想,我的儿子在大洋那一边过的还好么?没了娘,那么淘气一个孩子,家里的姨娘会不会欺负他?”她一边说已经发起抖来。

    顾书尧去扶梁霁月,殷鹤成终于开了口:“没有人欺负他,他过的还不错。”殷鹤成虽然只这样说了一句,但顾书尧看到他的眼底已经有些泛红了,他的心并没有看起来那么硬。

    有些心结必须要说开了才能解开,梁霁月和殷鹤成这样顾书尧已经很欣慰了。她刚才特意提起孩子,一来是让梁霁月有开口的机会,二来这些天来因为打算孩子的事情,殷鹤成对待骨R亲情其实也有了变化。

    又往前走了些路,天色渐渐沉了下来,是时候该告别了。

    “雁亭、书尧,我就送你们到这吧。”梁霁月先开的口,叙事终于减轻了些愧疚,她终于可以当着殷鹤成的面叫他的名字了。

    殷鹤成点了点头,欲言又止。顾书尧看了他一眼,回过头跟梁霁月辞别:“天色不早了,您也先回去吧,妈。”

    顾书尧最后那个“妈”字那个音落下,殷鹤成看了顾书尧一眼,却没有反驳。而梁霁月的眼睛瞬间就亮了,看着顾书尧和殷鹤成愣了许久。已经有二十几年没有人叫过她一声“妈”了。

    她格外用力地应了一声,“嗯。”她先是看着顾书尧,视线又渐渐转向殷鹤成。

    顾书尧这声“妈”既是她自己想喊的,也是代殷鹤成说的,有些话殷鹤成开不了口,她便代他说了。

    越是难舍难分,越要下决心,梁霁月回头看了看,准备回去。

    殷鹤成却突然道:“明天我和书尧过来送您……”

    最终他还是松口了,只是他话还没说完,黄维忠带着人匆匆忙忙开车赶了过来。黄维忠是知道梁霁月身份的,这样贸然过来定是出了什么事。

    顾书尧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果然黄维忠下了车便道:“少帅,夫人,不好了。老司令快不行了,老夫人问您在哪,要您赶紧回去。”

    听黄维忠的语气便可以知道情况有多糟糕,殷鹤成和顾书尧即刻上了车。梁霁月只在一旁站着,目送他们离开后,便独自往回走了。

    霞光滔天,映在她的素色旗袍上。她抬起头,夕阳渐渐沉了下来,落到对面的山后去了。就这样看着看着,她的步子不知不觉停了下来。

    那一边,司机尽可能地开足了马力往回赶,殷鹤成和顾书尧心里惴惴不安,顾书尧觉得十分意外,明明他们从帅府出来时,殷司令睡的还安稳,怎么突然就这样了。如果真的回去晚了,这会是一生的遗憾。

    好在,最终还是赶上了殷司令的最后一面。像是一定要等着儿子回来,殷司令明明只有最后一口气,却还是挺住了。

    殷司令卧室里外站满了人,一见殷鹤成和顾书尧回来,便自觉让出一条路来,即刻有人往里通传:“少帅回来了!少帅回来了!”

    殷老夫人坐在床头,忍着眼泪忙向殷鹤成招呼,“雁亭,快过来,你父亲有话跟你交代!”

    殷鹤成和顾书尧连忙赶过去,殷司令见儿子来了,颤颤巍巍伸出手去,用尽力气紧紧握住儿子的手,吃力地说出了最后一句话:“燕北六省你得给我守住了!”

    “好!”殷鹤成郑重答应,殷司令那双沧桑而浑浊的眼才终于阖上。

    身边渐渐有了哭声,望着这样一位戎马半生的老人顾书尧也落下泪来。

    殷鹤成将父亲的手放回被子中,眼神由涣散渐渐变为坚定,有应了一声:“好。”

    殷司令一过世,殷鹤成便越发忙了,殷司令虽然早就已经卸任,但他的生死仍有许多人关注。他甚至连悲痛的时间都没有,傍晚的时候先召开了内部高级军官的会议,重新安排了布防,才正式对外发丧。

    老夫人因为殷司令离世悲伤过度也病了,接连出事,帅府里忙作一团,顾书尧也是到了晚上的时候才记起来殷鹤成答应送梁霁月的,可眼下定是不可能的。顾书尧于是交待了几位侍从官,嘱咐他们代她和殷鹤成去送梁霁月。毕竟出了这样的事,梁霁月定会理解的。

    然而第二天上午侍从官从盛州港回来,对顾书尧交待:“夫人,您没有记错时间吧,港口那班轮船没有见到人。”

    这个时候帅府里已全是吊丧的人,顾书尧忙着招呼和守丧,便也没有多心了。只是在送来的那一排排花圈和挽联中,顾书尧突然在灵前看到了一束没有写任何名字的菊花,那一束花就那样安静地摆在角落里,寂寥无声。

    吊唁那天,长河政府、南方政府以及外国那些大使馆都派了人过来,除了日本。

    这些日子以来,长河政府和南方政府之间的明争暗斗就没有停过,两方都忙着拉帮结派,战事似乎无法避免了。

    殷鹤成和父亲感情深厚,却也不能过多的表露,既要招待吊唁,还要加倍留神处理军务。顾书尧在一旁看着心疼,便尽力地替他处理帅府中的事情,以及帮着他去应付那些别有用心的人。

    殷司令的丧事加上之后的一些琐事,前前后后一个多月才处理完。或许是劳累太多,又或许是最近天气又冷了些,顾书尧这段时间总是说不上来的不舒服。直到一回厨房里送过来涮羊R,顾书尧才吃了一口,便吐得干干净净。

    帅府上下还在为殷司令的事情C心,殷鹤成也外头也忙,都没有注意到顾书尧身子不好。倒是顾书尧察觉到不对劲,让颂菊去请大夫过来。

    而殷鹤成自从殷司令过世后一直都郁郁的,他虽然二十四岁那年就代替父亲处理军务,可殷司令那时还活着,即使中风瘫痪也于无形中给了他支撑,而如今他真的是父亲亡国、母亲出离的孤儿了。

    而现在长河政府的官员趁着吊唁的名义几次三番到帅府来,声称方中石不遵守约定,暗中在交界之处布下兵力,希望殷鹤成能派兵支援。与此同时,另一方也在暗中联系殷鹤成,说辞是穆明庚和日本人私自勾连,准备卖国求荣,希望殷鹤成能与他们一起卫国锄J。

    因为这些事情,殷鹤成很晚这几日才回帅府,他回来的时候顾书尧已经睡下了。顾书尧原本想等着殷鹤成回来的,等得太久了便睡着了。她半夜醒来才发现殷鹤成回来了,办公桌那边灯还亮着。

    顾书尧索性坐了起来,灯下殷鹤成眉头紧蹙,批示、签名一气呵成。

    他处理军务时极其认真,并没有注意到她。

    顾书尧从床上下来,在衣架上拎了件大衣过去,给殷鹤成披上。殷鹤成这才察觉到,回过头问:“怎么起来了,是我吵着你了么?那我以后到书房去。”

    “不,我陪着你,无论将来如何,都有我还有……孩子。”

    听顾书尧说起孩子,殷鹤成才想起来之前让潘国书去找孤儿那件事被耽搁了,忙道:“我过两天就让潘国书去……”

    顾书尧温柔地笑着,打断他:“雁亭,我想不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