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5章 第 165 章(大修)

作品:《回到民国当名媛

    任子延和孔熙的婚礼也是半西式的, 先是签订婚书、交换戒指、然后再向双方家长敬茶。整个流程下来和顾书尧、殷鹤成的婚礼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就连任子延也是穿的戎装。

    郎才女貌,若不说别的,乍一眼看上去倒是极般配的。台上的仪式结束后,孔熙去换了一身喜服, 然后和任子延一起到台下来敬酒。

    顾书尧只顾着看台上的那对新人, 倒没有发觉远处有人正目不转睛地望着她。

    殷鹤成是在场宾客中地位最为显赫的, 又和任子延相识多年, 任子延和孔熙自然是先过来敬他和顾书尧的酒。

    盛军中发生的事顾书尧多少都知道些, 任家如今的处境顾书尧也清楚,任子延的父亲任洪平刚才在台上远没了从前了威风。不过, 任子延和殷鹤成的关系似乎依旧如初。

    见任子延和孔熙走过来,殷鹤成和顾书尧也站了起来。任子延走动殷鹤成面前, 从侍者手中的托盘中举起一只酒杯,面带笑意:“雁亭,嫂子,感谢你们能来参加我和孔熙的婚礼。”

    殷鹤成拍了一下任子延的手臂,轻笑道:“少来这套, 你结婚我还能不来么?”说完, 殷鹤成也从桌上拿起一杯酒来。顾书尧虽然也站了起来,但这酒自然是殷鹤成替她喝的。

    然而在这个时候,在一旁一直没说话的孔熙突然开口, 微笑道:“少帅, 书尧, 我也敬你们。”

    任子延转过头,有些讶异,目光却是宠溺的,“你敬什么酒呀?你也能喝酒?”

    孔熙不理会任子延,仍举着酒,“今天高兴嘛。”

    殷鹤成倒也没拂孔熙的面子,朝着孔熙抬了下杯,脸上是他惯常的笑意:“祝你们白头偕老,百年好合。”

    “谢谢。”孔熙仰起头将酒一饮而尽。看得出她从前是没怎么喝过酒的,又喝的太急了,刚喝下去便呛得直咳嗽。

    任子延连忙放下酒杯,温柔地替孔熙拍后背。

    隔壁桌坐了几位盛军将领,起先都很拘谨,许是见殷鹤成和任子延关系如常,有人转过头来打趣任子延,道:“还是新媳妇金贵,你们看看任参谋长现在多细心啊!”

    即刻又有人搭腔:“老吴,你别说任参谋长,你刚结婚那会难道不也是这样?”

    任子延素来脸皮厚,这一回却只低头望着孔熙笑,耳朵都红了。

    顾书尧注意到了,用胳膊肘轻轻推了下殷鹤成,让他去看任子延,殷鹤成看了眼也笑了。

    任子延浪荡惯了,居然也会有不好意思的时候。不过顾书尧看得出,任子延这个样子是真心对孔熙的,他们这婚结的突然,顾书尧之前还在替孔熙担心,现在看来,她的担心是多余的。

    任子延被人推搡着去敬酒,也有燕北六省的官员过来敬殷鹤成的酒。自从备孕以来,顾书尧督促着殷鹤成戒严,酒也只是适量去喝。

    不过在场面上,顾书尧知道这些并不怎么好推脱,因此也不好多说什么,只轻声嘱咐他,“雁亭,别喝太多。”

    殷鹤成倒听她管束,当着几位省长的面还朝她笑着点了下头。他们不知道顾书尧跟殷鹤成说了什么,只好在一旁陪笑。

    顾书尧在一旁站了会,忽然有人拍了一下她的后背,顾书尧回头一看才发现是孔熙。任子延在另一边忙着敬酒,倒把她落下了?

    孔熙此刻脸上泛着红晕,像是喝醉了一样。

    顾书尧记得孔熙酒量不怎么好,上次在她的婚宴上就喝醉了,于是问了声:“孔熙,你还好吧?”

    孔熙摇了摇头,轻声道:“我没醉,书尧你过来,我有话想和你说。”

    顾书尧犹豫了一下,还是往外走去。殷鹤成注意到她离开,转过身问她:“去哪?”

    “孔熙说我有事。”

    也没走几步,孔熙在婚礼台的台边停步,顾书尧跟了过去。殷鹤成往那个方向看了一眼,很快收回了视线。

    “孔熙,你想说什么?”

    之前在燕北大学顾书尧也遇见过孔熙几次,虽然撞见了有时也会打声招呼,但都没怎么说话,顾书尧看得出孔熙不太愿意和她说话。顾书尧一直觉得是何宗文的原因,孔熙才对她生了偏见。只是一说起何宗文,顾书尧自己也觉得有愧,因此也不好再向孔熙解释什么。

    今天是孔熙结婚的日子,顾书尧也奇怪孔熙怎么突然有话要和她说。

    孔熙往前走了一步,在顾书尧耳边轻轻开口:“你知道么?我们总是喜欢同一个人。”

    总是喜欢同一个人?顾书尧完全没有料到孔熙会突然和她说这些,“孔熙,你到底想说什么?”

