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章 第 131 章

作品:《回到民国当名媛

    对他殷勤、主动的女人多的是, 可眼前的这个人却是她, 她和她们都不一样。

    失而复得最令人发疯, 他已经疯了, 于她也是一样。

    幽暗的房间里,光佛都沉了下来, 这个世界仿佛只有他们两个人。

    她外面是一件淡紫色的大衣, 只披在身上。他一边吻她, 一边顺着她的肩头将大衣往下一拉, 衣服掉在了地毯上,便只剩下里面的碎花裙。她的领子开在胸前,露出修长洁白的一段颈。

    他的兴致已经来了,一把将她打横抱起,她难得没有一点的抵触。

    他抱着她往卧室走, 几乎是和她一起跌在卧室的床上。她走之后,他除了一股脑儿换了有她香味的被褥, 卧室里的陈设几乎没有变过。他们曾在一张床上共寝许久, 也早就有过肌肤之亲,可是他从来没有觉得离她这么近。

    他埋下头吻她的颈,起先是吻,后来不自觉成了咬, 他咬的十分用力并不温柔, 像是把一年以来的所有的渴求、等候都融在里头。

    她原本已经跟着他沉沦, 可被他实在咬得疼了, 清醒了些:“殷鹤成, 你轻一点。”她不得不提醒他,不然后头还不知道有多少苦头吃。

    不知他听没听见,他只轻轻“嗯”了一声,又过来吻她的唇,而他的手已经不安分地去拉她身侧的拉链。她闭着眼,没有去阻止他,却伸手抚在他脸上,像是呜咽一般又像是恳求,“殷鹤成,永远都别让我后悔。”

    这句话入了他的耳,他的动作忽然止住了,她睁开眼时,他眼中的情.欲也开始渐渐消退,变成真挚的目光。

    她的本意并不是让他停下,有些意外地看向他。他见她望着自己,低过头来轻轻吻了下她的额头,他的声音里仍有些喘息,却刻意平静:“舒窈,我们先成婚,给我机会让我来弥补你,好好地补偿你,好么?”他在她的话里听出了不安,相比于她的人,他更想完完整整地得到她的心。他们没有成婚,就已经失去了第一个孩子,有太多的遗憾,这些都是无法回避的事实,这一次他不能再让她再有遗憾。

    她只望着他,没有说话。他也没勉强,等了一会儿,便从她身上下来,在她身侧躺下,然后将她紧紧搂在怀里。她的侧脸紧紧贴着他的胸口,还可以听到他的心跳。

    他们都没有说话,像是一种相濡以沫的依偎,彼此的心跳渐渐让对方安稳。

    她是爱他的,即使她还是胆怯、惶恐、不信任,也不妨碍她现在爱他。

    然而这是一个让她对婚姻惶恐的年代,偏偏他又是出色、是英雄、是这个年代叱咤风云的人物。在这个年代,像他一样的男人没有几房姨太太,在外没有几位曼妙佳人纠葛反而让人觉得反常。法律道德是向着他们的,便连人们的认知也是站在他们那边,她想和谁一辈子白头偕老,她唯一的指望只能是他向着她。

    可她又知道他太多的过去,相比于顾小姐,她更在意的是当初他对其他女人的态度,有多少真情,又有多少是从最初的热烈慢慢褪色成最后的厌倦?哪段感情的最初又不是你侬我侬?他对她的感情又能维持多久?她真的不知道。

    他其实也累了,连着两天已经没有阖眼,如今虽然日本人依旧虎视眈眈,可盛州城外的叛军已经剿除,他终于可以先安心睡一觉。她在他怀里,无论怎样都是好的。

    最终是他先睡着,她听到了他浅浅的呼吸声。外面的天渐渐亮起来,隔着厚重的窗帘,透进来一两丝光来。

    熹微的晨光里,他睡着时的神情是安稳的,嘴角似乎还有那么一丝笑意。她喜欢他这个模样,不自觉伸手去轻轻碰他的眉毛。他睡着了便是由她摆布的,她看了他一会,便也有了困意,靠在他胸口伴着他身上的烟草味睡了过去。

    任子延原本跟梁师长下楼了,殷鹤成已经把该交代的交代完了。可他突然想起有事,有折了回去。他虽然看到顾小姐来了,原本以为也不会太久,结果在门口一直都不见殷鹤成出来。

    他也困了,便在书房打了个盹,醒来时看了眼表已经一个半钟头了,他连忙赶到殷鹤成的卧室。他看了一眼紧闭着的房门,挑眉看了一眼门外的守卫,“少帅出来了么?”

    守卫听他这么问,笑得暧昧,然后又摇了摇头。

    “这都一个半钟头了,也该完事了!”任子延有些不耐烦,抱怨了一句,准备上前敲门,想了想还是止住了。

    只是他刚准备下楼,一回头,却见帅府的五姨太来了。因为昨晚有一小队叛军在帅府周边的街道发动袭击,虽然离帅府还有一段距离,帅府中所有的女眷连同殷司令还是先都去最为安全的老夫人院里待着。

    这突然过来是做什么?

    五姨太见任子延也在,瞟了一眼殷鹤成的房门,凑过来问他:“听说顾小姐过来了,老太太让我来看一下,他们不会人都在里面吧?”

    任子延抬了下眉。却也点了点头。

    “多久了?”

    帅府里这些和女人相关的事他可是不准备C心了,去年因为帮着老夫人跟殷鹤成说顾小姐的事情还落了个不痛快,他“啧”了一声,悻悻答了句:“也就一两个钟头吧,雁亭两宿没睡,没想到精神还不错。”说完,他便赶紧下楼了。

    殷鹤成其实早就已经醒的,他素来起得早,有光照着就难睡着,这似乎已经成了规律。只是看着顾书尧还睡着,他不想打扰她。人就在他怀里,看得见、摸得着,索性就盯着她的脸看,也不亏待他。

    她的唇是浅浅的桃红色,他看了好一会儿,还是没忍住,轻轻地靠过去。可她就是在那个时候醒来的,一双黑白分明的眼就那样盯着他看。

    他早就亲过她的,可这样偷偷摸摸被人抓了现行,却还是让他稍有些窘迫。

    她看着看着,却突然笑了出来。他见她一笑,索性直接在她唇上咬了一口。也是在这个时候,房门外传来了敲门声,是女人的声音,“雁亭,雁亭,你起来了么?老夫人找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