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4章 第 174 章

作品:《回到民国当名媛

    都说夫妻争吵是床头吵架床位和, 可明明是这样一句话,他说出来却依旧是冷冰冰的。冷战了好几天, 一见面便是这幅样子, 那些藏在心里的委屈便更加说不出口了。

    顾书尧只看着殷鹤成不说话, 殷鹤成却推着她往里走,他进一步她便被*着退一步, 直到*退到床边,他将她推倒在床上。

    顾书尧狼狈地倒在床上, 盘好的发已经全部散开, 她艰难地用手撑着想坐起来, 哪知还没有起身,就被殷鹤成死死按在了床上, 洋裙的领子也被他全扯开了。

    顾书尧不敢置信地去看眼前的人,他的眼底没有爱意、也没有情.欲, 有的只是疯了一样的发泄。

    究竟是怎么了?

    她实在不想和他在这个时间、在这样情绪下发生关系,扯住自己的衣服制止他:“殷鹤成, 我现在不想这样。”

    殷鹤成不理会顾书尧,反而将她的手禁锢在头顶, 然后告诉她:“我是你的丈夫, 这是你应该做的事情。”

    殷鹤成埋下头去吻她的颈,却带着侵略的意味, 没有多少温存。

    顾书尧这一天下来其实早就筋疲力尽了, 没有力气再去挣扎, 也无法跟他解释即使成婚了, 只要违背她的意愿其实也是□□。

    她从前想着只要两个人的心在一起,时间的距离又算什么?可如今发现这一百年的每一分每一秒在他们面前都是阻碍,两个不同时代、不同社会背景出生的人,怎么可能真正做到切身处地理解对方?

    可是她也知道,他们走到这里有多么不容易,往事一幕幕在她眼前流转,是这些年他们在硝烟里一次又一次地离别与重逢。他是个说得少做得多的人,不曾对她说过多少让她动容的话,可他实实在在替她负过伤,在枪口下用自己的性命去换她……

    这样的感情是做不得假的。

    只是现在为什么会到这一步呢?谁能告诉她,眼前这个在她身上发泄欲望的人还是不是那个愿意为她去死的人?一想到这里,顾书尧的眼泪落了下来。

    许是听见她抽泣,他不怎么温柔的动作终于停了下来。

    “不情愿?”他低沉着问她。

    顾书尧红着眼睛看着他,没有说话。

    “为什么不情愿?”他握住她的肩又用力问了一遍,他说这句话的时候他的眼睛也红了。

    顾书尧闭着眼睛没有理会他,殷鹤成的嘴角却漫过一丝冰凉的笑,“怎么?是因为这次没有避孕药?还是我耽误了你的好事?”说着,他看了眼墙上的挂钟,告诉她:“现在已经九点了。”

    顾书尧听殷鹤成说的这句话听得云里雾里,避孕药?什么避孕药?还有他刻意说的九点,难道他是在说何宗文?

    顾书尧还没来得及问殷鹤成,他已经从她身上起来,门一摔,出去了。

    顾书尧无力地躺在床上,偏过头看到时钟已经偏离九点钟,顾书尧淡淡看了一眼,她还是没有能兑现她的承诺。

    只是现在她已经没有心思再去想这些,整个人像被挖空了一样。

    他们的点滴回忆、袁馨跟她说的话、殷老夫人的暗示、五姨太的咒骂、冯夫人的怜悯、何宗文的请求,以及殷鹤成晚上的态度,顾书尧的脑子里乱成一团,她实在无法忍受,从床头柜最底下一格翻出一包烟来,那还是之前她没收殷鹤成的烟。

    她取出一根点燃,夹在手指间麻木地吞吐。香烟逐渐让她冷静下来,让她开始客观地分析一些事情。她意识到殷鹤成这次发作或许是看见了她藏在床头柜中的避孕药,她其实买回来后一次都没有用过,因为她和他一样渴望孩子。

