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心烦意乱

作品:《回到民国当名媛

    越是干脆利落的男人, 越是心狠薄情,无论陷得深或浅, 都能做到随时全身而退。前几天还口口声声要你别离开,转过头便拿出钱与你两不相欠。

    他这话一说出口, 又是钱, 又是房子,像是打发与他发生过什么的妓.女、情妇一样, 一副拿了钱就从此撇清干系、两不相欠的态度。

    顾舒窈看了他一眼,淡然道:“你没有欠我什么, 我不用你的钱。”就算他和顾小姐之前还有过一个未出世的孩子,也是顾小姐自愿的,又不是与他做什么交易, 顾舒窈也不想要他什么。

    殷鹤成并不意外, 从来没有哪个女人一开始就愿意接受他的钱。殷鹤成坐回沙发上, 看了顾舒窈一眼,冷淡对他道:“我记得法租界那套洋房你是租的, 你如果喜欢住在那,我帮你买下来, 或者换一套更宽敞的也行。”

    顾舒窈的嘴角稍稍一动, 仍是回绝他, “我暂时还没有长住的打算,而且我也不缺钱。”她确实有说“不缺钱”的底气, 如今顾家的家业都在她名下, 而这段时间西药生意又赚了不少。

    没有长住的打算?她是要去哪?他原想问, 却止住了。

    顾舒窈知道他拿钱的目的便是想和她了断,见他仍不甘心,索性抬起头看着他说:“如果你方便的话,我倒是有一件事想要麻烦你,对我来说比钱更要紧。”

    “什么事?”

    殷鹤成刻意和人保持距离时,待人接物都极有风度,反倒是个好相与的人。

    虽然殷鹤成这样很虚伪,可顾舒窈喜欢现在和他的相处方式,虚伪也有虚伪的好,至少让她觉得此刻和他好交流的,他们其实都是冷静的人。

    顾舒窈没有和他绕弯子,直接道:“我姨妈和陈师长离婚的事,苏氏上回派人打伤了我的表哥,陈师长反而找我姨妈兴师问罪。怎么说呢,我姨妈的离婚案也好,苏氏寻衅滋事、*良为娼的案子也罢,我其实没有别的要求,只要陈师长别去干涉,法院能给一个公正的审判结果就好。”她想了一下,又说:“另外,就是希望陈师长以后别来干扰我姨妈的生活,看他上次的模样,想必是会事后报复的。”

    殷鹤成没有犹豫,爽快应了一声,“好,我答应你。”

    若是没有和她解除婚约,殷鹤成应该还不会答应这么痛快,顾舒窈微微一笑,“谢谢你!”

    他待她刻意客气,而她更自觉,没有一丝要纠缠的意思,主动和他保持距离。她笑得自然,并不是勉强出来的。

    殷鹤成看了她一眼,稍微皱了下眉,“你哥哥嫂子那边一时半会不会放出来。”

    “这个你随意。”她满不在乎,反而问他别的,“老夫人和殷司令那边……”

    “我去说。”

    顾舒窈“嗯”了一声,她正好不想去帅府跟殷老夫人谈,免不了又生出什么事端来,他愿意去说再好不过。

    他从沙发上起身,一边往外走一边与她道:“我去行辕了,过会让司机送你。”他虽然说的是让司机送她,可仔细想来,却有逐客的意思。

    顾舒窈并没放在心上,看见殷鹤成已走到门口,她说:“我明后天就去帅府拿我的东西。”

    殷鹤成转过身稍一点头,没有再看她,直接将门带上。

    他一走,房间里只剩她一个人,有风吹进来,顾舒窈这时才发现窗户被人打开了一条缝,而靠窗的茶几上摆了一只水晶烟灰缸,里面横七竖八被人扔了许多烟头。

    她只扫了一眼,便从床上下来换衣服。她直接选了衣柜里最顺手一件,上次去林北正好这件。

    麓林官邸里她的东西不多,大多是些她在燕华女校上学时穿的衣服,以及一些书籍,她将这些都整理好,直接带回法租界的洋楼。

    顾舒窈从麓林官邸的洋楼走出来,佣人拎着箱子跟在她身后,都神情紧张、小心翼翼的。洋楼门口的卫戎都是训练有素的,顾舒窈带着佣人经过的时候,他们虽然面不改色,但眼神也透了些疑惑出来。谁都知道顾小姐是少帅的未婚妻,如今这样离开,究竟是怎么回事?

