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章 第 161 章

作品:《回到民国当名媛

    殷鹤成在她身体里完全释放, 才从她身体里出去。

    顾书尧一点力气都没有, 整个人瘫软在床上,他将她搂在怀里,两具不着寸缕的身体在这个寒冷的冬夜紧紧相拥, 完全贴合在一起。若是从前这样,她早就羞死过去了, 只是经历了刚刚那些,似乎又不算一回事了,索性闭着眼瘫在他的怀里。

    殷鹤成虽也有些倦了, 可远没有她那么疲惫,低着头看着他怀中的她,她蜷着身体,眼神迷离就像猫一样,脸上还有还未褪尽的艳色。

    顾书尧虽然闭着眼,却并没有睡着。她听见他在她耳边轻声道:“书尧, 你彻底是我的了。”

    她睁开了些眼,像是要和他较劲一样, 手攀住他的脸,“那你也只能是我的。”

    他却说:“我早就是你的了,命都是你的。”

    她连忙捂着他的嘴,她知道, 他说的不是假话。

    殷鹤成低过头吻她的额头, “书尧, 我爱你。”情.欲以后的情话别样的动听。

    他又开始吻她的唇, 并没有适可而止的意思,翻了个身又将她压下,“书尧,我们再来一次。”

    她不知怎的,深陷在他的吻中,想也没想竟答应了他。

    这本来就是一件需要两个人磨合的事情,他似乎也探着了她的深浅,她也开始知道该怎么去配合他,远没有和刚才那次那么疼。在一次又一次迭起的浪潮中,两个人连同身上的汗水都交融在一起。

    殷鹤成体力究竟有多好,顾书尧是这一次才真真切切才体会到的。他兴致正浓,完全没有停的意思,可她这一回实在受不住了,一边呻.吟一边跟他告饶,“雁亭,我真的不行了。”

    “求我。”

    难以启齿,可她实在耐不住了,从喉咙缝里挤出来几个字,“我求你……”

    她在别的事情上,向来是极其有骨气不低头的,从来没有像这回一样退让。他也没有勉强她,在她身体加速冲刺后,按住她的腰,在她身体最深处释放。

    这一次结束后,顾书尧是连一丁点力气都没有了,他也怜惜她没有再去折腾她,之后去浴室也是他抱着她去的。

    顾书尧第二天醒来时已经不早了,他精神倒好,早就醒了,他的手被她枕着,他便在一旁欣赏她的睡颜。

    她稍一动眼皮,便被他发现了,“醒了?”

    黑夜里发生的事就好像是做梦一样,白天再拿出来说不出来的羞赧。他们两靠得极近,见殷鹤成看着她,顾书尧原本想叫他“雁亭”,可一想起他偏偏在那个时候让她改口,一时忽然开不了口,只叫他,“殷鹤成……”

    她还没说完,他却皱着眉问她:“你叫我什么?”

    顾书尧知道他是故意的,并不妥协,“殷鹤成,这难道不是你的名字吗?”

    殷鹤成听她这么说挑了下眉,凑过来在她耳边轻声道:““雁亭”留着只在床上叫也是可以的。”

    “你不要脸。”她的脸霎时就红透了,耳朵几乎可以红得滴血。他怎么说得出这种话?实在没脸见人,顾书尧直接推了他一把,拽起被子将自己全藏了进去。

    他觉得好笑,将她捞了出来,“殷夫人,起来了,新媳妇还得去老夫人和父亲那去一趟呢。”

    “知道了。”顾书尧坐起来,下床去换衣服,然而才起身便觉得腰酸背痛,有一处更是疼得厉害。她忽然顿了一下,殷鹤成像是察觉到了,看了她一眼。

    好在颂菊她们进来伺候了,只是她们一个个都笑得暧昧,顾书尧越发不好意思表露了。

    洗漱好了,她便和殷鹤成一起到老夫人院中去,她每走一步都是疼的,哪知她才走了几步,他直接将她打横抱了起来。

    帅府里四处都有佣人和侍从官,殷鹤成一举动立即有人往这边望了过来。

    “雁亭,你放我下来,你这是干什么?他们都看着呢!”

