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章 第 105 章(小修)

作品:《回到民国当名媛

    顾书尧之前和曹梦绮并无往来, 因此有些奇怪曹梦绮为什么会突然叫她。而且殷鹤成就站在曹梦绮旁边,难道曹梦绮知道之前她和殷鹤成的婚约?

    顾书尧还没开口,何宗平已经和曹梦绮打了声招呼, 不过许是因为殷鹤成在, 何宗平和曹梦绮没有多说,但顾书尧能察觉到他们之间似乎关系还不错。顾书尧之前也听人说起,曹家最初和何家起初是世交,只是后来因为政见不同才渐渐断了来往。

    顾书尧没有去看殷鹤成,待何宗平和曹梦绮打完招呼,侧过身去问她:“曹小姐,请问你叫我是有什么事吗?”

    曹梦绮今天晚上似乎心情很不错, 笑道:“顾秘书,今天谢谢你, 不然我可真就丢脸了。”

    原来她想说的是这个,顾书尧也笑了笑, 只说:“你已经做得很好了,这些名词本来就用得少。”顾书尧并没有刻意恭维她,作为这个年代的兼职翻译, 能有这个水平自然已经是很不错了。

    顾书尧说话的时候,殷鹤成的视线投向远方,并没有去看她。

    曹梦绮又问她:“顾秘书,我感觉你对那些武器装备都很熟悉。”

    顾书尧坦诚道:“其实我也是之前临时做的功课。布朗德因为S程远, 口径大, 是法军目前最常用的一种迫击炮。”每一场会议前做准备, 这是她之前做翻译积累下来的习惯。曹梦绮这种兼职翻译,更多的是应对日常交谈,在专业性上自然比不上顾书尧。

    殷鹤成虽然没说话,却稍微敛了下目,连他自己都没有发觉。他不得不承认,她说的很对。

    “我上次听我二哥说起你,说你和我二姐长得十分相像,今天一看果真是这样的,我一眼就认出你来了。”

    曹梦绮想起了什么,又和顾书尧说:“听我大嫂说,我哥从法国来的那天,你原本都到了我家,结果身体不适临时回去了,我妈还一直在说想见你呢。我那个时候也很好奇,究竟能有多像,今天总算是见着了。”

    曹梦绮说的那天,也是殷鹤成送她从盛州回乾都的那天。曹梦绮说那一天晚上没见着顾书尧,其实有人看见了,虽然那天夜深影重,虽然只是匆匆一眼。

    顾书尧不愿与曹梦绮谈这些,只说:“那天我应该是晕船了。”今后想去拜访之类的客套话,顾书尧通通都没有说。与其说假话,她宁可不说话。她不想去曹公馆,也不想有过多牵连。

    说着,曹梦绮上前一步,拉起顾书尧的手仔细打量她,所有所思道:“他们也说我和二姐长得像,可你比我还要像几分。话说回来,我们两是不是也相像?”她说完这句,立即回头去看殷鹤成。

    然而殷鹤成似乎并没有听见,曹梦绮话音刚落,他非但不理会,反而转过身去吩咐侍从官什么事去了。倒是何宗平听曹梦绮这样一说,才发现了些什么,感叹道:“你别说,你们两从某个角落看起来还真有那么几分像。”何宗平说顺了嘴,又说:“我上次见顾小姐的似乎,就隐约觉得她像谁。”

    “上次?”曹梦绮追问了一句,“上次是什么时候?你们很久之前就认识?”

    上一次还是一年前,何宗平怕越圆越离谱,没有再说下去。

    原本都要回车上,却站在这里说了许久的话。时值隆冬,迎宾馆的台阶上还有雪没融,站了一会儿便觉得冷。

    顾书尧正好站在风口,一阵冷风吹来,正好对着她的后背,她不禁发了一下抖。也是这个时候,殷鹤成将他的戎装大衣解下来,披在曹梦绮肩上,还替她紧了紧。

    殷鹤成在外向来都是绅士的,何宗平见状才反应过来,低声问了顾书尧一句,“顾小姐,你冷么?”

    何宗平说的很轻,他其实原本可以直接将自己的外套给顾书尧,可殷鹤成在,他似乎失去了某种底气。他之前那声“嫂子”不过是交给周雪梅听的,哪里知道殷鹤成居然也在。

    顾书尧摇了下头,微笑着回绝,“谢谢,不必了。”只是,站在这样的寒夜里是一种煎熬,顾书尧转过头,故意问何宗平道:“何署长,你朋友还在等你么?”何宗平目前在财政部的国库署,顾书尧知道他的职务,也只用职务名称去称呼他。

    何宗平听顾书尧这么说先是愣了一下,过了一会才反应过来,配合顾书尧道:“哦哦,对对对,他人还在前面等我呢,也没和他招呼一声。”

    说着,何宗平又道:“少帅,曹小姐,那我们先走了,有机会今后再联系。”

    哪知才走了几步,曹梦绮突然从后面叫她。

    顾书尧回过头,只听见曹梦绮问她道:“顾小姐,我都忘记问你了,恒逸哥什么时候回来?怎么没有和你一起回国?”

