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章 第 153 章(修文)

作品:《回到民国当名媛

    她应该早些反应过来的, 房间里医生、护士一个都没有, 窗帘紧紧拉着, 一丝光也透不进来, 定是有人要做什么事怕被人发觉了。

    “你是谁?”顾书尧虽然这样问, 她心底却已经有了答案, 连同她之前发现的疑点。

    顾书尧还记得那次殷鹤成负伤时, 她其实好几次都发现一个人形迹可疑。还有那一次,殷鹤闻突然闯进卧室, 他本不该进来的。当时顾书尧问他,他却说是他娘让他来的……一年半之前, 她在殷老夫人的寿宴上看见她和一个人从殷司令的卧室中走出,她当时觉得奇怪,却没有细想。然而现在发现,这两件事都跟一个人有关系——殷敬林。

    顾书尧反而不太敢回头, 关乎人心, 亲手戳穿的那一刻其实最为狰狞。

    “你别动。”果然是六姨太的声音,声音是冷得让人可怕。六姨太原是这帅府中殷老夫人最信任的人, 极会与人打交道, 从来都没有看到过她现在这个样子。也是,只有最信任的人才最好得手。房间里之所以没有人, 应该是被六姨太都使开了, 六姨太应该想对殷司令做什么, 但十分不巧正好被顾书尧撞见了, 床头柜上零散着的药更是证明了这一切。六姨太之前吩咐颂菊去煎药, 应该也是只想支开她而已。

    顾书尧稍稍转过头,果真六姨太手里拿着的是一把枪,“别回头!”

    顾书尧不意外,倒也还冷静,“六姨娘,原来您也在房间里。”

    “我一直都在,你不该进来的。”

    顾书尧明白“不该”两个字之后的涵义,她既然敢对殷司令动手,自然是不在乎多她一个,她将枪拿出来便是这个意思。不过六姨太还是疏忽了,外头的房门没有关。但是顾书尧也没有提,颂菊虽然去拿药了,但她之后还是回过来的,多拖一秒钟她和殷司令都有活命的机会。

    “我觉得好奇,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这跟你无关。”

    顾书尧笑了,“都到这个时候了,您总得让我明白不是么?”

    “虽然我之前没打过你的主意,但你死了也不冤,殷鹤成要了殷敬林的命,我要了你和他爹的命。”果然是因为殷敬林。

    “那鹤闻呢?”顾书尧并不是完全为了自救才这样说,她也是发自内心问的。殷鹤闻才这么小,而且她现在也不完全确定殷鹤成究竟是谁的孩子。

    六姨太虽然看上去冷静,心里却是慌张的,不然也不至于紧张到连卧室的房门没有到锁。听顾书尧问她殷鹤闻,沉默了许久。

    帅府的侍从官中有一个是六姨太表外甥,之前殷鹤成被抓的消息就是他带给她的。六姨太特意派他去救殷敬林,如今几天过去了,不仅她那个外甥没有回来,殷敬林也没有消息。今天帅府隐约有了动静,她知道是凶多吉少了,便起了同归于尽的念头。

    六姨太犹豫了一会,指着床头柜上洒落的药,命令顾书尧道:“你来喂他药!”

    殷司令原本警惕地看着六姨太,见六姨太要顾书尧喂他药,情绪又变得激动起来,顾书尧虽然不确定那些药片到底是什么成分,但她明白六姨太在想什么,六姨太或许是想借她的手杀死殷司令。

    六姨太手里拿着枪,顾书尧并不打算激怒她,缓缓走到床头柜前去,拿过药片。

    顾书尧的手紧紧捏住药片,却故作不经意,“你真有这么恨他么?再怎么说他也是鹤闻的父亲。”

    六姨太冷笑;“他也配?”

    殷司令在一旁不太说得出话,忽然咳嗽得喘不过气来,见他这样,六姨太反而更加得意了,催促顾书尧道:“你还不快些动手。”

    殷鹤闻是殷敬林的儿子?这还是让顾书尧很惊讶的,顾书尧算了下殷鹤闻的年纪,也有好些年数了。六姨太应该对殷敬林感情很深,不然也不至于为了他到这个地步。

    或许殷敬林是她唯一的突破口,顾书尧想了想说:“你难道不知道,殷敬林其实没死?上回他逃出去了。”

    一提起殷敬林,六姨太突然变得激动起来,“你别骗我了,就是的今天的事情吧。”

    顾书尧倒不知道这些,却用一种格外肯定的语气,“不!他其实没有死!那不过是殷鹤成故意放出来的消息,殷敬林逃走了,人早就不见了。殷鹤成这样说不过是为了稳固军心罢了!”

