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章 第 180 章

作品:《回到民国当名媛

    殷鹤成轻轻咬着她的唇瓣。顾书尧动弹不得, 只能任他咬吻。可他得了逞并不罢休,更进一步撬开她的唇,试着轻轻碰了碰她的舌尖,然后加深这个吻。

    那是一种湿热且熟悉的感觉, 顾书尧被他这个强势而绵长的吻弄得周身燥热,他身上的烟草香味铺天盖地地朝她涌来, 让她真切地明白眼前的这个人就是那个人——那个她只能偷偷想念、以为不会再见的人。不知怎的, 她身体里突然钻出一股冲动, 这是压抑了许久后的爆发, 她终于仰起头也去回吻他。

    殷鹤成一边继续吻她, 一边动手脱她衣服。他往前走了两步,将她的腰抵在餐桌上。

    顾书尧用余光瞥了一眼, 餐桌只有一盒碧螺春,几乎是空着的, 她忽然明白殷鹤成想干什么。

    “别在这……”顾书尧轻轻推开他, 难为情道:“去床上吧。”

    “好。”

    两个人跌跌撞撞地从餐厅吻着到了卧室门口。

    顾书尧反手将卧室的锁扭开,殷鹤成稍稍往前一用力, 门突然往前冲开, 两个人随着门一同撞到了门上。

    顾书尧是背对着门撞过去的, 好在殷鹤成提前伸手护住了她的后脑勺,并没有磕着。

    她完全被他搂在怀里。

    顾书尧微微仰起头, 伸手去抚摸殷鹤成的脸颊, 眼神迷离地望着他, 语气中带了些埋怨:“你为什么还要来找我?”她原本以为她可以彻彻底底忘了他, 然而他一出现,她才发现只是徒劳——她根本控制不了她自己。

    殷鹤成将手覆在她的手背上,垂眸望着她,低声道:“我早就想来找你了,可我怕你不乐意。”

    “那你现在怎么过来了?你难道……”

    顾书尧话还没说完,殷鹤成便将她打断了,丝毫不留情面地戳穿她:“书尧,我知道你心里还有我。”

    顾书尧没想到他会这样肯定,抬头去看他,殷鹤成看着她,脸上浮出笑容来。他将头靠过来,唇里湿热的气息吐在她面颊上,“我心里也有你,只有你。”说完,他又轻轻吻上她的唇,他知道她不会再拒绝他。

    顾书尧的卧室不是很大,床也比他们在帅府、官邸的欧式大床要小很多,可这似乎并不妨碍他施展。

    许是小别胜新婚的缘故,殷鹤成今天格外卖力,撞的每一下都极为深,顾书尧虽然一开始有些吃痛,却也只攀着他的颈和背强忍着。她并不想让他停下来。

    窗外的秋风还在继续刮着,天色已经渐渐黑了,不一会儿又淋淋漓漓下起雨来。黄维忠原在楼下等着,他没有带伞,只好到别人的屋檐下去避雨。

    好在之前停在燕北女大的侍从官们找了过来,问道:“黄副官,少帅呢?”

    黄维忠抬了下头,望了对面楼上的窗户一眼,转过头吩咐道:“少帅今晚应该是不会下来了,留几个过来到这守着,把车也开过来,其余的人先回去。”

    楼下寒风瑟瑟,黄叶被秋雨淋得湿透,可楼上那间卧室却是暖的,殷鹤成的汗顺着下颌留下来,滴在顾书尧的胸前。

    反反复复折腾了大半夜,顾书尧虽然精疲力尽,却一声饶也没有告,强撑着和他到了最后。

    殷鹤成终于到了,紧紧按住她的腰,顶到最深处,在她身体里全部释放后才出来。

    床上只放了一个枕头,顾书尧让给殷鹤成枕着,自己侧着身子躺在一旁。殷鹤成却一把将她捞过来,让她睡在他的臂弯里。

    顾书尧紧贴着他躺着,方才的冲动已经褪去,她慢慢冷静了下来。顾书尧从殷鹤成怀里出去,准备起身。

    殷鹤成却将她拉住,让她平躺着。他的手停在她的小腹上,“先别起来,再养一会儿。”

    顾书尧将他的手拿开,淡淡道:“没用的。”

    “跟我回去,我们再去找几个好医生,我们都还年轻,等得起。”

    顾书尧光着身子坐起来,看了一眼被风轻轻吹起的窗帘,“时间不早了,你可以回去了。”

    听她这么说,他的语气也变了,起身去抓她的手,“顾书尧,你什么意思?”

    她的手被他握着,却仍望着前方,“今晚我应该让你满意了,你并不缺女人,以后都不要再来找我了。放过我,也放过你自己吧。”

    “满意?你以为我来找你是做什么的?”他咬牙切齿。

    沉默,长久的沉默,他和她都没有再说话,卧室里静得像尘埃都落了地。

    顾书尧背对着殷鹤成坐在床边上,过了好久才回头来,眼眶里全是泪,“别再费心思了,没用的,雁亭。”

    她一落泪,他的心即刻便软了,从她背后紧紧拥住她,连声道歉:“书尧,对不起,我刚刚不该用那样跟你说话。”

    说着,殷鹤成将顾书尧重新抱回床上,紧紧搂在怀里,“书尧,不管别人跟你说过什么,我只想告诉你,我殷鹤成只有你一个,以后也只会有你。孩子是靠缘分的,有没有我们都不强求,好么?”

