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订单之谜

作品:《回到民国当名媛

    因为顾舒窈还准备去还华强路, 所以暂时并没有在报社上投放广告, 怎么会突然就来了大单?而且还要她过去签合同?

    虽然顾舒窈跟顾勤山说过, 以后大宗生意都要经她的手,但是这家药房名义上是由顾勤山经营,知道她手握店契的人并不多。难道是何宗文?

    顾舒窈忙问顾勤山, “想要买药的人在哪?”

    顾勤山说:“刚才来了一个人,但看着只像个听差,付了十箱止痛水的定金,药还没拿, 只说让你去盛州的万福酒楼去。”说着,顾勤山从手里翻出一张字条, 上面写着万福酒楼的地址和包厢名称。

    顾舒窈接过纸条, 又问顾勤山:“没说将药送哪么?”

    顾勤山摇了摇头,“没说,估计人家是想和咱们做长久买卖, 不在乎这么些药。反正咱们手里拿着经销权,药厂也开始生产, 他们想买了到别处倒卖也得经咱们的手,这是稳赚不赔的生意!”

    顾勤山本来说想跟着去, 顾舒窈没让, 直接出了洋楼吩咐司机送她。倒也是巧,今天姓王的那位侍从官不在, 她身边只跟了姓吴的两兄弟, 他们两兄弟虽然人高马大, 但毕竟年纪轻,稍微有些木讷。在顾舒窈看来,对付他们比对付那位姓王的侍从官容易些。

    万福酒楼是一幢中式建筑,一楼挂着刷了金漆的牌匾,沿街的窗户上刻着梅兰竹菊的雕花。这酒楼在盛州还算繁华的地段,门前车水马龙。顾舒窈想起来,上次她跟着布里斯和何宗文去见那位葡萄牙商人时,也是差不多在这种酒楼。

    汽车在万福酒楼门口挺好,那两个侍从刚下车准备跟着她进去,顾舒窈转过身直接道:“你们还和昨天一样,就在酒楼门口守着吧。”他们两相互看了一眼,有些犹豫。

    顾舒窈又说:“我谈的是生意,你们两个进去像是去要债一样,昨天在华强路是没被人看够么?我生意要是被你们搅黄了,谁赔我?”说着,她又指了指酒楼门口候着的听差,说:“你看看,人家都是在这。”

    吴氏兄弟想了想,又想起今早上有长官交代,要他们别跟太死,于是便停住了。若是平时,顾舒窈的确是会带上药房的人同去的,但她觉得买方身份可疑,若真是何宗文从乾都逃回来,人多了不方便。

    顾舒窈一个人进了万福酒楼的大堂,她环顾一周准备找人给她带路,却发现这酒楼大堂格外热闹,比她从前去的酒楼,人要多上一倍不止。而且那边桌上还有几个男人总盯着她看,待她一回过头,那些人有心虚低下头去。顾舒窈原以为他们是在偷看她,可细一想,他们这个反应不太像那种毫不避讳的登徒子。顾舒窈又看了他们一眼,发现其中还有一两个她似乎还有些眼熟。

    跑堂过来招待,顾舒窈将纸条递给他。跑堂看了一眼,笑着说:“这间包厢是在三楼,我才进去送了趟茶水,我现在就带您上去。”

    顾舒窈站在原地没走,忽然低声问了他一句:“包厢里有几个人?”

    跑堂每当回事,随口道:“好几个呢!”又问顾舒窈,“看样子您也是来做买卖的?”

    好几个?还是买卖人?那就不可能是何宗文,何宗文不会暴露她的身份,因此不会让太多人见她。

    会是谁呢?知道药房在她名下,还愿意大手笔买她的药,还让她来酒楼签合同?

    如果不是何宗文,那么这个人的做法就十分可疑了。难道是一场鸿门宴?谁要害她?虽然止痛水这样的药可以大批售卖,但再怎么说也是西药,政府和军方对西药总是格外在意。

    直觉告诉顾舒窈,这座酒楼不宜久留。她跟跑堂道了谢,只说还有东西落在外头,旋即转身离去。她刚往外走,方才坐在大堂里的几个男人立即起身。可顾舒窈已经走回车里,她身边又带了人,那些人没敢跟过去。

    顾舒窈一坐回车上,立即吩咐司机开回租界。顾舒窈这么快便回来了,司机和那两个侍从也觉得奇怪。顾舒窈想了想,只说:“真是怪了,我一进去,那跑堂的说哪间包厢根本就没人订,估计又是哪家药房眼红,耍着人好玩。”

    回洋楼后顾勤山问她时,顾舒窈也是这么回答的。顾勤山并没有怀疑,只道:“怪不得,那人付了定金后,一直也不见人过来。”顾勤山话说一半,笑了:“可他们真是傻,白白让咱们赚一笔定金!”

