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章 第 157 章

作品:《回到民国当名媛

    因为是晚宴, 顾舒窈特意去换礼服。

    礼服是前几天就挑好了的,因为会宣布婚讯, 顾书尧特意挑了一身酒红色的束腰晚礼裙,香肩小露她原本皮肤就白,这条裙子更显得她的肤色和外头的霜雪一样。

    顾书尧已经换好了衣服,正坐在梳妆台前化妆。殷鹤成从外边回来, 不过他并没有出声, 只站在门口静静地望着她的侧脸。她脸上有淡淡的笑意,就像一汪静谧的水,他不忍心打破它。

    正好侍者端过来一条金刚钻项链, 也是顾书尧之前选的, 正好可以点缀她胸前空的那一块。

    颂菊原准备去给顾书尧带上, 殷鹤成一声不吭走了过来, 向颂菊伸过手。

    颂菊抬头一看才发现是殷鹤成进来了, 她刚准备唤“少帅”,便被殷鹤成轻声阻止了。

    顾书尧还在镜子前看自己的妆容, 有一双手缓缓替她带上项链, 从镜子里看去, 那是一双修长却有力的手, 手边是戎装的袖口。

    她不动声色,等那人戴好了,她嘴边勾起一抹笑, “这么殷勤?”

    他似乎对她殷勤的评价不以为然, 手绕过她的颈去碰她的脸颊, “分内的事哪能算殷勤?”

    顾书尧回头去看他,刚一偏头,便看到颂菊正站在一旁含笑看着他们两。颂菊也是头一次发现酒红色和藏蓝色搭在一起竟是这样协调。

    酒宴是傍晚开始的,殷鹤成和顾书尧到鼎泰饭店的时候,盛军的将领已经来了大半,见殷鹤成到了纷纷出来迎接他。

    顾书尧挽着殷鹤成的手走进去,盛军中的将领如今对顾书尧并不陌生,除了对殷鹤成敬军礼外,也都对顾书尧礼貌地打招呼。

    因为是酒宴,除了将领外,他们身边都带了女伴,夫人姨太太各样的都有,她们有些人不曾见过顾书尧,但有关顾书尧的传闻并不少,好的坏的皆有。她们也知道这位顾小姐起初是来自盛北的乡下,只是现在看起来怎么都不像。且不论衣着打扮,连同神态也是恬淡从容的。

    也是,能站在殷鹤成身边的女人,又怎么会是一般的人物?

    鼎泰饭店里,任子延一个人坐在酒台边低着头喝酒,他身边还坐着眼下最当红的电影女星吴秋丽。吴秋丽原是任子延带过来的,不过吴秋丽也看得出任子延兴致不好,便也没刻意与他搭话。毕竟愿意和她说话的人多得是,她在演艺圈名气大,又是大家公认的美人,特意走到她身边和她碰杯的盛军将领已经好几位了。

    不过吴秋丽也是意兴阑珊,好不容易来了一次盛军的酒宴,自然还有她更想见的人。

    过了一会儿,殷鹤成和顾书尧走了进来,任子延站起来朝殷鹤成点头致意。吴秋丽也跟着站起来,朝着殷鹤成的方向笑着扬了扬下巴。

    待殷鹤成走到人群里去了,吴秋丽往那个方向瞥了一眼,问任子延:“刚才那位就是顾小姐?”

    任子延将手中的酒杯放在桌上,“你消息倒还很灵通。”

    吴秋丽笑了起来,“我是谁呀?”她低着头沉默了一会儿,忽然感叹道:“少帅的心呀,向来就是反复无常。”她从前明明听任子延说过殷鹤成已经和他那位未婚妻解除了婚约的,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又在一起了。说起来,她也有大半年没有见过殷鹤成了,不过国内关于殷鹤成反击日军的报导她可没少看,对她来说,烽火里走出来的男人要比那些凡夫俗子有魅力得多。

    吴秋丽对任子延说:“你不是和少帅是好兄弟,怎么不过去说两句话。”

    吴秋丽是任子延的女伴,任子延过去自然要带上她。可任子延不买吴秋丽的账,转过头来看着她摇了下头,“死心吧,你这回是没戏了。”

    听任子延这么说,吴秋丽反而笑了,“你这段时间到底是怎么了,老见你一个人喝闷酒?上回那个女学生还伤着你的心呢?”

