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章 第 133 章

作品:《回到民国当名媛

    殷鹤成已经抵赖过一次, 这回又要要回去, 顾书尧不想还给他,揣着明白和他装糊涂。她笑着问他:“哪张条子?”

    他不愿意说出“解除婚约”那四个字,只说:“上回你让我写的那个。”

    她望着他, 满脸真诚道:“你当时可以不写的。”

    她这话一出, 他一时语滞,有些无奈地笑了下。明明是她开的口, 却赖在他身上。

    她那时让他写这张条子也是一时冲动, 她原本只是想看看他到底有没有受伤。不过,她现在也明白, 他当时之所以那么干脆让她走不过是不想牵连她。顾书尧见他扬眉打量自己,还有些不甘心的意味。她索性主动碰了下他的手背,偏头看着他,“没有婚姻就不能结婚么?”婚约上的人是顾小姐的父亲替顾小姐定下的,可她想嫁自己选的人。

    他明白了她这句话的意思, 忽然笑了, 拍了下她的手臂,“当然可以。”

    晴了几日, 又开始下雪了, 他抬头看了眼盘旋的碎雪, 低过头看着她说:“回去吧,可能这段时间我会有些忙, 有空了我就来看你。”

    她点了下头, 也看着他:“好, 我就在这等你。”

    “雪大了,快进去吧。”

    她答应了一声便转过身去,边走边说,她没忍住,讲到最后笑了出来:“你这上面的字是真不错,你的墨宝我就替你珍藏了。”

    他这才注意到那张纸条就在她手上,她还特意举起来晃了晃。

    他又好气又好笑,忽然有些想上去从她手里拿回来,可想了想这个念头还是罢了休。不过他也明白,就算是将来成了婚,这恐怕要作为把柄在她手上留一辈子了。

    她没有回过头,却能想象到他此刻的表情。他们两挑明了关系,她和他的相处变得轻松些了。或许是在喜欢自己的人面前,有时候就是可以肆无忌惮的。

    她进了门,听见发动机响的声音,她转身目送着他上车,他原本背对着她,上了车之后也将窗户降下来往她这边看。他笑着朝她点了下头,汽车便开远了。

    她突然想再和他说会话,或者什么都不说也行。这是第一次,她的一些情绪终于可以变得明目张胆。

    顾书尧回到洋楼时,许长洲还在客厅里,有些不可置信地问她:“恒逸一个人去津港了。”

    提到何宗文,顾书尧还是觉得愧疚,在火车站里匆匆与他告别,这样的分手对他而言是不尊重的。或许,她当初就不应该答应他。其实在她听到曹三小姐说起他的那一段往事,而她内心没有太多波澜时,她就已经明白了。

    就算是真的,她也没有资格怨他,他们不过是在彼此辜负,她也只能依靠这些减轻自己的负罪感。

    许长洲虽然充满疑惑,却也不好多问,只小心翼翼对顾书尧说:“你姨妈已经醒了,书尧,你上去看看吧。”

    顾书尧到姨妈房里的时候,阿秀已经在了。姨妈看到她的表情也不怎么惊讶,想必阿秀已经跟姨妈都说过了。不过看阿秀神情自然,或许殷鹤成下的那一番功夫还有些成效的。她虽然笑话殷鹤成“装模作样”,可不知不觉竟与他站在了同一边。

    顾书尧手里装着翡翠白菜的盒子有些沉,她将它放在姨妈的床头柜上,然后在姨妈身边坐下。姨妈即将生产,顾书尧不能让她担心影响她情绪,索性在姨妈开口问之前将事情都跟说她说清楚,从她回到乾都开始说起,一直讲到今天在火车站听到的见闻。

    姨妈听她说完,犹豫了会,才说:“其实我还在楼下碰到过少帅几次。对了,我结婚那天陈曜东喊了人来我和你姨父婚宴上闹事,还是他派人来摆平的。”

    “他的人?”

    姨妈点了点头,“我当时也奇怪,我只从改嫁后便和帅府再也没有交集,陈曜东的人才到,少帅的人后脚就跟来了。”说到这里,姨妈连忙语带愧疚地解释道:“当初你和何公子在法国,姨妈怕影响你,就没有跟你说了。”殷鹤成的所作所为姨妈其实都看在眼里,他的不舍后悔她也明白。殷鹤成虽然平日里话不多,但确实帮了她们家不少忙,因此姨妈当初对顾书尧隐瞒,还觉得有些对不住殷鹤成。

    姨妈是为了她好,顾书尧是明白的。只是如果她早知道这些,或许在乾都的时候,她不会跟他说那么重的话。

    “那你和少帅是又准备成婚了么?老夫人那边怎么说?”

    顾书尧摇了摇头,指了下床头的那只箱子道:“他把那颗翡翠白菜赎回来了,老夫人那边我不清楚。”她想了想,还是跟姨妈说了实话,“其实我现在不怎么想和他结婚?”

    “啊?为什么?”

    姨妈似乎不能理解,殷鹤成估计也是。

    恋爱和婚姻其实是不同的,不先试着交往一段时间怎么知道合不合适,她和殷鹤成才刚刚开始。只是他们之前是未婚夫妻,又有过孩子,他们如今在一起,在别人甚至殷鹤成看来都像夫妻破镜重圆似的。

    她试着和姨妈解释:“我其实还想考验他一段时间,就这么结婚实在是有些太草率了。”不仅仅是草率,还有些便宜他。虽然她知道他喜欢她,但是也是他写了字据让她离开,还是她主动回到他的身边。顾书尧默了一会儿,又说:“可是现在这么乱,国难当头,他忙着去前线杀敌,连休息的时间都没有,我这个时候怎么好去折腾他?”

    “那你怎么跟他说的?”

    “我没跟他说。”她知道他一直惦记着这件事,她实在不想分他的心。

    另一边的帅府里,五姨太跑到老夫人的院里正跟她说起早上的事情。

    “我听三楼的守卫说,那位顾小姐跑到雁亭的房里,然后两个人一起在卧室里待了两、三个钟头才出来。”

    刚刚才经历了那些事情,老夫人原本不想管这些的。只是想着雁亭刚刚才摆平了叛军,连着几宿没睡,那顾小姐偏偏这个时候过来,雁亭的身体还要不要?

    “他们人现在在哪?”

    五姨太看了眼老夫人的脸色,“雁亭说是说要去北营行辕那边,可我是看着他搂着那顾小姐一起出去的。”

    老夫人重重叹了口气,“不知道她给雁亭灌了什么迷魂汤!”

    五姨太之前已经得罪了顾书尧,她并不想要顾书尧进门,连忙接话道:“就是就是,她本来就是个手脚不干净的。之前她那个孩子怎么来的谁不清楚,不过是大家都装作不知道罢了,不然当初雁亭也不至于不回帅府。”只是五姨太说着也觉得奇怪了,雁亭明明那样厌恶顾小姐,这一年过去怎么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说起一年前的事情,老夫人倒是气不打一处来了,冷静了些,嘱咐五姨太道:“定原最近清醒了些,你可不能到他边上乱说,省得气着他。”她孙子的脾气老夫人也是知道的,现在她虽然不愿意,但也没有别的什么办法。

    “我知道,我自然知道。”五姨太说着,心里突然有了主意:“您还记得当初那位陈夫人和陈师长离婚那是么?不是顾小姐帮着陈夫人弄的么?为的什么事?不过就是府里纳姨太太的那点事情么?那顾小姐心胸这样小,肯定是见不得雁亭有别的女人的,要不雁亭的婚事先别急,您先给他收几房姨太太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