    顾书尧只看着他,并没有说话。

    殷鹤成想了想,还是开口道:“上次是我不对,不该那么对你,我以为你一直在用药……你没有用过是最好的,是药三分毒,那些东西我怕对你身子不利。”

    他怎么知道了,顾书尧十分意外,令她更惊讶的是他的话,她没想到他居然是这样想的。

    他见她不出声,接着道:“书尧,我还一件事要跟你解释。”上次她在官邸置气出走时,他喝醉了并没有意识到,后来换衣服时才注意到他自己衣领上的口红,“我那晚确实去了不该去的地方,在外头喝高了,可我没有碰过别人。我之前答应过你的,跟除了你之外的女人都保持距离,我一直都记着。”

    “跟我说这些做什么。”她的语气仍旧有些冷淡,可终究是开口了。

    殷鹤成察觉到了她的变化,用肯定的语气道:“你是我堂堂正正娶进门的妻子,自然要告诉你。”

    她低过头不去看他,头埋在他的胸前,也不再推开他了。

    殷鹤成却伸手去碰她的脸,见她的下巴抬起来,低声问她:“缓过来了没有?再来一次?”

    她不作声,便当是默认了。

    他翻了个身,又将她压倒了身下。轻吻抚摸过后,直接扳开她的一条腿,挺身而入。

    只是这一回他不再和之前一样用力,在她快要到达那座高峰时,竟突然停下来,俯身看着她:“书尧,答应我,以后不准再让我走了。”

    他居然在这个时候停下来,她浑身像有蚂蚁在爬一样难受,顾书尧皱眉看着他,可他的态度比她还坚决——她不松口他便不会成全她。

    他见她不说话,似乎故意要让她难耐,还往里稍稍推进了些。

    顾书尧的脸熬得通红,又恼又羞,骂了声:“殷鹤成,你混蛋!”

    他轻轻喘着气,稍带了些笑:“答不答应我。”

    “我……答应你……”他弄得她快疯了,“别这样了……”

    他低低“嗯”了一声,从她身体里退出来,然后狠狠地了撞了上去,直接送她去了顶峰。

    虽然是在那个时候被*着说出来的,顾书尧倒还守信用,没有再让殷鹤成走了,一起过了夜。

    公寓这边没有佣人,早餐也要自己亲自做。顾书尧早上一直订了闹钟,不过殷鹤成睡得浅,她醒来的时候他也醒了。

    “干什么去?”他一把勾住她的腰。

    她回头看了他一眼,“做早餐啊,你不吃么?”

    他说,“书尧,跟我回去吧,有人伺候你也不用做这些。”

    她不应他,挑开话题道:“你应该还没有尝过我做的东西吧。”

    他仔细想了想,“好像真还没有过,那今天让我尝尝夫人的手艺。”

    顾书尧笑了笑,简单洗漱了下,便去厨房里煎蛋。没有人伺候是要累些,但只有他们两人,倒和她记忆中一百年后的寻常夫妻没什么区别了。她其实更喜欢这样。

    顾书尧煎好蛋后,便去泡牛奶。刚将奶粉倒进两只杯子里,腰便被人搂住了。

    “别闹。”

    “我就要闹你。”

    顾书尧回头看了他一眼,他已经穿好了衣服,便道:“下次过来的时候,多带两身衣服来,以后好换洗。”

    殷鹤成稍稍愣了一下,用手去刮她下巴,“行,我今晚就带过来。”他自然明白,她这样说还是不想和他回去,可她让她过来,便也是退让了。不能急于求成,还得慢慢来。

    早餐做的简单,煎蛋、吐司还有牛奶,吃完了殷鹤成主动收拾。从前都有佣人伺候,他主动动手做这样的事还是第一回,顾书尧坐在餐桌前看着他的背影还是没忍住笑了出来。

    顾书尧今天也还有事,既要去燕北女大上课,还得去殷鹤闻那看看。等殷鹤成收拾好了,顾书尧便和他一起出门,出门前,她还替他整理了一下衣服上的褶皱。

    他们一起下楼,顾书尧稍有些疲惫,殷鹤成倒是精神抖擞。

    刚走到楼下,黄维忠和几个侍从官立即走过来,齐刷刷地敬礼:“少帅,夫人!”

    他们都在楼下,顾书尧十分意外,她看了黄维忠他们一眼,又去看殷鹤成。不会他们在楼下守了一夜?顾书尧有些不好意思。

    殷鹤成倒没说什么,朝顾书尧伸了下胳膊,顾书尧还是挽了上去。她虽然不回帅府,可怎么说也是他的妻子,算是每人都各自退一步。

    殷鹤成先让司机送她去燕北女大,临下车前,他握住她胳膊,靠在她耳边说:“今晚我还过来。”想了想又补充道:“你还得给我配把钥匙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