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1章 第 181 章

作品:《回到民国当名媛

    顾书尧先去燕北女大上了课,然后又去了城外的实验基地了解进度。孟学帆用x光诱导菌群之后, 出现了一种新的变种, 这种新菌种在产量上和之前的相比有了提高,但是仍旧达不到生产的程度。诱导突变是不定向的, 这个谁都控制不了,能做的只有通过大量的实验继续诱导。

    顾书尧离开实验基地后,又去看了殷鹤闻。她病了好一阵, 一直都没能去看看, 不知道殷鹤闻最近过得好不好。

    顾书尧特意给殷鹤闻买了些他喜欢的花生酥。到殷鹤闻外公家的时候,殷鹤闻并不在, 鹤闻的外婆说他还在梁霁月那学画, 顾书尧便又去了梁霁月家。顾书尧也十分乐意去那儿, 她对梁霁月有一种说不出的好感。

    是梁霁月亲自过来开的门,见识顾书尧十分高兴, 莞尔笑道:“顾小姐, 好久不见。”

    “一直想过来看看, 但是前段时间感冒了。”

    梁霁月定定看了顾书尧一眼,说:“我看你精神状态好像是有些不好。”

    顾书尧精神状态不好并不是因为生病,而是昨晚上累着了,早上又起得早。想到这,顾书尧有些难为情,只朝梁霁月笑了笑, “谢谢您关心, 我现在已经好多, 只是昨晚上没太睡好。”

    梁霁月点了下头,又说:“我过一段时间就要回英国了,之前说好给你画幅肖像的,就怕你没时间过来。”梁霁月给顾书尧展示了下她沾了颜料的手,又指了一下旁边的鞋柜,眨了下眼:“鞋自己拿一下,我就不跟你客气了。”

    梁霁月不仅优雅,熟悉之后又有另一重灵动,也难怪老天如此优待她,没有在她的面容上留下太多岁月的痕迹。

    这时,殷鹤闻也跑了过来,一眼就认出了顾书尧手上拎着了那包花生酥。鹤闻虽然没有以前那么活泼,可他毕竟还是个孩子,依旧对这些小吃感兴趣。

    顾书尧笑着瞪了殷鹤闻一眼,“洗手去!”

    殷鹤闻看了眼手上的颜料,立刻跑到盥洗室去了。看着殷鹤闻的背影,顾书尧笑着摇了摇头,梁霁月也笑了。

    殷鹤闻一日比一日好,顾书尧心里觉得安慰。

    梁霁月将一间带阳台的书房作画室,正好是黄昏时分,金灿灿的夕阳从阳台照了进来,是这一天中最后也是最绚丽的光亮。

    顾书尧坐在阳台的椅子上偏头看着殷鹤闻吃花生酥,笑着教导道:“也给你梁阿姨些啊。”

    顾书尧回头准备看梁霁月,梁霁月却制止:“别动。”

    顾书尧不敢回头,“怎么了?”

    “你现在这个样子特别美,我帮画下来。”梁霁月已经在画布上勾勒出顾书尧轮廓来,她的半张脸沐浴在阳光中。

    殷鹤闻走过去看梁霁月画画,将手里吃到一半的花生酥高高捧到梁霁月面前,“梁阿姨,您吃么?”

    梁霁月摆了摆手,道:“我从前很喜欢,不过后来就不怎么吃了。”

    顾书尧仍望着前方,与梁霁月聊天:“鹤闻年纪小,不是很懂事,真的麻烦您了。”

    “我很喜欢鹤闻,我其实……”梁霁月欲言又止,默了一会儿,还是道:“我其实也有一个儿子,我离开他的时候他和鹤闻一般大……”

    虽然顾书尧没有回头去看梁霁月,但听她说话的语气,便知道她说这句话时的表情:紧张、遗憾还有愧疚。

    虽然窥探别人的隐私不是一件好事,可听梁霁月情绪这样低落,顾书尧还是问了一句:“那您儿子现在……”顾书尧不敢多问,若是梁霁月的孩子已经不在人世了,她这样发问反而对梁霁月是伤害。

