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心中阴影

作品:《回到民国当名媛

    许是因着梁夫人的事,殷鹤成一直住在帅府,后来殷军长、梁师长等一些盛军高官也来帅府开会。

    梁夫人遇害并非偶然,而是有人提前设伏。显而易见,定是帅府有人走漏了风声。因此殷鹤成派人将负责联络宾客的佣人都抓了去审问。

    殷鹤成是殷司令送去日本陆军军事学院毕业的,所以总有人传言他行军打仗也好,刑讯*供也罢,学的都是日本人那一套,是个狠角色。

    六姨太一直不怎么高兴,因为被抓去的佣人里有她的管事丫鬟,那丫鬟伺候了她十几年。她去找殷鹤成的副官要人,可那边一口就回绝了。没办法,她还找了殷军长去跟殷鹤成说情,后来也是不了了之。殷军长虽然是殷鹤成的叔父,但是级别上只和他平起平坐,在军中说话有时候还不如殷鹤成管用。

    顾舒窈后来听陈夫人说才知道,殷军长比殷司令小了十几岁,不是老夫人所出,是一个姨太太生的,因此老夫人一直不怎么待见,还总防着他。老夫人背地里挑拨得多了,殷司令当初也不敢把太多权力交给自家兄弟。

    梁夫人遇袭一事据说后来查到了盛州城北的一帮匪贼身上,具体到什么地步殷鹤成并没有声张。

    不知为何,自这桩事过后,殷鹤成对顾舒窈的态度有了转变,不仅宿在帅府,当着人的面也不再排斥顾舒窈。没过几天,又答应老夫人去带顾舒窈去盛州城里看电影。

    顾舒窈觉得莫名其妙,但想着可以出帅府看看也是件好事,欣然答应了。

    那一天,殷鹤成的汽车停在帅府的大门前,顾舒窈跟着殷鹤成才走过去,竟发现戴绮珠也在。顾舒窈有些意外,她之前还在为上次的错过遗憾,没想到这回竟送上门来了。

    顾舒窈疑惑地看了一眼殷鹤成,见他脸色如常,想必是事先知道的。

    戴绮珠没有像上回那样躲闪,主动上前来打招呼:“顾小姐,我是少帅的秘书戴绮珠,上次在帅府少帅还交代了事,所以先走了,实在抱歉。这应该算是我们初次见面,请多关照。”

    初次见面?顾舒窈好像明白了戴绮珠前来的用意,她无非就是要当着殷鹤成的面说这番话,让他以为她是第一次见顾舒窈。先下手为强,以后顾舒窈再说什么,她都可以通通抵赖不认。

    只是她为什么认为顾小姐不会戳穿她呢?难道顾小姐有什么把柄在她手上?

    之前戴绮珠与顾小姐说过什么,顾舒窈记不清了。所以顾舒窈也不买她的账,反而学着戴绮珠虚伪地笑了笑:“戴小姐,不得见吧,我们之前见过的。”

    戴绮珠惊讶地“哦?”了一声。

    顾舒窈笑了笑,语气肯定:“我说的是一个月前。”

    戴绮珠看来这回是有备而来,神色如常地笑道:“顾小姐应该是认错人了,我跟随少帅来盛州没有多久,一直在少帅身边,还没有机会见您。”说完,又笑着看了一眼殷鹤成,仿佛是要他帮着证明。

    若不是那段记忆,顾舒窈真就要被她瞒过去了。和这种谈吐优雅的女人较劲真是受罪,旁观者看不见刀光剑影,稍一冲动,还会被以为是在无事生非。只有当局者才知道笑里藏刀。

    戴绮珠故作不解,对着殷鹤成无奈一笑,像是受了冤枉似的。

    如果是顾小姐在这,估计得被戴绮珠气得不轻。对付这种女人,轻易不能动气,若是生了气一不小心便被倒打一耙,反而成了你的不是。

    戴绮珠似乎也不甘心,又笑着道:“您说我们见过,可是在哪?说了什么?”她的语气像在说笑。

    顾舒窈看了戴绮珠一眼,这么看来她猜对了,戴绮珠手上肯定有顾小姐的把柄。

    到底会是什么呢?顾舒窈百思不得其解。她知道,当面问戴绮珠肯定是问不出的,于是干脆信口雌黄去讹她:“你当时不是对我说,殷鹤成真正喜欢的是你,要我识相地离开么?”

