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3章 第 173 章

作品:《回到民国当名媛

    燕北大学实验室那边, 因为抗菌素已经到了培育高产量菌种的步骤, 实验量庞大。顾书尧记得曾经高产青霉素的菌种就是经历了大量的实验,最终从烂西瓜中获取的。

    好在六月初的时候从法国、美国那边回来了几位博士, 燕北大学这边的学生也开始可以进行基础的实验C作。实验室的大小受限,当时孟学帆和顾书尧便商讨和盛军一起再建立一个实验基地。

    殷鹤成曾派了一位曾团长专门负责抗菌素的保密工作,除此之外的决定这边大多是全权交给顾书尧, 不过因为前些日子顾书尧在帅府伺候老夫人去了,这件事孟学帆便主要和曾团长沟通。如今实验基地的事情盛军已经批准通过, 只等着建设完成后开始实验。

    不过实验怎么展开, 如何安排人手还是需要考量的, 顾书尧和孟学帆等人讨论了一下午总算有了眉目。顾书尧从学校回官邸已经快黄昏, 因为殷鹤成交代过他最近不回官邸, 因此厨房只替顾书尧准备了晚餐。

    因为忙碌,顾书尧一天下来倒没有来得起去想其他的, 不过用晚餐的时候看到餐桌对面的位置空着,心思也从食物上移开了。

    这是他们结婚以来的第一次分居, 在官邸她的确要自在些, 可以继续自己的事业,也不用每天去喝苦到心里去的中药。

    但是今后会怎样顾书尧不清楚, 殷鹤成已经连续两天有没有来找她, 一来是他还在与她置气, 二来想必殷老夫人对她也有成见, 不然也不至于都无动于衷。

    不管怎样, 顾书尧还是决定明天先去何宗文说的那家诊所看看, 或许她的身体并没有什么大问题。

    不过,顾书尧还是觉得有些失望,她原以为殷鹤成会和她一起面对这一切,只是当她真正需要她的时候,他却不在她的身边,连一点音信都没有。

    何宗文是晚上九点的轮船去法国,大家晚上七点半在盛州港附近的餐厅给他践行。

    顾书尧怕耽误了给何宗文送行,因此第二天一早便去了法租界的那家诊所。诊所离复兴药房并不远,顾书尧没走几步便看到了。

    不过诊所的生意并不是很好,冷冷清清的。顾书尧一进去便看到了何宗文口中的那位叫作袁馨的女医生。她年纪不大,二十七八岁的样子,正在低头写着什么。

    顾书尧跟她说明了来历,因为有共同的朋友,又都有留学的经历,袁馨和顾书尧聊起天来倒十分投机。袁馨一边和顾书尧攀谈,一边和护士一起帮她检查身体。袁馨扶着顾书尧在检查椅上躺好,遗憾道:“现在西医妇科在国内并没有被大家接受,很多人都认为这样的检查是羞耻的。”

    初步检查了之后,袁馨的眉轻轻蹙了蹙,然后带着顾书尧去了盛州医院做卵巢、输卵管的检查。顾书尧才知道袁馨除了在法租界开这家诊所外,还在盛州医院坐诊,不仅今天并不是她出诊。盛州医院妇产科的另一位主治医师顾书尧也不陌生,便是给姨妈剖腹产接生的那位。

    这项x光检查卵巢、输卵管的设备和技术便是袁馨回国之后引进来的技术,因为现在愿意尝试这样检查的人少,因此很快就轮到了顾书尧。

    虽然不算慢,但从诊所折腾到了医院,很快也就中午了。妇产科很多都是怀着身孕待产的孕妇,因此都有丈夫陪着,看着他们从身边走过,顾书尧心里有些凄然。其实,之前那位黄医生也奇怪,一个人到医院来检查的他本就见得少,何况还是少帅的夫人。

    袁馨看到x光检查的结果之后,脸色就变得沉重了,问顾书尧:“你是不是之前流过产?”

    顾书尧听到“流产”两个字,心里头“咯噔”一声,但还是强作镇定应道:“是的,两年前的事情。”

    袁馨的声音渐渐低沉下来,“目前我能够确认的是,你当初因为动手术消毒不彻底引起了一系列的炎症,从而一直无法怀孕。目前除了ZG和输卵管,其余一些部位暂时不方便检查,很有可能也出了问题。”说着,她叹了口气,“很麻烦。”

    顾书尧一双眼紧紧看着袁馨,“那还能够治好么?”

    袁馨不忍心伤害她,只答:“我一定尽力。”

    顾书尧听出了袁馨的语气,又想起那天那位吴大夫的神情,心里便明了了。顾书尧轻轻吐了口气,抬起头问袁馨:“袁医生,你跟我说实话吧,我今后是不是可能一辈子都做不了母亲了?”

    过了许久,袁馨才艰难地道:“有这个可能”。

    “我知道了。”顾书尧只应了一声,便失魂落魄地回了官邸。她想起那天在冯府,冯夫人说的那句,“她是个生不出孩子的。”比这句话更令她难受的是那位四姨太的慌张的怜悯,她不想要谁怜悯!

    顾书尧不知道是怎么回到官邸的,一个人抱着膝盖坐在床上,思考着她和殷鹤成的将来。老夫人和殷鹤成是怎样盼望孩子,顾书尧是清楚的,何况,她也想和她爱的那个人有自己的骨R。

    而现在,这一切此刻已化成一种巨大的压力施加在她的身上,让她在这个本就混沌的年代更加看不清前路。

    顾书尧出了很久的神,甚至都没有察觉窗外的夜色已经悄然降临。顾书尧突然想起还要给何宗文送行,于是换了身衣服后准备出门,然而她刚走到门口,门却从外面推开了——殷鹤成回来了。

    他突然回官邸,顾书尧十分惊讶,她不知道该怎么和殷鹤成说那件事。然而在顾书尧开口之前,殷鹤成直接站在她身前,问她:“你这是要去哪?”

    殷鹤成的声音里听不出喜怒,但是顾书尧知道他不喜欢她和何宗文有任何关联,犹豫了一下,笑着道:“今天孟学帆请客,要我过去一趟。”

    “不准去。”他三个字拒绝地干脆。

    “为什么?”顾书尧原本不想和殷鹤成发生冲突,却被他强硬的态度惹怒了,抬起头道:“我虽然是你的妻子,但不是你的附属品,无论我想做什么都是我的自由,不需要经过你的同意。”说完,直接绕过他往外走,哪知才走了两步便被他一把拉住手臂。

    殷鹤成一拽,顾书尧直接到了他的怀里,“你想做什么?”

    “我想要你,现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