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章 第 186 章

作品:《回到民国当名媛

    顾书尧没想到五姨太跟她说的竟然是这个, 五姨太说殷鹤成这个月来经常在一个女人的公寓里过夜, 说的不就是她么?

    只是听五姨太的口气, 五姨太似乎并不知道那个人是谁。也对, 如果当初殷老夫人和五姨太知道殷鹤成搬去她那, 怎么罢休?

    五姨太见顾书尧一直不吭声,道:“书尧,雁亭这回要带人回来,你可别……”

    顾书尧笑着打断她,随口道:“这件事我知道。”

    “你知道?”五姨太觉得不可置信,又反问了一遍。

    顾书尧笑了笑,看着五姨太稍显狼狈的模样, 肯定地点了点头。

    这样一来, 五姨太更加惊讶了, 她惊讶的不仅是顾书尧知道这件事, 而是顾书尧的语气和扰度, 她实在太不在乎了。五姨太明明记得顾书尧一直排斥雁亭纳小,而如今雁亭又的确有了新欢,她原本以为顾书尧这回和雁亭是到头了,怎么几个月不见, 她在这件事上如此沉得下气来?

    不过话又说回来,顾书尧既然知道了这件事,想必雁亭也没瞒着她。难道是她现在少了底气, 终于知道学乖了?

    五姨太上上下下仔细打量了顾书尧一眼, 还是觉得好奇, 问顾书尧:“既然你都知道了,那你告诉五姨娘,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居然能让雁亭这么魂不守舍?”老夫人一向说雁亭有分寸,即使是从前,他也从没有这样一个多月不回帅府过。

    五姨太这个问题让顾书尧愣了一下,她该怎么答?难道告诉五姨太她口中那个让殷鹤成魂不守舍的人就站在她面前?

    顾书尧想了想,只道:“五姨娘,这我还是不说了吧,您要想知道自己去问雁亭吧。”

    五姨太以为顾书尧不乐意,心中窃喜,嘴上却不饶人,“也是,毕竟明天人家都要来帅府住了,你今天不告诉我也不要紧,不过你还是要心胸宽阔些,别传出个少帅夫人容不下姨太太的名声来。再这么说,人家也是雁亭看中的,这一个多月夜夜都宿在她那,是有多喜欢她呀?何况这么多晚上了该有的早就有了,只是差个名声罢了,你可要明白。”说着,她还得意洋洋地瞥了一眼顾书尧。

    五姨太揣测的那些也的确是对了些,顾书尧不与她争辩,只看着五姨太的眼睛答道:“这件事您不用跟我说了,直接跟雁亭讲便是,他如果要带人回来,我绝不干涉!”

    “对嘛,你还真懂事了不少。”五姨太听顾书尧这么说,虽然觉得没面子,却仍撑着场面,将这句话说完了才走。

    顾书尧原本没表露出太多来,等五姨太走了,她终于没忍住,轻轻笑了声出来。只是顾书尧不明白,她扪心自问从前待五姨太并不怠慢,为什么五姨太要这样处处针对她?

    虽然已经快晚上了,可殷鹤成回来还要些时间,顾书尧便先去殷司令那探望。她之前一走了之,作为妻子,顾书尧确实很多事都没有顾及到,如今她能做的便是尽可能地去弥补。

    几个月不见殷司令,他的病情恶化了不少,连照顾殷司令的医生也说:“老司令恐怕很难康复了。”即使是这样说的,却已经很委婉了。

    但也不是那么意外,毕竟躺在床上也快两年了。

    前一阵子殷鹤成还和她提起过,不过那时许是殷鹤成不想让她不安稳,只随口一说便带过去了。

    殷司令躺在床上意识不清,只剩嘴唇半张着保持呼吸。顾书尧站在一旁看着,不知怎的,眼前突然浮现起他年轻时的模样,或许是这段时间听了许多他年轻时的故事,如今顾书尧再去看他时,不再只是一个日薄西山的老父,还是别人曾经口中戎马倥偬的丈夫。

    四姨太弯着腰在殷司令耳边轻轻说着,“定原,你儿媳妇来看你了。”殷司令终于清醒了些,眼睛微微睁开。

    顾书尧也连忙走过去,殷鹤成睁开眼,定定看了她和四姨太一眼,随即又失望地阖上了。

    也就在这一刻,顾书尧的脑海中突然冒出一个念头:如果来看望他的不是她,而是梁霁月,殷司令此刻会是什么反应?又或者,梁霁月是否能想象到殷司令此刻是这个样子?

    不过顾书尧也只是想了一下,便打住了。顾书尧之前就已经旁敲侧击地问过梁霁月旁的,梁霁月的态度比她想象的还要坚决。

    毕竟梁霁月和殷司令的那些渊源、那些纠葛她都知道。梁霁月和殷鹤成母子想见都那样艰难,何况是和当初下定决心两不相见的前夫了。

    顾书尧从殷司令那离开后,又去大厅看了眼殷鹤成生日宴的准备情况,因为眼下的局势,并没有怎么C办,只请了关系亲密的朋友、亲戚到来。

    这件事殷鹤成本交给潘主任负责,顾书尧大可不必C心,只是因为那是他的生日,她不想出任何岔子。

    等顾书尧过目完,殷鹤成正好也回来了。已经是晚上十一点,他见她还在大厅有些吃惊,“书尧,你怎么还没睡?”

    她偏着头,看了他一眼道:“你没回来,我睡不着。”

    殷鹤成笑了出来,走到她面前,搂着她的腰往楼上走,“我现在回来了,上去睡吧。”这是她回帅府他们一起共度的第一个晚上。

    待卧室的房门关上,顾书尧迫不及待地跟殷鹤成道,“我跟你说件事,憋了一天了,你走了,都不知道跟谁说去。”

    殷鹤成见她眉眼中还带了些笑,于是问她:“什么事呀?”

    她走上前,伸手勾住他的脖子,歪着头看着他笑。“今天五姨太跟我说……”

    殷鹤成鲜少见她这样,也饶有兴致地打量她,“跟你说什么?”

    “她说你头一回被一个女人迷得魂不守舍的,还要带回帅府来。”

    殷鹤成稍稍皱了下眉,即刻便掩下去了,望着她笑道:“不是已经带回来了么?”

    顾书尧“啧”了一下,凑到他耳边靠近了道:“我就当她在夸我了。”

    “夸你什么呀?”

    “夸我本事好呗,赶都赶不走!”顾书尧瞥了一下嘴,学着五姨太的口气道:“人家也是雁亭看中的,这一个多月夜夜都宿在她那,是有多喜欢她呀?”

    哪知顾书尧话还没说完,便被殷鹤成一把给抱起来了,压倒在床上暧昧道:“那你说你是哪种本事好啊?我怎么觉得还不够好。”

    顾书尧自然知道他在说什么,只是她实在没想到人前那么正儿八经、不苟言笑的一个人怎么也说得出这种浑话,脸刷地就红了,“你好歹也是个总司令,在外头天天扳着一张脸,要是让你的部下听去了……”

    殷鹤城听她这么说,忽地笑了一下,在她耳边轻声道:“我只对你一个人说,你得替我好好保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