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章 第 122 章

作品:《回到民国当名媛

    她自然明白他的意思, 田中林野是带着夫人过来的, 外交中讲究对等, 她如果跟着殷鹤成前去,她要充当什么样的角色便不言而喻了。也难怪他会问她还愿不愿意。

    只是顾书尧还是觉得有些不对劲, 犹豫道:“我可以以你秘书的身份出席么?”

    他看了她一眼, 摇了摇头,“应该是不行的,田中有意带了夫人过来,便是作为私下的会晤,秘书还是太正式了。”

    她想了想, 虽然觉得有些尴尬, 还是问他:“田中知道我们解除婚约的是么?”他们原本是打算当陌路人的, 她也不知道这几天怎么回事, 竟然会说到这上面来。

    听她这么问, 他也皱了下眉, 却只说:“没关系,田中见过你。”

    田中林野之前是的确是见过她的,他和殷鹤成的婚约几乎是人尽皆知, 但是解除婚约这件事并不是所有人都知道。

    顾书尧好奇田中的来意, 若是需要外交或许她还能帮他。她其实还会日语, 只是他并不知道。顾书尧想了想还是应了下来:“那好吧。”

    他朝她点了点头,“那明天见, 晚安。”

    他与她道完别转过身便走了, 只是她看不到, 他转身的瞬间,他的嘴角轻轻往上扬了扬。

    整个鸿西城都是他的人,田中就算想做什么也不可能。他有把握保证她的安全,既然这样,何不称了她的心,也遂了自己的愿呢?

    因为要见田中林野和他夫人,顾书尧一大早便起来了,她挑了一身米白色的风衣,显得知性大方。女佣似乎知道是怎么回事,还特意帮她将一头卷发盘了起来。

    田中说好的上午九点到鸿西城,因此顾书尧在八点半之前便准备好了。她从自己房中走出的时候,他已经在走廊上等她了。

    见她出来,他偏着头打量了她一会,唇边有浅浅的笑意。

    她看着他这个样子总觉得有些不对劲,稍稍皱了下眉。他也不管,径直走过来对她道:“田中要来了,我们走吧。”他与她并排走着,手十分自然的搭上她的腰。

    他虽然只是虚扶着,可他搂过来的那一刹,她还是不自觉地动了一下,他们已经很久都没有过这样亲密的举动了。殷鹤成许是也注意到了,低头问她:“没事吧?”

    “没事。”

    他其实知道是怎么回事,见她不自在便将手收了回去,手臂弯起来让她扶着。只要是他认为值得的人,他并不打算在时间上吝啬。

    田中林野倒也守时,汽车到达殷鹤成官邸的时候,正好是上午九点钟。殷鹤成没有说谎,他的夫人的确是跟来了,顾书尧以前也接待过不少外宾,不用殷鹤成提醒,她自觉去招待田中林野的夫人。只是除了他们两,日本的一位外交官野泽晋作也来了,田中来之前并没有说过会和这样一位外交官一起。

    殷鹤成与野泽握手的时候,还特意看了一眼田中林野,用日文问他。“这位是?”

    田中林野笑得有些勉强,“这位是外交部的野泽晋作先生。”

    殷鹤成这才与野泽问候,脸上挂着他不冷不淡的笑意,“野泽先生,你好。”

    野泽晋作却是十分殷勤,连连夸道:“早就听闻少帅是日本陆军大学毕业的,没想到日语这么流利,果然是田中首相的得意门生。”

    顾书尧听着野泽这么说,不禁皱了下眉,野泽的态度实在有些反常,按理说就算停战就算想恢复双边关系,也不该是这样的反应。

    不知田中林野是否有意将话题岔开,她上前一步用中文与顾书尧打招呼,“夫人越来越美了。”他果真是认得顾书尧的,不过他这回称呼她用的“夫人”。也是,站在田中的角度去看,她在殷鹤成身边这么长时间,有婚约也有过孩子,即使暂时没有举办婚礼,叫声“夫人”也无妨。

    当然,田中林野或许也听说过殷鹤成在乾都的一些轶事,但在这个年代,即使是成了婚的男人再去追求其他女人也是名正言顺的。

    田中林野和夫人前来倒十分客气,还从日本给殷鹤成带了神户的清酒过来。

    他冲着殷鹤成笑了笑,“我记得殷君曾经特别喜欢这种清酒。”

    虽然表面上谈笑风生,可顾书尧明显察觉得出,他们两人并没有当初在殷军长家相遇时那么亲近了。也对,即使曾经是生死之交,即使曾经殷鹤成救过田中相本,可他们都是军人,一旦各为其国,这些情谊在家国面前依旧显得脆弱。

    殷鹤成在客厅招待了田中夫妇与野泽晋作,因为是私下会晤,殷鹤成又懂日语,因此并没有请翻译过来。顾书尧装作不懂日语,一直没有说话,只坐在一旁招待田中夫人,亲自替她泡茶。