    梁霁月看了眼顾书尧,又在画布上添了几笔。她似乎看穿了顾书尧的心思,只淡淡道:“他现在过得很好,只是我没有去找他了,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也不好再找他了。”

    顾书尧记得梁霁月说过,她过世的丈夫是英国人,只是不知是什么原因让母子相隔。她想了想,还是不再去问了。

    梁霁月却主动和她搭话:“我听鹤闻说,你还在大学任教,辛苦吗?”

    顾书尧笑了笑,“还好。”

    梁霁月又说:“女人难得有自己的事业,想必你丈夫很支持你。”

    听梁霁月突然提起这些,顾书尧稍有些意外。她也不清楚梁霁月是否已经知道她的丈夫是燕北六省的总司令。

    梁霁月见她沉默,笑道:“我看见你手上戴着婚戒,之前到没见你戴,是结婚了么?”

    顾书尧看了眼无名指上的戒指,她从前原本取下了,今早上又从抽屉里取出来带上的。顾书尧想起殷鹤成昨晚说的那番话,实话实说:“我先生的观念原本很保守,不过这些年他改变了不少。”

    夕阳沿着摆满玫瑰的窗台渐渐移动,那轮金乌慢慢沉到对面的山后去了。顾书尧用余光看了一眼,提醒梁霁月,“太阳落山了,会不会影响您画画?”

    梁霁月搁下笔,摇了摇头,笑着说:“不要紧的,你的样子我已经记在了心里。”说着她抬起头看了眼顾书尧:“画到时再给你,我可能还需要完善一下细节,我买了三周后去英国的船票,你记得在这之前拿便好了。”

    天色已经不早了,顾书尧点点头和梁霁月辞别。她先送殷鹤闻回家,然后让司机送她回公寓。

    早上殷鹤成曾说过,今晚他还会来公寓,而现在已经天黑了,他没有钥匙,不会被锁在门外吧。一想到这,顾书尧便让司机开快些。

    到公寓时,楼下并没有殷鹤成的人。顾书尧匆匆上了楼,不过令顾书尧奇怪的是,楼下几位邻居家都没有亮灯。

    顾书尧将房门打开,公寓里还是早上出门前的模样。

    顾书尧还没有吃饭,殷鹤成应该也是要回来吃晚饭的,顾书尧便去厨房烧菜,她从前饭菜都做得简单,饭也只煮一点。可一想到他要来,便多炒了些菜。

    顾书尧将菜端上桌时已经是七点三刻了,她坐在餐桌前等了半个多钟头,菜都快凉了,可门外的过道上还是一点动静都没有?难道是他之前来了,见她不在家又走了?还是他忘记要过来?

    顾书尧原本想往北营行辕那边去通电话,站起来走了几步还是坐回去了。不该是她去打这通电话。

    可顾书尧还是觉得懊恼,她没想到她会这么盼望他过来,不过一天的功夫,她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

    又等了半个钟头,还是没有等到殷鹤成,顾书尧一咬牙便将满桌子的菜又热了一遍,一个人对着餐桌对面的空椅子吃了起来。

    不过动筷子之前,她还是每样菜都给他留了些。

    她吃完晚饭指针已经指向九点,顾书尧有些坐立不安,站在窗户边看了好一会。外头华灯初上,偶尔一两辆汽车驶过,却没有在楼下停留。

    汽车开过时,她的心情也跟着汽车的距离上下起伏,顾书尧不得不承认,她的心被他牢牢牵制着,虽然她并不是那么愿意承认。

    她其实还有别的事,今天才上了一堂法语课,收了不少学生的法语作文上来,她还要批阅。

    索性不去想旁的,顾书尧坐在客厅开始批阅起学生的作文来。唯有工作上的事情,能让她沉下心来。不知不觉一个钟头过去了,顾书尧刚翻开最后一本作业,便听到楼下有鸣笛的声音,过了一会,楼梯上又传来人走动的声音,那是军靴踩在地上的声音,她从前听过许多回,早就能分辨了。

