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章 第 160 章

作品:《回到民国当名媛

    顾书尧上了车, 街面上的鞭炮又开始响起。法租界的街道上都站了人, 大家都知道今日是殷鹤成成婚的日子,却不想这少帅的新娘子竟在他们身边住着。

    这才有人记起盛军的人总往法租界来,终于知道原来是这么一回事。

    婚车到达帅府之时, 帅府那边已经在等着了。汽车直接停在了帅府的门口,殷鹤成原本站在门前与宾客交谈, 消息一传来,立即去迎了。

    顾书尧一眼就看到殷鹤成,殷鹤成果然是穿着戎装过来的, 他带着叠羽帽,胸前则挂着一排耀着光的勋章,他现在是燕北六省的司令。

    她之前从来没有见殷鹤成这身打扮,没忍住多看了两眼,而他也在看她。殷鹤成和顾书尧隔空对视了一眼,殷鹤成才走上前来扶她。

    他牵着她的手步入帅府宴会厅, 大厅上悬挂着长河政府的旗帜,婚礼台上用大量白色鲜花装点, 地上铺着红毯直通婚礼台。他们两人刚一踏入,白俄乐队便开始奏起《婚礼进行曲》,身后的花童往新人身上撒着洁白的茉莉花瓣。

    帅府的宴会厅大,里头坐满了宾客。顾书尧稍稍瞥了一眼, 竟发现宴桌上竟坐着程敬祥, 殷鹤成的任命典礼和婚礼同一天举行, 想必长河政府对殷鹤成是极为重视的, 即使当初殷鹤成拒绝了和他们曹家主动抛出的橄榄枝。如今盛军大胜日军,在利益面前,从来都没有绝对的交恶。

    虽然刚刚才结束完战争,前来赴宴的来客不少,除了长河政府,英美法几国都派了将领和外交官员过来。

    场上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他们两身上,既有祝福的,也少不了惊讶疑惑的。有几位时髦的夫人太太认出来顾书尧上过《丽媛》画报,她们记得画报上的顾小姐是乾都城的名媛。却又有人说这位顾小姐是来自盛北的乡下。她究竟是来自乾都还是来自盛北,还有嘴碎的夫人太太在底下小声议论起来。只是无论这位新娘来自哪,是谁,不可否认她今天是极美的。

    满堂喧庆,他们缓步行走在红毯上,殷鹤成自然是第一得意人,一天之内既成了司令,又娶到了最喜欢的女人。他时不时低过头来看她,他的眼中满是笑意流淌。他原是冷峻的性子,这样真挚的笑意早几年在他脸上原是寻不着的。

    顾书尧也抬头看了眼殷鹤成,她的嘴角也不觉弯出一丝笑,“新郎官,我喜欢你穿戎装的样子。”她的声音不大,周围又有乐曲的声音掩盖,只有殷鹤成才能听见。在极闹之处交谈也是悄悄话的一种,像是只有他们两个人一样。

    婚礼台上殷老夫人和殷司令都在,殷司令身体恢复了些,虽然坐在轮椅上,意识却也渐渐恢复了。

    先是在台上签订婚书,这时候的婚书也叫鸾书凤笺,一共两份,上面绘着牡丹、山水的图案,而婚书上写着顾书尧和殷鹤成的姓名、籍贯以及生辰八字。顾书尧特意看了一眼,女方姓名那里写的是顾书尧。

    是顾书尧嫁给了殷鹤成。

    殷鹤成先签的字,他将他那份签好的替给顾书尧,看着她的眼睛道:“你可要想清楚了,签了字从此就是我的人。”

    她故作犹豫地看着殷鹤成,殷鹤成被她看得有些发慌,皱了一下眉。顾书尧笑了一下,“早就想清楚了。”然后在婚书上一笔签下“顾书尧”三个字。

    在证婚人的见证下签订了婚书,便是交换戒指,再然后就是向长辈敬茶。

    顾小姐的父母双亲都不在了,便只想殷老夫人和殷司令敬茶。殷司令依旧不怎么说得出话,殷老夫人倒十分和蔼,听见顾书尧叫她“乃乃”,笑着连连应“好”,然后将他们两的手叠在一起,“从今之后你们两就是正式的夫妻了,夫妻间要多包容,好好地过日子!然后早点生个大胖小子出来!”