    起先,野泽晋作也没有说话,田中林野与殷鹤成说的还是他们之前在日本的一些琐事,说到一半田中林野对殷鹤成说:“我父亲十分想念你,他一直想要你回东京看看。”不知为什么,连顾书尧也觉得,田中说这句话的时候,态度还是十分真诚的。

    殷鹤成也说:“有机会一定亲自去拜会老师。”殷鹤成答的也诚恳,他和他老师的师生情谊自然不是假的,不然当初他也不至于舍命去救田中相本的性命。

    许是见殷鹤成的态度有所松动,田中林野终于试探着开口,“殷君,你应该知道,你的老师、我的父亲虽然身为军人,但是痛恨战争,我想你也是如此。”

    田中说起这些顾书尧才觉得正常,她和殷鹤成清楚得很,田中林野在这个时候突然从日本赶过来,自然不会是单纯来叙旧的。

    殷鹤成没有说话,只点了下头。

    顾书尧闻声抬眸看了殷鹤成一眼,殷鹤成也注意到了,低过头在她耳边轻声说,“他刚才说田中相本痛恨战争,问我是不是也这样。”殷鹤成误会了,他并不知道她其实会日语,以为她想要他帮她翻译。

    顾书尧笑着点了下头,她从前经常帮别人翻译,帮她翻译他还是头一个。

    田中林野看了眼殷鹤成,又说:“殷君,说实话,我前几天听到鸿西口发生战争,我的内心十分悲痛,我父亲也非常遗憾。军部在驻军之前他其实试图阻止过,但你知道的,日本和中国一样,权力并不集中,我父亲无能为力。”他想了想,又说:“我还听说,你在鸿西这几天,长河政府并没有支援你一枪一弹,由你一支军队孤军奋战。”

    顾书尧放下手中的茶具,有些警惕地看向田中林野,他难道是过来挑拨离间的。只是殷鹤成并没有否认,只似笑非笑地答道:“田中君对中国的局势非常了解,难怪在日本他们都叫你中国通。”

    田中笑道:“我还听说长河政府十分腐败,上回军部和穆总理签合约,不仅答应给长河政府提供贷款,还答应私下赞助他的几名子女来日本留学。”说着,他皱了下眉,“说真的,殷君,我为你不值,连我父亲都说你是他最出色的学生,却要听命于这样腐败贪婪的政府,没有这个必要。”

    殷鹤成依旧不动声色,“那田中君觉得我应该怎样?”

    田中林野默了一会儿,道:“你可以自己成立政府,我父亲和我都愿意帮助你!”田中林野话音刚落,在一旁的野泽晋作身子也往前倾了倾,“少帅,日本内阁都非常支持您在燕北成立独立的政府。”

    “燕北?”殷鹤成皱了下眉。

    野泽晋作却说,“是的,我说的就是燕北。您要知道燕北土地的面积,可有六个日本那么大。您与其听命于昏庸无能的政府,为何不自己来成为国家元首?首相、内阁、军方都非常支持您。”

    原来他们是想将燕北六省从中国分裂出去,这比两军交战来的更加Y险。顾书尧压抑着内心的愤怒,故作镇定地去看殷鹤成的反应。说实话,她现在也没有太多的底气,她不知道殷鹤成当初出兵与日本明北军交战,是出于对燕北领土、权利的保护,还是在维护整个国家的领土完整。

    田中林野也面色凝重,目不转睛地注视着殷鹤成脸色的变化。他其实就是来当说客的,不仅是当内阁的说客,也是军部的说客,这一回内阁和军部之间难得形成了统一。

    他还记得两天前,他父亲田中相本接到日本明北军总司令的电话,对方在电话那头与他父亲抱怨培养了这样一位得意门生,因为殷鹤成就是日本陆军大学毕业的,因此他对日本进攻的方式知根知底,他们围攻了三天都拿不下鸿西城。所以也才生出了说服殷鹤成独立燕北的想法,对付一个穆明庚,或者说对付几个穆明庚,都比对付一个殷鹤成容易得多。

    殷鹤成笑了笑,忽然问道:“那如果成立了新政府,应该叫什么名字?”

    听殷鹤成这么说,野泽晋作连忙殷勤笑道:“就叫燕北,或者燕国,盛国什么都是可以的。”

    顾书尧沉着目望着殷鹤成,只见他皱了下眉,似笑非笑道:“可是阁下忘了一件事。”

    “什么事?”

    他忽然笑了,一字一句答道:“我是个中国人。”

    殷鹤成话音刚落,日本那位外交官脸色便不怎么好看了。

    顾书尧也没想到殷鹤成会回绝的这么直接,却在内心深处十分钦佩,她之前从头到尾都误会她了。

    他们目前的谈论已经不再是私下会晤,没有在外交场合说他国预言的事情,顾书尧也看得出殷鹤成已经不太想和他们用日语交谈,她想了想对殷鹤成道:“你说中文吧,我来帮你翻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