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三章 不是他

作品:《大学生诡探

    可是,这下子,爱萝莉他们倒是不愿意了,他连声喊道“这不公平,我们也要去。”

    “对啊,这个也是我们比赛的一部分,不然我们等会就输于他们了。”洪诗怡也抗议着。

    陆帆见他们既然心意已决,便和老白说道“白队,你就让他们一块跟上吧,不然回头我还要和他们说案情。”

    “好吧,那你们注意安全。”老白也心力憔悴一般了,他直接挥了挥手。

    随即,他们几人都上了警车,往江城的方向走去。

    而陆帆则是在车上,忽然想到了一种可能性。

    “你们说,会不会是郭德利干的呢”陆帆问着他们。

    爱萝莉这一回不敢笃定了,他虽然觉得这个郭德利在这个时间段突然不见,似乎有些不可告人的秘密,但是他发现每次打包票的事情都似乎不太对。

    “郭德利心里很委屈,他之前一直追着李红,但是李红却没有答应他和他在一起。”

    陆帆随即提出了一个可能性,郭德利在失败之后,出现了愤怒,于是他想要绑架李红,逼她就范。

    他多次跟踪了李红,在掌握了她行踪的规律后,在12月26号那一天,郭德利决定实施绑架计划。

    他先是用一个陌生的电话,约李红出来谈事儿。

    随后他把她带到了一个无人发现的地方。

    郭德利本来只是想要让李红答应自己,但是李红坚决不从,所以他就恼羞成怒,随后抢走了李红的手机和钱包。

    而且,他还特地查询了李红的银行账户。

    实施这次行动之后,为了避人耳目,他悄悄地躲回了老家。

    “可是,如果这样的话,李红到底有没有被害呢”王源的这个问题,也是让车里的人都陷入了困惑。

    “而且,他是怎么做到在监控盲区里带走李红的呢”宇文长功也接了王源的话,问了下去。

    陆帆耸了耸肩,表示自己并不知道。

    “你们也不用在这儿想了,尹队说了,他们已经找到了郭德利,并且把他带到了江城警局,我们直接去问他就行了。”舒亦珊刚刚和尹常林通完电话,在得知郭德利已经被找到了之后,心里也稍稍安定了些。

    “那就好,我们到时候直接严刑逼供”爱萝莉直截了当的说道。

    “你就省省吧,你也不怕被人抓起来,还严刑逼供。”洪诗怡瞥了他一眼。

    在经过了两个多小时的车程,他们进入了江城市的范围了。

    此时的他们有些已经打起了瞌睡,这两天他们也算是不停地奔波着。

    而陆帆也发现舒亦珊也是靠着车座浅睡着,那脑袋时不时地往下掉着。

    随即,陆帆便把舒亦珊的头靠在了自己的肩上,自己强打着精神,支撑着。

    终于,陶宇把车停了下来,并且看着身后睡得天昏地暗的几个人,说道“好了,我们到了。”

    陆帆这时便轻轻点了下舒亦珊的脑袋,说道“你再不起来,等会就要收费了。”

    舒亦珊这时才揉了揉眼睛,她才发现原来自己一直靠着陆帆的肩膀上睡着了。

    “靠一下都要收费”舒亦珊白了他一眼。

    “那是当然了,毕竟不是谁都能靠的嘛。”陆帆话还没有说完,舒亦珊便直接打开了车门,往警局走了。

    在一旁的洪诗怡直接摇着头感叹道“陆帆哥,不是我说你,你这个直男思维啊。”

    “就是啊,你这样撩妹是错误的。”爱萝莉也忍不住地吐槽着。

    这一回,轮到陆帆白了他们一眼,便打开了车门离开了。

    陆帆和舒亦珊因为在刑侦队里熟识,所以他们进入了审讯室,而王源他们则是来到了监控室,观察着那郭德利。

    尹常林这时拿着一杯参茶,看着眼前这几个乳臭未干的小孩,忍不住地和罗腾说道“想不到,这几个小孩还有模有样的。”

    “怎么又想收一两个徒弟啊”罗腾笑着问道。

    “不了,不了,有一个头疼的家伙我就受不了了。”尹常林指了指监控里的陆帆。

    此刻的陆帆正问着郭德利,“你为什么要回老家。”

    “啊我回老家是因为我我躲债啊。”郭德利给出了所谓的解释。

    “我,我欠了很多的高利贷。”郭德利说这话的时候,不敢抬起头来看着陆帆他们。

    而据尹常林打电话问着省厅那边的了解到,这个郭德利因为好赌,也的确是欠了不少的高利贷。

    “怪不得那个李红不肯和他谈恋爱,谁会和一个好赌的人过一辈子啊。”爱萝莉看到监控里的情形,立刻回应着。

    “那你在12月26号那天在干嘛”陆帆问着郭德利。

    郭德利脸色有些难堪,他想了想,先是说自己已经想不起来了,随后再被陆帆的警告之下,他又说了自己其实是在打牌。

    听到郭德利所说的地址,尹常林立刻让罗腾和诺兰她们去到那个打牌间,去验证郭德利的说法。

    过了一个小时后,诺兰便回了电话给警局,他们在棋牌室的监控里的确在12月26号看到了郭德利在那儿打牌。

    而且据那个老板所说,郭德利在这儿打牌打了好几天了,简直就是烂赌鬼。

    “郭德利在光州那里没有什么朋友,也没有固定的住所,所以要是买凶杀人的话,也很难。”罗腾调查了之后,把得来的消息带回了警局。

    这下子,郭德利的这条线索彻底算是断了。

    排查越来越少,线索也越来越难寻找了。

    这个案子在尹常林他们看来,也算是一个奇案了,在光天化日的大白天,竟然就这么没了。

    可是,这李红究竟去了哪里呢

    在那盲区的50米,并没有停靠的公交车站,所以李红也不可能乘坐公交车离开。

    所以唯一的可能性,那就是上了其他的什么车了。

    尹常林给了他们一个建议“你们可以在监控里排查一下当时行驶过的车辆。”

    “可是,这样一来,工作量很大了。”陶宇一下子就有些神情不对劲了。