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松林枪战

作品:《回到民国当名媛

    天边升起一轮弯月, 月光照在这一片雪松林之上, 在雪色上又添了一道清辉。

    那边匪徒的声音传来, 梁师长正好带人赶过来,他刚好挺找乐匪徒的话, 神色紧张地文殷鹤成,“少帅,这……”梁师长虽然素来骁勇,可才经历过丧妻之痛, 面对这种事情难免有些手足无措。

    殷鹤成没答他话, 用望远镜仔仔细细看了一圈周遭地形, 梁师长似乎明白了殷鹤成的意思, 道:“他们的埋伏设在凤凰岭, 这边之前看过了, 没有。”说着,梁师长又叫了一名士兵过来, 那人手里拿着一支李恩菲尔德狙击步.木仓。

    那边的匪徒又开始叫嚣:“你们要是还不答应,我就开枪了!”

    殷鹤成取下望远镜,皱着眉头, 问的第一句话却是, “那边骑兵旅到位了么?”

    殷鹤成的语气平静, 梁师长见他先过问的那头, 稍有些意外。转念一想, 才发觉是自己不对, 出兵在外, 自然是要以大局为重,儿女情长相比之下不算什么。

    梁师长忙点头,殷鹤成又说:“你先回去,按原计划行动,我这里可能要再耽搁些时间,但不会太久。”

    梁师长答了“是”,临走前,还是没忍住对殷鹤成说:“少帅,他叫孙德寿,是我们师底下的神枪手。”

    殷鹤成只朝梁师长微微点头,转过身又去吩咐他身边的随从。

    孙德寿扶着枪站在原地,只等着殷鹤成差遣,他虽然以枪法准闻名于第七师,可现在是夜里,又没有灯,那人还用枪抵着少帅的未婚妻,他原本是大风大浪里过来的,也稍微有些没把握。

    殷鹤成走过来,看了他一眼,却从他手里接过枪,十分冷静:“我自己来。”

    顾舒窈和刘贵还站在车前,盛军那边刚才又来了人,却又撤了回去,隔得有些远,顾舒窈看不清来去的人里都有谁。

    刘贵紧紧用手臂紧紧勾着顾舒窈的脖子,“你不会骗我吧?”

    顾舒窈看了他一眼,“接着喊!”

    周三因为失血过多已经晕了过去,在顾舒窈的要求下,刘贵和她枪里的子弹已经全部取出来了。盛军这么多人,人家有的是步.木仓,他就这一把盒子枪有什么用?和他们硬碰硬是死路一条,陪着这娘们唱出戏或许还有活路,就算他之后赤手空拳,对付一个娘们还是不在话下。

    “周三我已经将他绑了起来,就算送给你们少帅的礼物,我现在只要一辆车,让我先离开,我到了想去的地方,自然会放你们少帅这位未婚妻一条生路!我也不想杀人,别*我!”

    喊了几声,那边总算有人应声:“车怎么给你?”说话的人不是殷鹤成,顾舒窈想,只要他不在,她就好办多了。她顶着他未婚妻的身份在,他的属下应该不会轻举妄动。博得自由总要有些代价,她现在骑虎难下,或许这是唯一的出路。

    她自然留了后手,当着刘贵的面,她将她枪里的子弹全拿了出来,但是他不知道她身上还有周三爷的枪。

    顾舒窈想了想,“要他们派一个人把车开过来,在前面那棵雪松下停下,身上不准带武.器。”

    “你确定他们不会开枪吧。”

    “我挡在你前面,谁会开枪?”

    不一会儿,从远处缓缓驶过来一辆汽车,马上就要道到那棵雪松前,刘贵躲仍在顾舒窈身后。只是在车停稳之前,车灯突然亮起。突如其来的光亮,顾舒窈下意识闭上眼。也是那一瞬,只听见身后传来“砰”的一声,顾舒窈浑身一颤,有热滚烫的血溅在她脖子上,而箍着他的人已经松开她倒下。待她回过头,发现刘贵已经被人击毙了,子弹从他左侧阳关X入,另一面便是碗口大的伤口。脸上全是血。

    这个世界,远比她想象的要残酷得多。

    顾舒窈站在原地有些懵,十几个士兵们拿着枪已经围了过来,都穿着盛军的戎装。她往枪声传来的方向望去,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敏捷地从她身侧的雪松林过来,走近了才看清那个人手里拿着一把步.木仓。他穿着她再熟悉不过的戎装,长靴踩在新雪上,面容冷峻。