    殷老夫人是看着顾书尧说的,顾书尧微微笑了笑,在她开口之前,殷鹤成已经替她答了:“乃乃,知道了。”

    照相师已经等了许久,受任总司令都是要穿着礼服拍照纪念的,殷鹤成原本在行辕就可以拍照,正好又是他的婚礼,便将照相师请来了帅府参加婚宴。这位照相师傅资历深厚,殷司令当初被任命为总司令的第一张礼服照就是他照的。

    照相机和布景已经在楼上的起居布好了,顾书尧和殷鹤成按照安排先上楼拍照。殷鹤成受任总司令的独照,他一身戎装,手里握着佩剑,在镜头面前站得笔直不怒自威。虽然便是结婚照,殷鹤成仍是穿着戎装,顾书尧一身婚纱捧着鲜花坐在殷鹤成旁边。

    那位照相额师傅也不禁心里感叹:都说名将配美人,今天倒是百闻不如一见了。这样的结婚照他也是第一回拍。

    拍完照后,顾书尧将婚纱换成喜服,然后和殷鹤成一起轮桌敬酒。她才发现布里斯一个人从津港过来了,举起酒杯回敬殷鹤成和顾书尧:“少帅,顾小姐,新婚快乐!”

    何宗文并没有过来,可即使何宗文不原谅她,顾书尧也无话可说。只是今天是她的婚礼,便也不再纠结这些了。

    在一张桌上,顾书尧看到了汪校长和孔教授他们,汪校长以及燕北大学的一些领导都是殷鹤成请来的。汪校长对殷鹤成还是极其尊重的,他一开始并不知晓顾书尧和殷鹤成的关系,看到顾书尧着着实实吃了一惊,难怪上回殷鹤成的部下还特意找过他。

    何宗文虽然没来,孔熙却还是来了。她原本坐在一旁,突然站起来敬酒:“少帅,书尧,我敬你们两。”她虽然嘴角带着笑,顾书尧却总觉得那笑容勉强,说不上来是哪里奇怪。

    “是我敬你们诸位才对。”顾书尧不胜酒力,酒便都是殷鹤成代喝的。殷鹤成先干了杯中的酒,又回敬他们。

    孔熙倒是痛快,连着喝了好几杯酒,以至于孔教授都看不过去了,“你一个女孩子家,喝这么多酒看什么?”

    “我也不小了,她比我还小,今天就和顾小姐结婚了。”她这句话像是发酒疯似的。

    场面另一桌上顾书尧居然见着了陈师长,之前没注意看,竟发现他也在这里。姨妈已经出了月,和许长洲一起带着燕平过来的,陈师长原本和帅府是亲戚,又是长辈,本应坐在前头的,却也只坐在后头。殷鹤成和顾书尧过来敬酒,顾书尧第一次近距离再和他说话,陈师长这些日子的确变了许多,不像从前一样傲慢,语气也真诚了,“少帅,顾小姐,祝你们二位白头偕老。”

    顾书尧去别桌的时候,往这看了几眼,才发现陈师长的确又在往姨妈那边看,只是眼神里并不是憎恶,更多的遗憾。

    岁月不可回头,有些事情是没有办法后悔的。也是这个时候,和陈师长同桌的任子延也在出着神,在他视线飘远的方向,顾书尧看到了熟悉的身影——孔熙。任子延在感情上究竟是怎样一个人顾书尧并不了解,他们的事她也只好做个局外人。

    顾书尧陪着殷鹤成在楼下宴了会客,殷鹤成便让她去楼上招待女客了,毕竟这种新婚的场合别人敬酒推不过,而她又喝不了太多酒。

    晚上帅府里既有酒会,又请了戏班过来唱堂会,老的少的都有去处、好不热闹,一直闹到深夜才结束。

    好在殷鹤成平日里就是个不怒自威的人,并没有人敢来闹他这个六省司令的D房。

    房间里只有过道上开了灯,就他们两个人。这具身体和殷鹤成早就有过肌肤之亲,而且很有多人以为当初就和寻常夫妻没两样了。然而事实是怎样,只有他们两自己才清楚。

    殷鹤成已经洗过澡换过衣服了,他之前喝了点酒,一进屋就开始解他最外头的大衣。这是顾书尧第一次作为妻子和他独处,略微有些紧张。

    殷鹤成看了她一眼,解衣服的手稍微顿了一下,笑道:“今天梁师长他们几个合起伙来灌我的酒,多喝了几杯,有点热。”

