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顺藤摸瓜

作品:《回到民国当名媛

    有人找过他们?谁会去找他们?这次到盛州来的是顾舒窈舅舅的大儿子与三儿子,顾舒窈并不知道他们此行最开始的目的。

    顾舒窈站起身来, 问那个佣人:“那旅店的老板说了是几点钟的事么?”

    “就是刚才没多久。”

    陈夫人皱了皱眉, 也跟着站起来:“是不是他们原要见的人去找他们了?”

    佣人摇了摇头,吞吞吐吐道:“那旅社的老板说, 那几个看着有点眼熟,像是哪一家赌坊的人。”

    顾勤山一听见赌坊, 眼睛就亮了, 毕竟盛州城里的赌坊他都熟的很,于是详细过问起佣人是否问清那几个人的体貌特征,开始猜测起来。

    赌坊还上门找人,莫不是欠了谁的钱?顾舒窈觉得不太对劲, 正准备出去看看。这时有人跌跌撞撞往洋楼里边跑,殷鹤成还布了人在门口,一把将那人拦住。

    顾舒窈往外走了一步, 那是个瘦削的高个子男人, 穿了一身半旧的灰色长袍, 脸上还青了几块,此时, 他正被两名守卫紧紧拽住隔壁。

    守卫见顾舒窈走了出来,问:“顾小姐,这怎么办?”

    顾舒窈不认得那个人, 与他同时打量彼此, “你是谁?”毕竟前一段时间陈师长总是派人来S扰陈夫人, 顾舒窈和守卫们都十分谨慎。

    那人喘着气, 急急匆匆道:“放开我,快放开我,我找张素珍女士,我是他侄儿子,我叫张建明。”

    已经有十几年没见面,顾舒窈即使又顾小姐的记忆,也完全认不出来了。正好陈夫人听见声音也走过来了。

    张建明也没认出顾舒窈来,看见陈夫人忙道:“姑妈,不好了,刚刚一群地痞流氓过来找我们麻烦!被他们不分青红皂白就是一顿打,我好不容易跑掉了,我大哥还在那呢!您快带人去瞧瞧。”说着又去拽那几个守卫的袖子,“你们一个个人高马大的,过去肯定能镇住他们!”

    那几个守卫冷着脸不为所动,不过也去看顾舒窈的脸色。他们得到过命令,除了保护顾小姐的安全,其余的事一概不许C手。

    哪有置之不顾俺的道理?时间紧急,顾舒窈不去管也没有多问,直接喊司机来送她和张建明。

    张建明见这里竟是刚才那个女人做主,愣了一下,才意识到顾舒窈是谁,连忙道:“表妹,你快想想办法吧!”

    顾舒窈态度坚决、执意要去,殷鹤成的人怕出什么岔子,既不好阻扰,也不好不跟着去,不过因为洋楼是在法租界,他们总共也只有四个人在这,万一出了什么事,他们只能保障顾小姐,其余的人与事他们管不着,也不愿意去掺和。

    顾舒窈自然也明白他们的心思,不过有人跟着去也比没有人的要好,何况他们身上有枪,关键时刻也能吓唬人。一共两辆车,除了那几名盛军守卫,张建明、顾勤山他们也一起跟着顾舒窈赶过去。

    只是刚上车,一旁的道路上突然亮起车灯,那辆车往这边开过来,在顾舒窈的车旁边停下。顾舒窈看了一眼,往车里看了一眼,居然是任子延和孔熙在里面。

    孔熙坐在里面,看见顾舒窈有些难为情,低着头不去看她,倒是任子延似笑非笑与顾舒窈打招呼:“嫂子,都这么晚了,可是要去哪?”

    顾舒窈看到任子延和孔熙在一块,的确有些尴尬,可时间紧急,她也没空与他多说,随便含糊了两句,便让司机按照张建明指的路送过去。

    任子延也没说什么,将孔熙送到家门口与她告别后,让司机开车跟在顾舒窈后面。

    车开在路上的时候,顾舒窈直截了当地问了张建明,问他们是否去赌坊赌过钱,又或是欠了谁的钱,但张建明一口咬定绝无此事。

    顾舒窈想了想,又问他:“你们到盛州来究竟是为了什么事?”