    原本就是张美艳的脸,这么璀然一笑像发了光似的,连任子延都不禁分了下神。男人没有不喜欢漂亮女人的,最少也是喜欢看的。

    任子延说没戏就是没戏?哪有这么容易就死心的?这么多年过来,就凭她这张脸,这么多年来她还没怎么失过手。何况呀,男人从来都不止喜欢喜欢一个女人,就算做不了唯一,做个之一也是不错的。

    吴秋丽斜着身子半搭在沙发上,红酒杯捏在手里轻轻晃着,目光却始终望向别处。

    机会还真被她等着了,眼见着殷鹤成身边那位顾小姐离开大厅往盥洗室的方向去了,吴秋丽将酒杯放下,拿出包里随身的小镜子补口红。

    吴秋丽跟任子延打了招呼后起身,任子延也懒得管着闲事,只提醒她,“过会别哭。”

    吴秋丽低头看了任子延一眼,不屑道:“你也太小瞧我了。”

    补妆耽误了会,和任子延说话又耽误了会,难得殷鹤成身边没人,吴秋丽连忙拿着一杯红酒走了过去,不过快走到殷鹤成面前时刻意矜持了些,然后故作不经意地打招呼:“少帅。”

    吴秋丽的名气倒也不是白来的,她的确是个好演员,她微微笑着,完全倒看不出什么矫揉造作的神态。

    吴秋丽举起酒来敬殷鹤成,“那仗那几天我每天都睡不着,提心吊胆的,听说你打了胜仗,我眼泪都快出来了。”她一边说着眼中便已经含了泪了。

    美人落泪,没有男人不心疼的。

    吴秋丽正想着眼前的人会说什么安慰的话,然而他只客气道了声“谢谢”,与她碰完杯后,视线便不在她身上停留。

    好歹殷鹤成曾经也捧过她的场,吴秋丽并不甘心,又说:“下个星期,我的电影……”然而她还没说完,只见殷鹤成突然抬头定睛,“失陪了。”殷鹤成说完,便直接往她身后走去了。

    “诶。”吴秋丽没想到会是这样的场面,她回过头一看,才发现顾小姐正站在身后看着他们两,稍稍偏着头,她一双眼睛似笑非笑,倒看不出有什么不高兴。

    也是,她能有什么不高兴?殷鹤成一见着她就像魂都被勾走了一样。那个顾小姐到底是个人?又给殷鹤成下了什么迷药?殷鹤成明明从前不是这样的!

    倒是这个时候任子延突然回过头来,有些得意地端起酒杯朝她举了一下,好像在对她说,“你看,我说准了吧。”

    吴秋丽被任子延这么一戏弄更加觉得没面子,狠狠瞪了任子延一眼,只想找个地缝赶紧钻进去。

    顾书尧其实一回大厅便看到了殷鹤成以及他身边那位美人,不过她没有打扰他们,只是远远在一旁看着。顾书尧也想看看,她不在的时候,殷鹤成在这种场合究竟是怎样的。

    虽然顾书尧只能看到吴秋丽的背影,但吴秋丽偏头撩动头发时偶然展现在她面前的几个笑容,看得顾书尧心里并不怎么舒畅。好在殷鹤成态度不冷不热,也没有让她太不舒服。

    顾书尧原本还想多看一会,殷鹤成却先看到了她。她在原地站着不动,只偏头看着他,而他已经朝他走过来了。

    他朝她伸手,她刻意顿了下才去牵他的手,“你过来做什么?”

    听她这么说,他即刻靠过来搂住她的腰,“你在哪我就在哪。”他说完忽然笑了起来,低下头悄声道:“怎么,吃醋了?”

    顾书尧偏过头去不理他,他虽然不想让她不高兴,可心里又止不住像开了花一样的甜,她原来也是会吃他的醋的。

    他心情好自然是他先让步的,虽然他刚才明明什么都没说。只是他这些年来并没有学着怎么去讨好女人,不是很清楚要说怎样的话去哄她开心。

    正琢磨着,梁师长过来请殷鹤成,“少帅,您现在上去跟大伙说几句话?”

    殷鹤成点了下头便是答应了,顾书尧原本准备在台下等他,却只见他突然转过头来对她道:“顾小姐,你该跟我上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