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6 酒瘾这东西

作品:《千丝绕之草妖记

    金狼皇停下来看着我,忽然就变换成一个中年大叔的样子,不过这是对我来说的,看起来也就三十几岁的样子,样貌嘛自然不如太师傅,可也算是不错了。

    “说起来本皇正在奇怪呢,难道本皇不知道十万部族迁徙会是多大的动静吗既然不愿提前让人知道,如何不会施法隐藏行踪。难不成你以为本皇是傻的”

    “呃”我真不知道,谁知道你们这样做还隐秘着呢,小草告诉我我就反应啊。

    “所以本皇很奇怪,一路上我们都尽量避着人烟,谁都不知道我们在迁徙,你一个小妖是怎么提前那么长时间就发现了我们的嗯可否给本皇一个合理的解释”

    我为难的笑笑,退到后面。

    悄悄问了老孙和那个老酒鬼,他们仔细的回想之后,也说是看见了狼群之后才知道被包围了,以他们的修为本不该这么迟钝的,就算是睡着了也不该如此迟钝,后知后觉的发现人家金狼皇的的确确是做了隐蔽法术的,也就只有我那些小草同伴们,自身被践踏了才能如此早的发现它们的行踪。

    我想,坏了。

    没想到这一次这么轻易的就暴露了我的特殊能力。有些不甘心的看着前方那个慢悠悠前进的紫袍身影,我实在是无法放心。可是我没有办法,小妖我打不过他,还不敢惹他,真是憋屈,我堂堂神垢山嫡系三代弟子苗肖妖,备受师傅宠爱的小徒弟,何时受过这种委屈撇撇嘴,我忽然想起来,这种感觉是不是就是被我吆来喝去的普通弟子对我的感觉啊,其实不见得多么尊重我,也不见得打不过我,却因为我的身份而不得不隐忍着。不对,应该说比我还要委屈,最起码我是真的打不过金狼皇,而普通弟子中却有很多能打过我去,只要我不用那么多法宝的话。

    唉,原来,被别人以势欺压这么不好过啊

    小妖我默默的为自己过去的做法而反省着。但是反省着反省着就开始立下志气,一定要给师傅争口气,赶紧追上师姐的脚步,做个别人都无法欺压的强者,那个时候再去欺压别人就不用仗着师门的势力了

    嗯就是要这样。

    金狼皇慢慢的回头看了我一眼,眼中的意味不明,我这个小妖自然猜不出来,可是却觉得很心虚很心虚。

    老酒鬼突然凑上来悄悄对我说:“小妖,怎么办。老酒鬼的酒瘾快要犯了,嗯,那个老酒鬼犯酒瘾的时候自己控制不了自己的。如今有这么个大能在,一旦老酒鬼犯浑,会不会被它一掌给劈死了”

    我一听来了兴趣,问:“犯酒瘾那你都会干什么”

    老酒鬼尴尬的笑笑:“其实我也不知道,那个时候我是没有神智的,只不过每次犯了酒瘾之后清醒了,人们看我的眼神都很奇怪,很奇怪包括我的同伴们,所以以后老酒鬼都是一个人了,要不是后来发现了这个酒囊法器,一般不会缺了酒,老酒鬼都不知道这日子怎么过了。”

    我撇撇嘴,这家伙这是在逼我给他弄酒吗可是我也没有啊

    疑惑的看着老酒鬼,这家伙脏兮兮乱蓬蓬的头发缝隙里,一双眼睛贼亮贼亮的盯着前方金狼皇的身影

    “老酒鬼别的本事没有,就是对酒味儿天生敏感,嘿嘿”他笑的猥琐,“只要是那人身上戴着酒,哪怕藏在纳戒里,老酒鬼也能闻到”

    他吸了吸鼻子,深情道:“还是顶级好酒”

    我斜眼看他:“佩服请”

    你自己去找死,别拉上我,我瞬间离他远远的。

    老酒鬼亦步亦趋的跟着我,道:“老酒鬼怂了,只有话,我们都不敢,求你了,小妖,看在咱们一起同路这么多天,你变成女人的时候我还给你背过行李”

    我吐

    这也能作为借口和理由那可是金狼皇,想要人家装在纳戒里面的上等好酒,可以,反正你是老寿星上吊,嫌命长了,让我替你去,没门儿

    为了阻止老酒鬼老是贴着我,受不了他一身的酒味儿,我给他脚底的小草度了一丝灵力,让它们瞬间变身坚硬的小剑,他走一步刺他脚底一下,连续几次下来他终于发现不对劲儿,坐在地上揉着自己的脚丫子,看着仍然柔顺的一塌糊涂的小草疑惑不已。

    金狼皇一个冷冽的气息传来,老酒鬼赶忙穿上了鞋子小跑着跟上了,随即发现只要不跟着我就不会被刺脚心,开始远离我并且幽怨的看着我,:“小妖,你的秘密真多”

    哼,陷害我,想让金狼皇怀疑我吗

    我笑得温柔看着老酒鬼道:“你犯酒瘾的样子我很期待哦”

    老酒鬼顿时黑了脸。

    事实上,老酒鬼犯酒瘾的时候并不可怕,但我还是决定以后他再犯酒瘾一定要躲他远远的,因为太丢人了。

    一开始的时候我们在驻地休息,群狼在百米之外,金狼皇跟我们混在一起装人。

    老酒鬼开始不停的揉鼻子,然后屁股底下仿佛装了滑轮,一点点的滑向了金狼皇,前后左右的慢慢靠近了,然后鼻子一耸一耸的,看着金狼皇手上的纳戒就跟看到了爱慕的情人般热烈,看得我好肉麻。

    金狼皇转过头来,突然冲着老酒鬼呲牙,那一刻仿佛脑袋变成了狼头,森寒的獠牙锋利无比,小妖我都吓了一跳,可是老酒鬼却仿若不见,反而咧着嘴嘻嘻哈哈的凑上去,双手如同色中饿鬼调戏美女一样的握住了金狼皇戴着纳戒的手哦,是差一点握住。因为金狼皇在千钧一发之际直接将他踹出去老远。

    噗通落地的老酒鬼哼哼呀呀的爬起来,屁颠儿屁颠儿的又凑过去,然后“嗖”的一声飞的更远,“噗通”之后又爬起来,然后“嗖”的一声再飞远如此反复了几次,金狼皇怒了,这一次打算用了狠劲儿,可是老酒鬼就像是知道一样,竟然死死抱住了金狼皇踹出去的那条腿

    死皮赖脸的求金狼皇给他酒喝。

    金狼皇气的直喘气,我和老孙对视一眼,突然觉得金狼皇的脾气真是太好了,老酒鬼竟然还活着在那里啰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