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章 第 159 章

作品:《回到民国当名媛

    因为准备结婚, 按照规矩, 顾书尧在结婚前十来天住回了法租界姨妈家, 她的婚纱就是那段时间给她送过去的。

    顾书尧并不太喜欢太奢华的款式,而且和眼下的形势也格格不入。顾书尧只挑了最简单的样式, 没有要夸张托纱。不过殷鹤成还是请了法国的设计师,婚纱用的是时下最时髦的白色乔其纱,裙身上用银色丝线刺绣, 绣着她最喜欢的茉莉。

    姨妈在家陪着顾书尧试婚纱,等她试好, 姨妈进来一看, 不觉赞叹:“我们家这新娘子真是好看!”顾书尧这一身虽然算不上奢丽,盛州城前两年有的是比她排场大的, 但这婚纱衬得她知性、大气。

    婚礼的举办地点就定在帅府主楼的宴会厅,能容纳好几百人,届时盛军的将领都会到场。因为成婚那天也是殷鹤成被授予元帅一职的日子,长河政府和英美驻华的官员都会有人要过来。虽然殷鹤成和长河政府之前已经有矛盾,可政治从来都是协调、制衡的, 殷鹤成的司令是盛军内部军政会议上投票通过的,长河政府那边不过是走个过场。

    顾书尧也准备邀请她的朋友出席,盛州这边给孟学帆、孔教授一家以及几位有来往的同学递了请帖。燕北大学那些新同事那她并没有邀请,她和殷鹤成的关系并不想在学校里人尽皆知。

    顾书尧是在药厂将请帖给孟学帆的, 孟学帆揭过请帖打开一看, 祝贺她:“书尧, 恭喜你, 你和少帅的婚礼我一定来。”只是他说完不自觉皱了下眉,却又欲言又止。

    他表情的变化都看在了顾书尧的眼中,顾书尧笑了下:“有什么话你说就是了,都是老朋友了。”

    顾书尧虽然这么说,孟学帆还是犹豫。毕竟这边已经都要结婚了,可他那句想问的话不说出来还是不舒服,于是试探问道:“书尧,你打不打算请恒逸过来?”孟学帆便是何宗文要他来盛州的,他到盛州之后和何宗文一直有联系,何宗文时不时会向他打听顾书尧的消息。

    孟学帆也不知道他们两究竟是怎样分开的,明明在法国的时候他们关系还是很和睦的。虽然书尧和殷鹤成的确很般配,可他也看得出何宗文对书尧一直都念念不忘。

    听孟学帆提起何宗文,顾书尧脸上的笑意渐渐发僵,不过还是挤出了几分笑容,点了点头,“应该会的吧。”

    顾书尧其实一直觉得自己愧对何宗文,何宗文对她的帮助她都记在心里,可他们那次在盛州火车站的分别实在是太匆忙了。之前因为盛州这边一直打仗,殷鹤成生死未卜,顾书尧心思都在殷鹤成身上,和外界联系得也少。现在好不容易战争平息,却发现已经过去许久了,现在突然突然再联系似乎有些不合适。

    不过顾书尧还是选择了面对,布里斯如今跟着何宗文在津港做生意,她便给他们两都寄了一份请帖。此外,她还给何宗文写了封信,她将许多的回忆都留在了信中,从燕华女中到一起在法国的那段时光,她感激他为她做的一切,虽然那些情感并不能称作.爱。

    信上字字句句都是她发自内心的感激与愧疚,只是她写完读过一遍之后,还是觉得有些不妥,信太长难免会有不必要误会,何况她又要和殷鹤成结婚了。她想了想还是将信撕毁,只在请帖上加上了几句:恒逸,我真的很抱歉,当初没有和你好好分别,也因为我不敢审视自己内心,对你造成了困扰。谢谢你的成全和大度,也希望你有一天能遇见真正值得你付出真心的人。

    盛州这边原本有婚前几天不见面的风俗,据说是因为有“婚礼前相见,婚后不见面。”的说法,这样做不吉利。

    虽然顾书尧也不信这些,但是殷老夫人和姨妈她们又是在乎那些习俗的,反复地叮嘱她和殷鹤成结婚前要避免见面。

    明明只有几天没见过殷鹤成,顾书尧不知道为什么会那么想他。或许是上次她和他已经说开,便不再有后顾之忧,那些藏在心底的情绪便能更好地钻出来。

    外头月亮已经中天了,顾书尧在床上辗转反侧,婚礼当天会是什么样子,帅府现在布置得怎么样了?而那个人现在又在做什么呢?顾书尧实在睡不着,打开台灯看了眼表,才发现已经凌晨一点钟了。

    也是这个时候,外头突然传来汽车经过的声音,似乎就停在了楼下。

    像是有一种预感一样,她披上外衣快步走到阳台上。外头下着碎雪,她往下一望,楼下汽车旁果真站着人,而那个人正好抬起头来,目光就在这一刻交汇。

    天边是轮满月,遍地的清辉,也将他的身影拉得很长。

    顾书尧还是有些不可置信,都这个时候了,他怎么来了?顾书尧连忙下楼,洋楼的人都已经睡了,她在下楼梯时只敢轻手轻脚的,小心翼翼地将门打开,走到殷鹤成身边,“你怎么这个时候过来了?”

