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章 第 116 章

作品:《回到民国当名媛

    她是知道他今天是要回盛州的, 他说的却是“正好”,她自然明白他的意思。

    火车晚上才开, 途径各站都要停留,自然是比不了他的专列。她其实还从来没有去他的专列看过。解除婚约之前,他只想让她做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少乃乃,

    没有让她离开过盛州。

    许是他见她没有拒绝, 直接朝司机偏了下头, 汽车便往月台的方向开去了。

    她说了句, “谢谢”, 他只点了下头,却没说什么。一路上,他和她都没有说话, 车厢里安静得让人不自在,她索性偏过头去看街面上过往的行人。不一会儿,身边倒是传来了他咳嗽的声音。她才想起来, 他刚才说话还带了些鼻音,似乎是生病了。

    他的专列和普通火车不在一个月台,月台上身着盛军军装的士兵排作两列, 她和殷鹤成一下车, 便上枪敬礼。

    他带兵军纪森严, 敬礼的时候一个个目不斜视。但是她能感觉到他们都在用余光看她。若是知道是这样的阵势,她便不会同意乘坐他的专列了。

    她提着行李故意后他几步走着, 将距离拉开, 就像他的随行人员。他似乎也注意到了, 回过头扫了她一眼。

    他也没等她,按照自己的步调走着。她跟着他上了专列,他住的是第十节车厢,有一间大客厅和一间卧房,装饰十分豪华,一色的红木家具,还陈设了不少古董花瓶。她忘了之前是五姨太还是六姨太与她提过,这专列的第十节还是前清一位太后的花车。

    这一截车厢里只有一间卧室一张床,她自然不是睡这里。殷鹤成给黄维忠使了一个眼色,黄维忠连忙走到顾书尧身边,接过她的皮箱,准备带她去第九节车厢。

    她正准备走的时候,却撞见了熟人。史密斯医生正好朝她迎面走来,似乎是过来给殷鹤成看病的。殷鹤成长住乾都这段时间,史密斯一直都跟着他在乾都的行馆。

    顾书尧已有快有一年的时间没有见过史密斯了,上次见他好像还是殷鹤成负伤那次。史密斯见到顾书尧也十分惊讶,辨认了许久才叫了一声,“密斯顾”。

    顾书尧其实并不愿意在这种状况下遇见熟人,只朝他点了点头,“史密斯医生,好久不见。”说完,便跟着黄维忠走了。

    她的车厢紧挨着殷鹤成,只隔了两扇门。她的车厢虽然没有他的奢华,布陈却也讲究。一声长笛鸣响过后,火车便渐渐开动了。

    从乾都到盛州坐专列也要一天一夜,明天这个时候才能到达盛州。殷鹤成虽然就在她的隔壁,但两节车厢之间的那扇门却始终紧紧关着。他们两准确来说只是利益一致的合作伙伴。

    专列虽然也会有晃动,但因为空间大,倒十分舒适。黄维忠还留了女佣在一旁照顾她,顾书尧闲来无事便坐在窗边沙发上看书,直到外面的天色渐渐暗了下来。

    不一会儿有敲门声传来,她皱了下眉,站起来去开门。来人是黄维忠,他身后还有几个佣人端了饭菜过来,放在她车厢的餐桌上。

    她才想起来现在已经是吃晚饭的时候,专列上有厨房,刚刚做了三菜两趟。她原本没有多少食欲,倒也是巧,她看了一眼后发现桌上全是她喜欢的菜色,突然间有了胃口,吃了一小碗饭。

    另一边,黄维忠将一份刚刚获取的电报交给殷鹤成时,他正在坐在卧室的办公桌前看书。他这两天身体不大好,入了夜却没有一直休息。

    黄维忠敲了几下门,喊了声,“报告”。

    “进来。”

    黄维忠听到殷鹤成这声“进来”的时候,稍稍愣了一下。不知是不是他的错觉,虽然少帅还病着,他却在少帅的声音里听出了平时不常有的愉悦。

    不过见黄维忠送电报过来,他似乎也预感到了什么,嘴角稍稍下沉。那是一份密电,是他安C在长河政府的线人给他发来的。

    殷鹤成让黄维忠拿了密码本过来亲自译电,他看了眼译出的电文,眼神却渐渐变冷,电文上面清楚写着穆明庚与日本签订的条约内容:穆明庚为了换撤军,答应用燕茫铁路的所有权去换取。日本当然也没有亏待他,还额外答应给他提供一大笔贷款。

    穆明庚用燕北的利益去换取战事的停歇,殷鹤成其实之前便猜到了几分,也不是多意外。只是他没有想到,穆明庚居然答应用燕茫铁路去换取,铁路是经济、军事命脉,所有权哪能说给就给?

    殷鹤成正出着神,黄维忠又将另一封电报交给殷鹤成,“少帅,这是鸿西口那边刚刚发过来的。”

    那一边到了晚上十点钟,顾舒窈洗漱之后换了睡衣便睡了。她虽然心事重重,但火车哐当哐当富有节奏感的声音却格外好助眠。

    她一觉睡到了早上八点,冬天的天色亮的晚,这个时候也已经天亮了。隔着窗帘,已经可以感受到外面的光线,只是她发现殷鹤成专列正在减速。

    这个时间远不可能到盛州,她揉了揉眼,问女佣:“这是到哪了?”

    女佣连忙道:“快到鸿西口站了,少帅要我告诉您鸿西口这边有事,他要提前下车,专列还是会送您回盛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