    顾舒窈不顾管他们,往洋楼前停着的汽车走去。正好是个晴天,阳光洒在人身上暖烘烘的,顾舒窈在汽车前停步,回过头,一束暖阳透过树梢洒在她脸上,她看了一眼那幢恢弘的建筑,嘴角扬起一丝笑意,终于离开了。

    汽车在盛州的马路上行驶,这天的阳光似乎给这个世界镀上了一层特别的色彩,路边的行人看上去比往常要高兴,连一物一景都变得生动鲜艳了。

    不一会儿,汽车就到了法租界的洋楼,陈夫人见顾舒窈回来,急匆匆迎上去,问她:“你哥哥嫂嫂怎么样了?”

    “被殷鹤成的人带走了,具体怎样我也不清楚,不过这是他们活该。”

    陈夫人叹了一口气,十分自责,她就应该拦着他们的,少帅对那件事上一直耿耿于怀,他们非要往枪口上撞。更可况,当初给顾舒窈出馊主意还是她。

    这件事与陈夫人无关,她素来是个敏感的人,顾舒窈怕她多心,连忙安慰她:“您别担心他们,就算殷鹤成不收拾,我也要教训他们一顿。”

    顾舒窈话音刚落,却看见梅芬带着兰芳站在转角处,凝视着她。除此之外,洋楼里的一些佣人也在盯着她看。

    正好这个时候,佣人将顾舒窈的皮箱都提了进来,陈夫人走到洋楼边上一看,从汽车上搬下来的就有五六箱东西,她连忙回过头问顾舒窈:“这是怎么回事?”

    顾舒窈也不想瞒她,“姨妈,我和殷鹤成解除婚约了。”

    陈夫人惊讶得半天没说出话来,过了许久才道:“难道就因为昨天的事么?还是因为我和陈曜东离婚?殷老夫人怎么说?解除婚约哪有这么容易?”说着陈夫人一把抓住顾舒窈的手,就要往外走:“你们这是在胡闹什么?我带你去帅府见老夫人,这是你爹和殷司令定下来的亲事,你又跟他已经……怎么说解除就解除,哪有这样的事?”

    顾舒窈这话一说出口,洋楼里的佣人们也面面相觑,昨天晚上顾勤山才被准姑爷的人带走,今天顾小姐一回来竟连婚约都解除了。他们大多都是顾勤山从顾家老宅带上来的,也知道顾家在盛州其实并没有多少人脉,全凭着一纸婚约沾帅府的光,现在倒好,婚约也解除了,这顾家该怎么办?

    顾舒看了他们一眼,笑了笑,示意他们不要慌张,然后差遣他们去收拾从官邸拿过来的行李了。

    待人都忙活开了,顾舒窈连忙握住陈夫人的手臂,极其镇定地与她解释:“姨妈,我和殷鹤成是不可能的,我们之间的问题远比你想象的要复杂,这个决定我很早之前就做好了,殷老夫人那边殷鹤成会过去说,他也是考虑好了的,如果没有把握他也不会答应。”

    陈夫人原本还想劝,看着顾舒窈态度坚决,她不由叹了口气。陈夫人知道这件事她是没办法挽回了,她沉默了片刻,突然扶过顾舒窈的脸,紧紧挨着自己的脸颊,喃喃道:“舒窈,是姨妈不好,是姨妈害了你。”

    “姨妈,你别这样说,我和殷鹤成就算结婚也是要离婚的。”顾舒窈想起陈夫人对离婚还有些负担,连忙又道:“而且离婚就不过如此,解除婚约更不算什么。”

    顾舒窈就怕陈夫人这样乱揽责任,宽慰了她一会。她扶陈夫人在客厅的沙发坐下,正好看见客厅茶几上摆着一张报纸,上面就登的就是她写的那篇有关苏氏的文章,没想到这么快就发出来了,顾舒窈十分惊喜,不过她看了一眼报纸的名称,才反应过来竟是何宗文书社下面的报刊。

    顾舒窈稍微愣了一下,将报纸拿到陈夫人面前,扯开话题道:“姨妈,你看到报纸上的新闻了么?”