    他不以为然,“新媳妇宠一宠理所当然的事情,有什么不应该么?何况这是在家,又不是在外头,看见就看见了。”他说完,直接往外走去。

    一下楼迎面遇着黄维忠和潘国书,顾书尧十分不好意思,可殷鹤成一副道貌岸然的严肃样,黄维忠和潘国书连笑都不敢当着他笑,喊了声,“少帅早,夫人早。”后,便赶忙走了。

    殷鹤成直到老夫人屋门前才将顾书尧放下来,生怕碰着了她,他放她下来时动作也是轻的。

    殷鹤成和顾书尧到的时候,四姨太和五姨太已经在老夫人屋里了。到的是有些晚了,老夫人虽然没说什么,五姨太却抱怨了一声,“怎么才来。”只是顾书尧如今是正儿八经的少乃乃,五姨太还是收敛了很多,老夫人对顾书尧的态度也是和蔼的,也没有多说什么。

    帅府是极讲究规矩的,新娘子进门第一天必须跪着给长辈敬茶,姨太太们算不上,但老夫人这里免不了。

    佣人端过来一杯热茶,顾书尧才知道这一回是要跪着敬茶。顾书尧内心并不是很喜欢动不动下跪这一套,只是满屋子的人都看着她。新婚第二天顾书尧不想让老夫人难堪,于是在老夫人面前跪了下去,将茶恭敬地端给她,“乃乃,喝茶。”

    殷老夫人接过茶,看了顾书尧一眼,喝了两口才道:“你和雁亭早点生个孩子是正事。你们夫妻之间还是得要有主次,男主外女主内,家庭才能和睦。雁亭辛苦,劳心劳力,你要多照顾点他。”

    五姨太正好站在顾书尧身侧,许是见着她跪着,又在一旁添油加醋道:“新娘子可不像我们这些整天在内宅里没事做的女人,可是个有主见的,又是开药房又是教书,可不比雁亭容易。”

    老夫人又说:“凡事都有一个主次,女人家心思还是要多放在家里,放在自己的孩子和男人身上。”

    屋子里的人都站着,只有她一个人跪着,那些话到顾书尧耳中便变得刺耳了,但无论如何对方都是长辈,她和殷鹤成又刚刚结婚。顾书尧还是埋着头没有反驳,不过也没有答应。

    满屋子的人都等着新媳妇应声,许是她一直没吭声,殷老夫人也没有让她起身。

    最终是殷鹤成扶她起来,笑道:“我倒不用书尧C什么心,我之前答应书尧了,婚后她的事情不能被耽误。”

    殷老夫人扫了殷鹤成一眼,“你是不用你媳妇担心,你儿子呢?还要不要儿子了?”

    “今后的事今后再说去。”殷鹤成笑了下,又道:“乃乃,近段我还有些事,得和书尧在官邸先住一阵子。”

    殷鹤成这样说,顾书尧倒有些意外,之前殷鹤成并没有跟她说过要去官邸,只是今早上这敬茶的确敬得她不太痛快,她和她们的思想差了一百来年,顾书尧也知道不是片刻就能扭转过来的。而她又是晚辈,与其在这里受委屈,还不如去官邸两个人过日子舒坦。

    顾书尧从老夫人这离开后,又去了殷司令那儿。殷司令身体好些了,虽然说话仍旧不利索,但至少可以交流了。

    然而也是因为殷司令能够说话了,顾书尧才听人说起,殷鹤闻已经被殷司令送出帅府了,让他去了一家寄宿学校念书。顾书尧知道六姨太那次跟她说话的时候,殷司令是醒着的,想必心里还是记恨的。

    如今想来,去官邸的确是一件好事,一来不用看任何人的脸色,二来殷鹤闻那边她也更好去打招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