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故友新交

作品:《回到民国当名媛

    顾舒窈推开门, 看见布里斯的办公桌旁站了一个人, 穿着灰色方格的背心与西裤, 正低着头在看书桌上的什么。布里斯坐在办公桌,听见声响抬起头,看见是顾舒窈后足足愣了半晌。反应过来后, 连忙拍了下穿西服的人的手臂,那人回过头,顾舒窈才发现是何宗文。

    顾舒窈与何宗文四目相对,他们都没有想到会在这里相遇。

    顾舒窈先回过神, 往前走了几步,在何宗文的跟前止步, 笑了起来:“恒逸, 你什么时候回的盛州?”

    何宗文依旧有些恍惚,没有回答她,脸上也没有一丝笑容, 他将顾舒窈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才问:“书尧, 你没事吧?”

    何宗文这样一问,顾舒窈才意识到, 何宗文应该知道了她上次向布里斯求助的事。本来和布里斯约定好了时间, 人却不见了,而且行前又向他买了枪, 布里斯很容易认为她出了意外。

    而她因为一直忙着照顾殷鹤成, 居然忘了回盛州之后给布里斯答复, 顾舒窈觉得有些过意不去,连忙对布里斯道:“布里斯先生,实在不好意思,那天我出了些意外,后来忘记跟你联系了。”

    布里斯讪然一笑,瞟了一眼何宗文后,才道:“我倒没什么,只是何宗文听到你失踪后,连夜从乾都……”

    他居然是因为她特意从乾都赶回来的,顾舒窈一时只觉得五味杂陈,自然有感动,可还有别的情绪凌驾于感动之上,让她产生了抗拒。

    布里斯话还没说完,却被何宗文轻声打断,“布里斯,你别说了。”不国何宗文话说一半,却从法语转换成中文,皱眉望着顾舒窈道:“书尧,你还好么?如果你遇到了什么麻烦,请一定跟我说。”

    顾舒窈知道何宗文一直在布里斯面前帮她掩藏身份,只是当着布里斯的面讲中文,顾舒窈有些不好意思,看了一眼布里斯,跟他打了声招呼,然后和何宗文一起向门口走了几步。

    布里斯耸了下肩,“请便。”

    何宗文又开始跟顾舒窈解释:“上次我偶尔遇见了我的父亲,他把我带回乾都了,请原谅我不辞而别。”

    顾舒窈摇了摇头,“恒逸,你别这样,是我连累了你。”明明是他主动帮她,而他因为她失去过一份工作,又差点失去他最看重的自由。何宗文越这样说,顾舒窈越觉得不安,觉得过意不去,让她不由自主想起孔熙跟她说过的话。

    何宗文又说:“你的身份证件我给你带过来了,我听说殷鹤成现在在林北剿匪,你正好可以趁这段时间离开,跟我一起去乾都。”

    何宗文目不转睛地看着顾舒窈,详细地说着他的计划。不知怎的,顾舒窈却觉得十分别扭,特别是当他提到殷鹤成在林北的时候。

    她往后退了一步,直接了当地拒绝他:“恒逸,真的谢谢你,但我近段时间应该不会离开了,而且就算以后去法国还是去别的地方,我也更倾向于一个人。”他还有大好的前程,没有必要因为她被耽误。

    何宗文见她拒绝,眼睛里的光亮瞬间暗淡了下去。他也察觉到了顾舒窈的反常,追问她:“为什么?”

    顾舒窈笑了笑,没回答他,挑开话题:“你这次是怎么跑出来的?”

    这回又轮到他沉默了,何宗文只苦笑了下,然后将身上顾舒窈的证件拿出来,“书尧,我希望我以后还有机会能帮你!”

    顾舒窈想了想她能为他做的事情,又与他道谢,“恒逸,你帮了我这么多,我也不知道怎么报答你,下次如果还需要翻译书籍或其他,你直接找我便好。”她故作轻松笑了笑,“免费劳动力,你随时需要随时听你差遣。”

    何宗文没有应声,的确,再这样你来我下去反而显得过分客气了,他其实是个敏感的人,他察觉得到她迫不及待地和他划清界限,将他推倒朋友的位置上,不许他再靠近一步。他原以为他足够了解她,可今天才发现并不是那样。

    何宗文突然想问她什么,刚开了声口,顾舒窈听见他说话抬头去看他。可他想了想,还是忍住了,他自己也觉得,如果他那样问会显得他很没有修养。

    他看见顾舒窈低着头往前走了几步,从他身边走过去,走到布里斯书桌前,对布里斯道:“布里斯先生,我想请您帮我一个忙。”她的语气诚惶诚恐,似乎是一件极其重要的事情。

    何宗文觉得好奇,也跟着走过去。

    布里斯虽然朝顾舒窈点了点头,但他表情严肃认真,没有从前与她打交道时亲近的感觉,“书小姐,你请说。”