    一问到这,张建明又开始支支吾吾起来,只说来找什么朋友,但究竟是找谁又不肯说。

    顾舒窈的汽车很快到了张建明所说的地方,初三晚上,盛州城原本还是热闹喜庆的,但这个地方偏僻得很,也没有路灯,所以围了一伙人在,也不惹眼。

    那些人在还,围作一团,似乎在对着中间的人拳打脚踢。顾舒窈直接让司机将车开过去,汽车额车灯将那一块点亮,看到有光照过来,那一伙人愣了一下,为首的人转过头往后看去,车灯晃着他眼睛睁不太开,看不清车上的人是谁。

    不过想了想,盛州城里能有这种汽车的,想必也不是什么一般人,何况这人他也已经收拾得差不多了,回去也好跟苏姨交差。苏姨在盛州城里认识的人不少,如今女儿又得了势,成了师长的姨太太,她肯让他替她做事也是瞧得起他,虽然跑了一个,不过这个至少打断了两根骨头,也算是她说的好好收拾了。

    只是他刚准备带着人撤,汽车上突然下来一个女人,指名道姓地叫住他:“陈六,站住!”

    陈六回过头一看,这回终于看清了,居然是帅府那位少乃乃。

    紧接着刚才那个逃走的人也从车上下来,指着他们道:“舒窈,打我和我大哥的就是他们!”顾勤山也在。

    不一会儿,又从后面车上下来几个人,看体格应该是盛军的人,想必这位少乃乃是有备而来。

    陈六有些紧张,上回就差一点得罪了殷鹤成的这位少乃乃,还是他将地契和钱全孝敬给她,又替她出面收拾周三的人,整件事情才作罢。

    现在倒好,又摊上麻烦了!他虽然不知道这少乃乃与刚才那两个男人的关系,但他听说过周三的事。那个周三和土匪之前打交道,土匪被剿灭之后,周三的人已经全部被抓走了,连他自己也没能幸免,现在一直生死未卜,盛军刑讯审人的手段他是有所耳闻的,就算还活着至少也得丢半条命。

    他曾和周三联手骗过顾勤山的钱,若是这少乃乃一口咬定他和周三有关联,他哪里还有活路?

    陈六瞥了眼墙角已经被打晕过去的那个人,有些后怕,小心翼翼走上前去,跟顾舒窈打招呼:“这是什么样的缘分,又在这碰见少乃乃了!”

    张建明见刚才还凶神恶煞的人看见顾舒窈是这幅态度,吃了一惊,不过也给了他底气,连忙拉着顾勤山去将他哥哥张建清扶起来。

    陈六身后跟着的那一帮人虽然也不认识顾舒窈,看上去也不过是个柔柔弱弱的女人,可看着他们头都已经怕成这个样子了,也明白应该是遇着不好惹的人了,都胆战心惊的。张建明他们去扶人,也完全不敢去拦。

    顾舒窈没有搭理陈六,走过去看了一眼张建清的伤势,让他们先将他扶到车上后,才看了一眼陈六,冷声与他开门见山道:“缘分?你打的这几个人是我的表哥。”

    陈六吓坏了,连连求饶:“少乃乃,我……是真的不知道他们是谁呀,如果知道是您的表哥,就算杀了我也不敢动他们一个手指头呀!”

    “打人也要有缘由,你为什么要动手?”

    陈六虽然在心里怨恨苏氏给他惹了这样一个大麻烦,但也顾忌苏氏,不敢说实话,只好道:“我这不是认错人了么?我看着他们像在我赌坊赖账的那几个人,才带人去讨账的。”说着,又讨好道:“表哥的医药费的医药费我全包了,到时候我再赔您的钱,你若实在不解气,喊人再将我打一顿,断几根骨头,您开口就是!”

    顾舒窈见陈六开始耍赖,不理会他,他越这样说她越觉得可疑,张家兄弟到盛州来得罪过什么人,顾舒窈心知肚明,很快明白了什么,直接道:“陈六,别跟我玩这套,你可是直接带人去旅馆找的他们。你如果不把你背后的人交代清楚,这件事情我就全都算在你头上,连带着之前的事!”顾舒窈见他犹豫,又换了种语气,“你若是肯配合我把人揪出来,我可以少跟你计较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