    果真,不一会儿,殷鹤成过来敲门,“书尧,开门。”

    原来他还是要过来的,虽然已经十点了。顾书尧走到门口去给他开门,却堵在门口故意不让他进去,语气也是幽幽的,既像是在埋怨,又有些男女间的情趣在,“你还以为你今天不来了,我一个人睡也没那么挤。”

    殷鹤成见她这个样子,笑了出来,“我今天稍微有些事,来晚了。”说着看了身后一眼,“先让我进去,过会再说。”

    顾书尧这才意识到他此刻身后是站着人的,果然殷鹤成一进来,黄副官和侍从官们便都跟着进门了。她刚才那些话,他们定是听去了,难怪殷鹤成刚才笑话她。

    侍从官们神情倒是如常,当着殷鹤成的面笑意都收敛得干干净净。他们一个个提着皮箱走进来,进门便和顾书尧致意,“夫人。”

    顾书尧回过神来,数了数才发现提过来的皮相足有十几个,不一会儿又有几个官邸的佣人进来帮着整理皮箱里的东西。

    顾书尧站在客厅中间看愣了,她明明只让殷鹤成带几件换洗的衣服过来,这架势完全是在搬家。

    顾书尧回过头去看殷鹤成,他已经靠坐在沙发上了,俨然一副主人的模样。顾书尧瞪了殷鹤成一眼,殷鹤成似乎看穿了她的心思,立即道:“他们只是来帮着收拾,并不留在这,你放心。”

    殷鹤成刚说完,黄维忠上前一步走到他身边,将一只上锁的箱子交到殷鹤成手上, “少帅,您的密码本都在这里面了。”

    殷鹤成的密码本是拿着译加密电报的,他把这些都带来了,岂不是还打算在她这办公?果不其然,黄维忠又报告道:“少帅,通信兵已经过来了,线路今晚就可以接通。”

    顾书尧越听越不对劲,殷鹤成虽然答应她不回帅府,她原本只想着偶尔让他在这边住些日子,可他倒好,竟把他的东西都搬过来了。顾书尧有一种引狼入室的感觉。

    黄维忠报告完事情后刚走,殷鹤成便抬起头来看她,眼中满是得意的笑意。因为还有佣人在,顾书尧也不好当着他们的面说什么。于是走到殷鹤成身边走下,小声道:“我这房子太小了,容不下你这尊大佛。”

    他一把将她搂紧了,“我觉得不小,只是东西少了些。床也稍微小了些,过两天让人换掉就好。”

    见殷鹤成不买她的账,顾书尧又说:“你在这倒还好,你的人怎么办?难道要他们每天都守在楼下?再说周围还住着别人呢,他们都穿着军装太点眼了。”

    “点眼有什么问题吗?你是我夫人这件事难道不是全盛州人尽皆知?”她面露无奈的样子十分有趣,他也看笑了,还是不再戏弄她,坦白道:“我已经将楼下这几层都租下来了,暂时作为侍从室。”

    这件事上殷鹤成无疑已经占了上风,他并不想在这件事上再与顾书尧纠缠,随手翻开桌上顾书尧方才再看的作业,问她:“这些都是法语吗?”

    顾书尧被他算计成这样,并不想搭理他,随口应了一句,“是。”

    那本作业时上全都顾书尧批改的痕迹,殷鹤成挑了下眉,“你的学生不怎么样呀,怎么错这么多?”

    顾书尧不想理会他,“人家至少会一些。”

    哪知道他就在这里等着她,“我不会,那你教我呀。”

    “教你什么?”

    佣人和侍从官们正好退出去,他突然靠近她,在她耳边道:“我爱你用法语怎么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