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绝处逢生

作品:《回到民国当名媛

    顾舒窈才回过头, 孔熙便故作惊讶地喊了一声:“顾小姐, 是你呀!”

    听到顾小姐三个字, 顾舒窈的唇微微一扬, 她们都是聪明人。

    顾小姐这三个字里隐藏了太多信息:顾舒窈一直都没有告诉何宗文她的姓氏,而现在却从孔熙的口中说出。看来,何宗文已经调查清楚了她的身世, 而且告诉了孔熙。这么说她在这里遇见孔熙绝非偶然,她应该在和何宗文一起帮她。

    的确现在何宗文不宜出面, 如果这个叫住她的人是他, 侍从官早就警惕地出面将他隔开了,而换作孔熙便不一样了,只是这样又多牵连了一个人进来。

    顾舒窈上次见孔熙时对她的印象便是爽朗聪慧, 没想到只有一面之缘, 在这个关头居然愿意挺身而出,顾舒窈对她存了份感激。

    顾舒窈走上前, 不动声色地笑了笑, 拉过孔熙的手,“这钱应该不是我掉的。好久不见, 真巧, 你也住这么?”她没有喊孔熙的名字, 是因为她不知道孔熙会以什么身份在那些侍从官面前面对她。

    还是孔熙先开的口, “我们上次见面还是你在燕华女中, 我父亲和我刚刚搬过来, 就住在这。”

    说着, 孔熙指了指右边那幢西式砖木机构的双层洋楼,“不进去喝杯咖啡么?难得又见到你,对了你上回问我的紫罗兰味生发水我刚好买了,你到我那拿一瓶走。”

    顾舒窈故意推辞了两句,孔熙道了句,“哎呀,客气什么?”就匆匆拉着顾舒窈往里头走。

    许是殷鹤成只为了防着何宗文,那些侍从官看到孔熙只是个女学生,倒也没有怎么注意。他们两个只相互看了眼,便在门边守着了。不过。汽车里那个姓卢的司机却皱着眉仔细看着窗外的洋楼。

    孔熙拉顾舒窈进去后,不紧不慢地锁上门后,立即转过身,透过窗帘的缝隙往外望去,确认那几个侍从官没有跟上来后,才握住顾舒窈的手,急切道:“你的事恒逸都跟我说了!我就问你一句,你想离开这么?”她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放心,你的事恒逸只跟我一个人说了。”

    想离开盛州么?这个问题不用考虑,她当然想,做梦都想!她和殷鹤成的婚约眼看着解除无望,逃走是最后的办法!只要不在殷鹤成的掌控之下,去哪里都可以。

    顾舒窈点了点头,镇定问孔熙:“孔小姐,你们是有什么办法么?”

    “不用叫我孔小姐,叫我孔熙就好。我是当着他们面才叫你顾小姐的,我其实更乐意叫你书尧!”孔熙本是个急性子,见顾舒窈此刻仍十分冷静,也被她带着缓和下来。她冲着顾舒窈一笑,一边拉着顾舒窈往沙发上坐,一边道:“直接走是不可能的,你需要再办一份身份证件,恒逸刚好有个朋友在政府,正好管这块。你可比他自己幸运,当初他与家里刚闹翻,他父亲特意提前打过招呼,以至于他身边的亲戚朋友没一个人敢帮他。”听孔熙这这样说,想必她认识何宗文已经很久了,还知道他家里的事。

    说着,孔熙从客厅的桌子上去取一块印泥,顾舒窈这时才看了一眼室内的装潢和摆设,都是欧式风格,沙发桌椅虽然都简单打扫过,还是可以看到灰尘被擦拭的痕迹,看着的确像久置不用的洋房才有人搬来不久,没有半点烟火气。好在客厅的窗台上挂了厚厚两层窗帘,从外根本看不见室内。

    孔熙拿来印泥,将顾舒窈的两只手分别按上去,然后整齐压在一块白纸上。

    顾舒窈后来才明白,民国的身份证件虽然没有照片,但在表内必须注明两只手十只手指的箕斗,以便区分。此外,身份证上还有姓名、性别、出生年月、籍贯、教育程度、服务处所、职业、住址、配偶姓名等信息,当然,除了这手上的指纹,其余何宗文都能帮她作假。

    收集完指纹后,孔熙拿出一块毛巾让顾舒窈擦去指尖上的痕迹,又说:“如果要出国,去日本不用护照和签证,去英美法国都要护照,不过那个再说去,你最好先跟恒逸去乾都。”

    孔熙说这些的时候,看了一眼顾舒窈,见她脸上没有半分不愿离开的眷恋,更多是憧憬与期盼,笑着感叹道:“看来恒逸还是很了解你!”

    顾舒窈听孔熙说了好几遍何宗文,却不见他人,问道:“何先生他人呢?”顾舒窈只叫了何宗文何先生,因为她感觉孔熙和何宗文关系似乎很亲密,她不知道他们间的关系,保持距离总是好的。

    “他回乾都了。”

    顾舒窈知道乾都是长河政府所在,她听孔熙说了一个“回”字,才意识到何宗文其实是乾都人。他现在回去了,难道他和家中关系已经缓和?于是好奇问了声:“何先生是回家了么?”