    殷鹤成将大衣挂到衣架上去,将卧室的白炽灯打开。

    光线突然从那个小灯泡爆发出来,卧室瞬间就亮了。顾书尧环顾四望,这间卧室她并不陌生,她从前和殷鹤成在这里一起度过了无数个同眠的夜晚。如今在灯下重新打量这间卧室时,还是看见了四处可见新婚的痕迹:墙壁上贴着大红的喜字,婚床也是铺过的,上头洒满了莲子、桂圆、花生和红枣。

    今天是新婚之夜,只有他们两,顾书尧不知道该做什么才能没有那么尴尬。

    殷鹤成在一旁看着她,她的局促不安他看在眼里,他突然从身后将她环抱住,头抵在她颈上,笑道:“别紧张,我和你一样,也是头一回结婚。”他顿了一下,又说,“让你在这个时候嫁给我,还是委屈你了。”他们的婚礼放眼整个盛州城,和前几年的比并不算是最气派的。他原想给她最好的,可眼下的情况却摆在这里。

    “委屈什么?”她伸手去摸他的脸,刻意换了种傲慢的语气,玩笑道:“司令夫人还有什么可委屈的。”

    听她这么说,殷鹤成也笑了。他低过头吻了下她的脸颊,然后将她横抱了起来,往床边走。

    他的动作稳妥,并没有多急切。她知道接下来要做什么,可靠在他胸前让她无比安心。

    殷鹤成将顾书尧轻轻放到床侧,扶她坐好。殷鹤成坐在她旁边,侧着头深深望着她。有多少个无眠的夜晚,他都以为这一生和她再无缘分。

    顾书尧也看着殷鹤成,之前在外面只觉得人多,脑子里其实是发懵的。如今只有他们两个人,顾书尧才真正觉得是嫁给他了。

    这一路走来并不那么容易,顾书尧看着他不知不觉红了眼眶。

    他的手伸过来,一边望着她,一边轻轻抚着她的脸颊。他的手又绕道她脑后,轻缓地替她将盘发松下来。他的动作极其庄重,没有一丝轻慢,像是在完成什么仪式。

    就像他曾经许诺的,他要她不带一丝遗憾,堂堂正正地嫁给他。

    他侧着脸过来吻她,吻是极轻柔的,可一窜小火苗足以点燃整片荒野,顾书尧的手不自觉勾住他的脖子与他深吻。

    他和她的衣服是怎么没的,顾书尧已经不记得了。她只知道他湿而热的唇吻遍了她的全身,她的呼吸和神志已经被殷鹤成全搅乱了,他的亲吻像是点了火一样,被他碰到的每一处都变得燥热无比。

    她的反应他尽收眼底,他望着她,眼中有怜惜的笑意。而此时他的欲望也已经无法再膨胀,他轻轻打开她的腿,挺身与她开始更加亲密的水R相融。

    明明不是他们的第一次,顾书尧却还是痛着了,不禁失声喊了一句。

    他并不莽撞,手在她光滑的大腿上轻轻抚过去,在她耳边温柔道:“书尧,太紧了,把腿搭上来。”

    他沙哑的声线就像给她下了蛊,她没有怀疑的余地,只能照他说的做。她将腿搭在他的腰间,尽可能地打开自己的身体。

    尽管他起先也克制了,可这具生涩而敏感的身体上的疼痛还是多于快感。

    他察觉到了,“很疼么?”

    “还好,你继续。”

    看着她爱的那个人在她身上起伏颠簸,汗水沿着他的下颌低落。看着他身上每一寸肌R都紧绷着,素来清醒的眼神中有她从未见过的迷离,她心底是满足的,她爱他,愿意替他承受那些痛。

    外头的是个冷风呼啸的寒夜,北风刮了一整夜。他调整着他的力道和速度,在和他一次又一次撞击里,她的意识也开始渐渐溃乱,从某个隐秘角落爆发出来的愉悦终于将她渐渐淹没。

    快到顶峰的时候,他的突然在她耳边命令道:“叫我雁亭。”她已经很久没有叫过他“雁亭”了,他一直想听她这样叫他。他还记得那一次在盛州饭店分别时,她叫何宗文“恒逸”,却只叫他“殷鹤成”。

    她已经到了,浑身发着抖,用她最后一丝力气破碎地喊了出来,“雁……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