    孔熙继续说,语气淡淡的,像是在说别人的故事,“我喜欢过恒逸,可恒逸的心在你身上,我就放下了。可后来……”她话说一半突然笑了起来,用极轻的声音说道:“后来我遇到了另一个人,才明白真正的喜欢是放不下的。”

    另一个人?孔熙的提示已经足够明显。顾书尧退后一步,不可置信地看着孔熙。

    见顾书尧那样望着自己,孔熙笑了一下,“是她。”可她刚说完,眼中又涌出眼泪来。

    她轻飘飘的两个字着实把顾书尧惊讶到了,孔熙说何宗文顾书尧并不奇怪,可她居然还喜欢殷鹤成?而且一直都没有放下?

    这是什么时候开始的事情?孔熙和殷鹤成总共才见了几面?孔熙和殷鹤成有交集的画面一帧帧拼凑了起来,在顾书尧脑海中飞速地闪过。孔熙第一次见到殷鹤成是她将孔熙带回帅府,那天她们两不欢而散……

    顾书尧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只问孔熙,“你现在跟我说这些做什么?你难道……”难道还喜欢殷鹤成?

    顾书尧这么一问,孔熙反而哭了出来,“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可我就想说出来,我不知道该告诉谁?”

    新娘子本来就是万众瞩目的对象,她这样一哭,便引得周围的人都往这边看。

    顾书尧连忙递了一块手帕给她擦眼泪,想了想,还是提醒她:“你既然答应了任子延,就不要再辜负爱你的人。”

    “我还能怎样?”孔熙已将眼泪擦干,苦笑了一下,“我想我应该是愿意的。”

    她的笑容已不复方才的醉态,让人醉的从来都不是酒。

    “孔熙。”突然有人唤了声孔熙。

    那是一个令顾书尧无比熟悉的声音,果不其然,孔熙已经应了一声,“恒逸。”

    到这份上了,顾书尧没法躲,她咬了下唇,还是转过身去。何宗文就站在她身后,见到她后仍旧微微笑着。大半年没见面了,他穿了身白色西装,可却比从前看上去稳重不少。

    上回她的婚礼何宗文没有来,顾书尧没想到孔熙结婚他会从津港过来,也是何宗文和孔家的交情不比和她,想必何宗文还是在怪她。他怎么能不怪她呢?当初在盛州站,是她抛下他执意去找殷鹤成,人流拥挤,甚至连分开的话她都没有怎么跟他说。

    顾书尧还没从孔熙的那番话里缓过来,又在这个时候遇上了何宗文,她愣了许久,才回过神和何宗文打招呼:“恒逸,你什么时候回盛州的?”

    “前两天回来的。”

    何宗文话音未落,殷鹤成和任子延却走了过来。殷鹤成脸上的笑容未见分毫,他直接搂住顾书尧的腰,跟何宗文打招呼:“何先生,许久不见。上回我和书尧的婚礼也想请你过来的。”殷鹤成虽然说的客气,可顾书尧还是察觉到了他语气里稍稍显露的得意,就如同战场上的胜利者审视俘虏一般。

    顾书尧原本便觉得对不住何宗文,而殷鹤成偏偏还这样,顾书尧越发有些难堪。不过顾书尧也摸着了殷鹤成的脾气,他失态无非是因为他在乎,只是现在她的人她的心都是他的,他有什么好跟何宗文计较的?

    好在何宗文没表露出不悦,仍笑着对朝殷鹤成道:“那段时间太忙了,没赶过来,真是遗憾。”

    任子延见状打了个圆场,问孔熙道:“你们在这里聊什么呢?聊了这么久?”

    孔熙看了眼顾书尧,目光继而从殷鹤成身上掠过,顿了一会,才道:“没说什么,只叙了下旧。”

    顾书尧的视线却在任子延身上,她也很犹豫,这种事情该不该告诉他?可告诉他之后又能怎样呢?或许,被蒙在鼓里的人才是最幸福的。

    显然孔熙这个答复任子延并不相信,他又看了顾书尧一眼,顾书尧只笑了笑,没有再说什么。

    孔熙跟着任子延离开,顾书尧也和殷鹤成向何宗文告辞后,也回了之前的宴桌。

    “刚刚孔小姐找你过去是什么事?”

    显然,殷鹤成也不满意刚才孔熙的答复。什么事?难道她要告诉他这场婚礼的新娘喜欢的人一直是他?虽然这件事更多的是孔熙一厢情愿,可顾书尧也说不上来的烦闷。在这种情形下又遇见何宗文,这种郁结于胸的烦闷便是更加了。

    顾书尧挽着殷鹤成的手臂心烦意乱,想了想,只道:“雁亭,我有点不舒服,我想先回官邸。”

    “我和你一起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