    孔熙摇摇头,“恒逸的一位恩师重病,他回去探望了,但并没有回家。说起来,他已经快有三四年没回过家了。他人虽然友善,但在某些方面或许比我们想象的要固执的多。”孔熙没有跟顾舒窈说完全部,何宗文自从被燕华女中开除后,总有人暗中跟踪他,十有八九是殷鹤成的人。何宗文之前因为躲避他父亲的人,早就练得敏锐,他没有办法才向孔熙求助。而他去乾都正好利用这个就会可以将那些人甩开。

    孔熙内心深处特别同情顾舒窈,她虽然不太了解前因后果,但是她也认为像顾小姐这样优秀的女性不应该被束缚,而她却遇上这样一位权势滔天的未婚夫,难怪在外要隐姓埋名。

    孔熙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连忙去房里翻出一瓶生发水来,用纸袋包好,笑道:“做戏就做真,你干脆带回去吧,确实还挺好用的,香味我也喜欢。对了,我好像听恒逸说,你未婚夫的祖母还过十几天就要过生日了,他说府上办寿宴,往来人特别多,会是一个逃走的好机会。不过具体怎么做,还得等恒逸回来再商量。”她顿了顿,吐了下舌头,“毕竟他逃跑最有经验!”

    听孔熙这样调侃,顾舒窈也笑了。

    孔熙笑了笑,“恒逸还要过三天才回来,如果可以,你最好过几天在来法租界一趟,到这栋洋楼里来,无论真假,反正我们都是朋友,不是么?。”说完,孔熙站起来去扶顾舒窈:“书尧,时间不早了,你快回去吧。”

    顾舒窈喜欢孔熙这样叫她,退后一步,深深鞠了一个躬:“孔熙,我真的非常感谢!”

    孔熙连忙去扶她,笑容灿烂,“我觉得恒逸说得对,你的才华不能被埋没,书尧。”

    顾舒窈只在这栋洋楼待了不到一刻钟,所以侍从官并没有怀疑,只当是顾舒窈之前结交的朋友,毕竟是少帅的未婚妻,又不是在监视什么反动政客。

    顾舒窈回到帅府时是下午两点,他打开的卧室的时候他正好在看文件。

    顾舒窈脱了大衣挂在衣架上,她那天里面穿的是一条玉色绉纱旗袍,衬得她身段窈窕,肤如羊脂。

    殷鹤成听见门响抬头,见是她进来,便将文件阖上。他靠在椅背上抬头望着她,略微带了些笑意,像是在欣赏什么。

    顾舒窈不避讳他的目光,也微笑着朝他走过去,在他跟前停步,然后将手中的纸袋顺手搁在他桌上。

    许是她的笑取悦了他,使他起了兴致。她就站在他跟前,他敛了敛目,突然伸手搂过她的腰,扶着她坐在腿上,靠在她耳边问,“你哥哥他们给了你什么好东西?”

    如今有了期盼,不过再忍耐十几天,顾舒窈不想打草惊蛇,索性迁就他,回头侧过脸看着,嗔笑道,“嗳,我哥哥哪有什么东西给我呀,但是我在我哥哥洋楼旁边遇见了从前在燕华中学上学时的女同学。”她想了想,又补充:“也不能说是同学,大我几届,不过谈得来罢了。喏,你看,那是她送给我的生发水。”她是故意说给他听的,先主动告诉他,免得他日后多疑。

    他低头看着她,漫不经心地听着,面上却带了一点笑,也不计较她这略显矫情的小女儿姿态。倒是她说话的时候,嘴角的梨涡若隐若现,他没忍住伸手轻轻抚上去。她不知是配合还是抗拒,脸朝相反的方向扭过去,可他的掌心不紧不慢地贴着她的脸颊移动,指腹更是在她唇瓣上稍作停留,添了些缠绵的滋味。

    顾舒窈自觉不妙,连忙从他身上起来,转过身嗔怒道:“对了,还有一件事,你真让我生气!”

    他看上去兴致未减,这矫揉造作的嗔怒似乎也让他受用,连眉都没皱,只淡淡问了句,“怎么了?”

    “你这样C手我们顾家的事,是要害了我哥哥,害了我们顾家!”

    他轻笑了声,挑眉看她,“你倒说说,我怎么害了你们顾家。”

    “你知道的,我哥哥到现在还抽鸦片,他有你这个少帅帮衬着,便更可以毫无忌惮地抽鸦片了。他这种人你就该让他吃些苦头!你若真的要帮他,还不如请个洋大夫,帮着他把鸦片好好戒了!”

    她许是因为生气,脸上此刻现出浅浅的红。他看了一眼,点了点头,“我答应你。”

    她其实知道如何去让他高兴,于是轻轻将手搭在他肩上,又说:“药房就开在法租界,那边生意好做些,这件事你也不准C手。”

    听到法租界三个字,殷鹤成却皱了皱眉头,“说实话,我很不喜欢那些个洋人,在盛州作威作福,早晚有一天,我要把那些什么租界收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