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深夜交谈

作品:《回到民国当名媛

    顾舒窈不喜欢殷鹤成这样捉弄她,直接让他转过身去。他身量比她高许多, 她够不着, 便让他坐在床边,他很配合, 她说什么便做什么。

    之前都是由医生、护士替他换药,这回她去解开纱布, 才那道伤疤发现有她手掌那么长, 仍红肿着,还有淤血,看上去伤口愈合得并不怎么样。

    顾舒窈用医用棉签轻轻沾了些药涂上去,又用纱布和绷带替他包好。绷带要绕到他前胸来, 她略微弯了下腰,刚才的伤疤太过触目惊心,之前其余的情绪已被她丢弃。

    他再一次去看她时, 她方才的拘泥已不见踪影, 她的眉紧紧皱着, 一脸严肃:“你的伤口恢复得并不好,要多休息。”

    他“嗯”了一声, 算是答应了。

    他的衬衣是她帮他穿上的,她不让他动手。

    他虽然配合,由她摆弄, 却伸手去碰她的脸颊, 问她:“有那么严重么?”

    她把他的手拿下来, 对上他的视线, 道:“如果明天还是这个样子,就把史密斯医生叫过来吧,实在不行再在请别的医生也来瞧一下,瞒不下去就不要瞒,你的身体更要紧。反正仗已经打完了,也不存在什么影响士气。虽然老夫人她们知道你受伤肯定会伤心,但总比藏着捏着把病养大了再告诉她们强,不是么?”

    她不紧不慢地说着,而他却在望着她出神。

    她从前很少与他说话,有也只是只言片语,他今天才发现她的眼见比他想象的要广阔得多,既明白他现在是怕老夫人担心,还知道起初是怕影响士气,这些他从未和她说过,可她都清楚。

    她只说漏了一点,便是他还怕老夫人追究缘由,知道他是为她挡子弹才受的伤。先前寿宴与陈公馆的事,殷老夫人已经对她有了偏见,他不想让她在帅府的日子难过。

    他平日里军务忙不过来,将来也不可能抽太多时间管内宅的事,成婚后她自然是要整日和老夫人她们相处的,眼下最好少一些不必要的矛盾,他们大婚在即,成婚前更是不要出乱子的好。

    女人间的事他一直觉得麻烦,他也并不喜欢掺和。他身边有不少军官因为娶了十几房姨太太,家里争风吃醋闹得不可开交,他想着就觉得厌烦。可今后帅府里还会再多什么人,谁也说不准。人的心境总是在变的,得陇望蜀是人的本性。

    换完药,顾舒窈扶他下去吃晚餐,老夫人让厨房做了一大桌子菜为他接风,她知道他并没有胃口,却也在底下陪老夫人吃了一个多钟头。许是他送的礼物称了老夫人的心,老夫人对顾舒窈的态度有所改观,席间还劝了她两回菜。

    从楼下回卧室后,她便扶着他去床上休息。他习惯半躺着看书,她也不拦他,不过给他在背后垫了两个枕头。

    他的伤不见好,多半还是因为他休息得少。

    他坐在床上看书,她在一旁陪着却无事可做,这时间还早,还不到睡觉的时候,她其实以前也有睡前阅读的习惯,在他面前却不好表露出来,自从他不许他去燕华女中上学,他对她读书便有些排斥。她清楚得很,他想要的不过是个能伺候他的女人,可做这样的少乃乃着实无聊,一天到晚除了围着男人和琐事打转,并没有自己的生活。

    她坐在一旁正出着神,他突然开口问她:“想什么呢?”

    她还没回过神,便被他拉到身边坐下,她这才看到他在看的书,依旧是日文,她大概扫了一眼,讲的是日本军队如何提高作战能力。

    他见她的视线落在他书上,笑着问她:“在看什么,认得哪些?”

    顾舒窈连忙反应过来,好在日文文字里确实有的和中文相同的,她想了想,随意指了几个,“这些字瞧起来得眼熟得很,但我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他突然起了兴致,一边揽着她,一般教她刚才她指的那几个词的日文发音,她也顺了他的意,跟着他读了起来,不过故意读错了一小部分。

    可她的发音已经让他惊讶了,他有些意外地看了她一眼,“你倒是很有语言天赋。”

    顾舒窈没说什么,只笑了笑。总的来说,他的日语水平确实还不错,发音也标准,在顾舒窈看来,他的日语比戴小姐说英文要强的多。

    殷鹤成又从床头柜上取来一支钢笔,他素来有做笔记的习惯,不过他的书保存的也好,除了他偶尔的必经,上面没有一丝折痕。

    他将书翻到扉页,那一页是空着的,他随手写了几个日语文字,顾舒窈看了一眼,那是“顾舒窈”三个字用音读法翻译的日文,他握过她的手带着她拼读,想了想,又道:“成婚之后,你想再去教会学校上学也可以。”

    顾舒窈佯装欣喜地望着他笑了笑,可她其实并没有和他结婚的打算。

    顾舒窈不愿再与他谈论这些,想换个话题,正好想起了什么,对殷鹤成说:“我突然想起一桩事,跟你父亲有关。”

    说起殷司令,殷鹤成突然抬头,敛目看着她:“什么事?”