    顾舒窈理解他,她上次失信于他,又没有给他交代。而且,她在他面前有隐藏了太多秘密,连何宗文也对他有所隐瞒,所以她也不敢再奢求布里斯再将她当做亲近的朋友。

    虽然她这样想的,可她还是觉得遗憾与伤感,于布里斯是,于何宗文也是。

    她突然想起他们刚认识那会,三个看上去格格不入的人在华强路上并排行走,一起用法语交谈,引来行人的瞩目。还有那次见完葡萄牙商人后,布里斯兴高采烈地请他们吃牛排,她其实之前很喜欢听他们两互相调侃。

    不过,布里斯这样稍显疏离的态度,反而让顾舒窈有了再开口的底气,“布里斯先生,我希望您能帮我联系到那个卖抗菌素的德国人,您之前跟我说过的。”说着她又补充问了一句:“您之前说的那种抗菌药是磺胺么?”

    布里斯吃了一惊,疑惑地看着她,“你还是想要卖磺胺?”

    “不,我只要很小的剂量,我拿着它去救一个人的性命,他受了枪伤,现在持续高热不退。”

    她因为跟布里斯买过枪,现在又有人受枪伤。布里斯实在好奇,而且有关抗菌药,他也不敢掉以轻心,于是问顾舒窈:“你方便告诉我,那是个什么人么?”

    她想了想,只说:“他是我的一位朋友,救过我的性命。”

    布里斯还是犹豫,又说:“你应该知道,磺胺价格高昂,比黄金还贵。”

    顾舒窈笑了笑,“那就当买黄金好了!”她沉默了会,神情渐渐变得严肃,“我只想问您,还能不能买到,钱不是问题,两倍、三倍甚至是三十倍的价格,我都愿意出!”

    布里斯见她这样表态,呼了口气,道:“你真是运气好,我不帮你也不行,那个卖药的德国佬昨天刚回盛州,他手上一直留了现货只是不敢出手,他之前欠过我人情,你如果只是拿着救命用的话,他应该不会拒绝。”

    布里斯说完就准备出门,顾舒窈怕不够,向布里斯要了十支药,然后给了他五千大洋,布里斯想了想只拿了她三千,又说:“用不到十支这么多,最多五支就够了。”

    布里斯走后,房间里就只剩下何宗文与顾舒窈两个人,沉默了一段时间,何宗文先开口:“书尧,你这几天去哪了?”

    她如实回答:“我去了一趟林北。”又去问他,“你刚才还没有回答我呢?你是怎么逃出来的?”

    他倒不嫌麻烦,从前因后果与她讲:“我父亲只有三个儿子,我在家行二,底下还有一个很小的弟弟。前段时间我大哥因病过世,我父亲便想要我回去在长河政府任职,我不答应,便被他软禁了。”

    “那后来呢?”

    何宗文笑了笑,声音很轻:“总被他关着也不是办法,后来我接到布里斯的电话,便跟我父亲谈判,接受了他的一些条件,他便同意还我自由了。”他说起条件的时候,看了她一眼,她虽然有在听,可她的视线却看着窗外,也没有接着再问他。

    他想了想也不再说话,陪着她望着窗外的街道,以及街道上来来往往的行人,本来是个天气不错的晴天,对面的建筑却正好挡住了阳光,只从楼房的缝隙中漏了几缕进来,他看着觉得有些闷。

    过一会儿,布里斯匆匆忙忙地回来,小心翼翼地将五支磺胺交给顾舒窈,顾舒窈又给了一千大洋给布里斯,布里斯没推辞,心安理得地收下了。

    殷鹤成还在发高烧,顾舒窈不想耽误,拿到药后便和他们告辞,何宗文送她到门口,对她道:“这段时间我都会在众益书社,欢迎你来帮忙。”他顿了顿,又说:“如果你遇上什么事情,请不要犹豫来找我,我们是朋友!”

    何宗文已经这样跟她说,顾舒窈没有理由再拒绝,只朝他点了点头。

    顾舒窈回到官邸之后,又将史密斯医生叫来,将磺胺给他,让他给殷鹤成输Y。

    史密斯见到磺胺后十分惊讶,“我的天,顾小姐你是从哪里弄来的?”

    顾舒窈没有告诉他,同时要求他对这件事严格保密,史密斯也不再多问,毕竟是殷鹤成的未婚妻,自然有许多寻常人找不到的门路。

    磺胺确实管用,殷鹤成的高烧居然也一天天退了下来,因为顾舒窈答应过布里斯保守秘密,因此给殷鹤成输Y总是捡着晚上别人都不在的时候,所以连黄副官也不知道缘由,只惊讶地发现少帅竟渐渐地好转了下来。据他往常的经验,烧成那个样子多半是活不成的。

    殷鹤成因为高烧一天到晚总容易渴,那一段时间她基本上没有休息,总在他身边照顾,偶尔累了只在趴在他床边休息一会。

    几天后的深夜,她靠在他床边迷迷糊糊睡着了,却梦见殷鹤成说想喝水。她突然惊醒,连忙起身去床头柜上拿水杯,却发现有一个人已经醒了,正侧着身打量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