    不出顾舒窈所料,到晚上付了定金的人还没有来。

    顾舒窈倒不必顾勤山盲目乐观,晚上的时候,她一个人坐在卧室的书桌前出神,大堂里那几个人她总觉得在哪见过,可一时半会想不起来。

    顾舒窈站起来,准备去床上睡觉,忽然灵光一闪。那几个人她的确见过,在如意楼!是跟在那个周三爷身边的人!

    周三爷一直跟土匪有往来,眼下殷鹤成在林北剿匪十分顺利,他们又突然引她出去,顾舒窈似乎明白了什么。她本来想着要不要跟任子延说一声,可转念一想,这似乎并不是一件坏事。

    盛州城南的一幢私宅此刻灯火通明,宅子前停了三辆汽车,有人忙忙碌碌从宅子里往车上搬运东西,那得都是些值钱的,看样子这宅子的主人是突然准备走了。

    周三爷已经坐上车了,他穿着一件黑色长袍,又戴了一顶黑色的圆顶礼帽,在夜色中极不显眼。周三爷的车正准备发动,临行前与他的手下方全交代事情。

    “三爷,接下来可怎么办?殷鹤成看来是有备而来,现在虎峰寨已经全没了,再这样下去,过几天另外那几个寨子也得完,要不要去找那位爷帮忙?”

    周三爷紧紧皱着眉头,摇了摇头:“爷吩咐过,出了事绝对不能找他!”

    “那怎么办?眼睁睁地等死么?今天那个女人差一点就上钩了,结果突然又走了,是不是已经发现我们了。”

    其实白天那件事,周三爷心里也没底,要不然他也不用连夜从盛州城逃跑了。可他仍故作镇定,“哼,没这么容易!慌什么,你先留意着,总会有机会,只要殷鹤成死了,剩下的事情就好办多了。”他刚交代完,就命令司机将汽车开走了。

    周三爷的车刚开走,街道一旁有车悄悄跟了上去。而另一边北营行辕任子延办公室的电话也响了,任子延还在,他接过电话听了会,微微皱眉,又向电话那头吩咐:“给我跟紧了。”

    任子延的副官也在他办公室里,等他接过电话后问:“参谋长,人走了么?”

    “已经出了盛州城。”

    任子延副官皱了皱眉,才小心翼翼开口:“那这么说,周三爷的人除了今天去找了顾小姐,其余什么人都没见?”他想了想,又道:“不过今天顾小姐并没有见他们,刚进了酒楼,便退出来了。”

    “继续跟!两边都跟着!”那位顾小姐,他早就觉得可疑了,虽具体说不上是哪不对劲,可就像从头到尾换了一个人,还突然将他的好兄弟迷得五迷三道,有些事情既然别人舍不得下手,不如他来代劳。

    顾舒窈第二天又去了华强路,还是和上次一样,让那几个侍从在门口等她,顾舒窈现在其他报社逛了逛,然后去了三百零一号——布里斯的公司。

    布里斯没想到顾舒窈会亲自来,有些意外。顾舒窈将她的身份证件给布里斯,面色凝重:“布里斯先生,我除了身份证件与护照,还需要你再卖给我一件东西。”

    “什么?”

    她淡淡地开口:“我还要一把枪,十发子弹。”

    布里斯惊讶地挑了下眉,没有拒绝,却笑着问她:“书小姐,我越来越想问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顾舒窈只笑了笑,“以后有机会跟你说。”顾舒窈意识到外头并不安全,她既然会用枪,还不如留着备用,说不定关键时刻还能救自己一命。

    “下次一起给你。”

    顾舒窈走之前跟布里斯交代,要他在药房正式开业的前一天晚上,将枪和证件用牛皮纸包好,塞到药房外第二块广告牌后的砖缝中,那个地方是顾舒窈上次无意发现的,一般人根本注意不到。布里斯为顾舒窈准备了车,不过告诉她,他一个外国人太惹人瞩目,当天可能不方便出面,因此他现在就告诉了顾舒窈到时来接她的那辆车的车型以及车牌。

    顾舒窈并不介意,只告诉布里斯让他在六天后的下午四点,派人在法租界的那家药房门前等她。然后又交代了布里斯一件事,便是等她走了之后,让布里斯派人将她的一只耳环和一张订单趁人不注意一起扔在药房门口,而那张订单便是周三爷那张只付过定金的。

    既然周三爷他们打了她的主意,不如推给他们。她若是直接逃走,和取消婚约没有差别,殷鹤成若是生了气,难免对她们顾家的药房进行报复,陈夫人也可能受到连累。

    如果她是被绑匪带走了,就算没了音信,也怪不到她头上。顾舒窈从布里斯那离开后,便去了盛州城最有名的几家报社,同时定下了最显著版面的广告。

    然后,顾舒窈去了布里斯之前告诉过她的那家律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