    “上次史密斯医生跟我说,你从德国请的那位温特医生医术并不高明,似乎不怎么擅长治疗中风,我想殷伯父病情恶化,或许和他相关,我觉得你可以试着再多请几位医生,或许会有好转。”

    他皱着眉深深看了她一眼,却说:“那位温特医生已经回德国了,你不用担心,这件事你不要再跟其他人提。”

    他似乎并不意外,顾舒窈稍有些奇怪,却也点了点头。他的神色突然转冷,看上去不愿再与她谈了,她也无所谓,睡她自己的觉。

    他身体本来就还不错,因为休息得好,伤口也一日日地好转了。

    因为马上要过年了,他中途只去过一次北营行辕去犒劳先前参战的将士,其余时间都在帅府养伤。

    腊月二十七的夜里,顾舒窈刚洗漱完换了睡衣,本来准备休息。颂菊却过来敲门,说要她下楼接电话。闻声,殷鹤成抬起头,看了顾舒窈一眼,却也没阻扰着她。

    电话是顾勤山打来的,说法租界那边这两天总有一伙人在药房和洋楼跟前打转,不知存得是什么心思,先前叫来租界的巡警,好不容易将他们赶跑了,今天晚上又来了。

    顾勤山还说,陈夫人认得其中的一个人,说那些应该是陈师长派来的人,是准备将她强行带回去的。陈夫人已经不敢出门了,顾勤山也没了主意,问顾舒窈现在该怎么办。

    陈夫人连年都不回陈公馆过,传出去肯定有损他陈曜东的面子,顾舒窈害怕陈师长狗急跳墙做出什么事来,准备直接去一趟法租界。

    顾舒窈挂了电话便回楼上换衣服,她并不打算过问殷鹤成的意思。

    他原本在看书,突然抬起头,冷声问她:“这是要去哪?”

    顾舒窈犹豫了一会,还是开口:“我准备去一趟药房。”说着,她又把刚才顾勤山与她说的话跟殷鹤成又说了一遍。

    他看了她一眼,想了想,语气平静:“你今晚不要去,我跟黄副官说一声,让他带人过去。”说着从床上披了衣起身,让门外的侍从去传他的命令。

    他让黄副官带人过去,便等于是他的意思。顾舒窈现在过去确实不太妥当,他这法子倒还可行,只是她没有想到,他还愿意C手这件事。

    她点头答应,却还是道:“过两天我还是想回法租界那边一趟,我已经好些日子没过去了,按理也该去瞧瞧。”

    他“嗯”了一声,在沙发上坐下,又说:“去可以,但别久留,马上就要过年了,老夫人已经不太高兴了。”

    顾舒窈在他身边坐下,“我想问问我姨妈怎么想,这件事看样子拖不下去了,总该有个了断。”

    “了断?”

    许是他出面帮她的缘故,她对他少了份戒备,与他多说了几句,“陈师长既然没有把我姨妈当作妻子对待,便该有个了断。”

    他不置可否地皱了皱眉,默了一会儿,突然抬头问她:“那你认为如何才算“当做妻子对待”?”

    顾舒窈没想到殷鹤成会这么问,稍微愣了一下后,对上他的视线,“相爱是前提,尊重是基础,不说别的,他侮辱打骂,另外娶姨太太做妻子就触犯了底线。”她其实还有别的想说,可她想了想,不知从哪里说起,他身边一帮子纳姨太太的军官,许多事情在他们眼中是理所当然的,有些思维是根深蒂固的,根本就没有沟通的余地,说得多了,免得他生疑。

    上次不是她害怕方全开第二枪,她绝不会动手,幸好用枪并不多非常熟练,而且当时也是为了救他,所以殷鹤成也并没有找她麻烦,可是他虽然什么都不说,顾舒窈心里并不怎么安稳。

    殷鹤成久久没说话,她抬眼去打量他,却发现他正好也在看她。

    “底线?”他皱着眉地玩味这两个字,突然问她,“你这些都是从哪里听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