    陈夫人自然是看到了,她点了点头,还告诉顾舒窈因为最近报纸上的舆论,警察厅那边决定要重审苏氏。

    不过陈夫人又拿起报纸看了看,叹了口气,“就不知道陈曜东准备怎么办?他要是参与进来,估计也麻烦。”

    顾舒窈怕陈夫人多想,便没跟她说殷鹤成愿意帮忙的事,只说一切都顺利。殷鹤成虽然答应得痛苦,可顾舒窈也不知道他会不会算数。

    顾舒窈在客厅待了一会儿,安顿好了陈夫人后,便回了房间。佣人已经替她将来回来的东西全都收拾好了。顾舒窈将卧室门关上,床早就被人整理好,已经不是昨天凌乱不堪的样子了。

    这个房间里如今只有她,顾舒窈一个人坐在床上,却不知为何突然有些恍惚,一直想着解除婚约离开那个人,如今居然就这样轻而易举得实现了,容易得让她觉得不怎么真实。顾舒窈出了许久的神,她回过神后将大衣脱下,搁在一旁的椅背上,准备先睡个午觉休息一会。然而却有什么从大衣的口袋里掉了出来,砸在地面上是清脆的金属声。

    是什么呢?

    顾舒窈低头找了一会,才发现是一只铜制打火机。她认得,那是殷鹤成的。在林北那会,她不许他抽烟,就把他的打火机收了起来,一直放在她的大衣口袋里,忘记拿出来了。

    顾舒窈盯着那只打火机出了片刻的神,弯腰拾起来,拉开书桌的抽屉,直接扔到最里面,不再去管它。

    殷鹤成从乾都回来后,便开始忙着调整布防,他那天从行辕回来已经是晚上九点钟。殷鹤成没有回帅府,而是去了官邸。他昨夜一整夜都没睡,又在行辕那边忙了一天,回官邸的时候已经十分疲倦了。

    他回卧室之后倒头便睡了一觉,不过睡的浅,凌晨二点钟便被外头岗哨巡逻的声音惊醒。离天亮还有很久,他原想接着睡过去,却突然闻到一股熟悉的茉莉香味,就在他身边,他仔细一嗅,是她发上的味道。他猛地睁开眼,却发现枕边空荡荡的并没有人,原来那香味来自于他一旁空着的枕头。

    茉莉的香浅浅淡淡的,原本是沁人心脾的滋味,却让他有些恼。他望着那只枕头出了会神,索性将它扔到一旁去。然而那熟悉的香味并没有随之消失,反而愈发浓烈,不只是她的那只枕头,被子、床单上无处不是那种味道,铺天盖地的朝他涌过来。

    不知怎的,他一时间睡意全无,只觉得心烦意乱,索性坐起来到沙发上抽了会烟。

    香烟本来就是用来提神的,他的睡意更加寡淡了。睡不着,殷鹤成打开办公桌的台灯,拿出文件开始批阅。卧室里没有亮别的灯,台灯的光只将书桌这一角照亮,其余的地方依旧是漆黑的,黑的像他从前的梦境,让人辨不清虚与实。他看了一会文件,有些累,捏了一会眉心,抬起头正好看到床上那床稍有些凌乱的被子,微微拱着,像是有谁侧卧在那。他似乎还能看见那个人的纤柔的背。

    殷鹤成看了一会,紧紧闭上眼,强迫自己不去看也不去想,可他后半夜再也没能睡着。不知过了多久,天色终于转亮,他解脱一般站起身来,换好衣服出门。

    他走到门口的时候,正好有佣人进来整理房间。他突然想起什么,转过身吩咐道:“把床上的被子、枕头什么全都给我换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