    他明明在百里之外剿匪,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顾舒窈有些难以置信。

    殷鹤成朝她走过来,扶住她的手臂看了她一眼,不知是在确认她又没有受伤,还是在看别的什么。

    然而刚才那一幕不止吓到了顾舒窈,方全躲在一棵雪松后面,他的子弹已经用光了,完全不敢轻举妄动。他之前从汽车上下来后,发现殷鹤成的人远比他想象的多,于是在半路上连忙翻山路跑了。一路跌跌撞撞,没想到又碰上了这一幕。他在树后面躲了一会,想了想,立即往山后面跑去。

    说到底,殷鹤成还是分心了,所以一向敏锐如他,也没有察觉到有人偷偷逃跑。

    顾舒窈再去打量殷鹤成的时候,,他已经在指挥着士兵撤离了,似乎还有紧急的事要做,不过握住她手臂的手一直没有松。他的肩上还有没有融掉的雪,而他的眉头始终紧紧蹙着,言行均干脆利落。

    在这里停留得有些久,方才又响了枪,直觉与经验告诉他这里不宜久留。

    “快撤,跟梁师长会合。”说完,又问身旁的侍从,“现在几点了?”

    “报告少帅,八点一刻。”

    殷鹤成往西边望了一眼,皱了下眉。梁师长比原定的时间晚了三分钟。

    梁师长那边,他刚回驻地,却发现潘主任竟然过来了。这剿匪他原不C手,却是殷老夫人让他过来的,老夫人应该是听到了风声,特意派人来,说一定要保证顾小姐的安全。潘主任建议他先等少帅、顾小姐回来再下令。梁师长自然不愿听他的,潘主任根本就没有实战的经验,何况原先的计划就是少帅定的,可潘主任又拿殷司令、老夫人来压他。梁师长最终还是不管他,下了命令,不过比预先耽误了好几分钟。

    顾舒窈因为刘贵的死状受了惊吓,还有些恍惚,在雪地里深一脚浅一脚,他看了一眼,还是稍稍放慢了些,提醒她“小心”。

    虽然不情愿跟他走,但知道这个关头不是儿戏,还是道:“凤凰岭那边有埋伏!他们是冲着你来的,你要当心。”

    他只看了她一眼,似乎并不惊讶,只说:“快走。”

    忽然身后传来几声枪响,坐在最后的两个盛军将士倒地,盛军的将士应声拉栓回击,居然是匪贼派了十几个骑兵赶过来了,而方全就在其中。殷鹤成将顾舒窈挡在身后,拿出手.枪S击,他枪法准,一枪倒地一个。

    那边大部队还按兵不动,这边不能先出乱子引来注意,殷鹤成一边回击,一边带着人后撤,还时刻注意着顾舒窈的安全。匪贼自然比不上正规军,一番交火后消灭地差不多,只零零碎碎朝这边S击。

    忽然,“砰”的一声枪响朝这边传过来。电光火石之间,殷鹤成突然转过身握住她的肩。她脑子里嗡地一声,没来得及看,却闻到了血腥味。

    顾舒窈的手藏在口袋里,其实一直都握着枪,只是不想被殷鹤成发现。她回过头,看见方全还拿着手.枪,正准备开第二枪。顾舒窈想都没想,直接拿出手.枪,利落地上膛,朝着方全的胸口就是一枪。

    却是连着两声枪响,殷鹤成和顾舒窈都没有想到对方也会开枪。殷鹤成受了伤,反应比往常慢,因此几乎和她同时开的枪。

    方全胸口中了两枪,直接倒了地。殷鹤成低头看了顾舒窈一眼,只见她目光坚定,没有一丝畏惧,她开枪的动作算不上多熟练,却是干脆果决。

    于此同时,远处终于传来铺天盖地的马蹄声,像是有一大支部队赶来,在这种环境作战,其实还是骑马更方便。顾舒窈仔细一听,似乎就是从刚才周三爷说有埋伏的那一边赶来的,由远及近。紧接着,那边又响起枪炮声,想必是梁师长的人来了。方才的匪贼被两面夹击,死伤惨重。

    顾舒窈松了一口气,同殷鹤成一起上车,才发现他身后中了一枪,戎装上的鲜血已晕开一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