    顾书尧没想到曹梦绮突然会这么问她,可她不知怎的,突然很愿意回答这个问题,笑着道:“恒逸现在博士还在法国读博士,还没有毕业,所以我先回来了。”顾书尧说完之后,朝曹梦绮点了下头,然后便和何宗平一起离开了。对于何宗文什么时候回国,顾书尧其实也不清楚,只是之前在法国的时候她能感觉得出来,何宗文并不怎么打算回国。

    车厢里还暖和,顾书尧钻进去之后,才发现自己的手都已经冻红了。

    即使顾书尧准备完善,但还是有些事在意料之外,顾书尧不自觉叹了口气,何宗平看了她一眼,只说:“顾小姐,为了这场酒会,你这段时间实在辛苦了,还是要多休息才是。”他顿了一会儿,又说:“我昨天才收到恒逸哥从法国寄来的信,他说让我好好照顾你。”

    “谢谢!”顾书尧朝何宗平点了点头,她其实明白,何宗平如今照顾她就是看在何宗文的面子上。只是他没想到何宗文还特意寄了信,她其实过得还可以,倒是不知道他在法国如今怎么样?

    顾书尧突然又想起什么,对何宗平道:“何署长,我可能需要你帮我一个忙。”

    “什么忙?你尽管说。”

    “我想请你帮我找一个人,你应该认识,恒逸的一位法国朋友,叫作布里斯。”

    顾书尧回到公馆时,已经是夜深了。公馆中除了负责察看门口的人外,一楼客厅的灯敞亮着,没有第三个人在。顾书尧原本是跟着几位同事一起过去的,曹延钧为了避嫌后面的行程并没有带上她。

    顾书尧原本不是个太冲动的人,在外也能做到克制,可一想起今晚的经历的这些莫名其妙的经历,晚上回到住处,看着公馆那盏晃眼的水晶吊灯,便觉得浑身乏力。

    顾书尧疲惫地走回二楼的卧室,刚走到楼梯口便碰到了一个穿旗袍的女人。顾书尧起先没有注意,直到那个女人叫她,她才回过神去。

    顾书尧定睛一看,才发现是萧四平的太太,萧四平因为也是盛州人,因此他们两口子这段时日对顾书尧也算是十分关照。她手里还提着一个食盒,像是专程在这里等她的一样。

    萧太太见顾书尧停步,皱着眉头关切地问了声,“顾小姐,你现在还好吧,我听说……”萧太太欲言又止,看她这个样子,许是知道了今天酒会上发生的事情。

    只是顾书尧有些惊讶,萧太太回国之后一直待在公馆中,鲜少出门,居然也听说了这件事?她原以为这件事已经平息下去,但现在看来似乎已经传到了更多人的耳朵里。不过萧太太没有再说,顾书尧也没有多问她是从哪里知道的。

    萧太太倒是十分体贴,许是见顾书尧满脸倦容没有再说什么,只将食盒递给顾书尧,道:“我今晚刚好做了些点心,你尝尝,有些事情你别太放在心上,好好睡一觉。”说完,她便先离开了。

    顾书尧看着萧太太离开的背影出了会神,萧太太身材高挑,一身墨绿色的锦缎旗袍正好勾勒出她的窈窕身段。如果顾书尧没有记错的话,萧四平曾跟顾书尧说过,说她太太曾经还在国外读过大学,是校园里数一数二的才女,只可惜家道中落,大学还没毕业就回了国。不过萧太太英语说得好,所以萧四平在驻外大使馆工作时都带着萧太太。

    曹延钧给顾书尧放了几天假,没有让她跟在身边,同时他自己也在着手处理自己的私事。曹延钧前阵子回家的时间不多,但这几天特意抽空在家里陪孩子和周雪梅,只希望这件事情早日平息下去。

    也是那几天,何宗平派人来来公馆找顾书尧,他们已经找到布鲁斯了。

    布鲁斯和顾书尧见面是在一家西餐厅,布鲁斯也有快一年没有见到过顾书尧,旧友相遇倒是颇有感慨的,布里斯十分惊讶顾书尧的变化,“书小姐,你简直像变了一个人,似乎比以前更加漂亮了。”他这句话是用中文说的,算起来布里斯来华已有一年多,中文已经可以流利地说出这段话了。

    布里斯原本人脉就广,会中文之后便更加畅行无阻,生意也渐渐成盛州一路做到了乾都,想必这一年他应该赚了不少。不过当顾书尧跟他说起自己已经研制出新型磺胺药时,布鲁斯还是吃了一惊。

    她现在已经掌握了生产磺胺的技术,只需要药厂和设备。

    布鲁斯这一年不见胆量倒是大了许多,顾书尧一跟他提起,他想都没想就答应了。和顾书尧见完面后,布鲁斯便开始替她在乾都物色具有生产条件的新药厂了。

    不过令顾书尧意外的事,和布鲁斯在餐厅的时候,她听见隔壁桌有人在议论她,似乎是哪份小报上刊登的内容,无非是添油加醋般地大加演绎她和曹延钧、以及周雪梅的事情。

    而曹延钧虽然选择了和周雪梅妥协,并没有计较她上回来晚宴的事情,可周雪梅似乎并不罢休,一个人带着孩子回了哥哥家,还对外宣称曹延钧在外已经有了别的女人。几番争执下来,事情开始变得沸沸扬扬,在酒宴上和顾书尧那件事也被传了出去。

    都说谣言止于智者,但这个世界上更多的是以讹传讹。报上的各路消息不胫而走,单单靠重复的解释未免显得苍白。曹延钧虽然精于外交中的合纵之术,但这些男男女女的事情处理起来依旧棘手。只希望事态早一点平息下去,然而就在那几天,周雪梅突然登报与曹延钧脱离关系,房产、存款分文不要,只要两个孩子的抚养权,并在报上称自己忠于这段婚姻,而她的丈夫是因为别的女人才要和她离婚,他们欠她一个交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