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八章 密室的秘密

作品:《黑历史支配者

    现在大预言的内容,只要布伦希尔上层的少部分人知道,照理说,像他这种级别的圣堂法师是无法得知大预言的内容的,但伊蕾娜还是告诉了他。

    赫拉克独自一人回到练习场,作为一个圣堂法师,平日里处理魔兽引发的一些灾难外,其他时间都会用在练习自己的法术上,熟悉自己的天赋法术是术士最重要的一件事,将每个天赋法术融会贯通,研究法术的施法顺序以求威力最大化,以及法术的攻防搭配。

    对于普通法师来说,因为做不到法术瞬发,所以没有那么细致研究的必要,但对无需吟唱的术士来说,研究这种复杂的战法是提升实力最快最直接的途径。

    瞬发法术的能力,让术士能有千变万化的战法,这也是为何只要十多个天赋法术的术士,常常能击败拥有上百个法术的法师的原因。

    不过对于赫拉克来说,练习和研究同样是没必要的。

    “他回来了。”

    “你看见了么,新来的。他就是赫拉克。”

    赫拉克听见远处有人窃窃私语。

    法师甲:“那就是冰术士赫拉克啊听说他超厉害的听说几年前因为圣女和拉比莫斯干架了呢听说他赢了拉比莫斯,这是不是真的”

    法师乙:“是啊,是真的。赫拉克的确很厉害,但又有什么用呢只有他自己能为圣堂做事,他的孩子是无法在进入圣堂的。”

    法师甲:“这是什么意思”

    法师乙:“就是字面意思,你应该也听说了吧,赫拉克的天赋法术只有一个,还是冰系法术中最低级的一阶冰冻术,虽然他强的不合常理,但他的孩子却不会像他这样。”

    法师甲顿时明白了法师乙的意思。

    术士的传承在于血脉和变异,普通人中有几率诞生术士,但一般这种术士自带的天赋法术只会是一个,而术士与术士结合,生出来的孩子有很大几率继承父母双方的天赋法术,父母的天赋法术数量越少,越容易全部继承,如果像神王那样拥有数十个异能,王子可能只能继承一半,而另一半则会从王后身上继承。

    虽然越厉害的术士生出后代越难以超越父辈,但因为这种血脉传承的规则,天赋法术越多越优质的人,越容易被异性青睐,像赫拉克这样天赋法师只有一个,而且是一阶冰冻术的术士,会和他结婚的也只有那种变异成为术士的人了。

    而他生出来的后代,可能也只会继承两个法术,而他孩子继承的一阶冰冻术,是绝对不可能像他这么强的。

    赫拉克的冰术士传奇,终究只能是他一人的传奇。

    这一点赫拉克自己也知道,靠这种垃圾天赋成为圣堂法师,并且击败神王之子的,从古至今也只有他一人而已,他深知自己是不平凡的,如果再给他一个天赋法术,那他有自信成为神王之下第一人。

    而现在,布伦希尔比他强的有四人,神王和王后,圣父和圣堂首席。

    赫拉克不知道首席是不是比自己强,因为他们没交手切磋过,或许圣堂首席不会是自己对手。

    不过即使自己比首席强也毫无意义,赫拉克清楚地知道单纯以实力来决定地位的话,他决不会仅仅是个圣堂法师,说到底大家还是看不起只有一个一阶法术的术士。

    “如果伊蕾娜还在就好了。”赫拉克自言自语道。

    今天神王又召开会议了,那种会议不是他这种人参加的,而伊蕾娜不在了,也不会有人再告诉自己会议上讲了些什么。不过即使没人告诉他,他也知道大概内容,靠预言内容和伊蕾娜的死就能推测出神王陛下的想法。

    这种情况下,除了提前决一死战外,别无他法。

    但灭国者又岂是这么容易对付的,或许是送死也指不定。

    眼前这些人还对即将发生的一切一无所知,他们关注的都是些无关紧要的东西,譬如赫拉克将来的妻子会是个怎样的人,以及赫拉克为什么能把区区一阶冰冻术用的如此出神入化

    半夜,圣堂的灯烛变得暗淡,一个身影在走廊上闪过,进入圣殿中,他穿过一片片金幕,来到了那扇门前,门上响起一阵轻敲,神王随即擅自打开门走了进去,偌大的房间烛火暗淡,一个老者俯身在桌案上研读一本书籍。

    他戴着手套,拿着放大镜,格外小心,似乎这本书是什么极其珍贵的藏品。

    老人的头发很长,一直拖在地上,这头发不知养了多少年。

    神王进房间后并没有打扰他,而是在一边的单人沙发上坐下来,安静等待着。

    也不知过了多久,老人终于合上了书,他把那看起来已经无比破烂的书小心翼翼地放进了一个木匣中,然后放进书桌的抽屉里。

    “陛下,你来了。”

    “是的,我想看看孩子们怎么样了。”神王沉声道。

    老人点了点头,他转身走到房间一角,手放在墙壁上释放魔力,一个隐蔽的阵法在墙角浮现,缓缓转动一周后,房间中间的地板发出咔哒一声轻响,紧接着大理石铺就的地板对半缓缓平移开来,露出通往下方的通道。

    在漆黑一片的通道中一路向下,神王的神色很凝重,而圣父的表情却颇为淡然。

    “陛下,是不是已经开始了”

    神王点了点头。

    圣父没有再问,他们已经到了底层,这里能听到一些轻微的女人哼哼声。

    终于有光亮了,昏暗的淡黄色光线照仄的空间,空气充斥的恶心气味迫使神王捂住了鼻子,左边的墙壁并排放着十余张床,每张床上都有一个不穿衣服的女人仰面躺着,她们双目黯淡无光,呼吸均匀,像是失去了意识。

    而有两个男人趴在两个女人身上不断抖动臀部,这两个男人也和这些女人一样,眼神空洞,除了那不断重复的动作之外,眼睛也只是盯着面前的空气,女人间或会发出一点声音,但更多时候这里安静的不像话。

    这间密室右边的墙壁靠着几个大铁笼,地上刻印着法阵,每个笼子里都铺着软绵绵的毛毯垫,上面坐着挺着大肚子的女人,这些人就像没了灵魂的行尸走肉一般。

    神王脸颊的肌肉微微颤抖,他盯着这几个女人,开口问道:“死了几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