    如果他没有误会避孕药的事,是不是就不会吵成这样?他们第一次发生这样的争执,顾书尧不想有误会。

    顾书尧走到电话机前给帅府去了通电话,电话很快就接通了,接电话的人是府里的侍从官。已经凌晨两点钟了,顾书尧这么晚打电话过去,侍从官也很意外。

    然而顾书尧也很意外,因为侍从官告诉她殷鹤成并没有回帅府。难道他还在官邸?顾书尧特意从卧室出去,官邸门前的卫戎确切地跟顾书尧汇报,九点多的时候少帅就出门了。

    既不在帅府也不在官邸,这大半夜的他会去哪?会在什么地方过夜?又和谁在一起?顾书尧回到卧室里,各种各样的情绪都涌了过来,她坐在沙发上,又开始不自觉地抽起烟来。

    殷鹤成一晚上都没有回来,顾书尧一整夜也没有睡着。卧室里那盏床头灯彻夜亮着,窗外的天渐渐亮了,顾书尧也没有去关。

    殷鹤成回官邸是早上七点,里间卧室的锁响了一下,顾书尧身子微微一动,连忙往门口望去。

    殷鹤成看得出喝了不少酒,走起路来稍有些摇晃,他一进门也被卧室里的烟味呛到了,接连咳了几声。

    顾书尧坐在沙发上,静静地看着殷鹤成。殷鹤成愣了一下,醉醺醺地往她这边走来,一把夺过她手里的香烟,“你抽什么烟?”

    他走起路来踉踉跄跄的,顾书尧犹豫了一会,最终还是站起身去扶他。顾书尧一起身,殷鹤成便靠过来,一把搂住她的肩,然后将头靠过来像是在讲酒话:“书尧,不吵了,我们以后不吵架了,好不好?”

    可她的目光却渐渐冷了下来,她的视线停留在他的衬衫衣领上,是一道艳丽的口红印迹,她猜的果然没有错。

    顾书尧不知哪来的力气,竟将殷鹤成给推开了。

    殷鹤成被她这么一推,酒瞬间醒了不少,讶异地看着顾书尧。

    顾书尧冲着他弯唇一笑,可那个笑容凉到了骨头缝里,“殷鹤成,我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

    连顾书尧自己的没有想到,之前的失落、担心在那一瞬间都消失了,她定定地看了他一眼,极为利落地收拣了几样她的东西,头也不回地离开官邸。

    没有必要在做任何解释了。正如婚前她就对他说过,他如果哪一天想要别的女人了,她绝对不会阻拦,她一定痛痛快快地离开他。

    从官邸出来之后,顾书尧直接去了华强路,她拟了一份离婚声明交到众益书社。何宗文离开后,众益书社便由孔教授负责,书社下面报纸又好几份。顾书尧之前在这边写过不少稿子,这边的编辑们都认识她,虽然大家对她这份和殷鹤成的离婚声明都意外得很,但她坚持便也答应明天刊登上报。

    殷鹤成喝得半醉,还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见她走了只往前追了两步,在原地站了好一会。倒是佣人进来了,又是伺候他喝醒酒汤,又是帮他换衣服。

    殷鹤成过了半个钟头才缓过劲来,只是这个时候她早就已经走了,他望着天花板出神,许多事就像做梦一样。

    殷鹤成还记得他发现避孕药那天,他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拿着那只装药的纸盒确认了好几遍,才发现自己并没有认错。虽然药盒没有拆封,但可以看到不止这一盒药,抽屉的丝巾下面还藏着有。从前究竟有多少,又用了多少,殷鹤成不敢去细想。

    他原本想当面问问她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在她的床头柜里发现这种药?明明她当初喝那些汤药的时候是那么难受,他在一旁看着都心疼,难道那也只是在做戏?

    她明明知道他盼望她替他生一个孩子,她为什么还要这么做?

    他能想到的原因只有一个,那还是之前在冯府参加满月宴的时候,黄维忠告诉他少乃乃身子突然不舒服想要先回帅府。

    殷鹤成其实注意到了,当顾书尧看到冯勉四姨太出现时,她并不高兴。他不知她是心里不舒服还是其他,听到黄维忠跟他汇报,便直接将冯府这边的事搁下赶了出去。

    外面下着大雨,他的汽车却仍停在冯府外,顾书尧并不在车上,司机也说少乃乃没有找过他。

    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没有知道她去了哪。他鲜少这样着急,亲自带着人在大雨里四处寻她。找到她时,雨已经快停了,她正和何宗文从一家咖啡厅里走出来。

    这一次他突然没有了冲上去教训谁的念头,只吩咐司机开车过去接她。

    她如果暂时不想要孩子,他也不会勉强,可她将他蒙在鼓里,什么都不跟他说,那些西洋进来的药,他既不了解也不放心,其实他最在乎的,还是担心她的身体因为那些药受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