    这句话顾舒窈是特意当着殷鹤成说给戴绮珠听的。话音刚落,戴绮珠的脸色便有些难看了。

    “够了。”殷鹤成开口打断顾舒窈,却也是打断了戴绮珠。副官连忙来打开车门,殷鹤成对顾舒窈微微偏了下头,示意要她先进去。

    一行一共有三辆汽车,殷鹤成的车在中间,一辆在前开道,副官乘坐的车则在最后。不过是看场电影,也是这样的排场。

    顾舒窈钻入中间那车的车厢,看着车外一向从容优雅的戴小姐慌了神,眼巴巴看着殷鹤成辩解。

    殷鹤成替她拉开副驾驶的车门,语气冷淡:“不用说了。”

    顾舒窈觉得好笑,对付戴绮珠这种人,让她难堪比白白受气好得多。

    顾舒窈看人一向很准,她以前以为殷鹤成和戴绮珠情投意合才不娶她,后来发现并不是这样。从戴绮珠说三句话就要看一眼殷鹤成的情形来看,她与他的关系并不对等。

    她与殷鹤成的关系显然还没有到互相坦诚的地步,她太小小心翼翼了,一边故作矜持,一边又患得患失。或许是殷鹤成在外还有别的女人,让这位戴小姐并没有什么安全感。

    顾舒窈这样的话一说出口,虽然听上去不可信,却还是让自恃清高的戴小姐在殷鹤成面前跌了脸。

    活成顾小姐就是有这点好处,再蛮不讲理、信口开河似乎也都见怪不怪了。

    不一会儿,殷鹤成也坐了进来,带上了另一侧的车门。四扇车门紧紧关闭,顾舒窈脑子里突然嗡地一声,涌出前所未有的害怕来。

    她看着司机扭动钥匙打火,不知怎的,脑海中突然浮现出出车祸那晚的画面来。

    她浑身发着颤,不知不觉已出了一身冷汗。殷鹤成和她一起坐在汽车后座,就在她身边,皱眉看了她一眼。

    汽车驶出帅府,开始在马路上行驶。汽车的运动感让她手足无措,记忆中那辆油罐车全速朝她撞来,一瞬间猛烈撞击,油罐引爆炸出大朵的火云。她似乎还看到了之前没有的记忆——铺天盖地的火将她包围,她在强烈的爆炸中葬身火海。

    “啊!”她没忍住惊呼除了声音,像是抓住救命稻草一般,紧紧握住身旁殷鹤成的衣袖,“我要下车!”

    司机不知所措,连连观察殷鹤成的脸色,见他没有沉着脸并未示下,只好先稍微减了速。

    顾舒窈一颗心脏已跳出了喉咙口,喘不过气来,感觉脑袋随时都会炸裂。她再也不能忍受,不再顾及这辆汽车其实还在行驶,伸手打开她身边的车门,准备跳下。

    电光火石之间,殷鹤成将她猛地拉入车厢,司机连忙踩了刹车,因为惯性所有人都往前冲去。而后面那辆车更是差点没刹住车撞了上来,副官连忙上前来询问状况。

    殷鹤成虽然揽着顾舒窈,语气却是冷的:“不要命了么?”

    汽车停下,顾舒窈惊魂甫定,将自己从殷鹤成怀中推出来,才发现殷鹤成原本烫的挺直的戎装已被她握出了褶皱。

    顾舒窈喘着气,往窗外看去,才发现此时已到了盛州城,盛州城的街道也还宽敞,偶尔从对面驶过来几两黑色旧式轿车,天色Y沉沉,碎雪飞扬。

    坐在副驾驶座的戴绮珠回过头来,好看的脸上微微皱眉,似笑非笑地望着顾舒窈,问:“顾小姐,你以前都没有坐过汽车么?”

    顾舒窈深吸一口气,将车门重新关上,摇了摇头:“我有些晕车,开慢些就好。”

    顾舒窈强迫自己镇定下来,就像当初第一次参与同声翻译时,面对一整个会议厅的国内外高官,她紧咬着唇,不断地暗示自己、强迫自己镇静。

    从前那位顾小姐的确是没坐过汽车的,当初她从乡下到盛州的时候,还坐的是家里的马车,因为这个她也没少被人笑话。可她顾舒窈不同,她刚一成年便取得了驾照,驾驶着汽车在大洋彼岸的高速公路上飞驰。

    只是她没想到那场车祸对她造成的Y影竟是如此之深。那朵火云在她脑中挥之不去,她突然冒出一个可怕的念头,因为那场车祸,她或许已经死了,再也回不去了。

    顾舒窈终于慢慢平静下来,窗外倒退的景物从她眼中掠过,也像在提醒她这才是真实的。

    顾舒窈回过头,无意中瞥见了后视镜中戴绮珠微微勾起的唇。顾舒窈再去看殷鹤成,他虽然喜怒难辨,却在低头整理自己的衣袖。顾舒窈明白,殷鹤成在心底里看不起顾小姐那样的旧派女子。

    看着殷鹤成不悦的脸色,顾舒窈收起了回击的念头,让他生气、让他厌恶她不也是件好事么?她才来这个时代没有多久,锋芒毕露远不如韬光养晦。倒不如将计就计在他面前做个浅薄无知的旧派小姐,说不定还能趁他不备抓住时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