    “你在骗我?”她用的是疑问的语气,便是有几分相信了。

    “我为什么要骗你!”顾书尧笑了起来。

    “那你为什么要告诉我?”

    顾书尧回答得肯定:“我想活命!就是这个原因。”她想了想,又说:“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这么恨殷司令,可你应该知道我的处境,难道我就不恨殷鹤成么?”与六姨太硬碰硬是行不通的,不如先取得她的信任。

    六姨太十分意外,“你这是什么意思?”

    “你应该不是心甘情愿做殷司令的姨太太吧,我又何尝愿意嫁给殷鹤成?当初他非但不娶我,他其他的女人还过来特意奚落、刺激我。我当初怀着三个多月的身孕,从盛州的桥上跳下去,虽然捡回了一条命,但失去了我的第一个孩子,也成为了别人口中的笑话,我难道不该恨他。”顾书尧虽然是故意这样说的,不过是想接机缓和她与六姨太现在的处境。可她顾书尧的时候,她自己也没有想到,眼前竟出现顾小姐跳江前的画面来,她的眼底浮现出川流不息的盛江水,顾小姐站在高高的盛州大桥上一跃而下。如果不会绝望,顾小姐也是不会迈出那一步的,而那种绝望现在似乎沿着回忆慢了过来。

    那就像根刺,一直埋在她心口,或许那边是她心底一直不信任殷鹤成的原因。顾书尧也明白顾小姐那个孩子来的并不光彩,她甚至也用旁观者的角度思考过,一个女人对殷鹤成做这样的事,她其实也为他感到愤怒。

    可是,她和顾小姐其实是分不开的,她用了她的身体,有着她的回忆,身体和灵魂既然纠缠在一起,那又怎么能分得干净?

    殷司令听到了顾书尧的话,也受了极大的刺激,开始大声喘着气。六姨太见殷司令这样,也笑了起来,“呵,你儿子和你一样混账,没想到吧,你的女人、儿媳一个个都很你们入骨!”许是因为殷司令的反应,六姨太相信了顾书尧的话,“那你现在准备怎样做?”

    “我只想活着。”顾书尧想了想又说:“我可以带你出帅府,你自己去找殷敬林。放心,枪在你手里,我是不敢怎么样的。但是,前提是你不许动殷司令,他要是死了,我们就都活不成了。”

    六姨太有些犹豫,顾书尧连忙说:“是你把医生、护士都支开了吧,但他们过会就会回来。如果现在不走,等他们来了你和我就都走不了了。”

    殷敬林没有死这个消息还是让六姨太动心了,她用枪抵着顾书尧的后背,“我们就这样出去,你老实一点。”

    顾书尧回头看了眼她手上的枪,“这枪拿着未免太显眼了,老夫人就在楼下,出去准被人看到。”

    六姨太想了想,将她持枪的手藏在风衣里,仍是对着顾书尧的。

    顾书尧明白六姨太未必肯真的放过她,但只要六姨太和她从殷司令的卧室出去,殷司令便算是脱险了。

    然而六姨太和她刚打开门,正准备走到走廊上时,就听到楼梯上有脚步声,是有人走上来了。

    果然,不一会儿,顾书尧就看到殷鹤成带着六七个卫兵出现在楼梯口,他们手里都拿着枪,看这个阵势殷鹤成也已经察觉到了什么。

    只是看到顾书尧和六姨太一前一后走在走廊上,殷鹤成的脚步顿了一下。顾书尧心里也不由一紧,她不知道六姨太会怎么做。

    果然,六姨太已经反应过来,她明白殷鹤成回来她是走不了的。

    六姨太索性将她手里那把勃朗宁举了起来,对着顾书尧的头,对着殷鹤成说:“你一个人过来,让他们都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