    顾书尧看了眼殷鹤成身后,才发现他是自己开车过来的,并没有带人。

    他淡淡地看向她,轻轻吐出几个字:“我想你了。”

    顾书尧听殷鹤成这想说,她没忍住笑了出来。

    “你笑什么?”

    “明明都快要结婚了,却弄得和……”那两个字顾书尧有些说不出口,话说到一半便止住了。

    殷鹤成却不依不饶,笑着问她:“却弄得和什么一样?”他见她扭过头去不答,直接在她耳边笑着打趣道:“你是想说和偷.情一样么?过几天就是名正言顺的夫妻,想这样也没机会了。”

    这样难以启齿的话竟然从他嘴中说了出来,顾书尧瞪了他一眼,殷鹤成却只望着她笑。

    已经是深夜了,万籁寂静,路上就只有他们两个人,还有一轮月亮远远地望着他们。

    他低头与她相拥,额头和她贴在一起,“我睡不着,就想来看看你,没想到你也没睡。”

    “我其实也是。”

    殷鹤成突然想起什么,问她:“婚纱试了么?合你的意么,要是哪里不满意随时可以改。”

    “试过了,不用改。”

    “好看么?”

    “你说呢?”

    他笑道:“肯定好看,我眼光可好着呢。”

    “婚纱可是我挑的呢。”

    他看着她,“可你是我选的。”

    顾书尧被他说的脸红,头不禁往一旁躲了下,她想了想又问:“婚礼那天你穿什么衣服?”

    “你觉得呢?我是换成燕尾服好,还是就穿礼服?燕尾服应该和你更搭一些。”殷鹤成说的礼服就是他受任成为燕北最高军事长官那天穿的戎装,这种大礼服平时穿的机会不多,按照礼仪,只有参加阅兵式、重大宴会以及本人婚礼时才能穿着。

    他此刻就穿着戎装,她扶着他看了一会,道:“我更喜欢看你穿戎装。”她想了想又说:“不对,我应该说你随便穿什么都行。”

    他不太懂她的意思,稍微皱了一下眉。她却笑了:“因为你也是我挑的呀。”被她这么一说,殷鹤成也笑了。

    顾书尧又说:“对了,我也有一件事想和你说。”

    “什么事?”

    顾书尧低声道:“我想改个名字,在婚书上。”

    殷鹤成不太明白顾书尧的意思,疑惑道:“改个名字,你想改成什么名字?”

    “我想把婚书上的名字改成顾书尧。”她抬起头望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句道:“顾书尧,书法的书,尧舜的尧。”她虽然占了顾小姐的身体,是接替着顾小姐的生命活着,但是这一回,顾书尧还是想顾及一回自己的私心。

    殷鹤成望着顾书尧出了会神,不过她也没为难她,笑着道:“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他抬头看了眼中天的月,突然搂住她的腰,在她额头上深深一吻,“书尧,外头冷,快回去睡吧。”

    “这么冷的天,你别冻着了,你可快走吧。”她虽然这样说着,却仍站在门前看着他上车后将车开走才回去。

    殷鹤成一走,这夜里又恢复了之前的寂寥。不知怎的,顾书尧脑海里突然又想起他刚才说的“像偷情一样。”,这么没边际的话,她自己也没忍住笑了。

    顾书尧再见到殷鹤成便是婚礼那天了,她一大早起来换婚纱打扮,整座洋楼忙碌中透着喜悦,到处都贴满了大红的喜字。殷鹤成那天先要去北营行辕的大礼堂参加任命仪式,北营行辕那边结束后,才回帅府举行婚礼。

    顾家的亲友都被邀请到了法租界的洋楼,顾勤山和罗氏也在,都是殷鹤成请来的,

    他不想让她一个新娘子出嫁那天孤零零的,被人在背地里嚼舌根。同时,殷鹤成还请了殷家的几位未婚的表姊妹给顾书尧做伴娘。

    伴娘和花童很早便来了,一直陪在顾书尧身边。大约上午十点钟的时候,样楼下放起了鞭炮,阿秀笑着走进来道:“顾小姐,帅府接亲的人过来了!”

    顾书尧在众人的注目下从楼梯上下来,她穿着白色的婚纱,发上披着及腰的头纱。顾勤山和罗氏也来了,只是如今收敛了许多,只在一旁看着一句都不敢多说。罗氏已有一年多没见过顾书尧,第一眼时竟没认出来,她实在无法将眼前的人和两年前那个畏畏缩缩的小姑联系起来。

    殷鹤成的人已经在楼下候着了,梁师长亲自过来接的亲。顾书尧一出门,才发现来了好几辆汽车,上面都挂着红色的喜绸。

    “顾小姐,上车吧,少帅已经在帅府等着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